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一棍朝天 > 第五百零二章 咋呼

第五百零二章 咋呼

        “有没有后援部队,你相信有,那就有,你相信没有,也大可试上一番。”赵权冷笑道:“就算没有后援部队,诸位不付出一些代价,也休想拿下我等。倒是天符门的报复,估计诸位也不是那么好消受的。”

        听得赵权之言,那粗豪的汉子皱了皱眉,喃喃道:“你们这些宗门弟子,动不动就拿报复说事,当真是麻烦的紧。不过,以你们这一个金丹后期,一个金丹中期,一个金丹初期的实力。真要是死磕一番,虽然你等有防护之阵,也决计难以抵挡我等的攻击。到时候玉石俱焚,我等免不了伤亡,可以肯定的是,你们全都得交代在此处。”

        赵权又是一声冷笑:“秦某人,别自我感觉良好了,你等实力高一些又怎么的了?别忘了,我天符门人的功夫,可不仅仅是以修为评定,咱要是动了符箓,今儿个鹿死谁手,那还犹未可知。不信的话,咱大可试一试。”

        粗豪汉子怒道:“试一试就试一试,你们一干唐州的外人,来我迷雾沼泽竟然还这么牛气,今儿个拼着受些伤,也得让你们明白,咱迷雾沼泽的修者,可不是好相与的。”

        话音刚落,余下数人皆鼓噪起来,纷纷掣出玄器灵器什么的,叫嚣道:“大哥,干死他们!”

        气氛顿时紧张起来,秦漠然一抬炮口,瞄准了一名金丹二级修者。

        他如今五十飞剑已然融会贯通,全力驱使百剑诀,力敌一名金丹二级的修者没有问题,甚或胜之也不是没有可能,但却战不了几个回合就将法力枯涸,到时候就只能任人鱼肉了。

        即此群殴之际,还是灵弹炮比较好用,起码不费法力,情况不妙,留着法力逃跑才是王道。

        说话中,薛明也取了枯禅杖在手,一副随时都能动攻击的模样,余下几名筑基修者,也各自掣出了灵器在手。农骓甚至一招手,身前突兀的出现了一尊岩石一般的妖兽。

        岩石怪,土属性的防御性灵兽,力大无穷,肉身强悍,便如一尊移动的堡垒防护主人,正是法力攻击型修者的最爱。农骓这岩石怪,竟然已经是筑基七级的修为,肉身防御之强悍,哪怕金丹初期的修者也难以轻松将其击杀。

        与此同时,相淞与米忠,也各自抓了一把符箓在手,显然存了以符箓攻敌的心思。

        气氛剑拔弩张,大有一言不和立即开战的架势。

        秦漠然冷眼旁观,但见赵权神色凝重,却并无太过焦急之意。

        此人如此镇定,难道还有什么杀手锏?秦漠然不由得便生出了一些别样的心思。

        这时候,对方那金丹七级的修者说话了:“你们几个天符门人,想必也不是食古不化、冥顽不灵之人,想要我等退去也不是不能商量,但却有一个条件。既然你等不缺灵石,不如小小的孝敬我等一些,我岷山五义漏夜出动,总不能白跑一趟吧!””

        赵权哈哈一笑:“你等想战,咱就战;想退,就退,再要磨叽,待我天符后续队伍赶至,你等也就不用走了。不信的话,大可一试。我天符门的秋风,你道是那么好打的么?”

        听得赵权之言,秦漠然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这赵权果然不愧为常年行走江湖之人,一番话虚虚实实,而且一副底气十足的模样,对手难免生出难以捉摸的感觉。要是真的相信那金丹七级修者的话,抱着破财免灾的心思,必然就让对方看出了己方的虚实,到时候对方得陇望蜀,一场恶战在所难免。

        果然,对方听得赵权之言,那金丹七级的修者与粗豪汉子对视一眼,随即佯怒道:“姓赵的,你这厮还当真是油盐不进,宁舍性命不舍财啊,罢了罢了,今日就放你等一马,他日你可不要落单!”

        “落单又怎么了?”赵权一点也不怕激怒了对方,“要是兄弟你自以为实力不错,咱俩死生由命,单挑一场也是无妨。”

        “单挑?”金丹七级的修者一眯眼,“莽夫才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蠢事呢,秦某人无利不起早,既然没有收获,话都懒得与你等多说一句。大伙儿扯呼吧!”

        说话中,此人随意一招手,队伍遽然变化,换做那粗豪汉子与其护卫身后,其他人则保持着队形,悄然隐入夜色之中。

        这帮人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一场看似无法避免的大战,竟然就此烟消云散,不但秦漠然愕然,其他几名筑基修者也露出了错愕的神色。

        “这几人是唐州的修者!”牛铁峰无声无息自泥土中钻了出来,“估计全都易容了,唯恐动手显露了法术与功法的来历,却又没有信心将咱们完全拿下,就此退去,实属正常。”

        赵权也笑道:“似金丹境界的修者,无不活了多年,如非十拿九稳,轻易是不会出手的。似今日这般咋咋呼呼的场面,看起来大战一触即。其实呢,双方实力也不过是略有差距而已,但是对方却并没有压倒性的优势,别看闹腾的厉害,真正性命相搏的太少。”

        相淞道:“原来师尊早就知道,不可能打起来,亏得您一副寸步不让的模样,可让咱提心吊胆了好半天。”

        赵权摇摇头:“相淞,你错了。为师我并不知道会不会真正打起来,今日之事,全靠随机应变,不要让对方掌握了我方的虚实。稍有应对失误,对方必不肯善罢甘休!”

        米忠道:“敌人这是离开了咱等神念探测范围,却不知是否会去而复返,杀个回马枪。此地已经不安全,咱不如就此离去,如何?”

        薛明摇头道:“米忠,你这江湖经验还是略有欠缺啊。这个时候,对方肯定会在远处窥看的。我等原地不动,显得颇有底气,他们还道真有后援,自不敢轻易动手。这一急慌慌的离开,便显出了咱们心虚,据此就能推断出并无后援的事实。”

        米忠与相淞受教,秦漠然也自叹受益匪浅,对金丹修者心思之缜密,有了全新的认识。

        众人小心戒备,好在黎明很快来到,稍稍整饬了一番,飞灵舟继续起行,直线朝着龙泽高地而去。

        直到飞舟消失在远方的浓雾之中,附近一处山岩中突兀的钻出一个魁梧的大汉来,此人相貌粗豪,正是昨夜那金丹九级的修者。

        此人凝望着飞舟消失的地方,冷笑道:“说什么天符打前站的,你道大爷我真的相信么?无非是我等实力有损,没有绝对的把握罢了,要是四弟昨夜也在现场,你看我杜飞敢不敢动手。哼,你们就祈愿吧,千万别在归路让杜某给堵上!”

        秦漠然等人并不知道有人已然动起了他们的心思,一路乘坐飞灵舟,风驰电掣一般向前飞去,直到天色渐黑,飞灵舟这才徐徐减缓了度。

        “大伙儿仔细打量打量,看看附近有没有适合扎营的地方。”赵权一边说着话,一边操控着飞舟,将遁骤降至千里时。米忠也长长呼出一口浊气,收了碧眼术的法术,神色有了疲惫。

        众人放出神念四下探测,却听薛明猝然惊呼道:“不好!阴气浓重!大家小心了。”

        阴气?众人一惊,抬头望去,却见前方黑雾沉沉,视线都不甚清楚,更本分不出哪里是黑雾,哪里是阴气。

        不过,薛明身为木修,天生对阴魂鬼物感应敏锐,他说阴气浓重,那就必然有阴气了。

        秦漠然四下放出神念,但觉四下的雾气便如烟雾一般飘摇,隐然有几分飘逸灵动之势,并无沉重之意,与寻常的浓雾颇有几分差异。除此之外,神念中隐然有了一丝阴寒的感觉,心中也无端有了胆颤心惊的感觉。

        秦漠然对阴气并不陌生,昔日大云前线,他用阴魂幡收魂,阴风鬼气见得多了,但却没有此刻这般心神不宁之意。因此,他并不敢确信,究竟是听闻阴气之后,自我暗示,产生了这样的感觉,还是这阴气真的能够左右他的情绪。

        “如此浓重的阴气,可别碰到厉害的鬼物!”牛铁峰喃喃道,神色有了隐忧。

        赵权也皱起了眉头,一踩脚下飞灵舟,陡然加到一千二百里时,“此处阴气浓重,不如咱急而行,脱离这片区域为是。”

        薛明道:“也是,此地不可久留,咱们还是离去为是。”

        说话中,飞灵舟度再增,达到了一千五百里,众人可不敢大意,各自掣出玄器灵器在手,相淞也不敢吝啬法力,使出了水镜之术,将整个飞灵舟都防护其中。

        这一飞,转眼就将近一个小时,千余里路途流光倒影一般被抛到了身后。

        此刻,天色已然几近全黑。不过,众金丹修者经过伐毛洗髓,视力有了大幅的提升,借着微光,仍然能够看清千余米范围。

        秦漠然的视力那就更不用说了,慧木液可不是寻常的物事,对他视力的提升那是非常的巨大,此刻视物,与白昼并没有太大的差异。举目四下一望,但见周遭仍然黑雾沉沉,神念中那阴寒的气息,仿佛越浓重。

        秦漠然抬眼一望,现薛明的眉头皱得越紧了,很显然,众人兀自处在阴气之中。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34/34966/167695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