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明末工程师 > 第二十四章 郑元的月钱

第二十四章 郑元的月钱

        好多天没有洗澡了,朱由检决定洗个澡再睡,转头对站在书房外的小太监说道:“来人啊,搬澡盆和皂膏来,朕要洗身子。    ”

        王承恩见天子要洗澡,赶紧上去献宝说道:“皇爷,奴才最近得了几块叫做肥皂的东西,用来洗衣服和洗身子,洗得极为干净。奴才试用过几次,效果极好,皇爷要不要试试。”

        “哦?拿来试试!”

        王承恩从怀里掏出一块全新的肥皂出来,送到朱由检的手上。

        “这怎么用?”

        “和皂角膏一样,和水涂在身上擦拭几下起泡沫了,就行了。”

        朱由检打量着手上这块棕黄色的长方体,点了点头。

        没过多久,门外的小太监就搬来了澡盆和屏风,在乾清宫里布置出一个澡堂。朱由检洗澡时候不喜欢别人服侍,自己一个人跳进了澡盆里,开始用那肥皂清洗身子。

        王承恩有些紧张地站在屏风后面,等着天子的试用评价。半响,王承恩便听到屏风后面皇帝的惊叹:“好多泡沫,这肥皂比皂膏厉害!”

        皇爷果然喜欢这肥皂,王承恩心里一喜,赶紧答道:“奴才用时,也洗出好多泡沫,确实比皂膏好用。”

        没多久,王承恩又听到皇帝的惊叹:“干净了,一下全洗干净了!”

        听到天子的声音,王承恩知道自己献宝成功了,不禁在屏风后面眉开眼笑。

        过了一会,远快于平时洗澡的时间,朱由检已经擦干身子穿着中衣走出来了。

        “王承恩,你这肥皂不错,干净不说,还能节约洗澡的时间。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王承恩讨好地笑道:“是出宫采买的太监从一个香料铺子里买的,据说这肥皂的好处城中已经传开了,大家都在抢购,一个月几万块都不够城中百姓们抢的。”

        朱由检点了点头,问道:“这肥皂是哪里产的?”

        王承恩答道:“奴才也不知道原产地,不过听说京城中的肥皂是从天津运来的。”

        朱由检沉吟道:“这倒是个好东西。”

        王承恩闻言,问道:“皇爷,这肥皂不好买,来一批货很快就被买完了。要不让天津上贡一批供皇家使用?”

        朱由检站在屏风前面,沉吟了片刻,摇头说道:“民力可惜,朝廷所用之物当以市价收买,不得强征。既然平日里不好买到,便派人联系那香料铺子的东家,专门跟他采购一批吧。”

        王承恩赶紧答道:“奴才遵旨。”

        没几天,崇祯皇帝派的采买太监们就找到了崔文定,要跟他专门采购。崔文定不敢怠慢,专门卖了两千块给皇家。

        很快,皇家采购肥皂的消息就传到了各地。皇上都用的东西那能不好?来买肥皂的人就更多了。

        交了崔文定的货,帮李植做事情的亲戚们就干了满一个月了,李植把二两的月钱了下去。

        对那些光棍来说,李植管饭还帮做新衣服,他们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倒也不是急用钱。但是对那几个有家室的亲戚来说,这二两月钱就管大用了!

        得了月钱,李植的舅舅郑元满心的欢喜。“下班”以后,他在集市上买了两斤腊肉,这才回家。

        到家时候天色已晚,他一进门,就看见媳妇点着一盏桐油灯,在屋子里纺纱。郑元家贫成亲晚,媳妇瞿氏比郑元小四岁,但如今也已经二十八岁。郑元家十分贫苦,就连屋子也是租的,平日里衣食都十分节俭。长期的穷苦生活让瞿氏有些营养不良,更加显老,看上去倒似三十多岁的样子。

        郑元提着腊肉,悄悄地走到媳妇的背后,轻轻拍了一下媳妇的肩膀。

        瞿氏正专心纺纱,没注意郑元走进来。突然被人拍打肩膀,她吓了一跳,身子一缩转头过来,这才看到郑元。

        “死相的!好端端的装什么鬼?你要吓死我了!”

        郑元笑了笑,高高举起手上的腊肉,说道:“你看这是什么?”

        就着昏昏的灯光,瞿氏仔细一看,这才看清郑元手上的东西,喜道:“是肉!你哪里得来的腊肉?”

        “我买的!”

        瞿氏也不知道多久没吃到肉了,她吞了一口口水,不和郑元废话,接过郑元的腊肉就往厨房跑去。急着吃肉,瞿氏闷着头点起柴火开了灶,在腊肉上割了一块,把腊肉放进锅里蒸了起来。

        郑元知道自家日子苦,搓着手站在一边,看着瞿氏烧火蒸肉。

        过了一刻钟,那腊肉就蒸好了,瞿氏也不管肉烫手,撕下一块就往口里塞去。满嘴的肉香从舌头上传来,瞿氏大力地咀嚼着,满足的闭上了眼睛。

        郑元家太穷了,每个月赚来的银子付完房租,也只够买些面皮就着糠面过日子,哪里有肉吃?就是今年过年,郑元也没敢割一斤肉来。瞿氏长期缺乏蛋白质,身子十分虚弱。此时看到腊肉,便急着下肚。

        郑家就是这样的苦日子,有什么办法?瞿氏恨,也只能恨自己嫁了个没有用的丈夫。穷了十年了,两个人连孩子也不敢要,怕养不起饿死!

        郑元上次说去外甥家帮工有二两月钱拿,瞿氏也不相信。

        穷了这么多年,难道郑元能一下子就变出息了?那李植也是个穷亲戚,据说还欠了钱还不起,怎么一下子就能翻身做主人,还给郑元这么多的月钱?多半是小孩子想了个什么事情,拉着舅舅一起疯。

        这二两月钱的说辞,多半是哄我的!

        此时有了腊肉,瞿氏暗道管那么多先吃几口!她可是虚坏了。几块肉下口,她只感觉是满满的享受,浑身都舒服,一时也不急着问郑元哪来的钱了。

        也不知道多久没吃到肉了,吃着吃着,心里一酸,瞿氏脸上就流下了两道眼泪。

        见媳妇哭了起来,郑元赶紧上前帮媳妇擦掉眼泪,急急说道:“媳妇不哭,不哭,以后再不过那样的苦日子了?”

        瞿氏擦掉眼泪,嘴里咬着肉块细细咀嚼不舍得吞下,含糊说着:“怎么就不过苦日子了?你路上捡到银子了?”

        郑元把两吊铜钱从怀里取出来,摊在手上:“你看,我外甥给的月钱!”

        一两银子值一贯铜钱,李植给郑元了两贯铜钱。

        灶火闪烁,照得那两贯铜钱闪闪亮。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8/28044/1265607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