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超能名帅 > 第48章 我不想活啦!

第48章 我不想活啦!

        “对不起,我迟到了!”

        清甜的声音从面前传来,高寒抬头,正见林夏站在那冬日的阳光里。

        一件普通而低调的黑色大衣,却难掩她清丽脱俗的动人气质,脖颈上裹着一条拼色围巾,呵气如兰,简直就是这冬日里最暖心的一景。

        “怎么啦?你生气啦?”

        林夏瞧见高寒没说话,凑过来,附身仰视着他,俏皮地问。

        “怎么会?”高寒立即笑了。

        对着这样的林夏,谁能生得出气?

        主要是大小姐你太美了,都快让我窒息了!

        但这话,能说吗?

        “其实,我早就要出门了,但你都不知道,我们家那个小三八,一直缠着我,死活要我陪她过圣诞,最后实在没辙了,我趁她不注意,赶紧开溜,嘻,她现在肯定闹着要跟我拼命。”

        高寒边听,边脑补起林夏所描述的画面,呵呵笑个不停。

        “对了,送给你!”

        林夏好像变戏法一样,从身后递出了一管圆圆的东西。

        “什么?”

        “圣诞礼物!”

        “圣诞礼物?”高寒这才想起来,他可没准备,“什么礼物?”

        说着,他就要去拆。

        “诶,今天不许拆,明天再看!”

        高寒停手,心里头却更好奇了。

        这么神秘?

        “但我没给你准备什么圣诞礼物,怎么办?”高寒笑问。

        “简单啊,这里是太阳广场,再过去一点呢,就是马德里最有名的购物天堂格兰大道,咱们就是去那里逛逛,你就随随便便,买一件送给我啦。”

        林夏开玩笑地说道。

        哪知道,高寒却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好啊,你看上什么,我都买下来送给你。”

        “真的假的?那里都是一些世界名牌,很贵的。”

        “没关系,哥刚刚谈妥了一份续约合同,涨工资了,不差那一点点钱。”

        说着,高寒还摆出了一副都是一些散碎钱,随便拿去花,别跟哥客气。

        林夏瞧着他这副土豪得不像话的模样,咯咯直笑。

        “那赶紧走,咱们血拼去!”

        …………

        …………

        说是要去血拼,实际上却没朝格兰大道方向去。

        别看高寒来到马德里已经大半年了,可实际上呢?

        他对这座城市一点都不熟悉,甚至,他对整个西班牙都很陌生。

        之前在巴塞罗那住了一年,但出门逛街的次数却少得可怜。

        后来一路漂泊来到了马德里,执教了中国城队,再后来又执教了马德里竞技二队,他都地扑到了执教上去。

        尤其是到了马哈达恩达之后,除了每一个主场比赛之后,送林夏返回马德里市区,以及到客场去比赛外,他全都窝在西北那座小城镇里。

        反倒是林夏,作为中华社的记者,她每天都在跑新闻,对每一个地方都很熟。

        所以,两人出游,与其说是结伴,倒不如说是林夏带着高寒出来玩。

        从太阳广场沿着阿尔卡拉街一路向东,来到了丰收女神广场。

        这里就是皇家马德里庆祝夺冠的地方。

        据说,原来属于马德里竞技的,只是后来被皇家马德里给抢了。

        谁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从丰收女神广场南下,三分钟后,来到了马德里竞技球迷庆祝夺冠的海神波塞冬广场。

        高寒这才明白林夏的用意。

        因为他曾经跟她提起过,阿斯报记者塞斯克曾经奚落过他,问他知不知道海神波塞冬广场在哪儿,当时高寒语塞,回答不出来。

        所以,她在安排线路的时候,就把这里和丰收女神广场都安排进去了。

        两人在海神波塞冬广场上看喷泉的时候,高寒竟然还被几名马德里竞技的球迷给认出来,被追着要拍照和签名,很是让高寒过了一把当名人的瘾。

        在海神波塞冬广场逗留了一阵后,他们一路南下,来到了普拉多博物馆。

        高寒是个俗人,没多少艺术细胞,不大懂得欣赏,可每当他好奇地询问,林夏总会耐心地向他介绍,说说画本身,说说画家,说说历史啊什么的,那如数家珍的模样,很叫高寒一番崇拜。

        好一个文艺女青年啊!

        还别说,在普拉多博物馆里待上半天,高寒倒真觉得,自己像是经历了一场艺术洗礼,再出门时,就觉得自己好像也变得文青了那么一点点。

        从普拉多博物馆出来,两人去了丽池公园。

        这一待,就是一整个下午。

        他们坐在公园的红色长条椅上,享受着着冬日的艳阳,欣赏着公园里那剪裁得格外精致的树木,觉得厌了,就到湖里去悠哉悠哉的荡着小船。

        就这样,很虚度光阴地过了一个下午,这才恋恋不舍地离开。

        从普拉多大街来到了马约尔广场,看了塞万提斯的雕像,逛了圣诞集市。

        在跳蚤市场里,林夏看到了一套十几个工艺品玩偶。

        一个萌萌哒的帅小伙,摆着各种不同的稀奇古怪的卖萌姿势,特别逗,看得她爱不释手,直说这萌男跟高寒很像,硬是要高寒买下来送给她当圣诞礼物。

        高寒苦笑,这萌男玩偶怎么看也没自己帅啊!

        但,他还是买了!

        瞧着她抱在怀里,那如珍如宝的模样,高寒也跟着高兴。

        原来,这丫头也挺萌的。

        …………

        …………

        原本安静的房间里,一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立即传来了一阵哭喊声。

        “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好好的一个大圣诞节,我没男人约也就算了,竟然连我最好的闺蜜都抛弃了我,把我一个人扔宿舍里面,自己风流快活去了。”

        “这日子没法过了,我不想活啦!”

        咦,没动静?再哭!

        “我不想活啦!”

        还没动静?

        “死林夏,我真的不想活啦!”

        怎么还是没动静?

        这死没良心的!

        可当楚瑶从沙上跳起来时,整个人顿时都傻了。

        她就看到,林夏和一个陌生的男人站在门口,一副我都吓尿了的模样。

        “啊!”

        楚瑶一声惨叫,赶紧抓起沙上的抱枕,一把捂住了自己的脸。

        这下真是没脸见人了!

        这死丫头,带男人上来也不提前说一声?

        “呃……”

        高寒有些尴尬,没想到第一次来女生宿舍,结果却遇到这么……尴尬的场面。

        “哦,对了,楚瑶小姐,圣诞快乐!”

        说着,高寒赶紧送出了手中捧着的一束鲜花。

        因为林夏说,楚瑶常常哭诉,从来没男人给她送过花,所以……

        “谢谢!”楚瑶哭腔地说。

        有帅哥送花,原本应该是很值得高兴的一件事,可楚瑶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姑奶奶都快把脸丢到澡盆里去了,还高兴个屁啊!

        “不好意思,我改天再来拜访。”高寒苦笑。

        都到这份上了,再留下也是徒添尴尬。

        林夏也是歉然一笑,只能将他送走,一直送到楼下。

        再回到家里时,楚瑶已经捧着鲜花凑到鼻子前,一阵猛嗅。

        那模样,简直就是牛嚼牡丹啊!

        “死丫头,你坦白从宽,是不是打算带他回来过夜?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展到什么程度啦?”楚瑶黑着脸,一副包大人断案的严肃表情。

        林夏深深地看着她,久久不语,接着长叹了一声,一副很领导的口吻。

        “小丁啊,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交不到男朋友了!”

        说完,她已经笑得前俯后仰,抢在楚瑶反应过来,暴走之前,赶紧跑回房间去了。

        …………

        …………

        高寒回到马哈达恩达时,已过半夜。

        球队放假后,托雷斯就陪着家人到南边度假去了,偌大的房子就剩下高寒一个人,倒也算是有些冷清。

        开灯,关门,走到客厅沙上坐下,长长吁了一口气。

        突然想起林夏送的礼物,高寒赶紧将那长长的圆筒取过来。

        拆开外包装,打开盖子,现里面是一卷纸。

        轻轻地取出,小心翼翼地铺开,就觉得眼前一亮。

        竟然是一张自己的素描!

        而且画得非常像,非常细腻,简直就跟照片一样。

        她应该是画了好久才画好的吧!

        突然间,高寒很想要听到林夏的声音,拿起手机,刚要打,却响了。

        来电显示,林夏。

        “喂,林夏。”

        “嗯,你到家了吗?”

        “刚到。”高寒笑道,“你那边怎么啦?”

        “没什么,女奥特曼变身,在客厅里打怪兽呢。”

        说完,她已经咯咯笑个不停了。

        高寒也被逗乐了,他完全可以想象,楚瑶平时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看到你送我的礼物了。”

        “啊,这么快?”林夏有些吃惊,有些慌,“不是让你明天再看吗?”

        “大小姐,过十二点了好不好?”

        “过十二点了吗?”林夏肯定是看了看时间,“哦,真过了。”

        “你画得真好。”

        “是吗?”

        “嗯,把我那一份与众不同,独一无二的帅气都画出来了!”

        “哈……我要吐啦!”

        “我是说真的,夸你呢!”

        “别,千万别,你这么夸我,我会骄傲的。”

        “不怕你骄傲!”

        “那好吧,你给我三秒钟时间,让我骄傲一把。”

        “行啊!”高寒笑道,“我明天就去找人把这副画裱起来,挂在我的房间里,这样我就可以每天都欣赏着自己的帅气入眠。”

        “哈……死高寒,不行啦,我肚子疼……太不要脸了!”

        “你逼我的!”

        “真没看出来!”

        “那是,就好像我没看出,你竟然画得这么好,不去当画家可惜了。”

        “我不喜欢画画。”

        “那你喜欢什么?”

        “我喜欢当记者。”

        “为什么?”

        “因为……”

        两人就这样聊着电话。

        手机没电了,就赶紧取过充电器,边充边聊,越聊越起劲,越聊越精神。

        这个话题聊完了,马上就能够找到下一个话题,继续聊。

        他们之间,就好像有着永远也聊不完,聊不厌的话题。

        一直聊,也不清楚到底聊了多久……

        高寒突然惊醒,甚至都怀疑,刚才是不是在做梦。

        直到他看到依旧在通话中的手机,听到对面传来的轻轻的呼吸声,他才笑了。

        把手机放在枕边,开了扩音器,听着她的呼吸声,又睡着了。

        从第一眼看到她时,高寒就很惊艳。

        她太美了,美得就好像是从月宫中下来的仙女。

        她又是这么的好,这么的完美,完美得叫人自惭形秽。

        而他是什么?

        一个北漂农民工的孩子,一个从小就陪着父母窝在十平米租房里长大的孩子,他能给她什么?

        什么都不能!

        他的家庭环境跟林夏相差太多,就算林夏和她的家人不计较,可他高寒不行,他觉得,自己既然爱她,就一定要为她负责,给她最好的。

        所以,他需要时间,他要努力奋斗,他要成功!

        一定要!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8/28078/1266319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