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相声大师 > 第二十八章 表演

第二十八章 表演

        张玉树倒是吃了一惊,看着在他跟前的这小孩,又惊讶地看着方文岐,道“方老哥,您当年被您那几个徒弟害了,不是说再不收徒了吗?”

        何向东身体顿时一僵,被徒弟害了,这是怎么回事,他从来没听自己的师父说过,事实上师父也很少对他说他过去的事情。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方文岐摆摆手道“算了,过去的事情不提了,这孩子叫何向东,是个难得好苗子,也爱说相声,我决定把我会的都交给他,让他继承我的衣钵。”

        张玉树又把目光投向眼前这个小孩,衣钵传人啊,自己老哥当年被徒弟伤的很重,说是此生再不收徒,现在又冒出来一个衣钵传人,这是有多看重这个孩子啊。

        “你跟着师父学艺几年了啊?”张玉树和颜悦色地问何向东。

        何向东还沉浸在刚才的对话中,听到问他的话,一愣,才抬起头看张玉树,回道“正式学艺的话倒是只有两年,不过从小跟着师父吃住有六年了。”

        听到这话,张玉树倒是有些纳闷了。

        方文岐解释道“这孩子是我从老渣手里救下来了的,从小就跟着我吃住,我看这孩子很有天分,祖师爷也赏他吃这碗饭,我才决定传他手艺的。”

        张玉树这才点了点头。

        方文岐继续道“你看看这孩子怎么样,你看看能不能传他点什么?”

        张玉树也很郑重点了点头,他很清楚自己这位老大哥带这孩子来见他是为了什么。

        当下就直接答应了“我会在这里住半个月,你让这孩子到我这里吃住,我给他开开活,能学会多少就全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方文岐也很明白人家是体制内的人可不像他一介民间闲散艺人,能空出半个月时间来已经是非常给面子了“好,多谢你了,东子,还不快谢谢你张叔。”

        何向东一副迷惑的样子,这些大人谈的话他是越来越听不懂了,但出于对师父的信任,他乖乖道谢“谢谢您了,张叔。”

        张玉树摸着何向东的小脑袋,微微一笑。

        柏强也没闲着,把站在他后头有些怯生生的田佳妮拉了出来,介绍道“张儿,这是我徒弟,叫田佳妮,跟着我学京韵大鼓的,等再过一段时间我带她去曲艺团学员班,这是个好苗子,你掌掌眼?”

        田佳妮也怯生生叫了一声张叔。

        张玉树也笑着看着田佳妮,连声说好。

        表演时刻到,田佳妮和柏强先唱京韵大鼓,在房间内支好了竹制的鼓架,把大鼓放置上去,田佳妮拿着木质的匀板和竹制的鼓签在大鼓前站好,柏强也拿着三弦在一旁坐好。

        田佳妮有些紧张,看了看师父,又看了看何向东,最后还有些害怕地看了一眼张玉树,便迅速低下了头。

        柏强也看出了田佳妮的紧张,赶紧劝慰道“妮儿,别紧张,这里都是自己人,都是你大爷大叔的,好好唱,别怕啊。”

        张玉树也含笑点头。

        田佳妮点点头,但是还是有些紧张,她太害羞了,也没有何向东这种从小在街头卖艺混出来的经历,太容易露怯了。

        柏强看的也是心里七上八下的,他今天带田佳妮出来是特地给自己这位老友认认脸,看看演出水平,以后好让自己的老友捧上一把,可是这孩子这么紧张,等会演砸了那他再怎么好意思开口啊。

        何向东自然也看出来了,他可不能让自己的小伙伴在舞台上出岔子,他太清楚田佳妮的性子了,今天要是演砸了,这姑娘回去指不定要哭多久呢。

        想至此,何向东从椅子上跳下来,对田佳妮说道“妮儿,这里都是你的长辈,没什么好怕的。来,叫大爷。”何向东指着自己师父。

        田佳妮也很听话,就脆生生喊了一声大爷。

        何向东又走到张玉树身边,一指,道“来,叫大妈。”

        张玉树一脸懵逼。

        田佳妮一愣,突然“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柏强和方文岐对视一眼,皆是哭笑不得。

        何向东反倒不以为然,继续道“正所谓四海之内皆兄弟,天下何处不是你妈。叫大妈没错。”

        田佳妮在台上又被何向东逗乐了。

        张玉树摸着鼻子,无奈道“你这孩子哪学来这些怪话,倒是灵醒,行了,赶紧回位子上去吧。”

        “好嘞。”何向东见田佳妮已经不紧张了,就赶紧归位了。

        被何向东这一番打岔,田佳妮倒是真好了不少,一点也不紧张了。她冲师父点了点头,意思是准备好了。

        三弦飘出悠扬的旋律,田佳妮打板,击鼓。

        前奏奏完,田佳妮张嘴唱道“马嵬坡下草青青,今日犹存妃子陵,题壁有诗皆抱恨,入祠无客不伤情。万里西巡君请去,何劳雨夜叹闻铃。杨贵妃梨花树下香魂散,陈元礼带领着军卒保驾行。叹君王万种凄凉千般寂寞,一心似醉两泪如倾……”

        依然是田佳妮学了很久的《剑阁闻铃》,配上三弦之后,她的击板也没有乱了节奏,看来这段时间也是下了功夫的。

        唱功方面也纯熟了不少,低回婉转,如泣如诉,非常走味儿。方文岐和张玉树听得很有味儿,频频点头,表示认可,这个岁数能唱道这个地步已经是非常不错了。

        “恸临危直瞪瞪星眸咯吱吱皓齿,战兢兢玉体惨淡淡花容。

        眼睁睁既不能救你又不能替你,悲恸恸将何以酬卿又何以对卿。

        最伤心一年一度梨花放,从今后一见梨花一惨情。

        我的妃子啊……”

        唱到我的妃子呀,田佳妮积蓄的感情一下子迸发出来,让人动容,仿佛真看见了唐明皇叹悔杨贵妃,不顾人间帝皇的尊严,只是一个连累妻子的悲痛丈夫。

        张玉树眼前微微一亮,真是个好苗啊。

        “柔肠儿九转百结百结欲断,泪珠儿千行万点万点通红。

        这君王一夜无眠悲哀到晓,猛听得内宦启奏请驾登程。”

        唱罢,停弦,停板,田佳妮深鞠一躬。

        柏强也站起来,笑着对张玉树说“张儿,怎么样,我这徒弟唱的如何?”

        张玉树也笑了,道“有点儿骆大师当年的味道啊,是个好苗子啊。”

        柏强道“那您可太捧了,既然你也觉得这孩子不错,以后可得多捧了。”

        张玉树也很洒脱,直接说道“您放心,咱俩关系在这儿,以后需要用到的尽管言语一声。”

        柏强笑呵呵地对田佳妮说道“还不快谢谢你张叔。”

        田佳妮也鞠了一躬,道“谢谢张叔。”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8/28372/1273862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