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天影 > 第十九章 救人一命

第十九章 救人一命

        “也就是说,你这家伙半夜三更不睡觉,无聊到爬起来吹冷风听鬼叫的时候,就在那水潭里看到并救了一个差一点就被溺死的昆仑派弟子?”酒馆之中,老马一脸不善地看着6尘,没好气地说道。

        晨光透过酒馆的窗户洒落在6尘脸上,他想了想,点头道:“差不多就是这样。”

        老马“呸”了一声,冷笑道:“你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份?特别是刚刚还在这村里现有人刻了魔教暗记,!你老实点不行吗?”说到这里,他忽然一怔,然后上下打量了一下6尘,面上带了一丝怀疑神色,道:“该不会是……你是想到了天澜真君,所以……”

        “那是没有的,谁有空去理会那死老头。”6尘笑着道:“总是一条人命啊。”

        老马嗤笑一声,道:“放屁,少跟老子装!你跟我说,为什么不让那白痴直接淹死算了?”

        6尘干咳一声,然后感慨地道:“老马,你最近戾气很重啊,怎么动不动就要人死的?我看你是阴阳失调气逆不谐的征兆,这样吧,你拿三块灵石过来,我舍了这张老脸帮你去跟叮当姑娘说一声,让她帮你治疗一番。”

        老马勃然大怒,喝道:“胡说!叮当那边一晚上明明只要两块灵石,你居然还想坑我!”

        6尘大惊,站起身来看着老马,道:“我去!你这厮如何知晓得这般清楚?”

        老马胖脸微红,随即恢复镇定,哼了一声后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喝下,随即淡淡地道:“这村里头什么事情我不知道啊。”

        6尘狐疑地看着他,道:“但我怎么总觉得你有些古怪?”

        “怪你个头!”老马呵斥了他一句,然后果断岔开了话题,道:“那个魔教暗记的事,我在村子里扫过一遍了,旧人应该都没问题,最近新来的一些人中,大概有三四个人有点嫌疑,我会盯紧的。”

        6尘点点头,道:“那你盯着,有事跟我说。”

        老马又道:“还有你昨天说的那个溪对岸的年轻人,我查过了,名叫李季,无门无派,是个向往修道的凡人,来到这里也大概是想碰碰运气,看能否拜入千秋门中,找到一份机缘吧。”

        6尘“嗯”了一声,没有说话,这种身份背景最是常见,一年中来到清水塘村的新人十有都是抱着这个心思的。

        老马继续道:“李季确实有一副好皮囊,才来这村里没多久,就得了村中不少人的好感。再加上他画功极佳,常在西岸作画,画的都是过往女子,惟妙惟肖,又大多能平添几分风姿,所以这一阵很得村中女子的欢心啊。”

        6尘若有所思,随即笑了一下,道:“这村里死气沉沉的日子过久了,也难怪那些女人看到了这样一个风流手段的俊俏男子,就有所动心了。”

        老马哼了一声,看起来不以为然,随后又跟了一句,道:“对了,这李季也是新来的人,我刚才说的有三四个人颇有魔教嫌疑的,其中便有一个是他。”

        6尘眉头登时一皱,不知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色顿时有些沉了下来。

        出了酒馆,6尘便沿着清水溪往山脚自己的那间草屋走去,一路上只见晨光中的清水溪清澈缓流,青竹桃花倒映水中,一派幽美景色。

        只是走到一半,6尘忽然便听到对岸传来一阵喧哗笑声,他心中一动,转头看去,果然便望见西岸上三四个妇人早早站在那儿,彼此掩口笑着说话,而在她们身前的便是潇洒出众的李季,正微笑着将自己的画笔木板放好。

        身后忽有脚步声,听来有几分熟悉,6尘微微侧头看去,只见一个眼熟的身影从边上走过,往那溪水上的石桥走去,身材婀娜,秀云鬓,正是叮当。

        那女人目光看着对岸,轻提罗裙走去,却是没注意到不远处路上站着的6尘。

        6尘看着她的背影,又看了看对岸与众女子谈笑风生的李季,微微摇头,随后转身向远处走去了,没过多久,便看到了山脚下草屋的影子。

        清水塘村里如今的居民不少,但把住处房屋修建在茶山山脚下的,却还是只有这一间草屋,至于原因其实很简单,便是到了晚上山风起来时,每每都有尖厉如鬼哭般的异响,十分瘆人。所以这几年来,倒是让6尘一个人住得十分清净,唔,除了晚上有些吵闹之外。

        走到草屋门外,6尘先看了看四周,现没什么异样后,这才推门走了进去,只见不算太大的草屋里,那张床铺上此刻躺着一人,正是他昨日见过的那位昆仑派的弟子洪川。

        此刻,洪川双眼紧闭倒在床上,但胸腹起伏平缓规律,倒不像是有什么重伤在身,似乎还沉浸在睡梦中。

        6尘笑了一下,倒也没有叫醒洪川的意思,就随便扯了张凳子过来,靠门坐了,然后目光望着门外远处的山村景物,默然不言,目光微微闪烁着,似乎正在思索着什么。

        他的耐心似乎出奇的好,哪怕洪川一直睡着没有醒来,但6尘也依然没有任何的焦急之色,似乎对他来说,只要他愿意,哪怕等上三天三夜也无所谓。

        不过事情当然不会这么夸张,大概是不到午时时分,太阳已经升起照在清水塘村之后,洪川的身子微微动弹了一下,便从睡梦中醒来了。

        他似乎有些艰难地睁开了眼睛,然后带了一丝茫然地看了看四周,忽然他身子一震,却是翻身坐起,然后面带惊容地环顾四周,很快的便看到了坐在草屋另一侧门边的6尘。

        6尘看了他一眼,微笑道:“你醒了啊?”

        洪川在看到6尘时也是吓了一跳,随即道:“6兄,怎么是你?”说着,他又看了看身子此刻所置身的草屋,忍不住又追问了一句,道:“我这是在哪?”

        6尘道:“这里是我住的地方,是茶山脚下的一间草屋。鄙屋简陋,让洪兄弟你吃苦了。”

        洪川立刻摇头,随后脸上掠起怪异之色,道:“我、我怎么会在这里?”

        6尘也不隐瞒,就将自己昨晚所看到的一切,以及在水潭中现洪川后就将他救了回来的事一并说了。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7/27616/123995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