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唐朝好地主 > 第八章 老相好和烧尾宴

第八章 老相好和烧尾宴

        授赏结束,老爹向张超他们走来,脸上也洋溢着难以掩饰的高兴。

        25 “恭喜老哥,以后就是我们前团左队的队副了。”

        一个队有五伙,老爹虽只是升队副,可在这五十人的府兵队里,那也是二把手了。各伙的伙长们纷纷过来拜见新上司。

        柯五也跟在几名伙长身后,他原来是老爹伙里的一名伍长。老爹原来一伙十人,五人一伍分为两伍,老爹是伙长兼左伍伍长,而柯五则是右伍伍长。现在老爹晋升队副,柯五顺位接了伙长之位,兼了左伍伍长,右伍伍长之位则由同村的黄脸刀牌手柯山接任。

        “一个队副而已。”老爹呵呵笑着,但看的出他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队副今日升官兼授勋,这是喜上添喜啊,中午弟兄们可是要吃你的烧尾宴哦。”

        “就门口柯七娘子的店里吃酒如何?”站在老爹身边的是队头崔浩笑道。这位队头是老爹他们这队的老队头了,但年纪并不老,也就三十出头,是白鹿乡本镇人。

        烧尾宴本是朝官荣升,宴请皇帝以谢上恩的酒宴。不知怎么的,也迅速流行到了民间。如今不但大臣荣升摆烧尾宴,就是普通的小官小吏升迁,也都要摆宴,并也称之为烧尾宴。

        关于烧尾的含义,民间传说不一。

        一说是人之地位骤然变化,如同猛虎变人一般,尾巴尚大,故需将其烧掉。另一说则是新羊初入羊初,会因受羊群干犯而不得安宁,只有火烧新羊之尾,它才会安定下来,从平民进到官僚阶层,如同新羊出入羊群一样,一时难以适应新环境,故需为之烧尾。

        还有一说则是鲤鱼跃龙门,必有天火把尾巴浇掉才能变成龙。

        不管是哪种说法,烧尾都有升迁更新之意,故此宴取名烧尾宴。

        那些朝臣荣升向天子进宴谢恩的烧尾宴,菜式极为丰盛,比之后世的满汉全席还要丰盛。不过普通的官吏晋升,摆这酒席也不过是借机热闹一下,沟通下新同僚之间的关系。

        老爹升队副,实职从九品,也算是从平民跃升为了武官。这实职不比视品的勋官及勋品,这是实打实的官。

        老爹也不想在这样热闹的日子扫大家的兴,便一口答应下来。

        “我去通知七娘子准备酒菜,今天中午一定要好好喝几杯。”柯五笑着便往营外走去。

        校场上,一片热闹,出征的府兵都得了或多或少的赏赐,个个喜笑颜开。那些值守的府兵们,也在一边看着热闹,他们纷纷向得功领赏的乡邻们恭贺,顺便让他们请客喝酒。大家这个时候倒也没人小气,一个个笑着点头。

        于是相熟的人便都相约好了去喝酒。

        “今天乡上可真热闹了。”新升了伍长的柯山呵呵笑着,一张黄脸都泛了红。他今天也得了不少钱粮,有几百斤粟米,还有钱帛赏赐,现在又升了个伙长,当然是高兴的。

        老爹的赏赐很多,光是银铜就有好几十斤,何况还有一千多斤的粟米,还有好些布帛。

        “借个车,先把东西拉到柯七娘子店里去。”柯山笑着道,老爹则没吭声。

        军营里有大车,套上了骡子,柯山招呼着同村同伙的那几个同伴,一起帮着先帮老爹运赏赐钱帛粟米。

        “这柯七娘子是谁啊?”

        张超已经听大家说了几次柯七娘子了,而且看他们把老爹的钱粮拉去她店里,这关系可是很近的样子。

        柯山扭头看了眼正和柳队头说话的老爹,然后才凑到张超耳边笑道,“柯七娘子也是咱张家沟的女子,不过早年嫁到隔壁的赵庄去了。她男人以前也是府兵,前年去河东打刘武周时死了,七娘就此守了寡,还带着两个女娃儿。铁枪哥见她们娘三可怜,便经常帮衬一二。铁枪老哥心善,七娘子在咱军营外开了家小饭店,那本钱也是铁枪老哥出的哩。”

        张超看柯山说话时那语气里带着的那点意味,马上明白过来了。

        估计老爹不只是心善帮衬,可能还有点其它的意思也说不定。

        “山叔,老爹跟七娘子是不是有意思?”

        “咦,你小子倒是精灵啊,跟刚才算术似的,有些地方真不像是在山里呆了许久的人。我跟你说,你别跟老爹说啊。其实谁都看的出老爹对柯七娘子有意思,这柯七娘子对铁枪老哥的心意也是明白的,我估计两人私底下肯定已经那个过了。”

        说着,他对张超使了个男人都明白的眼神。

        张超连连点头。

        郎有情,妾有意。一个是年轻寡妇,一个是半老鳏夫,两个人之间干柴遇上个烈火,烧着也是很正常的。

        隋唐之时,社会受胡风影响较重,风气还是比较开放的,寡妇再嫁也是很正常的事情,甚至朝廷为了鼓励战后恢复生产,增加人口,也是公开鼓励寡妇再嫁,甚至鼓励那些年轻人早婚早嫁的。

        不过两个人要好上,并凑一起过日子,倒也不是这么简单容易的,毕竟还要考虑到孩子啊,夫家娘家等等。

        拉着一车满满的粟米出了营门,往右手边走了十几步远,便是一家店面。

        “七姐,这是铁枪哥的粮食,先在你这放一下。”柯山操起大嗓门喊道。

        “好咧,就放后头切。”一个利落的妇人回应,语音落下,一个约摸三十多岁的妇人出现。

        女子身着襦裙,是紧身窄小的款式。上襦下裙,襦是一种衣身狭窄短小的夹衣,袄长于襦而短于袍。

        襦很短小,而裙则很长。

        女人的裙子系的很高,直接系在了腋下,实际上已经是在胸上了。

        高腰、束胸、贴臀、宽摆齐地,一件普通的裙子穿在她身上,却充分的显露出她匀称苗条的曲线,还透露出几分潇洒的优美风度。

        妇人眉清目秀,鹅蛋脸,光看面相,张超就觉得这女子很和善。

        “七姐,快来,我给你介绍下,这是铁枪哥新收的儿子,叫张超。”

        妇人听说面前这个短发的高大白净的俊朗青年居然是张铁枪新收的儿子,大吃了一惊。

        “七婶好,我叫张超,以前是和尚,现在下山还俗了,得老爹喜爱收我为子。”

        柯七娘明显有些措手不及的样子,站在那里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哦,这样啊,快进屋里吧,外面冷。”

        说是请客吃饭,其实这乡里街上就没有一家像样的饭店。

        柯七娘子的这家饭店,其实就是一家小面馆,主打面食,客人吃啥就做啥,汤饼为主,也会蒸些蒸饼,若有需要,也可以煎些煎饼卖。

        不过这店里实在是简易,大约三四十平的店面,一间到底,里面摆着大约十张桌子,都是极普通的木头桌子,配着胡凳,很简易。店里里外也就七娘子一人,别无帮手。

        不一会,老爹跟着柳队头一起过来了。

        “今天我们队里的兄弟来了管饱,随意吃,都记我帐上。”老爹倒是很豪爽。

        一队五十人,队头和几个伙长以及队里同村的府兵坐了一桌,其余的人,就随意了。好在大家有的免费的吃就很高兴了,也不挑剔。

        “就吃汤饼吧,简单方便。”

        柯七娘子倒是会帮老爹省,选了最简单方便也实惠的汤饼,也就是面条。队里的汉子里也不挑,有汤饼吃很满足了。

        柯五和柯山,则一个去街上唯一的一家熟食店买熟肉,另一个去打酒。

        店里忙碌起来,不少其它府兵也都过来吃饭。这个叫着要一碗汤饼,那个喊着要几个炊饼,好不热闹。

        “小莲,快过来帮忙。”柯七娘手忙脚乱,忙不过来。

        “来啦。”

        一个约摸十一二岁的高挑小姑娘带着一个八九岁的姑娘从后面出来,姑娘袖子挽着,手上还有水,看样子刚才是在后面洗碗。

        张超估计这两姑娘就是柯七娘的女儿了,两姑娘与柯七娘子长的也确实很像。小姑娘倒也不怕生,对店里闹哄哄的景象很是习惯。

        大姑娘帮忙擀面,小姑娘则帮忙烧火,配合的倒是很默契。

        大家闺秀不会轻易抛头露面,但对于普通小民来说,这些则没有这么讲究。

        “三郎,帮忙招呼乡亲们。”老爹见生意这么好,便也干脆挽起了袖子,过来帮忙揉面。张家沟的几个同村也一起帮忙招呼客人,端碗送面。

        “哦。”张超笑着点头,也加入到了这热闹的小面馆生意中。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7/27585/1237616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