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地球唯一修士 > 第39章 居心险恶

第39章 居心险恶

        徐志以为邛海不敢把事情说出,邛海也真的不敢把丑事说出来,可是邛海脖子上的伤痕,还有邛海着急想要离开的事情,终于让他的姐姐小娟看出了破绽!逼问之下,小娟立刻暴跳如雷准备去找徐志算账。wwΔw.邛海可是被吓破胆了,拉住姐姐,死活不让姐姐出去!

        邛海越是如此,小娟越是心疼,一边答应自己不去,一边让邛海休息。邛海本就醉酒,又被徐志吓得半死,躺在床上一会儿就睡着了。

        看着邛海睡了,小娟用手轻轻摸摸邛海脖颈上的伤口,心中生出跟徐爱果一样对弟弟的疼爱。随后,小娟一咬牙,正要起身,“咣当……”门打开了,钱宏宇走了进来。

        “咦?你怎么了?”钱宏宇一见到小娟脸色铁青,立刻知道不好,急忙讨好的问道。

        小娟咬牙切齿的把事情的来由说了,一指邛海脖子上的伤口道:“你看看,一个在你手下刨煤讨食的小兔崽子竟然敢把邛海伤了,他还想翻了天吗?他这是根本没把你看在眼里!而且,不瞒你说,我觉得他来咱们矿上根本没安好心,他应该是泥乡煤矿派来的奸细!!”

        “你想怎么办?”钱宏宇先是跟着小娟的情绪气愤起来,可是听到小娟最后一句话,他又是一皱眉,压低了声音问道。

        小娟没有任何犹豫,叫道:“那还不简单么?矿道之内那么多危险,很多老矿工都会迷路……”

        哪知道,不等小娟说完,“啪……”钱宇宏抡起右手,一个打耳光就是扇到了小娟的脸上。

        “你……”小娟被打蒙了,她捂着自己的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钱宏宇道,“你……你敢打我?”

        “老子这是让你娘们儿醒醒!”钱宏宇怒不可遏的叫道,“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我前几天已经听老冯村里的人说过了,这个徐志真是个大学生,不是蒙骗咱们的!你想想啊,一个大学生在咱们这矿上失踪了,人家家人能依了么?就算是乡里人好糊弄,人家学校呢?你让老子还能开矿么?咱爸可是在这矿上投了不少钱的,四周其它几个人如狼似虎的看着咱们,咱们矿上一出事儿,这矿还能保住么?”

        “可邛海……”小娟还要争辩,钱宏宇又是说道,“你好好的看着你弟弟吧,他若是在城里没有惹事儿,咱爹怎么可能让他来这里?他是避什么风头的吧?他若是不调戏人家徐志的姐姐,人家能这么对他么?”

        “即便是……”

        不等小娟说完,钱宏宇打断了他的话:“我跟你说,你让邛海老老实实的在这里呆着,亦或者,等他醒了就送他回去。你们一家对他太溺爱了,他早晚会把你们都害了……”

        “我弟怎么了?”一说邛海不好,小娟跳脚了,叫道,“你有什么资格说邛海?这旁边的村儿里,哪个村儿没有你相好的?要不要我一一把她们叫来……”

        “哼……”钱宏宇冷哼一声,口中说道,“不可理喻……”

        说着钱宏宇转身离开,即便是走到门口了,他还不忘转头道:“小娟,我可警告你,有些事情可以去想,但绝对不能做!不至于的……”

        女人自然不是可以常理而论的动物,钱宏宇刚离开时,小娟还是咬牙不语的,可等得脸上烧般的疼了,邛海无意识的低语了,小娟再也无法忍耐,从椅子上跳将起来,略加收拾,看看脸上的手印消失了,才走出了门。

        莫说徐爱果对徐志感到陌生,就是徐志自己……走过山坡,拿着筐子进了矿道,也好似梦游一般,对刚刚自己的果敢、冷静,甚至手狠,那念头有些害怕的!

        杀人!自然是吓唬邛海的!

        徐志以前从来没想过,现在也绝对不会做!可实际上,在那一刻,他真的闪过杀人的念头,虽然这念头一闪而逝!徐志还肯定,他把邛海杀了,送入空间,绝对不会有人现!但是,他又清楚的知道,邛海……罪不至死!即便邛海罪该万死,也不是他能动手的,他没有权力,也没有能力。这世界上有警察,还有法官!那是他们的工作,徐志自己不能动手!这是一个底限,一个原则!

        当然,也可以说是一个十六岁少年的坚持!

        “莫非我……天生就这样?”徐志进入矿道,并没有着急去寻煤块,而是找了个地方,把矿灯放在地上,自己也躺下,看着灯光之外的黑暗,无数念头如同万马齐鸣了,“只不过以前在爹娘的压制下并没有表现出来?直到爹娘的逼迫,廖玉容的背叛,还有姐姐的安危,才让我有机会表现出来?这种能力被激了出来?”

        “当然,也可能是我有了可以保命的手段,我的自信心膨胀起来,过了我自己以前的承受?若是如此,我得注意了,这不是电影,也不是小说中,这是个有法制的国家……”

        ……

        “不管如何,我收拾了邛海,他或许现在不敢说,也或许现在离开了,但早晚会有被现的时候,我已经不适合在这个矿上呆着了,我还是等下午结束了,去找老冯吧,趁早把工钱结了,离开这里……”

        有了决断,徐志起身,略微收拾,返回矿道之下,把上午藏在隐秘处的煤都放入筐子里,返回了地面。

        “呵呵,徐志……”老冯笑着说道,“今天下午你可是慢了……”

        “冯伯……”徐志把煤筐送到秤上秤,等待的时候对老冯说道,“中午我姐来过了,说家里有事儿……”

        徐志刚说到此处,矿井之内,刘顺的声音传来了:“老冯,看到大学生没有?”

        “我在这里呢!”徐志转头看着矿井喊道,“有事儿么?”

        “你怎么上来了?”刘顺不悦道,“张哥在下面找你呢!”

        “哦?”徐志更加不解,“张哥找我干嘛?”

        “张哥在那边新开的矿道中现一个奇怪的东西,我们都不知道,想让你去看看……”刘顺叫道,“我们以为你在矿下呢,都找了你好长时间了!”

        “嘿嘿……”老冯笑了,问道,“张建找到什么了?不会是钻石吧?”

        “不清楚,应该不是,这东西不透明……”刘顺说着,从矿道中爬了出来,背后还背着一个筐子,内中不少煤块!

        刘顺之后,还有一个健硕的汉子,那汉子名叫胡吉,此时把肩上的筐子撂下,也说道:“俺们若是知道,就不找大学生了!”

        “先说了啊!”老冯眼珠一转,说道,“让徐志去可以,但那真是好东西,你们挖了之后不能少了徐志的……”

        “废话嘛!”刘顺不悦了,看着老冯把煤块的数量记了,说道,“这是老规矩,我们敢打乱么?要不是那片矿区的石层实在坚硬,我们不容易挖开,张哥绝对不会让更多人知道!”

        徐志一听就明白了,先前他还想着,既然是一个东西,拿出来看看不就知道?谁知道张哥他们所盘算的,不仅仅这一个,而是石层之内的更多,他们考虑的是舍弃煤块还是舍弃可能的希望。当然,徐志依旧苦笑着摇头了,因为在地理课上,老师清楚的讲解过:“钻石的形成,需要高温高压,温度约11oo15oo摄氏度,压力4.56.ogpa比煤炭承受更多的压力,更多的碰撞,更多的化学方应,其外部环境要比煤恶劣的多,这个条件不会形成煤炭,所以煤炭里是不会有钻石,多数为水晶体。”,也就是说张哥他们见到的……充其量是所谓的水晶体!

        “老冯,这事儿你可知道的啊……”胡吉压低声音说道,“老规矩是不能告诉老板的!”

        老冯看看胡吉放在地秤上的煤块,眯着眼睛看看重量,在纸上记了,这才慢条斯理的说道:“这是你们的运道,老板就算是羡慕也不成。反正他也有分成,我事先告诉他干嘛?”

        “一言为定啊!”刘顺高兴了,冲着徐志挥手道,“走吧,其实就你小子有好运道,我们来了快一年,也没见过什么好东西,你刚来几天就碰到了……”

        徐志不疑有他,想了一下,熄了在这里戳穿他们期望的念头,索性连煤筐都不拿了,随着刘顺和胡吉下了矿井。

        刘顺和胡吉在前,徐志一个人走在后面,不过是走了二十分钟,徐志心生警觉了。因为两人所走的方向根本不是先前张哥他们所去新开矿道的所在,而是另外一个方向,跟新开的矿道背道相驰!他们以为徐志进了矿道就陷入黑暗不知道方向,甚至他们还在几个矿道里面胡乱转了几下,可他们不知道,徐志早就看了整个矿区的图纸,这几天更是把这片矿区的矿道走了个遍儿,他们脚下的路是徐志前几天刚刚走过。

        又走了十分钟,徐志心里已经有谱,他左右两手都拿了飞针,并不开口询问,只紧紧的跟在后面。在听觉常的徐志看来,黑暗就是他的朋友,若是在地面之上,徐志还会有些忌惮,在这矿道之内,徐志有十足的把握!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30/30555/1349866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