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明末工程师 > 第三百三十三章 新竹

第三百三十三章 新竹

        荷兰强盗们被两次步枪齐射打晕了。巨大的伤亡让他们进入一种狂暴状态,开始做出不合常理的行为。

        距离一百二十步,荷兰人居然架起了火绳枪,要和山顶的步枪手对射。这个距离远远超出了滑膛枪的有效射程,举枪射击只能是乱打。

        滑膛枪手早就装好了弹药,此时架着支架,就开始往山上射击。

        一片一片的火光在小山山脚下冒出,噼哩啪啦的枪声汇成了一片巨大的爆破声。三百多发铅弹往山顶上飞来。

        这些铅弹毫无准头,在近两百米的飞行后散布极宽。三百多发铅弹大概只有三十发命中了陷阵团士兵。

        不过这些红毛的滑膛枪口径很大,威力不小。三十名中弹的陷阵团士兵锁子甲全被射穿,惨叫着倒了下去。

        其他陷阵团士兵见红毛伤了战友,怒发冲冠,马上开始了第三次齐射。

        第二排的荷兰滑膛枪手还没有走上前排射击,陷阵团的第三次齐射扫了过来。几十名红毛水兵身子猛地一顿,身上绽开血花。他们惨叫着用手捂着伤口,却摁不住啾啾流出来的鲜血。

        有不甘心这样倒下的水兵死死抓着身边同伴的肩膀,大声嘶吼着,最后整个人挂在同伴的身上死去。

        营寨里的五门十六磅大炮也朝红毛开火了。五门大炮射出了一千五百枚霰弹弹丸,像是一片雨点一样射入了红毛的排阵中。

        被霰弹击中的荷兰士兵再没有活路。血和肉化成了碎末,在空气中抛洒。前排还活着的荷兰人像是沐浴了一场血雨,被身边中弹同伴的血喷得血红。有些人身上还挂着中弹同伴身上飞出来的一些碎肉,分外可怕。

        荷兰人退却了。

        八百多人一下子被打死两百多,伤亡已经高到无法承受,而这边的滑膛枪还没有进入有效射程。这样的战斗没法打。带头的军官大吼了一声什么,那爆竹一样的鼓点停了下来。荷兰士兵们放弃了冲击小山,扛着滑膛枪往来路逃去。

        方老三转身看向郑晖,听到指挥使大声喊道:“全军追击!”

        三百多士兵扛着步枪,朝溃逃的荷兰人追去。

        营寨距离红毛停船的海湾有十几里,红毛们见虎贲师追了出来,跑得十分狼狈。陷阵团的士兵们举着装好子弹的步枪追在后面,看见落伍的红毛就开几枪打死。一直追到海边,陷阵团又打死了四十多个红毛。

        荷兰人这次损失惨重,要知道即便是几年前威震东南的料罗湾海战,郑芝龙也只割了一百多红毛首级。而今天,荷兰人一下子就在这个不知名的小营寨下抛下了三百多尸体。

        一直追到海边,追到荷兰船上的大炮威慑范围,郑晖才停止了追击。荷兰船上的大炮实在太多,一打过来要造成十分惨烈的伤亡。

        荷兰人手慌脚乱地挤上小船,划小船离开了岸边,往大船上划去,再不敢回头和陷阵团的士兵交战。

        方老三躲在海边的松树林里,在那里观察远处红毛的九艘大船。那九艘大船都不小,有新星号差不多大,有两艘比新星号还要大。那些船肚子宽大,船上挂着密密麻麻的软帆。每艘船肚子上都装着不少大炮,有的十几门,有的二十几门。

        红毛的大炮还真多!这一个舰队的大炮,就比关外鞑子所有的大炮都多得多。

        这些红毛大船到处劫掠,将是大都督开拓台湾的头号敌人。

        方老三正在那里观察船只,不知道谁在身后带头大喊了一声“万胜!”四百名士兵就齐声喊了起来。方老三转过头,看了看兴奋的陷阵团士兵们,也举起了拳头,大声喊道:“万胜!”

        ####

        一月份,王家湾的船匠们又交付了一艘船,李植的船队扩展到了四艘船。四艘船投入台湾的开拓,便又有一百陷阵团士兵和一千四百农民到达了台湾。到了二月中旬,台湾的人马已经有了三千五百人。

        韦老大听说大都督在天津研究了地图,把这三千五百人占领的这一片区域称为台湾新竹。

        新竹,韦老大觉得这名字听上去还可以,附近竹子确实不少。

        韦老大这段时间一直在树林里面砍伐隔离带。四百士兵和八百农民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终于把第一片规划农田周围砍出了隔离带,开始烧荒。

        烧荒那天,韦老大举着火把在树林里到处点火。烧荒的时间点选的是好几天没下雨的时候,树林里十分干燥,一把火就烧着一大片。韦老大和两个战友三人一组,先在树林深处点火,然后一点点往外面退,顺路点着其他地方的。最后那火势扑面而来,差点把韦老大三个人烧了。

        好在之前砍出了隔离带,三人撒腿逃到了隔离带外面。

        大火烧了整整五天,让附近的气温都升高了不少。烧了三天后韦老大又奉命进入火区检查,继续点着大火没烧到的地方,直到把那一片十万多亩的森林烧平。

        最后扎营地东西两侧的森林全烧没了。站在扎营地小山上看过去,只看到小河两岸一片焦土,除了黑色的草木灰什么都没有。

        接下来就是修建灌溉渠了。郑指挥使这次规划的灌溉渠足足有四里长,要灌溉好大一片地方。这样的灌溉渠在河边要高于地面六尺,从河边到远处逐渐低下去,才能让水顺着灌溉渠往远处流去。

        韦老大跟着班长,开始用铲子挖土,用石锤夯土,开始修建灌溉渠。

        这一天,韦老大正在铲土,突然感慨道:“袁进,这烧出来的土真肥!”

        那和韦老大一个班的袁进一铲子铲进泥土里,笑道:“那是,这草木灰是最好的肥料。我听排长说,这福建的寻常水田一亩地能产二石五斗的稻谷。我们烧出来的这些田这么肥,收成还要高!”

        韦老大也参加了士兵夜校,如今也能算数了。他站在那里算了算,说道:“这来新竹的开荒农民,富得流油啊。”

        袁进笑了笑,又铲了一铲土到推车上,没有说话。

        韦老大想了想说道:“我要写信给我那些发小们,让他们赶紧报名来台湾开荒。虽然我不能做军官把他们招进范家庄,但来新竹做农民,也不比当兵差多少啊!”(未完待续。)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8/28044/146080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