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相声大师 > 第三章 太平歌词

第三章 太平歌词

        何向东正看得热闹呢,柏强就打断田佳妮的演唱,说道“妮儿啊,我说你怎么不管板眼就唱啊,现在是没给你配上弦,要不然不得全乱了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田佳妮抬起头,看着师父,一脸茫然。

        柏强解释道“你在用紧板的时候,也是需要和慢板配合的,从一板三眼过渡有板无眼,然后再回到一板三眼。就像《剑阁闻铃》这段儿,它最后一落,从间奏开始到第一个字的‘再’都是慢板,接下来的‘不能’开始一直到‘万点通红’就要到有板无眼的紧板,然后到‘这君王’到结束,再回到慢板,这都是有规矩的。”

        传统唱曲时,经常是用鼓板按节拍,凡是要强拍的都需要击板,所以称这一拍叫“板”,弱拍和次强拍是用鼓签敲鼓或者是手指按拍,称作“眼”,合称“板眼”。一板一眼叫一眼板,也就是两拍子;一板三眼叫三眼板,就是四拍子;没有固定板眼的叫散板;有板无眼的叫快板或者无眼板。在演出的时候,艺人也常常敲鼓板打花点,来增加美感。

        这师徒俩一问一答,柏强还矫正田佳妮唱曲方面的错误,又亲自唱了一段,但是田佳妮还是没有掌握好,一下两下,小姑娘也急了,眼眶里面都有泪水了。

        何向东在围墙上看的更是心急,就赶紧喊“柏叔,柏叔……”

        柏强和田佳妮回头朝围墙看去,何向东那小脑袋就支在围墙上面,柏强看的也好笑,就道“这谁家小子,年纪轻轻就学会爬墙头这门手艺了啊。”

        何向东似乎也是觉得有点不雅,双手一使劲,脚下连蹬就蹿上了墙头。何向东跨坐在围墙上,笑嘻嘻地看着院内的两人。

        好吧,好像更不雅。

        柏强看这个毛头小鬼也是无语了,就道“你该上哪儿就上哪儿玩去,我们这里正练功呢,没工夫搭理你。”

        何向东道“你以为我想来啊,是我师父叫我来的,他找你有事儿。”

        柏强问“什么事啊?”

        何向东道“这我哪儿知道啊,反正我师父让我过来了,我就来了呗。”

        柏强琢磨了会,也没想出个头绪来,便道“行吧,你俩玩吧,别乱跑,我出去一趟。妮儿,你自个儿也多琢磨琢磨。”

        说完,柏强换了件衣服,蹬着自行车就出门了。

        何向东从墙上爬下来,小跑到田佳妮身边,笑眯眯道“妮儿,咱俩玩吧。”

        田佳妮摇着小脑袋,道“不了,我还得唱大鼓呢,我还没学会呢,等会师父回来又要骂我了。”

        说着说着,田佳妮眼里又有眼泪水出来了。

        见状,何向东赶紧安慰“没事的,没事的,过两年就好了。”

        田佳妮抬头看他,道“过两年我就能学会了吗?”

        何向东道“就习惯了。”

        田佳妮一听,一瘪嘴,立马哭出来了。

        田佳妮边哭边道“我师父嫌……我笨……怎么……怎么都学不会,你……你也说我笨……我……我……”

        看到田佳妮真的哭了,何向东也急了,他挨师父揍的时候也没哭啊,有时候是为装死挤出两滴眼泪来。他是搞不懂这姑娘还没怎么着,怎么眼泪水就这么多啊。

        何向东劝道“妮儿,你别哭了呗,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可田佳妮依然停不了抽泣。

        被逼的没辙了,何向东就道“要不我也给你唱一段呗,文王卦,要是算错一卦,你就打我一下行不?”

        田佳妮泪眼婆娑看他,也是有点兴趣,就点头答应了。

        何向东拿过她手上的鼓签,在大鼓上敲击起来。

        文王卦是太平歌词中的一段儿,相声的四门功课说学逗唱中的唱指的就是太平歌词,其他的唱都算是学。因为别的歌啊、曲啊、剧啊都有他们专门的演员,相声演员是学他们唱,只有太平歌词才是相声的本门唱。

        太平歌词唱法很简单,曲调也很单一,基本上听上几遍就都能唱了。会唱的人很多,但真正唱好的人却是极少极少。因为唱太平歌词全靠演员的肉嗓子,伴奏的仅仅只有一对玉子,也就是两块竹板,没有别的乐器托着演员演唱,想唱出味道来很难。

        离了玉子,唱太平歌词一点也不妨碍,因为最初唱太平歌词的艺人就是用手拍着大腿唱的,后来是相声前辈恩绪在给慈禧太后演唱太平歌词的时候,慈禧嫌恩绪手拍大腿打节拍不好看,就让李莲英截了两段竹板给恩绪用,这就是玉子的由来,最初叫“御赐”,后来因为谐音传成了“玉子”。

        原先相声艺人在露天演出的时候,都会唱一点小曲小调,太平歌词之类的招揽观众,让观众围过来看,行话叫“圆沾”,所有的相声艺人都离不了这门手艺。后来相声进入茶馆、剧场演出,用不到再圆沾招揽观众了,再加上其他的一些原因太平歌词就渐渐式微了。

        等到新中国成立,原先的相声艺人都进入曲艺团了,开始拿国家工资,肯下功夫学习这门技能的年轻相声演员就更少了。随着老一辈的相声艺人的逝去,现在几乎找不到会唱太平歌词的了,现在主流界都是在说歌颂类或者讽刺社会现实的所谓新型相声,传统的老手艺会的人非常少。也只有像何向东这种从小学艺,接受完整相声艺术传承的人才懂。

        何向东拿着鼓签走到大鼓旁边,轻轻敲击起来,鼓点非常简单,就类似于双手击掌来给歌曲打节拍一样。

        “咳咳。”何向东清了清嗓子,随即唱了起来,他年纪虽小声音也很稚嫩,但是韵味却是十足。

        “文王八卦算阴阳。

        算了算,星星月亮长在天上。

        算了算,五谷杂粮就属蚕豆大。

        算了算,地里的庄稼就属高粱长。

        算了算,爷俩比起来他爹的岁数大。

        算了算,媳妇的妈妈是丈母娘。

        算了又算,皇宫里面有皇上……”

        田佳妮已经停住了哭泣,愕然地看着何向东,最后来了一句“你唱的真讲理。”

        文王卦是太平歌词里面一种老调的两人对唱的曲子,有时有准词,有时没准词,对演员的基本功和应变能力要求颇高。

        文王卦从解放到现在,基本上没人再唱了,唯一留下来就只有侯宝林先生和刘宝瑞先生唱的一段一分半钟的录音,何向东也是刚和师父学的。

        文王卦是两个相声演员对唱,并且互为捧逗,因为唱词本来就是大实话,所以也很能逗乐观众。文王卦唱词其实开头还有一段,因为何向东今天是单唱就省略了。

        何向东看了看田佳妮,继续唱道“算了又算,女孩就属佳妮最爱哭。”

        田佳妮羞红了脸,狠狠瞪了何向东一下。

        何向东却丝毫不以为意,继续唱道“算了又算,天底下就属何向东最聪明。”

        “呸,不要脸。”田佳妮也被逗乐了。

        何向东唱道“算了又算,佳妮非要嫁给何向东。”

        “不许唱了。”田佳妮被何向东的不要脸逼急了,赶紧小跑过去,抱起大鼓气呼呼地看着何向东。

        何向东收起鼓签,问道“怎么不让唱了,瞧我刚才算的这些卦多准啊。”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8/28372/127385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