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八零后修道记 > 第481章 伤痕消失了

第481章 伤痕消失了

        “曾哥,你别忙着羡慕啊!你也来啊!张医生,要不你也给曾哥一个机会吧?”吴缘立即大声说道。不过这次他比较倒霉,因为太激动,加上站马步的时间也不短了,身体剧烈晃动了一下,差点没从梅花桩上跌落下来。结果自然很悲催,张叫花手中的棍子立马抽到了胖子身上。

        “哎哟!别别别,我下次不敢了!”吴缘连忙求饶。

        “哈哈哈……这叫恶人自有恶人磨。”曾雷忍不住大笑起来,不过等他回过来头来看到张叫花的时候,笑声嘎然而止。他猛然醒悟刚才顺带把张叫花给骂了。

        “呃呃,那个,我先去给老爷子送一下早点,对了,你们的早点我也顺带买了,不晓得你们喜欢吃什么。随便买了一些。”曾雷连忙找了个借口往屋里走去。

        张叫花瞪了曾雷一眼,冲着曾雷的背影大声说道,“你要是真想,明天早上六点钟赶到这里。跟胖子一起。”张叫花可是打定主意了,非要找机会好好教训这小子一顿不可。只要他入了套,那就由不得他了。哼哼……

        “那个,我先考虑一下。”曾雷的声音从屋子里传了出来。

        老爷子小声地问道,“你还真要跟他学啊?胖子都给他打成那个样子了。这小孩子根本不懂事啊。不过这医术还是很厉害的。昨天就喝了一碗水,感觉就是一碗水,一点药味都没有,但是还真有效果,我的脚本来是又肿又痛,现在已经不痛了,而且这肿胀也消了很多。这种治病的手法,还真是第一次看到。”

        “老爷子,那你说我该不该跟张医生学武呢?”曾雷问道。

        “我看还是算了。现在不是冷武器时代了。功夫再高,一枪撂倒。你看胖子,身上找不到一块好皮了。你得去跟张医生好好谈谈,不能这么下去,不然胖子一条命直接没了。”老爷子不忍地摇摇头。

        “老爷子,其实我看他还是很有分寸的。胖子性情懒惰,要不是对他狠一点,根本没办法让他彻底改过来。现在好不容易有个人能够管得住他,正好。看着吧,能不能让胖子脱胎换骨,就看这一回了。”曾雷对这个问题的看法跟老爷子不一样。

        吴缘在木桩上站马步站到十几分钟的时候,便已经是极限了,身体不同地晃动起来。这一次,张叫花却没有打人,而是用力地抽木桩,每次都抽得啪啪响。每次响声,总是能够让吴缘身体抖一下,仿佛抽在他身上一样,立即将他身体的潜能调动出来。

        “还差十几分钟呢!站稳了,小心我用棍子抽你啊!”张叫花每次都是将棍子在空中抽得呼呼作响。

        曾雷与老人还以为张叫花又在打吴缘,连忙走出去看。却看到张叫花端了一碗水往吴缘身上喷。

        吴缘本来已经坚持不住了,浑身上下不停地抖动起来,摇摇欲坠,随时都有可能从木桩上掉下来。但是在张叫花喷了这水之后,吴缘本来已经枯竭的力气似乎一下子回到了身体之中,浑身马上有了力气,站在木桩上不见没有抖动,反而越站越有劲。

        曾雷与那个老人都是目瞪口呆,他们吃惊的原因是,张叫花将水喷到吴缘身上之后,吴缘身上的伤痕竟然如同涂料被水冲掉了一般,全部消失不见了。

        曾雷与那老人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神中看到相同的惊骇。

        “我看你也跟着学吧。”老人笑了笑。

        曾雷没有说话,眼睛却看向外面,也不晓得他心里是怎么想的。

        “胖子,时间到了,可以下来了。”张叫花将棍子往旁边一扔。

        吴缘没有急于从木桩上跳下来,用手拍了拍比女人还丰满的胸脯说道,“我突然感觉到我无比强大了!”

        “胖子,你要是再坚持半个小时,我就真的相信了。”曾雷笑道。

        吴缘连忙从上面跳了下来,却是脚下一软,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哎呀,掉下好大一坨肉啊!”曾雷哈哈大笑。

        吃过了早饭,张叫花才开始给老人进行第二次治疗。张叫花对于治疗时间并没有什么讲究。

        张叫花进房间,便开始念咒语,“相请师父到十字,王字两边作十字,一个口字坐中央,口字底下添一字,三个了字脚下藏,肿处即消,热处即凉,痛处即止,疼处安康,收阴来阳,收阳来阴……寄开百病安康,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敕!”

        张叫花化了一碗除痛安康咒符水,便出了房间。

        张叫花这一日治疗的手法与前一天有很大的不同,但是在曾雷等人看来,却是大同小异。却看不出来张叫花手上结的法印与前一天是大不一样的。将符水撒了一部分在老人的腿上,剩下的同样是让老人喝下去。

        “是不是喝了这个就好了?”曾雷问道。

        “我怎么知道?先看看吧。”张叫花又是酷酷地说道。

        曾雷与老人似乎已经习惯了张叫花这有些酷的语气,都是笑了笑。

        老人则记得前一天说的话,“张医生,昨天我们可是说好了。今天看病我得付医药费的。今天得付多少医药费?”

        “你付个一百块钱吧。”张叫花说道。

        “一百太少了。看个专家门诊,挂个号也得几十呢。”老人掏出两百块钱递给张叫花。

        “两百就两百。”张叫花很是随意地接过钱,丢进了医箱里。

        “张医生,我曾哥也想跟你学武术。你看怎么样?”吴缘等张叫花收拾好医箱,连忙说道。

        “他怎么不自己说呢?”张叫花往外面看了一眼。曾雷正围着梅花桩转。

        “我曾哥不好意思开口呗。反正撵一只羊也是撵,撵一群羊也是撵,少他一个不少,多他一个不多。张医生,不如让他也来吧。那木桩我去想办法。”吴缘见张叫花并没有坚决反对,就知道张叫花对曾雷并不是很排斥。

        “你让他自己来跟我说。一旦开始考验,除非死亡,绝对不允许退出的。”张叫花说道。

        “那你放心,曾哥曾经在特种部队当过兵,他的毅力可比我强太多了。”吴缘欣喜跑了出去,他要去告诉曾雷这个好消息。过了一会,曾雷就被吴缘拉了过来,有些半推半就。

        “张医生,我曾哥过来了。”吴缘大声喊道。

        “我眼睛没瞎。”张叫花的声音依然很冷峻。

        “张医生,我想,我想跟你练武。”曾雷有些紧张。

        “规矩胖子应该已经跟你说清楚了。我还是再跟你说一遍。想跟我练武,先要经过我的考验。考验一旦开始,除非死亡,否则绝对不允许退出。考验过程中,不能够完成我的安排,之前胖子的情况,你应该看得很清楚。”张叫花冷冷地看了曾雷一眼。

        “很清楚。我绝对不会退出的。张医生,你放心好了。”曾雷连忙拍着胸脯保证。

        “你别高兴得太早,真正的考验比那个难得多。”

        “对了,张医生,老爷子家里人明天可能会过来。其实来这里的时候,我是瞒着他家里的人。老爷子的情况有所好转了,我才敢将情况告诉他家里。不过,我还是担心老爷子家里人因为担心老爷子的身体,可能会做出一些不礼貌的行为,到时候还请你多多原谅。”曾雷提前打个预防针。唯恐出现意想不到的事情。

        “我只想安安静静的当个医生。不想惹麻烦。也不想被麻烦惹。你们的事情,你们自己处理好。”张叫花脸色有些不悦。梅山水师的尊严岂能轻易被人践踏?

        “好的,好的,我尽量提前处理好。”曾雷不免开始担心第二天的事情了。本来他想一直瞒着老爷子家里人的。但是没想到治疗会持续几天。现在老爷子家里的电话不停的打过来。幸好曾雷还没配手机,但是裤袋上的寻呼机已经接到老爷子家无数条呼叫了。如果再不将老爷子的情况如实说出来,老爷子家人都要疯了。

        老爷子嘿嘿一笑,“放心吧,有我在,谁敢乱来?”

        曾雷稍稍安心了一些,这张叫花不是简单人,真要是被惹怒了,只怕后果不堪设想。而老爷子家的人也不简单。两方要是冲突起来,事情就真是不好办了。

        本来还以为能够拖延到第二天早上,没想到老爷子的家人当天晚上就杀了过来。

        “曾雷!你给我出来!”半夜里,吴缘家的大门被敲得怦怦地响。

        曾雷连忙起了床,像箭一般冲向了门口,飞快地将大门打开。只见门外站了一群人。这些人曾雷大多认识。

        “曾雷,你说陪老爷子到外面走走,结果你就把他拐带到这种地方来了。你究竟想干什么啊?”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指着曾雷的说道,手指差点没指到曾雷的额头上。

        “爸,你先别急,先听曾雷把事情说清楚吧。”一个年轻的女子焦急地说道。若是张叫花在这里,必然可以认出这个女子便是那群到梅山野游的几人之中的一个,她便是富察皓月。(未完待续。)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7/27289/1465504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