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明末工程师 > 第十一章 李老四

第十一章 李老四

        见李植接纳了李道,饭桌上有些尴尬的气氛顿时缓解了几分。    李有盛摸了摸胡子,笑着点了点头。

        李植瘪了瘪嘴,问道:“还有呢?”

        李有盛又摸了摸胡子,说道:“还有一个,我想让你族兄李臻品来算一个。”

        这个李臻品,却让李植皱了皱眉头。

        李臻品是李有盛的孙子,李有盛大儿子的儿子,素来游手不事生产。小时候家里让他读了几年书,他却白白浪费了家里的钱财,一点书也没有念进去。长大后就赖在家里,全靠父母养活。

        这样的人,李植是不会要的。

        “李臻品不行,换一个!”

        见李植拒绝自己的孙子,李有盛脸上有些挂不住,咳嗽了一声。不过李臻品确实有些不成器,李有盛也没法作。顿了顿,族长李有盛说道:“那便让李老四来吧!”

        李老四是李植四爷爷的独孙。四爷爷死得早,李植四爷爷唯一一个儿子结婚没几年就得肺病死了。李老四他娘守了几年寡,也得病死了,留下李老四这么一个独苗。平日里,这李老四就靠东家一口饭,西家一口饭养活。四爷爷的儿子没读过书,也没有帮这孩子取个响亮的名字。李老四平日里全靠族人救济,大家就按四爷爷辈分,把他孙子叫做李老四。

        这李老四自幼贫苦,身上也没有什么恶习。

        “好,便让李老四来吧,工钱和二叔一样。”

        听到李植的话,屋子里的人又是一喜。既是高兴有人来帮忙了,那这肥皂生意便能赚更多的钱。更高兴李老四这穷苦的孩子有地方吃饭赚钱了,家族的担子从此便轻了不少。

        见李植答应得爽快,李有盛心下吃了一颗定心丸。不过李臻品被拒绝,还是让李有盛感到十分可惜,忍不住还是要为自己孙子争取一下。他摸着胡子说道:“臻品这孩子我知道,本质是个好孩子。等你生意做大了,你再考虑考虑臻品。”

        肥皂的生意显然是个聚宝盆,李有盛也不怀疑这生意会越做越大。

        李植随口敷衍道:“以后再说吧!”

        说好了大事,李有盛和李道放下心来,开始大口地吃着羊肉。一家人聊着八卦说着闲话,偶尔说上几句玩笑,倒是十分融洽起来,很快就把一锅羊肉一扫而空。

        第二天一早,还没开门,李道和李老四就来到了李植的家门口。

        李老四年龄比李兴小一点,是个十五、六岁的孩子,不高的身材,穿着一件十分破旧的棉袄。那棉袄破了几处,而且明显偏小,穿在身上并不合身,大概是几年前做的。少年人长得倒是挺斯文,大概是自幼没有爹娘吃百家饭长大,他脸上带着一股讨好人的浅笑。

        李兴打开院门,让二人进来一起吃早饭。进了堂屋看见李植,李老四竟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

        “李植哥哥,李老四以后就仰仗你吃饭了!”

        见这孩子的可怜样子,李植心里也是一酸,赶紧扶他起来。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哪里要行这大礼的?起来起来!以后你就跟着我做事。只要你做事老实用心,自然有好日子过。”顿了顿,李植又说道:“我这里做工管三餐,每个月还有二两银子月银,二爷爷可和你说了?”

        李有盛昨天已经把这报酬告诉给了李老四,不过这么高的报酬,让李老四有些不相信。寻常店家雇人能给一两五钱银子就很好了,哪里还有包饭的?而李植给二两银子,还提供一日三餐,这待遇好得让人有些不相信。

        此时听李植再说一遍,李老四才相信这是真的,顿时满脸笑得阳光灿烂:“植哥哥,你放心,我一定用心做事老实做人,不会给你添岔子的。”

        李植这才转身和李道说道:“二叔也来了!一起吃早饭吧!”

        受雇于李植,李道倒是丝毫不端叔叔的架子,赶紧答应李植,跟李植进了堂屋。

        郑氏早已经在堂屋的饭桌上铺好了贩菜。眼看着肥皂生意每天都能赚几两银子,郑氏也不再吝啬:每人都有管饱的稀饭,一个荷包蛋,半碗榨菜。在这兵荒马乱的崇祯九年,这已经算是丰盛的早饭了。

        那李老四吃百家饭长大的,有时候一年都吃不上一顿有荤腥的饭。此时坐到桌前看自己碗里有个荷包蛋,他眼泪就忍不住流下来了。用手擦着眼泪,李老四哽咽着说道:“我都三年没尝到过肉荤的味道了!”

        “植哥哥,我一定卖力干活,不会给你添乱的!”

        李植笑了笑,淡淡说道:“快吃吧,吃饱了好干活!”

        便是二叔李道,平日里也都是吃惯了糠稀的,此时见早饭都有荤菜,也吃得十分香甜。有一句没一句地和诸人闲聊着,李道这早饭吃得十分愉快。

        吃完饭,店铺就要开张了。门板刚卸下来,就看到门口有十几个哈着气的妇女,眼巴巴地等着李植开卖。肥皂连续两天售罄,心急的顾客们都只有早早来买。李植笑着和客人们打了招呼,便让诸人排队站好,一个个上来买肥皂。

        李植让二叔李道负责收钱,李老四在店铺里负责货,自己则和弟弟李兴在厨房里做肥皂。这样有了分工劳动效率大涨,李植和李兴两人一天能做五百块肥皂。五百块肥皂,一天也有六两的利润。这样算下来,要不了半个月,李植就能把欠肖家的款还上了。

        不过李植没有料到,更大的生意正接踵而来。

        李植正关着门在厨房里做肥皂,却看到二叔李道走了过来,要李植出来有事。

        “李植,快去店铺里,崔相公找你!”

        李植愣了愣,问道:“哪个崔相公?坊里的崔相公?”

        “是呀,就是井边坊里的崔相公,他在店铺里坐着等你哩!”

        崔相公就是崔文定,崔合的父亲。崔文定是个秀才,社会地位较高,被其他人尊称为崔相公。李植暗道这崔文定没事找自己做什么,难道昨天自己调戏崔合被他知道了,他要来教训自己?

        不会吧?肖光伟整天追着崔合,也没见崔文定怎么样他啊!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8/28044/1265605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