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明末工程师 > 第四十九章 买个百户

第四十九章 买个百户

        李植和许敏策打交道几个月,现这个许敏策虽有关系但并不图人钱财不随意害人,是个好相处的人。在许敏策面前,李植也不搞那么多掩饰了,便直接说道:“小弟对练兵打仗,确实有一些想法,便是流贼和鞑子来了,也不怕他!”

        听到李植的话,许敏策诧异地看了李植一眼。

        如果是其他一个少年人,坐在许敏策面前侃侃而谈对练兵打仗有想法,许敏策肯定会当他是年少轻狂。但李植这么说,就不一样了。

        李植可是搞出肥皂,搞出飞梭织布机珍妮纺纱机的人物。

        许敏策原先看李植搞出肥皂,只当这制造肥皂的法门是年轻人妙手偶得。但没想到,李植接下来又搞出了效率奇高的纺织机械,大赚银子。能同时搞出肥皂和新式纺织机械,这就不能用妙手偶得来解释了,这李植显然是个巧匠,是一般人无法理解的匠艺天才。

        而如今李植又说对练兵打仗有想法,莫非这李植还能造出巧夺天工的武器?

        如今大明朝内忧外患,西北流贼肆虐,东北建州鞑子虎视眈眈时不时破关入塞,如果李植能造出新式武器,那绝对是大明朝的福音,前途不可限量。

        这个少年郎真是不断带给人惊喜。许敏策愈觉得要和李植搞好关系,以后李植一飞冲天的时候自己也能分润一些好处。

        肚子里想了一圈,许敏策这才问道:“李小弟想谋个多大的官?”

        李植说道:“想做个正五品的千户!”

        许敏策摇头说道:“你没有战功,怎么能一上来就做千户,上官帮你填附战功也最多升做个百户。”

        李植听了许敏策的话,暗道找许敏策咨询一下还是有好处的,否则到了巡抚那里要了不可能的官可能把事情搞砸。李植沉吟片刻,又说道:“我想做个能总管一地军民的百户,可有这样的职位?”

        许敏策点头说道:“那便是个屯堡管队官么!只要李小弟愿意花钱,这样的位置也是寻得到的!”

        李植问道:“许大哥,谋取这样的官位,要找谁?”

        许敏策快语说道:“在天津,当然找巡抚大人!”

        李植又问道:“这要多少银子?”

        许敏策站起来在屋子里踱了几步,这才说道:“空手谋一个百户,怕是至少要三千两!”

        李植点了点头,再不言语。

        第二天,李植带上银票,再次来到天津巡抚衙门。

        李植已经是第三次来巡抚衙门了,他熟门熟路,在执事孙有民的带领下找到了巡抚贺世寿。

        李植来找贺世寿办事每次都送上重金做礼物,贺世寿对李植是满意的。老人不但在李植行礼后立刻让李植坐下,而且还让下人端上了新茶。

        李植不敢耽误巡抚的时间,直奔主题说道:“抚臣大人在上,在下有一事相求!”

        贺世寿喝了一口茶,淡淡问道:“李公子所求何事?”

        李植没有马上回答这句话,而是从怀里拿出三千两的银票递给了贺世寿。贺世寿看了看银票上的金额,点了点头,把银票放到了一边。

        李植这才说道:“在下想做个管理屯堡的百户。”

        贺世寿好奇问道:“你是说,你想做武官,做百户?”

        李植答道:“是的,大人,小民想谋个百户,管理屯堡的。”

        听到李植的话,贺世寿坐在椅子上慢慢地捻着胡须,许久没有说话。

        李植见贺世寿如此,忐忑问道:“抚臣大人,此事很难么?”

        贺世寿笑了笑,这才说道:“可以!我明日派人把你从民户里销除入了军籍黄册,便算是有了军籍。刚好这个月水师在天津外海缴获了一艘三千料的海贼大船,你便在此事上立了功。我在论功的名单里把你放在前面,保你升为百户,找一个屯堡做管队官。”

        贺世寿的意思,是把李植硬塞进打败海贼的有功人员名单中,上报论赏。李植昨天听许敏策说过,地方武官的调动升迁由地方督抚及都指挥使上报,兵部武选司审核。贺世寿除了巡抚的“事官”官位,本身还兼着佥都御史和兵部侍郎,是兵部的堂官,是武选司的上级。有他的推荐,兵部武选司一定不敢刁难,一个百户的封赏是逃不掉了。

        听到贺世寿的话,李植心里一喜,暗道这官职就要到手了,却听到贺世寿又说了一句:“不过说起来,此事做起来牵扯人员众多,办理起来却有些麻烦。”

        李植知道贺世寿这句话的意思,那是嫌银子少了!好在李植早有准备:他赶紧从怀里又拽出一张一千两的银票,稳稳地送到贺世寿面前。贺世寿看了看,点了点头,放在了刚才那张三千两银票一起。

        “李公子放心,天津距离京师不远,要不了一个月兵部的文书就会下来,到时候你就是正六品的大明武官了!”

        李植这才放下心来,他退回椅子坐下,喝了一口新茶。

        一个月后,七月中旬,兵部的封赏文书就下来了。

        贺世寿虽然拿钱下手狠,但私德不错,拿了钱是办事的。李植正在此次封赏的名单中,进位正百户。贺世寿派人到李家通知李植,李植便到巡抚衙门领了腰牌、敕命和官服。

        明末士人普遍从商,文官们对商人,尤其是豪商也没有什么歧视。李植虽然现在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小官,但他和贺世寿几次来往都让贺世寿获利不少,让贺世寿对他十分满意。贺世寿当天帮李植把事情办好了,心情不错。他看见李植领到东西笑逐颜开,便不让李植走,要李植在巡抚衙门里换上官服给他看看。

        李植只有在衙门的厢房里换上彪补子的大红六品武官官服,戴上乌纱帽,穿上皂靴。李植在屋子里走动了几步,只觉得自己浑浑然一个大明朝廷的命官!

        李植又看了看那腰牌,见那腰牌是银质的,上面纹着素云图案。腰牌尾有两个小孔,上面穿着红丝绦。腰牌反面刻着“上天祐民,朕乃率抚。威加华夏,实凭虎臣。赐尔金符,永传后嗣。”几行小字,似乎是明太祖朱元璋的训话。翻过来,正面刻着“天津左卫静海千户所左百户所百户李植”一排字。

        这腰牌,就是李植在官场上的身份证了,李植把他挂在腰间。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8/28044/1265610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