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相声大师 > 第五章 我来试试

第五章 我来试试

        石老三指的是天津郊县东的石家老三,原先家里也穷,改革开放后,这几年跑运输倒是发迹了,成了远近闻名的万元户,也算是在夸富会上露过脸的人物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今个儿是石家老太太的七十大寿,石家人摆流水席打算好好热闹一番,前面那胖大厨就让何向东去给人家说几句吉祥话,想来石家人也肯定不会跟一个小孩计较,随便也能吃点什么了,这种情况在农村乡下很普遍。

        何向东虽小,可他毕竟是个艺人,艺人就有艺人的尊严,都是要通过自己的作艺本事来挣钱,乞讨可不成。

        在旧社会有相声艺人被逼的没法子了,在大年初一披麻戴孝,摔碟子哭他死爸爸,为逗别人一乐挣两个钱好过年,就算是这种情况下都没有人直接乞讨的。

        而且当初相声艺人撂地露天演出的时候,表演完一段之后,向周围观众打钱,都是手背朝上,而不能手心朝上,这表明我们是靠艺术吃饭,而不是要饭。

        何向东也没想到什么好主意,他馋是馋了,可也不想直接过去蹭吃的,只是打算先过去看看有什么能帮上忙的,没辙的话那也只能打道回府了。

        石家也在县城东,离何向东家倒是不远。可是现在何向东逛到了县城里面,离的反倒是有些路了,这小孩倒也沉得住气,不着慌不着忙,漫步走了过去,等到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石家人虽然现在是富裕了,但房子也是传下来的老祖屋,不算大,跟很多农家老房子一样,家里的院子很大,院子和大堂拢共摆了二十来张八仙桌,很是热闹。

        门口还有不少来帮忙的人,手里都拿着传菜的木托子,在自己家里摆宴席的,单靠自家人一个灶台是肯定忙不过来的,都得靠邻居们帮衬,那时候一家人摆宴,一群人帮忙,很有人情味,后来大家都富裕了都去酒店了,慢慢就看不到这种热闹的场景了。

        不过今天貌似有点小状况。

        “有没有弄错,老赵真的不来了?”一个中年男人紧皱着眉头,身上棕色西装有些不合身,看起来很是别扭,他也时不时扭一下领带,看来也是憋得够呛,这人是石家老大。

        “没辙了啊,老赵他中午吃太多了,下午就一直拉肚子,现在都给送医院去了。”

        石家老大骂骂咧咧道“没吃过好东西的玩意儿,那现在怎么办?台上就刘美凤在唱评剧,他们也只会小借年,也不会别的,这眼看唱完就下来了。再没人上去,就单一个节目看着多丧气啊。”

        对面那人也发愁“那现在也没办法,这节骨眼上去哪里找人啊,县城南倒是有个马富贵倒是会几段,可是现在也来不及了。”

        石家老大一拍大腿,骂道“这叫什么事啊。”

        这年头摆寿宴唱堂会请的都不是专业的演员,而且以石家人的能耐也请不来。人家曲艺演员都是正儿八经的国家工作人员,拿国家工资的,谁有兴趣给你一个小地方的土鳖唱戏啊。

        而且唱堂会这种性质的演出在建国后一直是被批判的,说是旧社会的糟粕,是一种不尊重艺人的行为,专业演员是没人爱干这个的,给多少钱都没用。

        所以石家人找的也是邻里街坊,他们是以前家里有人是干这个的,小时候跟着学了一点点,唱的水平也一般,会的也不多,纯粹是上台热闹热闹。

        石家老大下了决定,跺脚道“实在没辙,就让王美凤他们再上去唱一遍。”

        “啊,再唱一遍小借年啊?这么多年,大家都快听吐了。”

        石家老大道“那怎么办,这总没一个节目看着丧气吧,现在你让我上哪找人去啊。”

        “要不……让我试试?”传来一个稚嫩的声音。

        石家老大和那人回头看去,只看见一个小毛孩子眼巴巴看着他们。

        “这谁家孩子,捣什么乱啊,一边玩去。”石家老大不耐烦道。

        何向东倒是不慌,道“你们不是没人上么,救场如救火,我们作艺的人都有艺德,要为同行补台。”

        石家老大从兜里抓出一把糖塞到何向东手里,说道“行了,别作什么艺了,又不是小孩子过家家,自己玩去吧。”

        何向东把糖果放到自己的兜里,一本正经说道“这权当您给的定钱了。”

        “你还来劲了是吧。”石家老大瞪起了眼珠子。

        何向东微微一笑,嘴里唱道“马嵬坡下草青青,今日犹存妃子陵,题壁有诗皆抱恨,入祠无客不伤情。万里西巡君请去,何劳雨夜叹闻铃。杨贵妃梨花树下香魂散,陈元礼带领着军卒保驾行。叹君王万种凄凉千般寂寞,一心似醉两泪如倾……”

        是上午田佳妮唱的剑阁闻铃,要说这何向东聪明是真聪明,田佳妮半天没学会,趴墙头偷看的这货倒是学会了。

        石家老大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天津是曲艺之乡,天津人的曲艺修养也是相当厉害的,虽然可能不会唱,但听是会听的,更别说人家骆玉笙骆大师也是在天津成的名的。

        石家老大惊讶道“你唱的是骆派的京韵大鼓《剑阁闻铃》,嘿,真有味啊,你是唱大鼓的?”

        何向东道“不是,我是说相声的,京韵大鼓我只会两句。”

        听到何向东说他说相声的,石家老大更是动心了,天津可是相声窝子,老少爷们都爱听相声,大部分相声名家都是在天津成名的。不是有那么句话么,相声出处在北京,聚处在天津。

        而且相声艺人小时候就说的很好的也有不少,像非常著名的相声前辈常宝堃先生就是年幼成名,艺名小蘑菇,非常有影响力,人家也是在天津学艺成名的。

        当然在石家老大看来,说相声远比唱大鼓靠谱,你一小孩随便上台说两句,他在台下带头鼓掌叫好,一下两下,也算一节目了,这事不就糊弄过去了么。

        石家老大咬咬牙,下了决定,说道“行,你要是能把场子撑起来就算是帮了我们大忙了,我得谢你。”

        何向东道“您客气,不过您得给我准备几样表演用的东西,都是老天津人了,说相声用的几样东西,您不陌生吧。”

        石家老大道“还要找行头啊,电视上那些相声演员穿着西装,中山装就说了啊。”

        何向东却道“我跟他们不一样,我是学传统相声的,说的也是传统相声,所以还是麻烦您给找找。”

        “成吧,我去给你找,你先去院子里等着。”石家老大指着身边那人说道“二娃,快带人进去。”

        何向东掸掸袖子,双手负在身后,跟着那人进屋,抬脚跨过门槛,抬头挺胸,很有派头。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8/28372/1273856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