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唐朝好地主 > 第三十七章 宝马

第三十七章 宝马

        “明天我们就能把黄馍馍拿到店里来卖了。”

        在长安城繁华的西25市饮食街黄金地段拥有了一家自己的店面,张超很是兴奋,以后咱以也是长安城里有房的人了。

        “店里只卖黄馍馍吗?”

        “那哪能,咱们以后可以多弄些新式面点,做成长安城最受欢迎的饼店。”张超心里都已经有了很多计划了,白面馒头、大肉馅包子、花卷、烧麦、生煎,哎哟,这哪一个也都远远把现在这些简单的面点甩出几条街去啊,还怕没生意。

        跟掌柜和伙计交待了一会后,张超便和老爹一起离开了。等明天让张家班工程队过来,把灶台改一下,再后院里盘几个炕,粉刷一下,订制个新招牌,就能焕然一新了。

        出了自家店铺,沿着主干大街向东,经过常平仓那片,便到了东北角上的那区。药铺都集中在这片,跟张超合作的张家卖药人药铺就在这里。

        “老爹,要不我们先去买马吧。”

        药铺还隔了好远,但马行却就在街对面,马行和鞭辔行就在一起,旁边还有一个麸行、炭行、磨行等。

        老爹现在是武官了,朝廷都发了两万五千钱给他买战马,他是必须得购买一匹战马的,要不然下次若是朝廷征召,他没有马的话,那可是犯军法的。

        一匹战马现在远不止两万五千钱,之前手头紧,就没马上买。但现在手里正好用钱,还等什么。

        “行,那就去看看。”

        过了大街,进了小街,很快就进入了马市。

        马市很热闹,这里有各种马出售,既有驽马,也有战马,还有专门拉车的挽马和耕地的弩马,老马小马壮马都有。

        大量的马牙子在马市出没,专门做着中介的生意。这些马牙子都有一手相马的本领,厉害的人甚至一眼能瞧出马的能力。

        马市的旁边还有牛市、骡市、驴市、骆驼市。还有卖猪、狗、羊、鸡鸭的,甚至一些卖猎到的野物也在这边卖。

        这里就像是一个大型牲畜市场。

        不过在马市里逛了一圈,张超发现这里好些马都好老。结果秦敢告诉他,因为这几年关中战事不断,大量关中男子受诏出征,常年在外打仗,导致农获大减。许多牲畜也都被朝廷征作军事用途,因此牛马等紧缺。朝廷甚至下达了命令,一度禁止关中地区屠沽。

        禁屠沽可是很严重,不但禁屠宰牛马,而且也严禁用粮食酿酒。

        不过眼下禁令放开了一些,可牛和马、骡这些大牲畜,却依然是不准私自屠宰的,牛马在如今劳力严重缺乏的时期,可是能算很重要的生产力的。往前几十年,在北周北齐时代,朝廷均田,牛甚至也能跟人一样的授田,甚至比妇人授的还多。

        马市里很多的马都很老了,可百姓依然不得私自屠宰,除非这马自己老死病死,要不然你敢杀就得打板子甚至抓去劳改。若是牛马照顾不好而死了,也得打板子。

        对于朝廷来说,老牛老马,也还是能发挥不少作用,可以帮助生产的。

        老爹要买的不是普通马,而是战马,将来是需要骑着上战场的,因此必须得是好马,还是壮马。

        张超一行这么多人,立即引起了牙人们的注意。很多马牙子都纷纷围过来,打听他们想买什么马。

        “我们要买两匹马,一匹年青力壮脚力马的战马,一匹拉车的挽马。”张超大声的报出了自己的要求,“你们哪个手里有这样合适马的,可以向我们推荐。”

        一语即出,一群马牙子都纷纷喊自己有这样的马。

        这些马牙子嘴都很溜,就跟4s店里的销售一样,舌能生花了。

        不过张超爷俩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你说你有好马,那你先带我们看过再说。不过还别说,确实还有不少好马,只是之前这些牙子都把好马放在后面好生喂养着。

        “这匹马不错,黄骠马。”

        这匹马长的很高大健壮,全身油亮的黄毛里又夹着一些白毛。

        那马的主人是个老汉,立即道,“这位小郎君好眼力,一眼认出这是黄骠马。老汉我跟你说,我这马可是有名头的。来自河西,你看到这马的肚子和两肋处没有,黄中带白。而且我这马头上的月毛,形状圆如满月,因此我这黄骠马还有一个别名,就叫西凉玉顶干草黄”。你再看,我这马已经吃饱了,可就算吃饱了,他的肋条也还是显露在外,这也是有讲究的,咱们相马的都知道,这也有一个别名,叫做透骨龙。小郎君我和你说,我这匹可是宝马良驹,做战马,最是合适。不说日行千里,但是可以连续跑上三百里不歇息。”

        张超只是看这马黄颜色的,所以叫他黄骠马,倒没想到原来这马还有这么多名头。经老汉一说,他也倒有些越看越喜欢了。

        “这马多少钱?”

        “三百贯!”

        张超差点想说老头你怎么不去抢,但他实在不懂马,也不好冒然开口,万一人家马确实值这个价,那就尴尬了。

        老爹围着马打围,仔细观看。

        听到报价,只是摇了摇头。

        “老哥哥这马倒确实是透骨龙,只是可惜你这马老了。”

        马市上的牙人往往并不是马主人,这些牙人是中介,既帮卖家卖马,也帮买家买马,中间撮合。

        但看老爹的样子,明显自己是懂马的。

        看完一圈马,他伸手抓住黄马头,然后直接掰开马嘴看起了牙齿。

        老爹一边看,一边招手叫张超过去。

        “三郎,识马有四句口诀,叫做先看一张皮,后看四只蹄,槽口摸一把,胯头一般齐。这先看一张皮,主要是看毛色。选坐骑,以红黑、枣骝为上色,青白兔灰为下色。若是役马,则以黑红青白为上色马,以黄沙花马为下色马。”

        “看一张皮,还要看皮的弹性,看毛的光泽等。”

        老爹说起相马经来,也是口口是道,旁边的那个老牙子都收起了笑脸,认真起来。

        “那怎么看四只蹄?”

        “看蹄,主要选蹄正、腿粗的马。马腿太细,或者腿歪,这种马不论是骑乘还是拉车,都不行。”

        张超往黄膘马身上看,发现这马的腿很粗,蹄也正,看来是好马。

        “摸槽口,主要是为了看口。这口就是牙,马龄,一岁门中生,二岁乳隅生。三岁乳牙换门牙,四岁一对生。五岁奶牙掉,大牙刚冒锥,谓新边牙口。到六岁则满口牙,七岁、八岁,七咬中曲八咬边,八岁边牙长平,九岁以上进入老口,牙已外涉。”

        “那这匹马是几岁口?”

        “你自己来摸摸看。”

        黄骠马很凶,张超要摸他口,它不停的打响鼻子,还想张嘴咬人。

        费了好半天劲,张超才算看清楚了。

        这匹马边牙已经长平,但牙还没外涉。

        “老爹,这是八岁口。”

        “哎哟,这位小郎君果然聪慧,一学就会啊。这位老哥更是相马高手啊,小老汉眼拙,失敬。”老马牙子连忙拱手。

        老爹道,“八岁口,你这马已经老了。”

        “不老不老,这马还不能算老。一匹好的战马,哪个不是能骑乘十几年,甚至二十年都没问题。八岁口,只能说是正年轻力壮呢,而且这年岁的马,还免了驯服,买了就能骑,就能上战场呢。”

        张超在一边大声道,“这位老伯,八岁口了,还能叫年轻啊?再过两年,就十岁口了,都跟人花甲一般了。这样的马,你居然也敢开口要三百贯,你莫不是当我们什么也不懂想骗我们吧?”

        “这话可不敢说,马是好马,要是郎君诚心想买,那价格好商量。”

        “怎么个好商量法?”

        “二百五十贯怎么样?”

        你才二百五,你全家都二百五,你会不会做生意啊?

        “我看五十贯还差不多,我刚才从那边过来,人家也是匹八岁口的马,都只有二十贯。”

        “哎哟,我说这位小郎君,你这不是故意拿老汉我开玩笑嘛。你说的那马是什么马,那是八岁口的老弩马,而且还是弩马中的下马,怎么能跟我这战马相比呢。那样的马你想要,二十贯我给你挑一匹,保证比那匹还好。”

        “那五十贯你看如何,我番两倍半了。”

        “五十贯你只能买到最普通的战马,可买不了透骨龙。”老头直摇头。

        张超看了眼老爹,发现老爹一直围着马打转观察,心知老爹可能有些喜欢这马。要是不想买,根本不会看这么仔细。

        “那你开个实诚价,老伯,可别再漫天要价,要那样,我调头就走。”

        那老汉想了想,遇到了识马的,但对方样子又是喜欢这马的样子,而且看他们后面还跟着随从,明显是武官,要不然也不敢买战马。

        “那就一百八十贯。”

        “老爹,咱们走吧,我们想照顾他生意,可这老汉根本就没诚心想做生意嘛。真当我们是什么也不懂的乡下汉子?哼,居然想骗我们,也不出去打听打听,我们可是翼国公府里来的,咱们翼国公是干什么的?秦王府的马军总管,秦王殿下虎牢大破窦建德的玄甲骑兵,可都是我们翼国公管着,什么样的好马没见过,这样的老马你也敢朝我们要一百八十贯,哼。”

        张超这番话故意说的很大声。

        旁边的人都听清楚了,翼国公府、秦王殿下、虎牢关大战,玄甲铁骑。

        每一个字都刺激着这些马牙子马贩子们,那老汉更是吓了一跳。

        “小郎君慢走,原来你们是翼国公府的,恕老汉眼拙,失敬失敬,真是斧班门前弄大斧了,这样,一百贯,这马你牵走。”

        张超心喜,秦琼的招牌真好用,刚一亮出来,马价就从一百八降到一百了。他正要再乘胜追击,结果老爹却出口了。

        “好,一百贯,成交。”

        张超愣在那里说不出话来,老爹,买东西讨价还价不是这个样子的啊。让我继续来,肯定还能再降他二十贯。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7/27585/1237619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