三掌门 > 星海狂歌 > 0105 人交给你了

0105 人交给你了

        冥蛛的心情,谭天能理解,所以他也没再劝。既然铁了心要开脉,下面就是好好准备一下。

        阿特.李亲自将所需的东西,一件一件清点一遍,而后在治疗椅旁边垂而立。

        冥蛛重新清洗了身体,一头湿漉漉的长,裹着条浴巾回到房间。

        走到治疗椅前面,她除下浴巾,落落大方的坐进椅子里,脸上没有丝毫羞涩的表情。

        任由阿特.李的两位助手,在她身上贴满各种探测线,并将连接药剂瓶的针头,刺进她的双臂。

        妖娆的酮体呈现在谭天眼前,却没有激起一丝yu/望,他此刻的心情,比自己开脉时还要紧张。

        取出一金一玉两个盒子,谭天说道,

        “这是一气二元果,我师父交待过用法,但我没试过。你服用后体内可能会产生很大变故,到时无论感觉如何,都要忍住。”

        谭天突然拿出一气二元果,冥蛛没感到奇怪。他能让自己过来开脉,肯定有所准备。

        冥蛛面色平静,轻轻一点头,张开小嘴,接住谭天喂过来的一颗青色果子。

        果子入口,马上化为液体流进胃中,一阵火烧火燎的疼痛感从胃里传出,让她一蹙秀眉。

        五分钟后,谭天又把红色果子喂过去,随后,冥蛛闭上眼睛。

        两股力量开始在她体内流动、交织、扩散、相融,一股阴寒得让人颤栗,一股灼热得仿佛将内脏都焚成灰烬。

        身体不由自主的在抽搐,冷汗从额边鬓角淌了下来。冥蛛紧闭的嘴唇,一声不吭。

        阿特.李此时表现出一位狂热科学家的优良素质,他耳朵听着助手报出的各种数据,眼睛眨也不眨的紧盯着冥蛛。

        并根据她身体反应和数据,让助手进行一些列针对性操作。

        “注射1occ软化剂。”

        “静脉滴注催化剂,每分钟三滴。”

        “电流刺激准备,电压14oV。”

        “注射舒张剂5cc,注意心率数值。”

        “听我命令……电击。”

        电流涌进体内,冥蛛身体猛的向上绷起,皮肤表面泛起一种不正常的潮红。

        两眼大睁,小嘴大张,她想大声叫喊,但喉咙中似乎被塞进了一团棉絮,怎么也不出声音。

        谭天心里一揪,冥蛛现在所受的痛苦,他深有体会。个中滋味,想起来都起鸡皮疙瘩。

        嘀,嘀,设备出短促的示警声。

        “心率过,脑波出现紊乱。”助手用专业语调说道。

        “软化剂5cc,加快催化剂滴注,每分钟十滴。”阿特.李声音空洞。

        随着药剂注入,告警声消失,冥蛛的状态像是平稳下来。

        “准备体征抑制剂,准备开脉药剂。”

        听到这句话,谭天才知道刚才那些只不过是前奏,真正开脉还没开始。

        助手将冥蛛两臂上的针头拔出,换好药剂后重新刺进肌肤。

        “调整电压至4ooV,准备脉冲电击。”

        “药剂注射完毕,体征信号下降,心跳每分钟15次。”

        “注意,电击。”

        强大的电流再次涌进体内,随着脉冲频率,冥蛛身体一起一落,透过体表,能看到不时闪现出的骨骼形状。

        谭天不由得握紧拳头,紧盯着冥蛛苍白的面容。

        嘀嘀嘀,告警声骤然响起,密集且异常尖锐。

        “大脑波动异常,肌体出现排斥,能量开始失控!”助手虽经过训练,但此时面现惊恐,声音也变得急促。

        这种情况她见得多了,下一秒钟,被开脉的人就会爆体而亡,血肉横飞。

        谭天一看不好,他顾不上询问生了什么,伸出两手按在冥蛛身上,内力在体内飚转,通过手掌注入到冥蛛体内。

        他能感到有两股能量,正在冥蛛体内对抗,为了消灭对方,它们肆无忌惮的横冲直撞。

        内脏破碎、血管爆裂、连骨骼都出现了裂纹。

        “疗伤药剂、生命恢复药剂,快!”谭天大叫一声。

        两名助手不知该不该听谭天的,他们看向阿特.李,呆在原地没动。

        阿特.李没说话,动作迅捷的拿起两管针剂,一管刺进冥蛛的脖颈,一管直接注入心脏。

        谭天说完之后,鼻子里低沉的哼了一声,浑厚凝实的内力狂涌而出,将冥蛛体内的两股力量压制下去。

        他不懂开脉理论,也不懂医学,喊出两种药剂的名字,纯粹是从屡次受伤中得出的经验。

        谭天能感到,冥蛛现在的状况,就跟他数次重伤后的情况差不多。内脏破碎、骨骼断裂,这时候要想活命,非得用疗伤和生命恢复药剂不可。

        而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就是那两股互不相容的力量。

        所以谭天一边喊出药剂的名字,一边用自身的内力,将那两股力量控制住。

        在药剂起作用的时候,谭天死死压制住那两股力量,不敢有丝毫放松。

        直到检测仪器显示出冥蛛的状态趋向平稳,生命特征开始恢复,他才把心放下一些。

        两股水火不容的力量虽被压制住,但也只是暂时得到控制。

        谭天不可能用内力压制它们一辈子,只要这两股力量还在冥蛛体内,早晚得跟先前一样,再次爆。

        心里一急,应了一句话,急中生智。

        我无法长期压制下去,还无法驯服你们?

        想到这里,谭天控制内力,将两股力量包裹住,然后就像揉面团一样,搓来揉去。

        时间转瞬即逝,转眼就是多半天。

        在谭天不懈努力之下,两股力量中,狂暴气息渐消,虽然还无法融合,但控制起来已经容易多了。

        又是七八个标准时过去了,两名助手熬不住,相继倒在椅子上睡了过去。

        阿特.李始终精神亢奋,目光炯炯的盯着谭天的一举一动。

        他看不见内力是如何在冥蛛体内起作用的,但从仪器上给出的数据,察觉到一些端倪。

        终于,两股力量被合二为一,并在谭天内力的操控下彻底安分下来。

        谭天满头满脸都是汗,由于两手不敢离开冥蛛身体,只能用肩头蹭一下浸入眼中的汗水。

        汗水中的盐分沙得眼睛通红,眼白上布满血丝。

        “下面怎么做?”他问站在旁边的阿特.李。

        “我调低电击电压,你根据电流走向疏通经脉,如果电流能通过所有经脉,开脉就成功了。”阿特.李说道。

        “好,开始吧。”谭天深深吸了一口气。

        脉冲电流间歇性的进入冥蛛体内,谭天按照电流走向,驱动内力进入经脉。

        凡是遇到阻塞和障碍,他就用内力反复冲击,直到脉络被打开。

        过程中他还现,被内力包裹的那股力量,在冲击障碍时会逸散到经脉中,这些游离力量,会被经脉吸收。

        而每吸收一些力量,冥蛛的经脉就强化一分。

        于是谭天有意识的控制内力,让里面的力量多散出一些。一寸一寸,一分一分,内力在经脉中不断往前推进。

        随着时间推移,他的脸色越来越苍白,而冥蛛的脸色,却慢慢红润起来。

        终于,内力冲开最后一处障碍,冥蛛体内的经脉豁然贯通。

        谭天没有就此收手,而是用内力在冥蛛经脉中连续运转七个周天,将内力中残存的力量尽数释放到经脉中,让冥蛛全部吸收。

        呼

        谭天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已经僵硬的手臂,带动指节麻木的手掌,笨拙的离开冥蛛身体。

        身子一晃,谭天急忙按住椅背,才没倒在地上。他就觉得脑袋晕,身体虚乏,内力消耗将近八成。

        闭起眼睛缓了好一会儿,谭天才重新把眼睁开。

        “情况怎么样?”他问阿特.李。

        阿特.李仔细检查冥蛛的身体,又将所有数据都浏览一遍。

        最后他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谭天,

        “成功了,开脉成功了!”

        “那就好,人交给你了。”说完,谭天拖着疲惫的身体,步履蹒跚的走了出去。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36/36934/1676953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