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八零后修道记 > 第476章 同道中人

第476章 同道中人

        “你说那几家啊?那几家有些特殊,外面的人他们一般不接待的。”吴缘有些支支吾吾,说不清楚。

        “你去过没?”张叫花问道。

        吴缘摇摇头,“没去过。听别人说,好像专门卖一些封建迷信的东西。他们叫什么法器。这要是在早些年,卖这个得关起来。现在道好,竟然还敢开店铺了。”

        “走,去看看。”张叫花反而有些感兴趣。

        吴缘有些不敢去,那里他曾经去看过,结果一走进去,被里面的人盯了一眼,就感觉浑身毛,连忙跑了出来,一连几天都做噩梦。对于这几家店子,他已经有心理阴影了。

        “算了吧。没什么好看的。”吴缘连连摆手,死活不肯跟张叫花过去。

        “那你在这里等我。我过去看看。”张叫花鄙视地看了吴缘一眼。

        吴缘对张叫花的这种眼神视而不见,他倒是对张叫花在那几家店子里重蹈他当日的覆辙挺喜闻乐见的。

        张叫花没理会吴缘,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拘于虚也;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笃于时也。

        吴缘则幸灾乐祸地看着张叫花的背影,心里不停地嘀咕道,“去吧,去吧,待会倒霉了,可不能怪我没告诉你。小屁孩会不会吓得屁滚尿流呢?嘿嘿,很期待啊。”

        那个店铺的大门竟然是虚掩着的,将来客拒之门外,张叫花总感觉到这几家店铺里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伸手轻轻将门一推,吱嘎一声,在空阔的房屋里显得特别的嘈杂。店铺里有两个人,一个站在柜台内,一个站在柜台外。显然一个是老板,一个是顾客。老板约莫五十岁的年龄,头已经花白,穿着一身普通的白色衬衣,草绿色长裤。顾客也是四十多岁,正式年富力强的年龄,穿的却是一身道袍,这种装束在现代都市里还真是很稀罕的。

        老板顾客同时回头向张叫花看了过来,一主一顾,没有一个简单人物,眼神里含着精光,深邃而阴沉。如果是普通人,只怕才面对他们的眼神,就得连滚带爬吓退了,难怪那吴缘死活不敢进来呢。这里还真不是普通人来的地方。

        张叫花自然不是普通人,跟着一主一顾对视了一眼,依然是若无其事,从门缝中走了进来,然后任凭大门自动关上。

        “小伙子,你走错地方了吧?”老板冲着张叫花笑了笑。虽然对张叫花的若无其事有些奇怪,但是看着张叫花的年龄,他还是难以相信这个小伙子会是同道中人。

        “你们店里卖什么的?不可以进来看看的么?”张叫花奇怪地问道。

        “看是可以看,我只是担心你看了之后会后悔。”老板说道。

        “没事,先看一看。你们这店子也真是奇怪,连个招牌都没有呢。”张叫花一边说话,眼睛却在四处打量。

        柜台里放着很多东西,看起来也是古香古色,但是总感觉这些东西很粗糙,跟前面看过的古董文玩店铺比起来,就少了一份雅致。但是对于张叫花来说,他能够感受到这个店铺的真正的神韵。

        这里的东西没有一样简单的,他竟然从店铺里的一些物品上感受到一丝微弱的法力。这里竟然由修道之人祭炼的法器。看来这京城还真是鱼龙混杂之地,竟然在这里碰到了身具法力的人。要知道张叫花出身在梅山水师的圣地—梅山附近,但是时过境迁,就算是梅山水师的圣地,张叫花也很难碰到几个拥有真正传承的水师。

        “嘿嘿,这小兄弟可不是走错地方了。石老板,你可是看走眼了。”那个道士向张叫花笑了笑,算是打了个招呼。

        “是么?哎呀,还真是人老眼花了。竟然没看出来,小兄弟竟然是同道中人。”石老板嘿嘿一笑,这称呼立即从之前的‘小伙子’改成了‘小兄弟’。

        “贫道张易尘,道号雷法天师,这个石老板也是同道,名叫石岩,小兄弟怎么称呼?”那个道士问道。

        张叫花冲着张易尘点了点头,“我叫张教化,道号张承道。”

        张叫花见这道士有道号,感觉自己没有的话会很没面子,所以直接拿承道的名字当自己的道号。说来也奇怪,张叫花遇到的道人,好几个都是姓张的。

        “真是江山代有人才出,一代新人胜旧人。我们看来是真的老了,随便遇到一个小伙子,道行竟然也如此厉害。”张易尘感叹道。

        石岩也点点头,他自然现了,论起修为张叫花只在他之上,“唉,看来我是有先见之明。早早的就放弃了修炼之路,经营这小店,求道上的同道给面子,让我混个温饱。”

        “你这么说,我也要早点找好退路了?”张易尘笑道。

        石岩苦笑道,“张道长,你这是讽刺我吧?小兄弟,咱们先别管这老道,你要点什么?”

        张叫花正好需要一些修道物品,比如说,画符用的黄纸、朱砂之类的物品,另外还需要装模作样的一些法器。石岩这店里的各种物品不少,但是真正可以称之为法器的屈指可数。

        不过这些所谓的法器,张叫花可看不上眼,他手中有传承法器,对这种小儿科的法器怎么会放在眼里。随便选了几样做做样子,那几样带着一丝法力的法器,他是一个都没选。

        “张老弟,你这眼力劲还得练练啊。老哥这店里还是有几样好东西的。”石岩笑道。

        张叫花笑了笑,“这几样就差不多了。现在也没那么多妖魔鬼怪等着我去杀呢。”

        张易尘笑道,“石老板,你就别黄婆卖瓜了,你那几件所谓的好东西,人家可没看上。我看张老弟一进门就往那几件东西上看了,你还真以为他没看出来?只是嫌弃你那东西太低级罢了。”

        “啊?”石岩看了看张叫花。张叫花笑了笑,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很显然,张易尘没说错。

        吴缘在那个医具店门口走来走去,焦急万分地看着张叫花进入的那家店铺。本来他是指望着张叫花能够受一次教训的。他很看不惯张叫花那副高人一等,目空一切的样子。但是现在张叫花进去了这么久都没有出来,他有开始担心起来。

        “这小子进去半天都不见出来,不是嗝屁了吧?活该!不听胖爷言,吃亏在眼前。他跟我无亲无故,甚至还有怨仇,我管他死活干什么?算了,我也趁机摆脱了这个小瘟神。”

        吴缘虽然嘀嘀咕咕说个不停,人却一直在店门口打转,往出去的路走几步,又挠挠脑袋,走了回来。这么来来回回走了不知道多少趟。

        :访问网站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7/27289/1462574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