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唐朝好地主 > 第二十四章 张总管

第二十四章 张总管

        张家沟的村民都是朴实的,他们对于张超带给他们的实实在在的好处非?25??满意。现在,张超在张家沟的地位直线上升,已经可以与德高望重的村正柯老爹,以及村里第一个官员张老爹同排并列了。

        张老爹和柯老爹也都对张超刮目相看,也许普通村民们还觉不出什么。可他们两个却都是很见过世面的,一个是军官,一个则一直是村里的一把手,协助里正征收赋税,安排村民服劳役等,那是对组织很有些了解的。

        他们很清楚,今天张超办成的几件事情有多么的了不得。一般的人,根本组织不了这样的事情来,更别说安排的天衣无缝,公平公正了。

        张超的每一个安排,看似随意,但又都很有深意,经的起推敲。

        因为张超给出的糜子、小麦、红豆红枣这几样的收购价高于市价,而且约定月底立即结账,引得村民都很高兴的回家挑粮来卖。许多村民甚至为了感谢张超雇佣他们,只给家里留下了口粮和种子,然后其它的粮食都挑了过来。

        老爹这个收粮组长,也立即带着自己的收粮组手下,老王叔老赵叔还有里正以及另外一位村里年纪大的老爹,五人组成收粮组,在村里的大晒场上,摆出了好几个斗。

        这也是为公平公正,几家的斗拿来一起,相互量过,最后选取了中间的那个斗来收粮。每次量糜子,都是装满之后,然后拿一片木板在斗上刮过,把他刮平,绝不堆尖冒头。这样的一斗,就是真正公正的一斗。

        每量完一家,立即登记在册,然后老爹按手印以及粮主按手印,最后还要给一份收粮单给粮主,约好月底来结粮钱。

        糜子市价一斗三百钱,而张超做主,每斗多给十文。十文看似不多,但一石就是一百文,如果卖十石可就一千文。况且都是乡里乡亲的,老爹他们量时用的斗也公平,量时也公正,大家还不用那么麻烦送到城里去卖,也不用担心粮款收不到。

        乡亲们挑着糜子小麦红豆排着队等收粮,而这边粮一收进来,立即就送来库中。这个库是借用村里的一个公库,充做张家的临时粮库。

        粮食进帐入库之后,张超便开始安排人从里面登记领粮出库,开始加工。

        七娘成了妇人组的管事,由她来管理几个组的妇人们,并充当品检员。每一道工序之间,张超都要求他们办好交接。

        比如粮食入库和出库都有登记核查。

        碾米组领粮出库,开始在碾房碾米,第一批米碾好后,立即重新称量登记,然后交接给下一工序磨面。

        张超就充当着总管,各个工序查看检查。

        “面筛好后,再加一道工序,把这面粉用铁锅小火炒一下。”

        糜子面炒一下,能炒出香味来,让黄馍馍的味道更好。现在馍馍口碑好,可张超却更加要求品质。精益求精,保持好品牌,才能让黄馍馍一直良好做下去,才能让黄馍馍成为真正的第一桶金。

        两只小奶猫蹲在门口柴堆上晒着太阳,三只小黑狗崽子则一直跟着张超的脚步,张超走到哪,它们就跟到哪里,不时的撕咬一下张超的裤腿。

        时不时的又在地上打个滚儿,相互追咬着。

        全村的百姓都忙了起来,销售组和配送组暂时还没活,可他们也不肯闲着。他们朴实的认为,既然端了张超的碗,那就得帮张超做事,不能闲着吃干饭。帮忙入库,帮忙搬粮,甚至帮忙劈材烧饭。

        忙了小半天,整个黄馍馍流水线终于成功的流起来。

        张超松了口气,这种方式的流水线合作还不错,原以为会很乱,却没想到大家都很认真的做着自己的事情。

        柯七娘不愧是开面馆的,让她管理起妇人们倒也井井有条。

        柯山和柯五两人是张家班工程队的,他们看着村民们忙着做馍馍,有些闲着无聊。便主动的帮忙把村正送来的羊给拉到一边宰了,小十三和小八则在一边帮忙杀鸡杀鹅。

        这也是张超的交待,今天算是铁枪牌黄馍馍正式开工,因此中午得吃顿开业饭庆祝一下。同时,也算是为张家班工程队正式成立庆祝。

        张五是个经验很丰富的猎人,因此杀起羊来也是熟练无比。

        张超站在一边看着他们杀羊,张五剖开羊肚,先把羊内脏取了出来。顺出肠子,他叫来小八,“快把这肠子拿去顺干净洗好了拿来,快,等着做血肠呢。”

        血肠也是羌人们的一道传统食物,取刚宰杀的羊肠洗净好,然后把积在羊腹腔里的新鲜羊血,和着面粉以及刚剁好的新鲜羊肉馅灌进去,用线扎成多断,再放进沸腾的锅里开水中煮炖,用不了多久,便成了一道美味的血肠。

        柯山提着两把大菜刀,把刚从羊身上取下来的两块肥羊肉放在案板上快速剁砍,柯山的母亲则拿来面粉把刚剁好的肉馅和起来。

        “三郎,刚才好些村里人都说要请我们帮他们盘炕改灶呢,你看咱们什么时候开始?”

        盘炕改灶并不是什么大工程,一个十人的小组,一天就能盘好一个炕改好一个灶。村里有差不多五十户人家,如果五个工程组同时开工,一天就能建好五家,十天就能改造好全村的灶炕。

        “等下我跟大家谈一下,做个安排,谈好了,明天就可以开始了。”张超道。

        “那咱们盘个炕改个灶收多少钱?”

        收多少钱?这倒也是个问题。收多了,村民们不一定承受的起,或者说是愿意承受。收少了,可能不够张超支付工程队的人工钱。

        一个工程组,得有一个匠头。就算其它的九个都是普通小工算,一天二升糜子加三餐得要的。如果三餐折钱,起码得一升糜子。那就是一人一天三升糜子。匠头起码得是普通小工的三倍,那就是九升。

        总计一个工程组十人的工钱餐钱就是三斗六升,一升糜子三十文,合钱一天一千零八十文。

        张超自己总得赚点啊。

        想了想,张超道,“你看我们盘炕加改灶包括修大烟囱一起,咱们合收五斗糜子怎么样。不需要主角提供饭食,但盘炕垒灶建烟囱的所有材料得他们自己出。”

        五斗糜子,差不多能相当于半亩地的产出了。但一般家庭还是能够承受的起的,尤其是现在村民都还找到了一个给张家干活挣钱的活。一户有三口给张家干活,一天就能赚起码六升糜子,还省了三人的口粮。一家人给张超家干一月,起码能进帐一石斗糜子。

        盘炕改灶花五斗糜子,一家人在张家干十天又赚回来了。

        而张超收五斗,等于一个工程队他一天能赚到一斗四升,五个工程队就是七斗,折钱也有两千一百文了。这玩意不要什么本钱啊,只需要提供点技术指导就行了,甚至他还可以把这活交给柯山柯五两弟子,让他们做技术监督,自己甚至都不需要参与,每天有活就能净挣两千,这利润真不小。

        想想,确实利润还有点高啊,接受四近的利润了。

        为了能够接下更多的生意,把所有有意向的客户都转为真正的客户。张超交待柯山和柯五两个。只要请张家班盘炕改灶的,那么张家班都接受用各种粮食抵账,现金付款也行。而且还可以月底结。

        张超甚至告诉他们可以按揭付款。

        “按揭付款?怎么按揭?”

        “按揭呢,就是分期付款。比如一年期,或者两年期三年期。一年期按揭,就是可以一年后付款,但要加收些利息。二年期三年期,则利息要高一些。”

        柯山和柯五两大汉目瞪口呆,没想到居然还能这样。

        乡下百姓有时也确实会拉饥荒欠账,可乡里乡亲的还要收利息,而且时间越久利息越高,这不太好吧。

        “熟归熟,生意归生意,一码是一码啊。其实就是去借钱,不也是有利息的。咱们的按揭也等于是借钱了。我们可以把利息定的稍低一些就是,比如说一年期年利百分之五,两年年利百分之八,三年年利百分之十二?你们看如何?”

        年利百分之五,盘炕改灶一千零八十文,年利百分之五,利息也才五十四文钱。两年年利百分之八,总共才一百七十二文。三年的话,月利能达到一分,年利百分之十二,三年的话就是三百八十九文,平均一年得将近一百三十文。

        但细算下来,这根本不算高里贷,也不是什么复式利滚利。与这时代跟那些放贷商人的利钱相比,就太不算什么了。

        要知道,现在这年头,连大唐朝廷都是直接放贷收息来做为各地官府的常用办公费用的。这还有一个专门的名称叫做公廨钱。

        从北朝起,公廨钱就一直沿袭至今。官府把一笔常用公款做为专款,投入到市取取利。唐立国之初,武德元年就开始设置公廨本钱,由各州的令史经管,特别设立捉钱令史,就是从市场中选那些身家比较丰厚的商人来担任这个捉钱令史。

        每人给他们五万以下的本钱让他们去放贷,而每月的利息官府要固定收取四千文,年息达到本金的近百分之百的月料钱。

        而张超的一年按揭年利息才百分之五,相差二十倍了。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7/27585/1237617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