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地球唯一修士 > 第5章 等不来的录取通知书

第5章 等不来的录取通知书

        荃玲的计划自然不会落空,不说村边儿有村民听到徐成的喊声,早就从屋里出来,就是那些错过徐成声音,听到徐爱果声音的村民也在徐志一家走到村子中间时,皆从家里走出,或是问徐志一些事情,或是要拉着徐志到家里吃饭,一时间让荃玲心中的虚荣膨胀到了极点!

        不过,这点儿虚荣也算不得什么,荃玲早就在路上盘算了,等到徐志的录取通知书拿到手的时候,她就要在家里摆下流水席,请村儿里一百二十来户人来家里吃桌,把以前送出去的红包顺便也都收回来!而且她也知道,自己孩子既然要去大帝都上学,以后就是大帝都的人了,再不济也是个吃公粮的,村儿里的红包不可能少的,不说孩子的学费不用操心,就是余下的也够自己好好的生活一段时间了。

        更别说,徐国宏在路上忍不住又是醉醺醺的跟荃玲透露了,副县长在敬酒的时候已经说过了,只要徐志能考上燕京……科技大学,根据县里一些扶贫的政策,甚至副县长本人都可以帮着解决徐志的学费问题。

        小山村的夜色从来没有像今夜这般让荃玲感到美妙,她丰硕的身体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徐志是有些头大的,他知道自己的母亲爱慕虚荣,比较功利,可他没想到自己这点儿成绩居然被她吹捧到了天上。而平常看起来和蔼可亲的乡里乡亲们,如今都脸上堆砌了虚伪浮夸的笑容,小心翼翼的跟自己说话,就好似自己真的成了他们口中的大官儿,文曲星。

        “或许这才是真实的生活,我以前只看书学习,不过是书呆子!”徐志在这个疑问中恬然入睡,主管教育的副县长请县一高的校长、老师、前二十名学生和家长吃饭,哪里会没有酒?徐志不过是喝了三杯,羸弱的身体如何受得了?强撑着把酒醉的父亲送回,他也累了。

        狂暴的气浪将徐志冲到山石上之后,渐渐的开始平歇,左近空气极度的燥热,好似有些火苗要从空中生出。不过,片刻之后,温度又慢慢的回落,但是山风依旧的不息,如同多变的凡尘流言,不停的冲击徐志瘦弱的身躯。

        山峰之下,一个同样瘦弱的女子正步履坚定的加快了脚步,那黑暗中的身形不正是徐志的姐姐徐爱果?

        好似感应到了姐姐的到来,徐志的身体突然抽搐了一下,无意识的低语一声:“娘……别怪我……”,可惜这声音很快飘散在夜中了!

        也难怪徐志昏迷中也在低语,那****从县城返回村里之后,事情本是顺利的,荃玲笑眯眯的催着徐爱果拿了铅笔盘算着要写的请柬,时不时喝骂见风使舵而又懒散的徐成要向徐志学习;徐国宏则穿了半新的背心儿在村子里四处走动,享受四邻时不时敬来的劣质香烟,还有廉价的不需要过脑的恭维,亦或者在没人理会间,自己回来看着徐志灵巧的用麦秸等物编制一些小动物,大谈自己的理想,还有对徐志的期望,顺便还痛心疾首的呵斥徐志的玩物丧志。

        徐志只有苦笑,他常年读书,四体不勤,难以给家里帮忙,好在他十指灵巧,比整个村儿里所有女孩子都厉害,他编制的一些小动物,还有竹筐,藤篮之类的,总能让徐爱果在集市上买一些好价钱。这几天等通知书,他又不能下地,当然是做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啊!

        日子过的也很平静,可随着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徐志心里先就觉得不妥当了!因为水南省的高考是先考试,然后报志愿,等出了分数之后,就开始了高校的录取。高校的录取分作四个阶段,第一阶段是重点高校录取,第二阶段是普通本科录取,第三阶段是大专录取,第四阶段是大专以下其它学校的录取。第一阶段重点高校的录取在分数出来之后,三天之内就能完成,六天之内录取通知书就能送到省里每个学校,至于徐志报考的燕京科技大学,虽然比不上燕京大学,可也属于重点高校,这录取通知书再慢,也得在第七天的时候送到县一高,即便是县一高再通知徐志,八天也足够了!

        所以第六天之后,徐国宏不再跟村民们瞎聊,也不再跟徐志说人生,只守在村部,看着整个村里唯一的一部电话机,每每有电话铃声响起,他都会第一个抢过去接,不过每每的,他也总是失望的把电话交给真正的电话员。

        徐国宏这般了,徐家就更不必说了,一家人都带着期盼的神情,但凡村外有些风吹草动他们都要冲出去看看,看是不是徐志的录取通知书来了!有眼色儿的徐成知道自己会触霉头,这几天带着徐宝去了村东头的二叔家,跟徐志的奶奶住在一起,奶奶和二叔他们也在徐志他们回来的第二天过来看看,随后就没怎么露面,荃玲跟婆婆本就不怎么对付,现在的气焰更是让徐志的二叔徐国明无法忍受。

        爱面子的徐国宏一直在忍耐,他已经觉察到旁人看他的眼光有了不同,不过他知道,自己的孩子确实吃苦,那成绩不会有错,就是县长,校长见了他,也夸他生出了一个有出息的好孩子!而且,他也坚信徐志必定会是略岭村第一个真正的重点大学的大学生!

        可是,等得第十三天,一个电话打来,彻底让徐国宏失去了耐心。

        略岭村有两个孩子在县城上高三的,除了徐志是在县一高,还有个叫刘庆耀的在县二高上高三,县二高比县一高差了很远,刘庆耀的成绩自然也比徐志差了很远。今年刘庆耀超水平发挥,考试的成绩远超自己的预料,他斗胆报了个普通的本科安徐市交通大学,虽然这个大学名不见经传,可毕竟是普通本科,比先前略岭村考出去最好的大专又是强了不少。这个成绩若是放在以前,肯定又在略岭村掀起了高潮,刘庆耀一家难免高调。可今年有徐志县里第十三名的成绩,还有燕京科技大学的重点本科,刘庆耀家里不敢多说,刘庆耀更担心自己报的高了!

        徐国宏接到的这个电话就是县二高通知刘庆耀去学校领取安徐市交通大学通知书的!

        徐国宏有些咆哮的对电话怒吼,为什么燕京科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一直没来,弄得县二高的老师莫名其妙,二话不说就挂了!

        徐国宏等消息的同时,刘庆耀的家人也在旁边等候,不过他们一直显得小心翼翼,不敢跟徐国宏争取什么。今天他们虽然没接到电话,可听到徐国宏口中说出刘庆耀的名字,甚至也从话筒中听到安徐市交通大学的名字,他们早就欣喜若狂,没有理会徐国宏擅自挂掉电话的无礼,欢天喜地的跑出队部,把事先准备好的鞭炮拿出来点燃了!

        听到清脆的鞭炮声在安静的小山村响起,徐志的脸“刷”就是白了,那竭力静下的心一下子失衡,手指也被竹条划破!徐志清楚的知道刘庆耀的事情,他最怕的就是这突如其来的鞭炮声!

        不必等徐志起身,荃玲已经炸刺儿了,她扔下徐爱果,火风火燎的跑了出去。

        “志……”徐爱果几步走到徐志身边,看看徐志发白的脸蛋儿,低声安慰道,“没事儿的……”

        可说了这几个字,徐爱果又不知道怎么安慰自己这个心气儿一向很高的弟弟了。虽然她既不喜欢变故,可变故终究是发生了,录取通知书迟迟不来已经说明了问题的发生。

        “没事儿的,姐……”徐志咬了一下嘴唇,说道,“通知书不在学校,就一定在寄到学校的路上,也或许是邮递员疏忽了,忘送了呢?”

        徐志的话只能是虚无的安慰,七月末正是高校录取的关键,哪个邮递员甘冒大不韪误了递送录取通知书的事情?

        看着徐志有些颤抖的手又接着编织篮筐,徐爱果的眼泪忍不住想流下来!现在徐志的瘦弱实在无法跟她印象中那个小时候胖乎乎可爱的小孩子联系起来。

        “志……”徐爱果忍不住吸了一下鼻子,说道,“别编了,你……你要是想看书,就看一会儿书吧!”

        “不啦!”徐志头也不抬,颤抖的声音说道,“娘不是总说我是书呆子么?我还是少看一会儿书吧,等编完了这个篮筐,明天我跟你正好去县里……”

        徐志的话还不曾说完,院子外面就听到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这脚步声徐志很是熟悉,那脚步与其说是踩在大地之上,不如说是踏在徐志的心上,徐志灵巧编织篮子的手……停了下来,他的目光有些慌乱的看向破旧的门框。

        “编……你就知道编,一个大老爷们儿每天在家里编竹篮,你就不知道羞耻?”被刘家扫了脸面的徐国宏虽然跟在人高马大的荃玲身后,可他不曾踏进门就看到徐志膝盖之上放的竹筐,忍不住喝骂起来,早将前几日跟徐志谈理想的劲头儿扔了,“让你抽空儿带着东西去看看校长,去看看副县长,你就不去。咱们什么时候能跟人家攀上啊,不就趁着现在么?如今好了,录取通知书不知道去了哪里,你到底还能不能上燕京大学啊!”

        “爹……”徐志咬着嘴唇,倔强道,“是燕京科技大学!”

        “别叫我爹!”徐国宏怒道,“叫爸!人家县太爷都说了,不要用乡里的称呼,会影响你的素质!”

        Ps:新书成长离不开呵护,推荐、点击、评论都是养料,看着喜欢就请支持一下,感谢一切形式的支持!!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30/30555/1325067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