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相声大师 > 第三十八章 比比呀

第三十八章 比比呀

        两老头斗气,两小孩遭殃,何向东这蔫坏的小子到还好,反正早就没羞没臊的了,郭庆这傲到天上的小屁孩可是受了苦,愣是被师父逼着给方文岐扎扎实实磕了一个。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见过面之后,方文岐就领着师弟和师侄回到了他们郊区的家,也早就把何向东的房间收拾出来了,这几天何向东跟自己住,范文泉和郭庆住何向东的房间。

        中午饭也是在家里做的,方文岐还罕见地去剁了两斤大五花肉,买了一只鸡,一条鱼来招待客人。

        猪肉做的是红烧,方文岐亲自下厨,把猪肉剁成麻将块大小,放到大铁锅里面翻炒,变色出油了,再加酱油上色,然后加水慢慢炖。

        锅子是那种老式的灶台,烧柴火的,何向东负责烧火,要说烧菜还就是这种老式的柴火灶烧出来的好吃,特别香。

        鸡也杀了,在热水中褪了毛,剁成块,放在砂锅里面炖着,底下是烧红的木炭炉子,也没有加什么调料,完全是农家土鸡的醇香。

        猪肉熟了出锅,拿一个大海碗装好满满一碗,端到桌子上,尽管是馋的流口水,何向东愣是忍住没偷吃,也是难为这孩子了,要知道这孩子馋起嘴来什么正活都不会就敢跑到人家寿宴上卖艺去,这位爷可是个要吃不要命的主儿。

        灶台空出来了,方文岐再把鲤鱼收拾了,依然是红烧,味浓酱重,特别有味儿。再炒了几个蔬菜,中午饭就准备好了。

        午饭点,柏强带着田佳妮也来了,大家都是认识多年的老朋友,相谈甚欢,方文岐的脸色有点黑,他知道柏强这蔫坏的老头肯定是来看他和师弟斗法的热闹的。

        吃饭倒是没有什么讲究,放开吃就是,这一点几个老头都有共识,饭桌上不讲规矩,好不容易吃顿好的,你还能不让孩子好好吃一顿啊。

        所以何向东和田佳妮吃的特别欢腾,何向东也是这时候才知道师父的厨艺竟然这么好,做出来的东西竟然这么好吃,平时尽是他做饭了,也不知道师父是怎么忍到现在的。

        郭庆刚开始还是很矜持,吃的很小心,生怕油渍弄脏自己的西装,后来看何向东和田佳妮吃的实在热闹,而且这些菜也真心好吃,当下也不管那么多了,衣服一脱,甩开膀子就开吃了,饭桌上尽是这三个小鬼抢食的场景。

        三个老头看的也好笑,也不去拦他们,大人有大人的过法,方文岐和范文泉是喝酒的,这师兄弟就着一壶酒慢慢抿着,柏强是滴酒不沾的,但是也倒了杯水糊弄着。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餐桌上一片狼藉,都是这几个小孩搞得,方文岐和范文泉喝的也有些微醺。

        范文泉大着舌头说道“师哥,这么些年你都去哪儿了,我是怎么找也找不到你。”

        方文岐也有了些醉意,笑道“我呀,还能去哪儿,就是到处卖艺啊,东两天西三天的,就这样慢慢过来的。”

        范文泉仰头又灌下一杯酒,把杯子往桌子上重重一磕,大声道“那你这么些年为什么也不来找我们,要不是柏强跟我说你在这里,我都不知道你就在我眼皮子底下。”

        方文岐也笑“师哥知道你过的好就行了,就不打扰你们了,再说我现在过的也不错,每天都能说相声,都能说自己喜欢的相声,也没人管着我,多自由啊。”

        范文泉还是有些气,粗声粗气道“当年要不是那几个小畜生害你,你也不至于到现在这样的地步,那几个小畜生现在可是了不得了,有个甚至当了文化部门的领导,就是那个钱……”

        “好了。”方文岐打断范文泉,皱着眉头道“不要再说了,我不想和他们有半点联系,也不想听到他们任何消息。”

        范文泉微微一愣,发愣的还有何向东。

        见气氛有些尴尬,柏强打圆场道“老范,你是不是喝多了,醉没醉?”

        “醉个屁。”范文泉也丝毫不客气,道“就你这鸟样的,我一个人能干仨。”

        柏强鼻子都气歪了。

        范文泉咧嘴一笑,又对方文岐道“师哥咱们打小跟着师父学艺的时候,你就比不过我,现在拿下一辈说吧,我的徒弟依然比你徒弟强。”

        “放屁,从小到大你哪次赢过我?你第一次演出就演砸了,师父拿着棍子抽你的时候,还不是我帮你挡着的,也不知道羞。”方文岐开始揭起了范文泉的短。

        范文泉老脸一红,立刻道“你当年勾搭王老五的闺女被人家老子拿着刀追到剧场后院,是谁帮你逃走的?这段你怎么不说啊?”

        方文岐也急眼了,反驳道“那你半夜翻马寡妇墙头的事呢,这你怎么不说。”

        见两人越说越不像话,柏强赶紧打断这两人的互相揭短,道“行了行了,都别说了,孩子们都还在呢,还要不要脸了。”

        方文岐回头就是一句“别以为我不知道去八大胡同你是第一个。”

        范文泉也来了一句“而且每次睡完都让人记我账上,******。”

        柏强也怒了,加入战圈,三人是越吵越凶,短是越揭越多。

        何向东、田佳妮和郭庆这三个孩子都看呆了,他们也没想到平时挺正经的师父年轻时候居然这么热情奔放。

        三个人吵的是粗脖子红脸的,范文泉拍了桌子了,道“行了,都别说了,都不知道扯到哪去了。师哥,咱俩的事怎么办?”

        方文岐道“什么怎么办,你既然把你徒弟吹得那么神,那咱就比比,明天就到大街上撂地去,就看谁打的钱多,谁多谁赢,怎么样?”

        范文泉反驳道“还撂地,师哥啊,你看看这都是什么年代了,还做这种老掉牙的事情,丢人不丢。”

        “丢个屁,你当年在剧场挣的钱不够花,还不是去撂地挣钱再去八大胡同的啊?现在嫌丢人了啊。”方文岐又来了一句。

        “我去,你……”

        见两人又要吵,柏强赶紧道“少废话,赶紧说怎么比。”

        范文泉压下心头的怒火,道“就在天津城的一个小剧场里面,那剧场的经理是我一铁磁,就去他那里演,让两小孩上去,一人来一个单的,再来两个对儿的,互为捧逗,就看观众反响,怎么样?”

        “去天津城里?”方文岐有些迟疑了。

        “怕就直说,那行,咱就撂地说啊,找一乡下咱撂地,我是不怕啊。”范文泉又刺了一句。

        方文岐当时酒也上头了,一拍桌子道“怕个屁,剧场就剧场,我们撂地都说过,还怕你个小剧场,就去天津。”

        范文泉和柏强相视隐秘一笑。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8/28372/1273864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