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明末工程师 > 第三百三十六章 征服者

第三百三十六章 征服者

        七十二发炮弹像是七十二颗流星,笔直地射向了摇摇欲坠的盖伦船。

        六发炮弹射进了盖伦船,恐怖的爆炸声再次在盖伦船里响起。船舱里被炸得一片破烂,第二层甲板上炸出了两个大洞,两门几吨重的重炮从第二层甲板上掉了下来,砸在第三层甲板上。

        水线下面的船舷边被炮弹炸出了三个大洞。水压下,海水喷涌着冲入了船体,开始吞噬这艘饱受劫难的木质帆船。

        这一次,船上幸存的水手们绝望了。他们跳下了盖伦船,朝后面的其他荷兰船上游去。

        被炮弹击中的盖伦船,一点点沉了下去。

        荷兰人如梦初醒,知道追不上李植的船跳帮,不得不调转船头开始和李植进行炮战。

        两个阵营的十六条炮舰摆成两条直线,纷纷用侧舷对准敌船,在距离一里上比拼大炮。大炮炮口喷出的火焰和烟雾像是花朵,不断在浩瀚的大海商点燃。轰隆隆的炮击声统治了这片海域,让人听不到其他声音。炮弹像是一枚枚流星,在两边的炮舰之间来回穿梭。大多数炮弹都打在了水里,激起巨大的水花。但有时,也有个别炮弹射进了船只里面。

        李植站在甲板上,用望远镜看着对面的荷兰炮舰。

        十几发炮弹突然从荷兰人的旗舰上射过来,齐齐射向李植的新星号。大多数炮弹都落空了。但有一枚炮弹砸进了新星号的第二层甲板。那实心铁弹破开船壳后砸在一门大炮炮管上,砸出巨大的金属撞击声。炮弹砸歪大炮后又变道往天花板上撞,砰一声撞在第一层甲板上,才失去了速度,弹落在地面上。

        一门大炮被荷兰人的大炮砸坏了,不过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新星号报复性地瞄准了荷兰人的旗舰,射去了八枚炮弹。一发炮弹命中了敌舰,落在了荷兰船的首层甲板上,掀起了一片血雨风暴。炮弹没有爆炸前就撞死了三个水兵,等炮弹爆炸了,那迸射出来的铁弹丸更像是暴风雨一样横扫甲板,夺去了十几个荷兰水兵的生命。

        还活着的荷兰水兵们抱头逃窜,只往桅杆和水桶后面躲藏,乱成一片。血液和碎肉洒在荷兰船的甲板上,混合着中弹者的惨叫声,那场景仿佛是修罗地狱。

        李植船队的每一枚炮弹射中敌船,都会在荷兰船只内发出巨大的爆炸,把船壳里面脆弱的内部组织炸得一团乱麻。如果炮弹落在人员密集的首层甲板和第二层火炮甲板上,就是大屠杀。

        如果落在船壳边上爆炸,炮弹能把船壳炸出大洞。

        对射了八轮大炮,李植的八艘船上只是破了几个洞,损失很小,荷兰人的船却是惨遭重创。且不说那些被开花弹炸死的水兵,就连二层甲板上的炮手也损失惨重。不少船只已经被突入船只内部爆炸的开花弹杀伤了大量的炮手,已经凑不够开炮需要的人员了。荷兰人射出的炮弹,越来越少。

        有几艘船被开花弹在水线下面炸出大洞,全靠水手们用木板堵住破口,才勉强没有沉没。临时钉上的船板并不完美,会不停地漏水,需要水手们不停用水泵从底舱吸水才能保证船舶浮在水面上。

        看着战场上越来越不利的形势,福雷斯顿脸上有些发白。

        李植的船速度又比荷兰人的船快,荷兰没法冲上去接舷战。而李植的炮弹会爆炸,打炮战荷兰联合船队也不是李植的对手。

        这样下去,联合舰队的战舰只会一艘一艘地被李植打沉。

        福雷斯顿是个老船长,他很快就明白了自己所处的困境,做出了最后的决断。

        他大声喊道:“所有船转舵,我们逃!”

        大副卡隆说道:“可是李植的船比我们的快,我们的舰队逃不掉”

        福雷斯顿说道:“舰队分开,向八个方向分头逃跑,甩掉李植后到热兰遮汇合。”

        福雷斯顿要让整个舰队上演大逃亡了,连成建制退下去都不指望了。船队分头逃跑,只求李植不会分八路追击,让荷兰人能逃下几条船。

        大副卡隆脸色惨白,点了点头,跑到了旗令兵那里传令。

        八条伤痕累累的荷兰炮舰看到了旗舰挂出的旗令,放弃了越来越形势不利的炮战,调头往八个方向逃去。

        看到红毛掉转船头逃跑了,李植的船队里响起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得胜的水手们高举双手庆祝胜利。就连船上的三千多农民们也长舒了一口气,一个个大声叫好!

        “好啊!大都督就是厉害!”

        “大将军打赢了红毛!”

        “跟着大都督干没错的!”

        红毛可是台湾附近的一霸,吕虎见李植这么轻松就击溃了红毛,崇拜地看着李植,说道:“大都督的开花弹太厉害了!”

        李植用望远镜看了看荷兰人的船只,冷笑了一声,对吕虎说道:

        “荷兰人想逃,我们的八艘炮舰分为四路,追击荷兰人最大的四条船,击沉敌舰后在新竹汇合。”

        李植舰船上的炮兵都是选锋团中抽出来的老手,但新船上的船工不少是新手,操作船舶并不十分熟练。李植担心兵分八路追击,会有某一路船上的水手们出岔子,所以退而求其次兵分四路,每路都以两艘船追击荷兰人的一条船。

        十艘船分为四路,朝荷兰人的四条大船追去。

        李植率领两条炮舰和两艘没有炮的轮船追击荷兰人的旗舰。荷兰人的旗舰此时在东南风中往西南方向逃跑,速度并不快。李植的轮船用蒸气作动力,在南风中开出了九节的高速,可以轻松咬着荷兰人的旗舰,时不时就追到荷兰人一里之内射上一轮炮弹。

        开花弹不断地射入布雷丹号的船尾,在荷兰旗舰的腹中爆炸,把那艘巨大的军舰炸得一片狼藉。

        新星号和德信号左右两舷轮流开火,打了一百多发炮弹,终于把荷兰人的军舰打得投降了。

        荷兰人挂起了白旗,收了帆,乞求明人放他们一条生路。

        李植让二十名炮兵上去把荷兰人全绑了,然后自己登船检查了荷兰人的旗舰。

        李植以征服者的姿态登上了荷兰人的大船,在荷兰人的旗舰上检查了一番。李植希望能在西方人的船只上找到一些有用的技术,补充在自己的船队上。但检查的成果却让李植很失望。

        “垃圾!”

        “垃圾,荷兰人这个时代的技术怎么这么垃圾。”

        荷兰人这个时代并没有太多领先明人的技术。无论是他们的火绳枪还是他们的大炮,都十分粗陋,比不上李植的技术。

        唯一让李植有些兴趣的是荷兰人的炮车,那炮车用滑轮组和麻绳缓冲火炮的后座力,让荷兰人的三十六磅重炮能够装上木质帆船。

        水兵们在船上翻了个底朝天,翻出一万多两银子。

        李植看了看那些青铜大炮,说道:“这些青铜大炮的材料倒是值些钱,把这艘船拖到新竹去,把大炮融了换铜!”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8/28044/146191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