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地球唯一修士 > 第33章 红包薄

第33章 红包薄

        不过多时,一些跟徐家亲近的人开始过来,恭喜徐志考上大学,连徐志的奶奶和二叔也来了。恭喜的人自然不会空手,或多或少都拿了红纸小包,脸上带着笑容塞给荃玲。不消说的,这红纸小包之内必定是钱了,可偏偏的,荃玲的脸上带着苦笑,苦涩的如同吃了黄莲,这让徐志着实不解。

        也是奇怪的,徐志在县城,面对地痞,面对骗子都游刃有余,点子多的都能从脑壳中满溢出来,但他在自己爹娘面前,又好似真的书呆子,这就是人常言的,孩子在父母面前永远都是孩子吧!

        徐爱果上山打草了,回来的时候已经六点多钟,恭喜的人已经陆续离去。徐爱果早在路上就听到好消息,背着筐子冲入院子,不待将筐子扔下大叫道:“志,你终于考上了啊!我就知道,你肯定行的!”

        “考什么考!”荃玲手里拿着一些红包,脸上露出肉疼的样子,说道,“不过是上了个高价的学校!”

        “啊?什么高价学校?”徐爱果大楞了,看看院子内有些尴尬,并没有特别欣喜的气氛,奇怪的问道。

        徐志张嘴正要解释,荃玲“哗哗……”将一堆的红包扔在了地上,用脚在这些红包上踩了几下,恶狠狠道:“该死的刘山柳!踩死你,踩死你!!”

        “娘……”此时的徐爱果才把筐子放下,看着荃玲很是不解道,“山柳叔又怎么了?”

        “以后别叫他叔……”荃玲骂道,“他是咱家的孙子!”

        徐爱果掩嘴微笑,一双眼睛透着可爱。

        “这山柳,真不是东西!”徐国宏把一直吸着的闷烟扔了,低声道,“咱家不过就是把该要的钱要回来,他就被咱们家下套!本来我不打算让大娃子去上这个高价学的,可这些乡亲们把红包都送来了,我总不能不让他去,把这红包再还给人家吧?我这脸面往哪里放?”

        “最该死的是……”荃玲看看地上脏兮兮的红包,又是有些不舍,拿起一个把灰尘打掉,打开看看,说道,“咱们还没有送请柬,也没有定下摆席的日子,他们就把红包送来了,摆明是没想着要吃桌的意思嘛!你看看,这红包才二十块钱,我见人家耀娃家摆席的时候,最小的红包也得五十块钱啊!这点儿钱……怎么够摆桌?”

        “娘……”徐爱果利索的把地上的红包捡了起来,递给荃玲,说道,“送得钱少咱们也得摆桌,否则不成礼数!”

        “什么礼数啊!”荃玲撇嘴了,说道,“礼数能当饭吃?就这点儿钱再摆桌,咱家不得赔死?再说了,大娃子上学要二千多块钱呢,这点儿红包连个屁都不是……”

        “啊?”徐爱果吃惊了,低呼道,“怎么这么多的钱啊!”

        “要不怎么是高校呢!高价学校!!”荃玲顺势说道。

        “娘,那我就不上了!”徐志看爹娘都不高兴,急忙说道,“等复习一年,明年再考吧!”

        徐国宏一听,不高兴了,摆手道:“上,怎么能不上呢?红包都收了!!”

        “爹……”徐爱果还想说些什么,院子外面又有人来了,徐国宏脸上带着红光,迎了上去,荃玲也在后面接着一个又一个略显单薄的红包。

        徐爱果把筐里的草喂了羊,又是收拾一下,就听到徐国宏发愁的跟荃玲说道:“他娘,收了多少钱?够不够大娃子的学费?”

        “没数呢!”荃玲爱答不理的回答,“不过就是几百块钱,怎么可能够?”

        “那怎么办啊!”徐国宏有些发愁,“田里的收成不好,成娃也要……”

        不等徐国宏说完,荃玲打断了,说道:“去问咱娘要啊!你可别忘了,咱爹走的时候……”

        “咱爹走的时候留下的东西,咱娘已经卖了……”一听荃玲说,徐国宏就有些气不打一处来,嚷道,“……得的钱已经分给咱家了……”

        “你嚷什么嚷?你不嚷人家不知道你会说话啊!”荃玲反唇相讥道,“我只是说,咱娘最疼招弟他二叔,给咱的钱肯定不多,你去要要,肯定能要过来……”

        “想要你去要,我不去……”徐国宏眼睛一瞪说道。

        “你不去也得去,你是大娃子他爹……”荃玲双手一叉腰,看起来被徐国宏还要气势足,叫道,“你家大娃子上学,你不去要谁去?”

        “爹,娘……”徐爱果偷眼看看院子外面,急忙说道,“别吵了,志考上大学,是件喜事,你们吵来吵去的,惹人家笑话……”

        “都怪你……”荃玲一转脸,对这徐爱果骂道,“人家陈墨多好的孩子,彩礼都准备好了,你怎么就死活不答应?整个蓝垒村儿哪个女娃不比你好?人家看中你了,那是你的福分……”

        这话跟十几天前一个字都不差,显然是荃玲骂惯了的。

        先前徐爱果都会争辩,可这次徐爱果并没有出声,反而咬着嘴唇,只片刻后,开口道:“行,既然娘都同意了,我也同意,你让他明天来提亲吧!”

        “哎哟……”荃玲一听,好似听到了天籁,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看着徐爱果叫道,“我的天啊,招弟,你终于开窍了!你真是没去陈墨家看啊,他们家真的很有钱,你嫁了过去,就享福吧……”

        “不行!”一直都在家里不怎么说话的徐志,突然间怒吼了,叫道,“娘,我宁愿不去上大学,也不会让姐跳进火坑的!”

        “你敢不去上!”徐国宏立刻呵斥道。

        “火坑?什么火坑?三层的小楼会是火坑?”荃玲瞪了徐志一眼道,“你还真会想。招弟不嫁出去,咱家拿什么钱供你上大学?有本事你自己挣钱去!”

        “我自己挣就自己挣!”徐志硬着脖子反抗着,为了姐姐一辈子的幸福,他决定不再屈服父母的安排!

        徐国宏上下看看徐志,说道:“挣钱,你挣什么钱?就你编织的那些东西,你一年也挣不了你的学费……”

        “你别管”这句话,徐志刚刚想要说出口,“轰……”这时候,远处山谷中,一声沉闷的爆破声起,整个大地都有些摇晃。徐志抬头看看村庄的东面,镇定道:“爹,我去煤矿挖煤,两个月怎么也得赚几百块钱吧。我从城里回来的时候,徐子旭他爸说了,我被徐子旭辅导功课,他很感谢我,我要是有什么困难可以跟他开口,总能借一千块钱吧?我听说大学生可以申请什么贷款,我也不要家里给生活费……”

        “就你能!”不等徐志说完,徐国宏就是跳脚了,指着徐志的鼻子呵斥道,“你都是大学生了,还想下煤窑,像个叫花子一样的挑煤,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

        徐志无奈,有些想说“你把姐卖出去就有脸了?”,可他也知道自己父亲好面子,不会像村儿里其他人一样出去打些零工补贴家里,否则家里也不会比人家穷。

        于是,他也不再顶嘴,拉着徐爱果进了屋。

        徐国宏和荃玲感觉到徐志已经展露出乍熟的双翼,心里同样无奈,只留在院子里边是拆着红包,边是低声骂着什么,还好徐成和徐宝随着奶奶去了二叔家,否则他们又要遭殃。

        如今的徐志颇是当机立断,第二日清晨就央着徐爱果带着自己去找矿上的熟人。泥乡煤矿在重玺乡算是国有企业,煤矿周围除了略岭村还有其他村子,想去矿上赚钱的人着实多,莫说徐志这等少年,就是壮劳力没有什么关系也不可能进去,所以徐志注定是要失望的!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30/30555/1349866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