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八零后修道记 > 第47章 意料之外

第47章 意料之外

        刘喜既然没事了,第二天自然不用去县里。刘标得赶到杨家坝告诉拖拉机司机杨志刚,把第二天清早的拖拉机推掉。去的时候,刘标拿了两包烟放在口袋子里。这个年代,家里开上拖拉机的人在村里算得上一个头面人物。刘标自然不想得罪。

        杨家坝也是兰蛇溪村的,是兰蛇溪村的一个村民小组名,也是个老地名。是以附近的一个水利设施来命名的。张叫花外公所在的组叫风水桥,是以村落附近的风水桥来命名。而张叫花家所在的存在叫梅子坳村,所在的组则叫梅子塘。

        本来张有平要陪刘标过去,但是刘标死活不肯。这年代的人胆子也都特别大,走走夜路算不得什么事。刘标向来胆子大,自然没将兰蛇溪村子里的这点路当一回事。张有平一家子走了几十里的夜路,他自然不好意思让张有平再受累。

        风雨桥到杨家坝有将三四里路,中间还要经过一个石桥组。郭道桂就住在石桥。

        说来也巧,刘标去杨家坝去的时候,正好碰到从师兄宋大超家喝得醉醺醺回家的郭道桂。

        一看到刘标,郭道桂立即冲了过去,拦住刘标的去路。

        “是你!”郭道桂用手抓住刘标的肩膀。

        “你放开啊。不然别怪我不客气。”刘标压抑着自己的情绪。这里毕竟是别人的地盘,强龙不压地头蛇,刘标要是动手,石桥的郭姓人,无论郭道桂有理无理,都会过来帮忙。因为这关系到种族的尊严。正所谓打狗也得看主人,更何况在人家的地盘上打人家的同姓人。郭道桂在外面招摇撞骗挨了打,那是郭道桂活该,但是郭道桂被人跑到村子里来打了,那就是打村子里人的脸。刘标土生土长的农村人,自然深知其中的道理。

        “刘标,医院有没有治好你家小兔崽子的病?嘿嘿,现在又得来求我了吧?我告诉你,那兔崽子就是丢了魂,莫说在兰蛇溪,就算在整个一渡水乡,也就我郭道桂能够救得了你家小兔崽子的命。不过得看我有没有心情了。想让我再出手救人倒也容易,先给祖师爷我叩一百个响头,然后拿一百块钱来,我就勉为其难出手救一救那个小兔崽子。否则,拖到明天天亮,那小兔崽子可就真的成了短命鬼了。”郭道桂阴阴地笑道。

        刘标停了下来,用手扯开郭道桂的手,“对不住,让你白费心思了。我崽崽的病已经好了。我警告你一句,以后别让我在外面碰到你,否则见一次,我就打一次。”

        刘标将郭道桂的手扯开,用力一推,将郭道桂推到一边。

        此时夜深人静,石桥的人都已经进入梦乡,自然没有人看到这一幕。但是郭道桂依然面如火烧。这面子丢大了。但是,刘标的崽确实是丢了魂,那发高烧根本就不是用药物能够治得好的。而且刘标崽在三角坪赤脚医生谢大田那里都治了一天多,根本就退不了烧。这是郭道桂早就打听清楚的。不过困住刘标崽魂魄的那个东西道行不浅,他郭道桂半罐水的道行自然是对付不了。怎么突然就好了呢?

        这一渡水能够治好刘标崽毛病的水师,基本上都是石清旺一系的。大家行香火都有自己的比较固定的区域,很少会过界。就算要过界,也会过来跟这边的水师打声招呼,不打招呼就过来,很容易引起水师斗法的。水师斗法可是大事件了。郭道桂虽然没有正式出师,原则上是不能独自行香火的,不过,石清旺对这件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大家也就默认了郭道桂的资质了。这兰蛇溪一带就成了郭道桂行香火的区域。现在刘喜的病好了,就说明有水师过来呛行了。

        郭道桂愣愣地看着刘标打着手电继续往前走。

        刘标敲响杨志刚家的大门的时候,杨志刚还以为刘喜病情越来越严重了。如果是病情加重的话,杨志刚有些不愿意用拖拉机送刘喜去县医院了。万一这孩子没到医院就怎么样了,他的车就触了眉头了。装过死人的拖拉机,村里人都会很忌讳。以后喊拖拉机的时候,心里就会有个隔阂。办喜事就不可能考虑他的车了。所以,杨志刚有些为难。

        “刘标,你这么早赶过来,是不是你崽的病怎么样了?”杨志刚心情复杂地问道,非常后悔昨天竟然答应了刘标。

        “我崽的病好了,明天不用去县城了。我特意过来告诉你一声。免得你早上去我们那里。对不住,耽误你一天的生意。”刘标将袋里的两包香烟塞到杨志刚手里。

        杨志刚先是大喜,他不用去担心刘标崽死在半路上的问题了,但是很快又有些懊恼,昨天可是推掉了几单生意。搞不好拖拉机要在家里停一天了。不过他也是个乖面子人,“你这是干嘛?来我家还抽你的烟?我答应你送你崽去医院,是为了那点车费钱么?昨天来了几个要车的,我就跟他们说了,无论如何,我也要送刘标崽去县里。钱可以少赚,救人的事情绝对不能推辞。咱们又是这么好的关系。上小学的时候,咱们一直在一个班,读初中还是一个班。”

        杨志刚要将两包烟还给刘标,刘标自然不可能真的把两包烟要回来。两个人又推让了一会。

        “你崽的病怎么突然好了。是不是请了什么厉害的郎中来了?”杨志刚有些好奇地问道。

        “请了个外村的水师收了惊,当时就好了。”刘标知道姐姐姐夫不愿意将外甥水师身份的事情说出去。

        “哦,哪个村的,这么厉害?我就知道郭道桂那个半罐水,骗吃骗喝还行,动真格的根本不够看。”杨志刚拆开一包烟,给了刘标一根,两个人点上火。

        “我姐姐村里的。平时不怎么做这种事情,就是我姐村里人也很少有人知道。要不是跟我姐夫特别熟,也不会轻易出手。”刘标不得不为自己的谎话编一大堆瞎话。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7/27289/119300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