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地球唯一修士 > 第56章 惩恶修炼法

第56章 惩恶修炼法

        足足有十分钟的,徐志才恢复了冷静,擦擦眼泪,费劲儿的拎着帆布包走进了车厢。wwんw.

        徐志可是第一次做火车的,不过他早就看过关于火车的书了,并不费力的找到了自己的座位!

        可是,明明是自己的座位上,已经坐了个三十来岁的中年人。

        徐志看看自己的车票,又是看看车厢上的铭牌,有些拿不准,他想了一下,对旁边座位上的一个妇女问道:“大姐,我问您一下,您的座位是多少号?”

        妇女看了一眼徐志,有些鄙夷徐志穿着的寒酸和不伦不类,皱眉道:“你自己不会看吗?”

        徐志冷笑了,他知道自己穿着不合适,可没办法,这是荃玲的好意,他不想违逆母亲的心意。于是,他把车票递到妇女面前,笑道:“大姐,这是我的车票,你帮我看看是不是在你旁边?”

        “不知道!”妇女愈讨厌,以为徐志是骗子,连看都不看的回答道。

        “好吧!”徐志又是看了一下,心里确定了,对那个眯眼睛装作睡觉的中年人说道,“大叔,你坐了我的位置,麻烦你起来!”

        “呼呼……”中年人瞬时睡着了。

        徐志伸手拍拍中年人,提醒道:“大叔,这是我的座位!”

        “干嘛呢你?”中年人眼看装不了啦,睁眼不悦的大吼道,“有话不会好好说么?”

        徐志看着中年人,目光若水,若是一个老年人坐在这里,他未尝不可以让座,若是他身体能坚持,他也可以让这中年人多坐一会儿,但看着这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人,他的心中无比厌恶!

        “起来!”徐志一声低骂,随之右手一抬,极点在中年人左肩膀一处,用力一戳,中年人立刻感到左边半个膀子都是酸麻,还是有千万根小针扎了进去。

        “啊……”中年人惊叫,急忙从座位上起身,口中哀求道,“对不起,对不起……”

        说着,中年人低着头,哈着腰,匆匆的去了其它车厢。

        一时间,左右几个人都是面面相觑了,不知道中年人为何如此害怕徐志。

        此时那妇女才抬头看了徐志一样,蓦然的,妇女的眼中生出惊讶,她先前是以衣取人,并没有看徐志的相貌,而此时再看,那瘦瘦的小脸上,竟然带着一种宠辱不惊,难言的恬静在少年的眉心处显露,身上穿的衣服固然是不合身的,可怎么看都好似穿了乞丐服的皇帝。

        “咳咳……”徐志抬头看看行李架,又是看看自己费劲儿拿过来的帆布包,看着对面一个壮汉道,“大哥,我个子小儿,劲儿也小,您能帮我放一下行李吗?”

        “可以,可以……”壮汉受宠若惊的站起身来,先是把行李架上的行李略微整理,才又把徐志的行李小心的放上去。

        看着壮汉的小心,徐志笑道:“里面都是衣服,不怕摔的!”

        徐志说的是没错,帆布包里面都是徐爱果和荃玲给徐志买的衣服,从夏天到秋天,还有冬天!

        “没事儿,没事儿!”壮汉说着,已经收拾好了,坐在徐志旁边的妇女也早就把腿让开,请徐志进里面坐。

        “谢了!”徐志笑吟吟的谢了,坐到靠近窗口的座位上。

        徐志很是新奇的看着窗外,看着景象影画般的倒退,耳中又是听着车厢之内,众人的私语,脑海中不自觉又是浮现出矿难之后的事情了。

        徐志从泥乡煤矿出来之后,柳激扬用直升机把他送到附近几个私人小煤矿,徐志并没有费太大的气力就把几个小煤矿里被困的矿工位置找到,也帮着绘制了测绘图。待得把最后一个图画出,也将困了几个矿工说完,徐志已经累得睡着了!

        当他再次醒来,已经在县医院的特护病房里了。

        当然,徐志跟其他被困的矿工不同,他有玉米做粮食,除了腿有些受伤,轻微的脱水,并没有什么伤害,所以在滴了几瓶糖盐水,包扎了腿上的伤口之后就没有什么大碍!不过,徐志是贾市长点明要不惜一切代价抢救的,县医院不敢放徐志离开,至于徐志,为了躲市里的表彰,索性也躲在医院看了几天书。徐爱果和荃玲在旁边看护,心疼之余也没有注意徐志从哪里拿了那么多的书,她们以为徐志只看一本书呢!

        至于徐志最担心的学费,到了此时已经算不得什么!贾市长说过要用市财政奖励徐志,徐国宏前往市里就是为这事儿,在市长秘书的护送下,带了三千元钱回来,而且市长秘书顺便还带来了贾市长亲切的问候。除了贾市长,刘政也依诺拿了一千元过来,柳婷等在徐志送往医院之后,又各自捐了一些钱,竟然凑了一千多块钱。最大的手笔当然是泥乡煤矿,在最后一个矿工被救出之后,矿长立刻召集矿上的领导开会,所有领导一致同意奖励徐志一万元!一万元看起来多,可若是跟救出的性命比起来,着实不值一提了。若没有徐志,单死去一个矿工的抚恤金就不止这些啊!

        面对这些钱,徐国宏和荃玲再没有前几天的愁眉苦脸,开始给徐志准备上学的东西,就在徐志临走前一天,县长王铭也从医院安然出院,又代表景l县政府奖励徐志五千元!

        想想当日王铭王县长带着刘政过来,对张正月的痛心疾,徐志心里就是冷笑了。不过,徐志没有多想县政府工作的调整,也没工夫恭贺刘政的仕途多走了几步,他只把刘顺想要害自己的事情说了,就不再理会,他相信有刘政在,有贾呈市长的撑腰,邛海会得到惩罚,自己和姐姐会得到一个公正的答复,因为他还要忙自己的事情!当然,直到今天,坐在了火车上,徐志还在思考,他当时救了几百人的,怎么就没有再出现那种电流通过的感觉?自己阻止了一场骗局,帮助了冯鹏,就得到了那么多都好处,救了几百人,他又能得到多大的好处呢?徐志可真是翘以待的,为了迎接电流的洗礼,徐志早就做好了上“老虎凳”的准备,准备承受伐毛洗髓的痛苦,可是,偏偏的,直到今日,那期待的洗礼依旧不曾到来!

        “难不成……雷锋叔叔爽约了?”徐志看着窗外,满脑袋都是问号。

        想着,徐志眼珠一转,心里叫道:“旺财,旺财?”

        “你答应不答应?你要是不答应,我可要一直的叫了啊!”

        “旺财,旺财,旺财……”

        “你妹啊,你才是狗剩,狗剩,狗剩,你全家都是狗剩,狗剩,狗剩……”器灵终于按捺不住了,好似机关枪扫射一般的回答起来,最后还犹自不忘的唠叨道,“你怎么不被矿难压死啊!”

        徐志微微一笑,问道:“我救了那么多人,怎么没有一点儿回报呢?你知道么?嗯,想必你是不知道的,算了,问了你也白问……”

        “你妹啊,还会用激将法了啊!”器灵冷笑了,“你以为我是三岁的小孩子,这么容易就上你当啊,这又不是佛宗修炼功德……”

        说到此处,器灵立刻闭嘴,好似什么信息都不愿意透漏给徐志一般。

        “佛宗?”虽然器灵说的不多,可徐志还是听到了一句,他眉头微皱了,暗自思忖道,“就是佛教,和尚了,他们好像讲究做善事,也就是修炼功德。既然我不是修炼功德,那我修炼什么?”

        “……我阻止了骗局,帮助了冯鹏,从结果上看,是做了好事。可若是从过程上看,就是阻止了恶事……”想了足足十几分钟的,徐志突然相通了,心中一喜,暗道,“对!惩恶扬善!!我只看到了结果,却是忽略了过程,我应该是通过惩恶,才能得到那种好处!泥乡煤矿中,我虽然救了几百人,可过程中我并没有惩恶,所以我得不到好处……”

        “你妹啊,美女……”器灵显然不想让徐志想得更多,适时插嘴叫道,然后徐志的目光忍不住看向左边!

        徐志坐在车厢的右侧,左侧隔了一排座位跟他斜对的是三个横排的座椅,上面坐了三个年龄跟徐志相仿的少女。三个少女叽叽喳喳的低声说话,徐志一上来就听到了,不过如今的徐志能听到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他早就可以将不相干的声音无视了。而此时,器灵一出声,徐志就感觉到了一道害羞的目光若即若离的看向自己,想必是先前徐志将占座的人赶走,引起了这个少女的注意。

        徐志目光一扫,脸色大变了!跟先前见到所谓的肖丽萍一样,眼前三个少女,唯独中间那个身着浅蓝色连衣裙的少女的身上,浅蓝色好似融入了蓝色的湖水中,逐渐的褪色!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30/30555/1362981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