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立地蛮太岁 > 第002章 初到米国

第002章 初到米国

        美国,纽约,肯尼迪机场。

        飞机早已降落完毕,随着乘务长悦耳的声音有条不紊的从飞机广播上播放出来。一个个从都北飞抵纽约的乘客开始准备收拾行李,走下飞机。

        在一群伸着懒腰,收拾耳机,或声色匆匆翻盖取行李,或高谈阔论展望未来的乘客中。却有一个身材高大健硕,始终迷拢着双眼,安静的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的乘客,丝毫都没有起身的意思。

        由于他本身就坐在靠窗的位置,自然也没有乘客会去打扰他。当几乎所有乘客都已走下飞机扶梯的时候,这个大块头就显得格外的突兀了。

        一位美丽的空乘以为这个大块头只是贪睡还未醒来,所以快步走了过去,弯下腰,用职业化的声音道:“先生,您身体不舒服吗?飞机已经安全降落,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到了。”

        阮二牛挠了挠脑袋说道:“终于到了吗?哦,我应该下飞机了!”

        说着话,阮二牛迅速起身,却不小心撞到了上方的空调出风口上。

        “先生,当心,需要我帮忙吗?”空姐微笑着看着阮二牛,现在她也看出来了,这小伙子长得高高壮壮的,但却是个没出过远门的愣头青。

        “没事,没事,我行的!OK!没问题!”一边揉着脑袋,一边从行李架上取下了自己的行李。

        “先生,你好高啊!是运动员吗?”浓眉大眼却又略显青涩的阮二牛显然还是蛮有吸引力的,至少害他失去体操队身份的身高确实是引人关注。

        “以前算是吧,不过现在不是,大姐你见过身高194CM的体操运动员吗?”阮二牛这话颇具自嘲意味。

        不过,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对称谓很是敏感的美丽空乘已经失去了继续与他交流的兴趣。

        “欢迎乘坐本次航班,祝您有一段愉快的旅程!”这算是公式化的回答。

        空乘的内心狠狠的来了一句:“小混蛋,叫谁大姐呢?本宝宝有这么老吗?”

        当时的阮二牛肯定不会明白这个道理,因为此刻的他已然顺利的通过了安检,来到了接机口努力张望着。

        可惜的是望了半天也没有看到自己大哥的身影。

        于是他独自走到机场的大厅中,看着宏伟的建筑,串流不息的人群,以及各式店铺、广告牌,当然还有目前为止听着还有一点费劲的英格力士。

        正思索着下一步应该如何是好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

        “二牛!”一个身穿浅黑色西装,打着格子领带的男子张开了双臂走了过来。

        “哥!”转过身来的阮二牛同样张开了双臂,两兄弟狠狠的抱在了一起。

        “长高了,真的差点都认不出来了!你小子打激素也没长这么快的吧?两年前,你小子好像都没到我胸口吧?”阮大牛用手锤了锤弟弟的胸口,那是块健硕的肌肉。

        “士别三日,不是还要刮目相看吗?何况都已经两年没见了!哥,你还能认出我来算是不容易了!”阮二牛笑着说道。

        “话慢慢再说吧,先和我回家吧!你来的正是时候,早1个月来,我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安置你,现在我们阮家总算在纽约有了个落脚的地方了!过些日子,就算是爸妈和三儿要来,我也一样有地方让他们住了!”

        阮大牛提着弟弟的行李箱走在前面,领着二牛走向停车场。

        在一辆崭新的蓝色保时捷前,阮大牛打开了后盖,将行李箱塞了进去。

        关上后盖,大牛昂扬得对弟弟说道:“这车看着新,其实也是二手市场上淘来的,说出来你不信,我只花了1.2万美刀就全部拿下了,当然后面修复费用又花了我3千多美刀,不过总的来说还是相当便宜的!”

        坐在车里的二牛板着手指头算道:“现在的汇率的是7.8左右吧,那岂不是要10多万人民币?哥,你果然发达了,这么有钱啊!”

        “有钱?二牛,记住哥一句话,这里是大苹果城!不到纽约你永远不知道有钱人到底多有钱,这和不到帝都不知道官小是一个道理。”阮大牛笑着说道。

        兄弟两个正聊着,一声奇异的响动突兀在车内传开。

        阮大牛右手拍了拍二牛的肚子笑道:“什么情况?在飞机上没吃饭?”

        二牛委屈的说道:“吃了啊,我觉得味道还不错啊,可是那么点饭怎么够填饱肚子?”

        “那你不能多要一份?”

        “还能多要一份?”二牛惊奇的问道。

        阮大牛笑道:“你没问,怎么就知道一定没有呢?早知道这样,就先带你在飞机场搞点吃的了。算了,别着急,带你去个地方。”

        阮大牛驱车开了10多分钟,拐头绕到了一座美孚旗下的加油站后面。

        “这是……”阮二牛望着熟悉的四个中文汉字——沙县小吃,一种莫名幸福的感觉油然而生。

        “别傻愣着了,走吧!”熄好火的阮大牛拍着弟弟的肩膀说道。

        两个人一通走进了这件狭小的馆子。

        阮大牛来到柜台前,用中文说道:“来个五份原味的蒸饺,再来两大碗鱼香肉丝盖浇饭!”

        两个一边吃着蒸饺一边闲聊着。

        “阮经天同志就没有让你留在乡里继承家业的意思?”

        “哥,你也不能总用老眼光看爸爸,他现在好歹也是农民企业家不是,用他的话讲,他是乡里第一个拥有超市的企业家。”

        “行了,我们不调侃爸了,他和妈能把我们三个拉扯大已经不容易了。他有他的极限,但是这不妨碍我们去争取更高的目标,说说你吧,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

        “还是先练好口语,你寄给我的杂志和书好多我都看了。我想先在美国的社区里找一个体操教练的工作吧!说实话,离开老本行,我还真不知道自己暂时有什么别的出路。”阮二牛低调的说道。

        阮大牛摸了摸下巴,想了想说道:“我倒是不赞成你立刻就去找个工作。有我在,就少不了你一口吃的,你现在要做的应该是学习!”

        阮大牛说这话很是霸气,不过阮二牛却很懵逼。

        “哥,你开玩笑的吧?我要是有你和三妹的脑子,当初还用去搞什么体育吗?”

        阮大牛正色道:“当初是家里条件不允许,你不试试看,怎么就知道自己一定读不好书?而且你想过没有,米国的家长就这么放心把自己的孩子交到一个只有函授高中文凭的教练手里?”

        二牛低头塞了几个蒸饺到嘴里,嘟嘟囔囔道:“米国也讲知识改变命运?”

        阮大牛盯着自己的傻弟弟说道:“错,反智主义是打破阶层壁垒的最大障碍!”

        阮二牛:“……”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9/29951/1318083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