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地球唯一修士 > 第7章 神秘的七彩光柱

第7章 神秘的七彩光柱

        “娘,爹……”昏迷中,徐志低声叫着,“我不去种地,我要上学,我要去燕京上大学……”

        提起燕京,徐志突然一个激灵,好似醒了,不过,当他睁开眼睛,又是发现了怪异!因为四周一片的昏暗,这昏暗不似夜间,因为徐志的脚下不是山石,头上也不是星空,更没有什么月色,左右看看,就好似一个昏暗的小屋子!但是,当徐志再转身看去时,又发现远处大约十来米的所在,有一重好似七彩的光华,这光华疯狂的泉涌着,却没有任何动静发出!

        想到动静,徐志又是一愣急忙屏息凝神竖起耳朵听了起来,结果,四周没有风吹,没有鸟鸣,更没有兽吼,甚至徐志连自己的呼吸都听不到!

        “不好!”徐志大惊了,结果,徐志的惊呼之声徐志自己也听不到!

        “这……这……”徐志不敢妄动,低下头来左右再次看看,这次他看的是自己的身体,结果徐志毛骨悚然了,因为他根本看不到自己的身体在哪里!

        随后,徐志挥舞了双手,踢了踢脚,虽然他是有感觉的,但他眼前什么都没有!就好似他是个透明人!

        “我死了吧?”徐志突然醒悟过来,叫道,“我这是魂魄,我成了鬼!”

        “呵呵,既然是鬼,我还怕什么?”徐志以为自己死了,也不怕了,看看不远处的虹彩,飘飞了过去!

        “这是飞么?”徐志感觉自己身形轻飘飘的,可脚步还踏在空中,好像空中有地面一样。

        等到了虹彩之前,徐志又是看得清楚了,这是个十来米大小的不规则洞口,洞口被撕开,有些地方是光滑的,有些地方是毛糙的,不过这所有被撕开的地方,都是流溢着一些好似蚯蚓游动的文字,文字看起来跟高中历史书中的甲骨文有些相仿。撕开的洞口中,足有九道粗若蟒蛇的光柱喷出,这些光柱里面有很多跟电流形似的流光,无声的“滋啦啦”闪烁着,不过,在这些光柱的表层,同样有些闪电形状的文字扭曲着将光柱挡住,那九道光柱拼命的在文字之下翻滚,无论如何都不能挣脱。

        “这是什么啊!”徐志如今已经天不怕地不怕了,探右手就去抓那光柱,然而,还不等他触到光柱,一股好似针扎火燎一般的疼痛就从他的指尖处传来。

        “啊!”徐志疼得忍不住叫了出来!

        “志,别怕……”此时姐姐徐爱果的声音好似雷霆般的在徐志的耳中生出,“姐背你回去啊!”

        徐志眼前一晃,昏暗和光影全部消失,他的口鼻之处已经嗅到了姐姐身上熟悉的体香,耳边也听懂姐姐粗粗的喘气之声!

        “姐?”徐志感觉自己眼皮有千斤重,几乎无法睁开,他低声喊了一句。

        “志?志??”徐爱果大喜,忙不择地的叫道,“你醒了?”

        “我醒了,姐……”徐志感动身上没有一处不在疼的,特别是头,头痛欲裂啊!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徐爱果高兴的差点儿哭出来,她偷偷溜出来,顺着村邻所指的方向追到山峰之下,看看已经来临的黑夜,若非她担心徐志在山峰之上,她绝对不敢这么晚的登上山峰!特别的,当她还没有等到山腰,山峰顶上如同炮弹打过的轰鸣声音,也把她给吓住了!村子里的人可能把这震鸣之声当做泥乡煤矿的放炮,可徐爱果知道,声音的来处就是山峰顶上啊,她也仅仅是犹豫片刻,立刻又发疯般的往上爬!

        果然,徐爱果攀上山顶,略加找寻就看到了挡在山石间的徐志!看看距离徐志不过是几米远的山坡,那山坡之下的漆黑,徐爱果后怕死了,她手脚有些发凉的把徐志小心翼翼的拉了过来,等拽到了山顶中央,她才瘫倒在地上!足足休息了半个小时,才扛着徐志往山下走!

        好在徐志够瘦弱,也好在徐爱果经常上山打柴放羊,虽然山峰陡峭,徐爱果也能慢慢的下山。不过徐志一直昏迷,额头发烫,时不时还口中乱说,让徐爱果心神不宁,此时徐志醒来,徐爱果大喜过望。

        “姐,放我下来吧,我自己走……”徐志听着徐爱果的出气声有些接不起来,知道姐姐累坏了,低声道。

        徐爱果犹豫了一下,停了下来,看看地面,小心把徐志放在一块石头上,说道:“你别逞能了,我看你身上不少伤!估计是你爬上来的时候摔了,你不比我,每天都爬山干活,你能爬上来已经不错了!等姐歇会儿,还背你吧!”

        “没事儿,姐,用神石粉末抹了就好,不用担心。”徐志说着,慢慢的坐下,屁股、腰都是疼得要命,没奈何的侧躺了。

        徐爱果看着弟弟这般,心疼了,想去扶徐志,可她抬手间,胳膊也酸痛的要命。

        于是徐爱果扭扭腰,举举胳膊,活动一下,准备一会儿再背徐志。

        此时,徐志的声音传来:“姐,爹娘都睡了吗?”

        徐爱果犹豫了一下,想要说些假话,可看看身下灯光不多的村子,苦笑道:“娘已经睡了。爹去山柳叔家了……”

        徐志知道村里的刘山柳是一个有些能耐的人,在县城里面有些关系,常能般一些平常人办不了的事情。于是徐志冷哼一声道:“爹是求山柳叔去想办法吧?”

        “唉……”徐爱果也没回答,而是劝解道,“志,你也莫怪爹和娘,这十几天……他们被村里人捧到天上了,你这一下子把他们摔倒地上,他们没打你已经不错!”

        徐志学习好,体质弱,徐国宏和荃玲打的少,徐成就不同了,虽然乖巧,小小年纪懂得见风使舵,可因为学习不好,经常在学校捣乱,徐国宏和荃玲没少被老师叫过去劈头盖脸的训斥,所以徐成没少挨打!

        “他们打我,我倒是好受了,我也不愿意这样!”徐志发泄之后,也知道自己做得有些鲁莽,而爹娘打骂毕竟是家事,他也不敢多想,只低声道,“我的考分明明没问题,怎么可能接不到录取通知书?”

        徐爱果是初中考过中专的,虽然没经历过高考,她也明白一些,鼓励道:“那就是了,既然知道没问题,下午就不该反犟,等明天去学校看看,问问不不就知道了?”

        “唉……”徐志叹了口气,他心里明白,若是县一高能知道事情的来由,班主任怕是早就打电话过来了。

        随后,徐志挣扎着想要自己走,可他怎么都提不起劲儿来,只好还让徐爱果背着,慢慢的下了山峰。徐爱果见到徐志除了发烧别而无恙,心里也高兴,嘴里哼着小曲,那夜中,小曲如同天籁,徐志听着听着,就好似回到了小时候,自己在姐姐背上,从隔壁村儿看电影回来,一会儿竟然睡着了。

        徐志真是精力透支,连徐爱果将他背回屋里,打了水给他擦洗都不知道,看着弟弟蜷着身子缩在床上,徐爱果的泪忍不住再次留下,等擦洗完了。徐爱果习惯的从抽屉里拿出一块有些灰白的石头,又从装了碎布片的簸箕中找到一把剪刀,用剪刀把石头的一角捡了下来,随后有拿着这一角的石块匆匆走了出去。

        等回来时,石块已经变成了粉末,徐爱果细心的把粉末均匀的洒在徐志受伤的地方,然后徐爱果疼爱的看看徐志,把灯拉了离开。

        徐爱果拿出的石块就是徐志所说的神石,是略岭村特有的,并不常见,偶尔捡到之后就被珍藏起来,但凡家里有人受了外伤,就会把石块磨碎了撒在伤口上,没有任何意外,小伤口第二天都会很好的愈合,颇是神奇……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30/30555/132506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