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无尽虚空领主 > 第十八章 酒与你们的血同在

第十八章 酒与你们的血同在

        不意间,无名觉得寒气逼人,这寒气将她从思绪中带回了现实。那是archer的视线。

        这名黄金之servant从刚才开始就将saber交由Rider和无名应对。自己则坐在一边悠然地喝着酒。她那双深红色的眸子。不知何时细细地打量起无名来。

        她不说话,光从她的目光里也看不出有什么意图,但那目光中却带着yinmi的味道……

        “……archer,你为什么看我?”

        “啊,我只是在欣赏你苦恼的表情~”archer的微笑意外的温柔,但又让人感到无比难受。

        “前后矛盾的故事~我喜欢!”

        “……在你眼里只是故事吗?”

        “如你所说你根本没有记忆,所以事件的真实性存疑,说它是故事有什么奇怪的!不过……我倒是对你感兴趣起来了!”

        “……”

        无名还没说什么……但在下一秒,在场的servant统统变了脸色!

        片刻后,爱丽丝菲尔和韦伯也察觉到了周围空气的异样。虽然看不见,但肌肤能感觉到非常浓重的杀意。

        被月光照亮的中庭中浮现出了白色的怪异物体。一个接着又是一个,苍白的容貌如同花儿绽放般出现在中庭。那苍白是冰冷干枯的骨骼的颜色。

        骷髅面具加上黑色的袍子。无人的中庭渐渐被这怪异的团体包围。

        assassin……

        assassin并不仅仅是当初在远坂邸被杀死的那一人。事实是,参与了这次的圣杯战争的有多名assassin,但这数量实在多得不正常。他们都戴面具穿黑袍,体格也各有不同。有巨汉,也有消瘦型,有孩子般的矮个子,还有女人的身形。

        英灵们毫无防备进行酒宴,现在当然是个相当好的突袭机会。这时,重要的不是胜利,而是敌我双方的战力差。如果能顺利解决Rider和saber的御主甚至是他们本人自然是最好,即便不能,如果能够将他逼入绝境而迫使他使出最强的绝招,那也足够了。即使不敌,让拥有气息遮断技能的assassin脱战也不是难事。

        assassin对时臣而言,不过是为夺取圣杯而采取的手段之一,是用过就扔的道具。

        “嗯……乱成一团了。”

        眼见敌人渐渐逼近,韦伯出近乎惨叫的叹息声。无法理解,这完全过了圣杯战争的规则限制。

        “怎么回事啊?!assassin怎么一个接着一个……servant不是每个职阶只有一人吗?!”

        眼见猎物的狼狈相,assassin们不禁邪笑道。

        “——你说的没错,我们是以整体为个体的servant,而其中的个体只是整体的影子而已。”

        韦伯和爱丽丝菲尔都无法理解。言峰绮礼所召唤的assassin,居然是这种特异的存在。

        “山中老人”——在历代继承着哈桑.萨巴哈这个可怕名号的人们中,只有一人具有变换肉体的能力。

        与其他哈桑不同,他没有对自己的身体进行任何改造。或许可以说是因为没有这个必要,因为他虽然肉体平庸,但他的精神却能使肉体进行自由变换。

        而这次被言峰绮礼召唤出来的assassin,就是被称为“百变”的暗杀者。

        他是拥有一个肉体却同时拥有无数灵魂的servant。从根本上来说,“他们”原本就是不同的灵魂,因为失去了肉体束缚,“他们”现界后完全可以各自实体化为不同的样子。

        当然,他们的灵力总量也不过是“一个人”,分裂后行动其能力值肯定无法与其余英灵相比。但因为拥有assassin的专有技能,所以在打探活动中,这个团体可以说是无敌的。

        “难道说……我们一直被这群家伙监视到今天?”

        爱丽丝菲尔痛苦地呢喃着,saber也禁不住打了个冷战。虽然对方不够强大。但他们能够偷偷接近,而且又人数众多,就算她是servant中拥有强大战斗力的一人,这也是个相当大的威胁。

        而且平时一直如同影子般跟踪目标的他们此刻舍弃了气息切断能力.看着他们毫无恐惧地靠上前,这意味着……

        “他们是要动真格的了。”

        saber落入了意想不到的危机之中,不禁恨得直咬牙。

        一群靠数量占优的乌合之众。如果从正面攻击,saber绝不会输,但这只限于与敌人对峙的只有saber一人的情况下。

        现在的saber不得不去保护爱丽丝菲尔。不管assassin多么弱小,但对人类来说来却具有相当大的威胁。即使是能够使用一流魔术的艾因兹贝伦的人造人爱丽丝菲尔,但光靠魔术是阻挡不了assassin的。要靠她自己保护自己根本不可能。

        Rider苦笑着叹了口气,随后面对着包围着自己的assassin,他用傻瓜般平淡的表情招呼道:

        “我说诸位,你们能不能收敛一下你们的鬼气啊?我朋友被你们吓坏了。”

        saber还以为自己是听错了,这下就连archer也皱起了眉头。

        “难道你还想邀请他们入席?征服王。”

        “当然,王的言应该让万民都听见,既然有人特意来听,那不管是敌人还是朋友都不要紧。”

        Rider平静地说着,将樽中的红酒用柄勺舀出后,向assassin们伸去。

        “来,不要客气,想要共饮的话就自己来取杯子。这酒与你们的血同在!”

        咻——一记穿透空气的响声回答了Rider。

        Rider手中只剩下了勺柄,勺子部分已落到了地上。这是assassin中的一人干的,勺中的酒也散落在中庭的地面上。

        “……”

        Rider无语地低头看着散落在地面的酒。骷髅面具们似乎在嘲讽他一般出了笑声。

        “不要说我没提醒你们啊~”Rider的语调依然平静,但很清楚,其中的感觉变了。察觉到这一变化的,只有之前与他喝酒的那三人。“我说过,‘这酒’就是‘你们的血’——是吧。既然你们随便让它洒到了地上,那我可就……”

        话音未落,一阵旋风呼啸而起。

        风炽热干燥,仿佛要燃烧一切。这不象是夜晚的森林,或者城堡中庭应有的风——这风简直来自于沙漠,在耳边轰鸣着。

        感觉到有砂子进了嘴里,韦伯连忙吐着唾沫。这确实是砂子。被怪风带来的,真的是原本不可能出现的热沙。

        “saber,还有archer,酒宴的最后疑问——王是否孤高?”

        站在热风中心的Rider开口问道。看他肩上飞舞的斗篷,不知何时他已经穿回了征服王应有的装束。

        archer失声笑了。这根本没有问的必要,所以她用沉默来回答。无名也只是笑着看他。

        saber没有踌躇。如果动摇了自己的信念,那才是对她身为王所度过的每日的否定。

        “王……自然是孤高的”

        Rider放声笑了。似乎是在回应这笑声一般,旋风的势头更猛了。

        “不行啊,不是等于没回答吗!今天我还是教教你们,什么才是真正的王者吧!”

        无名大笑。“这可不需要你来教!”

        “是吗?那就看着吧!”

        ……

        “怎、怎么会这样……”

        韦伯和爱丽丝菲尔出惊叹……这是只有会魔术的人才能理解的现象。

        “居然是——固有结界?!”

        炙烤大地的太阳、晴朗万里的苍穹,直到被沙砾模糊的地平线。视野所到之处没有任何遮蔽物。

        夜晚的艾因兹贝伦会在瞬间变样,毫无疑问地说明只是侵蚀现界的幻影。可以说,这是能被称为奇迹的魔术的极限。

        “这是我军曾经穿越的大地。与我同甘共苦的勇士们心里都牢牢印上了这片景色。”

        “这世界能够重现,是因为它印在我们每个人心上。”

        在众人惊愕的眼神中,伊斯坎达尔身边6续出现了实体化的骑兵。虽然人种和装备各异,但看他们强壮的身躯和勇猛的骑士,无一不展现出军队的强悍。

        只有一人弄明白了这怪异场景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些人……都是servant……”

        “看吧,我无双的军队!”

        充满着骄傲与自豪,征服王站在骑兵队列前高举双臂呼喊道。

        “即使肉体毁灭,但他们的英灵仍被召唤,他们是传说中我忠义的勇士们。穿越时空回应我召唤的永远的朋友们。

        他们是我的至宝!是我的王者之道!伊斯坎这尔最强的宝具——‘王之军势’!!”——ex等级的对军宝具!

        有军神,有马哈拉甲王,还有历代王朝的开创者。聚集在眼前的是只有在传说中才听说过的、独一无二的英灵。

        他们所有人都拥有显赫的威名——他们都是曾与伟大的伊斯坎达尔共同作战的勇士。

        “王——就要比任何人都活得更真实——要让众人仰慕!”Rider高声呼喊道。“集合所有勇者的信念,并将其作为目标开始远征的人,才是王。所以——”

        “王不是孤高的。因为他的志愿是所有臣民的愿望!”

        英灵们则以盾牌的敲击声作为回应,一齐呼喊着。

        “正是!正是!正是!”

        “好了,开始吧assassin。”

        Rider微笑的眼中充满了狰狞和残忍。面对无视王的话语、拒绝了王赐之酒的人.他已经不想再留什么情面了。

        “如你们所见,我具现化的战场是平原。很不好意思,想要以多取胜的话还是我比较有优势。”

        此刻忘记了圣杯,忘记了胜利和令咒的使命。他们已经迷失了自我。

        有人逃走.也有人自暴自弃地呐喊,还有人呆呆地站在原地——乱了阵脚的骷髅面具们确实只是一群乌合之众。

        “蹂躏吧!”Rider毫不犹豫地下令道。

        回应他的是巨大的轰鸣声。曾经横扫亚洲的无敌军队,此刻再次震撼了战场。王之军势”所到之处,再也看不到一点assassin的痕迹,空气中只留下些微的血腥和被卷起的沙尘……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35/35933/1676963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