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相声大师 > 第四百一十九章 离开上海

第四百一十九章 离开上海

        “我们单口相声八大棍儿里面有马寿出世一段儿,但这是不完整的,我现在把后续完整的马寿传奇传授给你。”

        确定了老师和生的关系之后,王弥苇也开始传授他们这一枝儿的单口技艺了,他们这一枝儿是专攻单口的,而且他们的传承实在是太完整了,也太完善了。

        何向东越了解越觉得王弥苇的实力深不可测,好多相声界根本没有传承的单口相声他们都有,而且很明显是经历过好几代宗师完善过的,别提有多成熟了。

        就拿马寿传奇来好了,传统的单口相声八大棍儿里面就有一篇是马寿出世,这一段是来自评书永庆升平的,但是当年评书艺人在传给相声艺人八个书目的时候是掐头去尾的,全都是不完整的,光不溜秋跟个棍子一样,所以叫做八大棍儿。

        但是相声艺人在表演八大棍儿的时候,他们自己也改了一些东西,换句话单口相声对评书是有继承,但是又有发展的。

        经过几代人的努力,这传统的八大棍儿内容已经非常完善了,非常有单口相声的味道了,甚至可以比原版的永平生平还要出色。

        但问题也是存在的,因为当年的时候就是只了一段儿,而且相声艺人都是以对口为主的,单口他们也很少,所以这就导致了八大棍儿被几代人弄得很完善了,但是后续的内容却很少有人动手。

        因为大部分相声艺人都是一段单口要一段的钱,后面的东西就不管了,他们反正第二天就对口了。

        所以像马寿出世后面的故事,相声艺人都知道后面是什么的,在永庆升平里面也能找到,但是他们却只能用评书的方式出来,却没法加上单口相声的特色。

        要把后续的内容变成完整完善的单口相声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它所需要的努力也不是一个两个人能完成的,甚至不是一两代人能做到的。

        王弥苇这一枝儿的传承一直专攻单口,而且他们每一代都是宗师级的人物,经过几代宗师一百多年的努力,这些单口已经非常完善了。

        所有相声界遗憾的单口,在人家这里都能找到完美的答案。

        而现在王弥苇终于正式传授何向东单口相声了,要知道何向东可是张氏评书的正宗传人啊,有张氏评书的底子在,再加上王弥苇的悉心传授,真的很难想象何向东今后的境界会达到一个什么样的地步地步。

        授艺的时候,何向东和王弥苇都是单独在一个小屋子里面的,张玉树和方文岐也很懂规矩,没有去打扰他们,更没有偷听什么的。

        书是这样的,师父先在茶馆书场里面书,几个月的书,小徒弟在茶馆里面边帮忙边听师父书,等听会故事了,自己也会模仿着了,师父这时候才会给你规整规整。

        何向东已经跨过这一步了,永庆升平他早了,后面的故事很清楚,但他不知道的是王弥苇这一枝儿把后面的故事发展成什么样子了。

        为此,王弥苇还特地带着何向东去了附近一个小公园里面,给几个晨练的老头老太了这段儿,何向东就在一旁听着看着。

        这一倒是不要紧,老头老太们全都上瘾了,大家口耳相传,更多老头老太蜂拥而至,里面还有不少中年人,现在是春节,大家都空,都跑出来看热闹了。

        这里面绝大部分的人是来看热闹的,但是热闹没看几分钟就全都入了迷了,热闹也看不下去了。

        所以那个小公园最近很热闹,一群人顶在寒风中,听一个老头儿给他们书,凄风苦雨中,一群人死死相守,这瘾头真的别提有多大了。

        何向东就在一旁伺候着,这是他第一次亲眼见着王弥苇书,实话,让他很震撼,这种震撼是在录音里面找不到的。

        真不愧是一代宗师,何向东在心里暗自赞叹,佩服不已。

        等王弥苇把门子关子传授到一半的时候,春节就要结束了,向文社也要重新开业了,何向东也要离开上海了。

        方文岐还是留在张玉树家里,他不想自己去北京再拖累自己徒弟,他知道自己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徒弟一定会把更多心思放在自己身上的,这肯定会影响他的发展。

        何向东也没有多劝,师父留在上海也挺好的,毕竟南方的气候养人,师父这两年来气色好很多了,身体也好多了,就别跟着自己再去北京了。自己有空就多来上海看看师父就是了,想来师父总不会再拒绝了吧。

        火车站里,张家人都来送别何向东和王弥苇了。

        “小东,这些东西带在路上吃。”张书白的媳妇把一大包东西塞给了何向东。

        何向东双手接过来,笑着道谢道:“谢谢嫂子。”

        张书白也话了,他对何向东道:“去了北京好好工作,好好演出,有什么事儿就一声,一家人不两家话。如果万一北京实在不好混的话,那就来上海,大哥虽然没有什么大本事,但是给你安排个工作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何向东心头涌过一阵暖流,他是孤儿,也没有亲戚,但他在这一刻感受到了家的温暖,张家人是真的把他当做了自己人的,他用力点点头:“好,大哥,我记住了。”

        张书白也满意地点了点头。

        张玉树笑了一下:“那我也没什么好的了,好好卖艺就是了,不顺心就回来。”

        “好。”何向东感动地应了一声,声音有点哽咽。

        方文岐看着长得已经比自己高的何向东,感慨地一叹,目光慈祥,他抬手想摸摸何向东的脑袋,却发现自己已经够不到了,他又是欣慰又是落寞地一笑,然后把手顺势落在了何向东宽厚的肩膀上。

        他拍了何向东几下肩膀:“孩子,你也长大了,师父也没什么好嘱咐你的了。出门在外要照顾好自己,也要照顾好张先生和王先生,遇事别冲动,能忍就忍忍吧,事情总会过去的。”

        “师父。”何向东一把抱住了方文岐,双眼通红。(未完待续。)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8/28372/1453361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