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八零后修道记 > 第53章 童年那些事

第53章 童年那些事

        第三更!推荐票来得更猛烈一些吧!

        张叫花跟表弟玩泥巴坨坨的识货,宋大超来到刘家,放下一叠钱就离开了,一句话都没有说,脸色有些不太好。跟上一回街被扒手扒了钱包一样。要是张叫花看到他那副模样,肯定会笑死去。

        刘家人都是一愣一愣的,除了刘同茂,都没有想到菜包子打狗竟然还有去有回。太出乎意料了。

        宋大超临走的时候还留下了话,“跟那个小师傅说一声,郭道桂虽然是我同门,但是郭道桂是没出事就离开了师门的。他在外面闯了什么祸,跟师门没有任何关系。不过师父比较好面子。郭道桂吃了亏,难免会回去胡说八道。到时候,师父要是找上门来,希望小师傅能够好好解释一番。”

        宋大超的这一句话,让刘家人与张有平两口子不由得又担心起来。

        “听他这话,他们还想要找回场子来?”刘荞叶担心地说道。

        “别担心,就算他们敢再来,我们也不是好惹的。风水桥的爷们还没绝种呢!谁敢到村子里来找麻烦,先过了风水桥的爷们这一关再说!”刘标也不是个怕事的。这个年代,出去打工的还极少,村子里的年轻人平时闲得没事干。平时跟着外地来的武师学权棍的年轻人不在少数。一般人不敢随便进村闹事。要来也是要动员整个村的人冲进去。这种情况一年也碰不到几回。

        若是平时,赵兰英要好好数落刘标几句。刘同茂与罗冬珍也少不得要好好跟崽交流了一下思想。刘荞叶则要在弟弟头上敲上两下。但是今天,刘标的这种表现反而得到了全家的支持。

        “对,我们风雨桥的也不是好欺负的。”刘同茂说道。

        两个全身全是泥巴,手里还用绳子牵着一只麻雀的两个屁孩刚走到门口,就有一种想要逃跑的感觉。他们还以为大人们众志成城是要对付他们两个屁孩呢。还让不让宝宝愉快的玩耍啊?你们大人也太不要脸了,竟然合起伙来对付我们两个屁孩。

        刘喜反应极快,直接将手中的一团泥巴塞进口袋中。张叫花可舍不得把麻雀放生了,好不容易才用设了一个套子,用竹筐将上当的麻雀罩住。

        “叽叽……”麻雀哀鸣一声,趁着张叫花不注意,腾空而起,可是飞到半空之中,立即感受到脚下一根细细白线的拘束。这一团白线,分明就是张叫花在仪式完成之后,偷偷塞进口袋里的。没想到竟然是用来绑麻雀的。好在那念头,麻雀的地位也不高。早些年,它们还属于四大害之一呢。现在虽然洗脱的冤屈,但是在庄稼人眼里,它们依然是与庄稼人抢食的小偷。

        看着满身是泥巴的屁孩,赵兰英与刘荞叶同时爆发了。

        赵兰英立即展开河东狮吼:“刘喜!你给我站住,我保证不打死你!”

        刘荞叶双手叉腰,吼声如同晴天霹雳,“张叫花!看我怎么收拾你!”

        俩屁孩立即夺门而逃,傻子才停下来等着挨揍呢。

        刘标与张有平看着宛如当年的屁孩,脸上露出了笑容:有乃父当年之风嘛!

        女人与男人对待崽女的态度的区别在于:女人希望崽女守本分,男人则希望崽女有活力。一张一弛,才相得益彰。

        两个屁孩一路狂奔,自然不是两个妇女追得上的。跑了没几步,两个妇女就只能气喘吁吁地向着两个背影大声吼道:“最后别回来,回来看我不打折你的腿!”

        刘同茂笑哈哈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罗冬珍则端着一盆子鸡食,悠闲地往地上撒,然后惬意地看着鸡鸭在四周欢快地抢食。

        在屋后的某个林子里,两个屁孩趴在茂密的灌木中,头上还用荆条编了一顶草帽,像两个小侦察兵一般。

        “表哥,娘跟姑姑是不是亲姐妹啊。我爹肯定是招赘来的,要不然,娘怎么跟姑姑这么像呢?”刘喜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兴奋地问道。

        张叫花摇摇头,“舅母姓赵呢,我娘姓刘。怎么可能是亲姐妹呢?”

        “那倒也是。麻雀雀呢?”刘喜见表哥两手空空,连忙问道。

        张叫花这才发现,刚刚跑的时候,什么时候把麻雀雀扔掉了都不知道,抓了抓脑壳,“刚刚只顾着跑,哪里顾得上这些!”

        刘喜叹了口气,“我还想让爷爷做一只小竹笼,用来养麻雀雀呢。要是养熟了,我可以让它给我送信。”

        “电视里送信的那是鸽子,你一只麻雀雀送个屁的信。”张叫花噗嗤一笑。

        “我要是有只鸽子就好了。”刘喜脑袋看着天空,一只乌黑的乌鸦在树枝上来回跳动。

        所有的屁孩到了天黑,无论做错了什么事情,都会老老实实的回家。这个时候,就算爹娘生了再大的气,也差不多消得差不多了。如果赌错了,那么小屁屁要鲜花怒放了。不过对于调皮捣蛋的小屁孩来说,这种家常便饭,少吃一顿多吃一顿,没什么了不起的。一觉醒来,又是好汉一条。

        刘喜运气不错,被赵兰英数落了一顿之后,认了个错,就风平浪静了。张叫花却倒了大霉,刘荞叶担心崽崽有了本事,以后就敢无法无天,所以不容分说,将张叫花提进房间,按在长凳上,打一巴掌问一句:以后听话了么?张叫花很熟练地回答:听话了。听话了,依然要挨打,刘荞叶又啪的在张叫花屁股打了一巴掌,一个手掌印清晰地印在屁孩的屁股上:以后还敢跑么?张叫花痛得直咧嘴巴:娘,我不跑了,痛死我了,别打我啊。

        刘荞叶还没解气,又打了一下:“现在才知道痛啊。刚才怎么跑那么快呢?别以为你有本事了,就敢不听娘的话了。你要是这样,我就打断你的腿,看你还怎么跑。”

        刘荞叶觉得要让崽崽印象更深刻一点,于是打一巴掌问一句,又进行一个新的循环:以后听话了么?……

        吃过晚饭,表兄弟走到一起进行经验交流。

        “我娘骂了我一句,就没事了。”刘喜的话差点没把张叫花给气死。

        本来这事吧,大家都挨打,心里会感觉舒服很多。现在,张叫花开始怀疑自己究竟是不是亲生的。看吧,打这么狠,取个名字都是“叫花子”。难道真的是岔路口捡回来的?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7/27289/119300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