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地球唯一修士 > 第6章 以爱之名义践踏(加更)

第6章 以爱之名义践踏(加更)

        “爸……”徐志低着头,说道,“人家看重的……不是眼前这些,人家看重的是以后……”

        “是啊,以后啊!!大娃子……”荃玲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叫道,“人家耀娃的通知单都下来了,你的呢?没有通知单,你有什么以后!”

        “叫徐志!”徐国宏罕见的冲着荃玲发火道,“以后不许叫大娃子,二娃子的!都被你叫坏了!”

        “娘……妈……”眼见父母吵架,徐志急忙开口道,“您别着急,我的考分儿放在那里的,不会错,而且这个分数跟往年比,肯定能上科技大学的录取线,我明天就跟姐去县城看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国宏伯……”荃玲还要说话,院子之外,一个兴奋的声音已经传来,荃玲和徐国宏转头看时,正是刘庆耀穿着洁白的衬衣,脸上带着红晕,在家人的带领下过来送请柬了。

        虽然刘庆耀说了一些安慰徐志的话,可先前的一些恭维已经不见,竟然有些居高临下的口吻了,听得徐志心里很不是滋味。徐志都如此了,荃玲和徐国宏听着刘庆耀家人的话,不更是炫耀和讥讽么?他们接过大红的请柬,刚刚要说几句客气话,院子之外,村部的接话员已经跑了过来,叫道:“国宏伯……”

        “怎么了?”莫说是徐国宏和荃玲,就是徐志和徐爱果也是脸上一惊,急忙看向外面,徐国宏更是有些声音沙哑的喊道,“是……是县一高的电话么?”

        “不是!”接话员有点儿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是县政府的秘书……”

        “县太爷的秘书啊!”荃玲好似溺水的人抓住一根稻草,急忙张嘴道,“他老人家说什么?”

        说到此处,荃玲突然醒悟过来,一推徐国宏道:“娃他爹,快,快去接电话!”

        徐国宏一个踉跄,差点儿被推倒,不过他也是回过神来,拔腿就要跑,可惜接话员一把拉住了徐国宏的胳膊,哭笑不得道:“国宏伯,人家陈秘书已经挂电话了!”

        “什么事儿,什么事儿?”徐国宏又是叫道,“是不是大娃儿的通知书到了?”

        “不是!”接话员摇头道,“陈秘书说,刘副县长让他跟你说,那天跟你说的事儿……就算了!哦,至于什么事儿,陈秘书没说,他说你知道的!”

        “哦?什么事儿?”徐国宏也一愣,不解道,“刘副县长说的是什么事儿?”

        接话员笑了,说道:“国宏伯,您老别跟我开玩笑啊,陈秘书说你知道的,他没跟我说就挂了的!”

        “我真不知道……”徐国宏大急了,他的心就在徐志的录取通知书上,又是问道,“你没问问大娃的录取通知书为什么还没下来么?”

        “他国宏伯……”刘庆耀的家人好似想到了什么,意味深长道,“你忘了吧?那天你从县里回来不是说了么?你家大娃要是考上了燕京大学,他的学费……”

        这话一言点醒梦中人了,徐国宏和荃玲立刻脸上发烫,侧头狠狠瞪了徐志一眼,然而,不等接话员转头要走,刘庆耀突然想到了什么,急忙问道:“对了,徐志,咱们填报的志愿有三批呢!你重点本科没有录取,不是还有第二批的普通本科么?以你的分数任何一个普通本科都能录取吧?”

        刘庆耀这话一出,徐志的脸登时更加煞白,好似没了血色。

        荃玲素来懒惰,徐国宏也不太关心徐志的学习,只晓得徐志可以给他带来虚荣,这填报志愿的事情两人还真不是特别的明白,听了刘庆耀的话,徐国宏急忙问道:“是啊,大娃儿,你……你普通学校报的是哪个?即……即便是跟耀娃儿一样的学校,通知书也该来了啊!”

        “我……我……”徐志说了两个字,终究说不下去了!

        “莫非……”刘庆耀的眼中生出恍然,替徐志说了,“莫非你根本就没有填第二和第三志愿,只填了重点大学?”

        徐志深吸一口气,直面了自己的选择,说道:“不错!我就只填了一个燕京科技大学,我知道我能考上,若是连这点儿置之于死地而后生的决心都没有,我怎么敢效仿楚霸王破釜沉舟?”

        刘庆耀不知道是讥讽还是佩服,伸出了大拇指道:“大娃儿啊,我真佩服你,你真的是破釜沉舟了!厉害……”

        “书呆子……”刘庆耀的家人低声嘀咕了一句,再不多说什么,一拉刘庆耀冲他使个眼色,就要离开。

        “书呆子”三个字好似匕首同时将徐国宏和荃玲两人的面皮撕破,徐国宏抬起脚来,一脚把徐志手中的竹筐踢飞,叫道,“叫你任性!这么大的事情,你也不跟老子商量一下!”

        “啪……”荃玲也挥手,要扇向徐志的脸,不过也就在要碰到的时候,荃玲急忙收手,那手指头碰到了徐志带着的眼镜上,徐志的眼镜被打飞,脸上有两个红印!

        “就知道看书,你死到书里算了!连个普通本科都考不上,真是给老娘丢脸!”荃玲的脸上通红,骂道,“你也不知道向人家学学,净知道看书,连个田都不会中!这下好了,以后就在家里种地吧……”

        荃玲的嘴是略岭村有名的,接话员和刘庆耀等人一听荃玲发了脾气,哪里敢久留?一个个急忙去了!

        徐志不过是文弱的小书生,骄傲的外衣被剥去,他就是一个内心倔强的少年,他的志向、他的抱负、他的梦想被母亲嘴里那些功利的话肆意的践踏,他的眼睛渐渐的模糊,不仅仅是因为没了眼镜,更是因为心中的委屈和不平浓重,泪水渐渐的涌出!

        “志……”姐姐徐爱果把打飞的眼镜捡来,看看断了的镜腿急忙用胶布缠了递给徐志,徐志只瞄了一眼,看到左边镜片上的一个缺口,漠然的戴上!

        常言说的好,父亲是天,母亲是地,在这天地间,孩子就是那个幼苗,面对天地的谴责,作为幼苗的徐志实在是无力对抗养育自己的爹娘!他几番想张口,可那里容得他出言?一句句的恶语比刮骨的利刃都要锋利,把徐志的心捅得千疮百孔。可惜徐国宏和荃玲并没有在意,他们的地位和生活的环境决定了他们的眼界,言语痛苦发泄的同时,忘记了自己儿子的感受,更忘记了儿子的潜力。

        “爹,娘……”到了最后,徐志再也忍耐不住,大叫道,“今年就算是考不上,我不还能明年考吗?我就不信我考不上燕京大学!”

        “你这个窝囊废!你这个书呆子!!原来你根本就没打算考什么科技大学啊!”荃玲好似明白过来了,叫道,“你根本就没想着今年去燕京上大学!老娘跟你说吧,这次你考不上大学,就给老娘在家种地吧!招弟以前都考上了中专,就为了给你凑学费,她才没去上!结果你还不如招弟,连个通知书都给老娘拿不回来,家里现在也没给你复读的钱了,你还是干活养活家,给二娃和宝娃挣学费……”

        “呼……”一听母亲骂自己窝囊废,不让自己再读书,徐志一下子从地上站起来,叫道,“娘,你不让我读书,跟逼我死有什么区别?”

        “哟,哟……”荃玲的话早就等在那里,讥笑道,“现在知道了?你早干嘛去了?”

        “死就死吧,就当老子没你这个丢人的儿子!”徐国宏也是发急,大叫着又要抬手打徐志,招弟自然是徐爱果的小名,她急忙一推倔强的站在那里不躲闪的徐志,说道,“爹娘,你们别逼志……”

        “哼,还没说你呢!”荃玲似乎骂徐志累了,转头又骂徐爱果道,“人家陈墨多好的孩子,彩礼都准备好了,你怎么就死活不答应?整个蓝垒村儿哪个女娃不比你好?人家看中你了,那是你的福分……”

        “娘……”徐志一听提到陈墨,立刻也顾不得别的,叫道,“你怎么眼里只有钱?那陈墨家是有钱,可他因为做坏事儿,腿被人打瘸了,他这样的人……怎么配得上我姐?”

        “哟哟……”荃玲冷笑道,“我的燕京大学的大学生,等你拿到录取通知书再跟老娘说这个不迟!没钱咱家怎么过日子?没钱你怎么上学?没钱你去喝西北风啊?滚!赶紧滚屋里去,老娘看着你这个窝囊废就心烦!”

        说着荃玲又开始数落徐爱果。

        徐志听得脸涨红,他一咬牙,“蹬蹬蹬……”抬步冲往院外!

        “赶紧滚,滚得越远越好……”荃玲怒火中烧,颇是恶狠狠的骂着,抬手伸出右手食指点向徐爱果的额头……

        徐志冲出院子,徐家的四周,早就有看热闹的村邻指指点点,七嘴八舌的议论了,徐志茫然看看,好似那每个指头都点向自己,天地间都没有了自己的出路!此时,夕阳的余晖掠过略岭村,徐志的目光落到了金宝岭的山峰上,他一咬牙,冲出了村子奔向山峰……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30/30555/1325067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