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八零后修道记 > 第36章 张本瑞的决心

第36章 张本瑞的决心

        “金秀,既然已经这样了,哭也没有用。你家男人去哪里去了?”张先义婆娘夏翠英劝解道。

        “他去镇上去了。趁着赶集把几张黄皮子卖掉。”马金秀泣不成声。

        “你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男人知道么?”夏翠英又问道。

        马金秀点点头,“知道,就是知道了这事才临时去赶集的。”

        “你家的鸡鸭都这么大一只了,你赶紧处理一下,用油炸了,还能吃上一段时间。总比天天咸菜强多了。”夏翠英出了一个主意。

        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那家出点什么事情,家家户户都过来帮忙了。有人帮马金秀烧了开水,把死掉的鸡鸭全部清理干净,做完了这些事情,一个个回家去了。也没指望着在马金秀家得点什么。别人家损失这么大,众人就算嘴馋,也不会想着从马金秀家弄只鸡或者鸭回去吃。

        张有平两口子也在张本瑞家帮了一会忙,才回了家。

        “这黄皮子真是报复性强啊。昨天本瑞才弄死几只,今天就过来把本瑞家的家禽全部弄死了。”刘荞叶回到家里还有些后怕。

        “可不是。这种东西不能招惹,谁惹上谁倒霉。”张有平无奈地摇摇头。

        “但是我看本瑞可能还不心甘。也不知道他去镇上回来又要整出什么幺蛾子来。”刘荞叶从马金秀的话里似乎听出来了,张本瑞这次去赶集,可能是要购买什么对付黄皮子的东西。

        “别人家的事情,我们也管不了那么多。本瑞家爱干什么,随他们去就是。”张有平走进房间。天已经亮了,得叫崽崽起床了。

        张本瑞在集市上,将四张黄皮子全部卖掉了,的来的钱足够张本瑞购买很多东西。回家的时候,张本瑞的肩膀上挑了两个蛇皮袋子。

        回到梅子坳,张本瑞一直青着脸,村里人跟他打招呼,他也不理会。回到家里,提起一个蛇皮袋,拿起一把锄头就往后山去了。

        黄皮子再狡猾,它也会有它的本能习性。动物都喜欢走习惯的线路。去张本瑞家作祟的一窝子黄皮子可是一个大家子,它们要出出进进,自然形成了一条通道。沿着通道找到它们的老巢并不困难。只是农村里的人一般都不想去招惹黄皮子,所以平时也没有人去找它们的老巢。黄皮子也很机警。老巢一旦被人发觉,立即会搬走。

        张本瑞下定了决心要将黄皮子的老巢找出来,自然也不是什么难事。

        张根新那天虽然被儿子儿媳气得半死,但是还是放心不下,跑了过来。

        “本瑞,本瑞,你跟我讲,你搞出这么多名堂,想要干什么?今天早晨的事情,闹得还不够么?黄皮子这么邪性,你再去惹它们,真要闹出大事你才心甘?”张根新走向前去拉着张本瑞的手。

        “我有做错了什么?我不偷不抢,不骗不拐,我家里的养的鸡鸭,被几只黄皮畜生给糟蹋光了,难道我不灭掉它们,还把它们摆到堂屋里当祖宗供起来?你看着吧。今天我要是不灭了这群黄皮畜生,我就不是人!我的事你别管!”张本瑞现在是来火了。

        张根新唉唉唉连叹了几口气,也只能无奈的离去。苍老的身影如同在秋风里萧瑟的飘零。

        村里人对于张本瑞这种怪异的行为,也是议论纷纷。

        “我看本瑞今天有些不对劲,只怕是碰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

        “我听说前几天,他招惹了有平家的崽。结果被有平的崽不知道怎么弄了一下,本瑞就被有平家的牛撞到田里去了。从那天开始本瑞就不对劲了。”

        “他怎么好不好的去惹有平崽干嘛?不知道有平崽邪性么?我都跟我家崽讲,千万别跟有平崽玩到一块。看,这不就是例子么?”

        “这事我清楚。也是本瑞的错。你天天在别人家田埂上放牛就行,别人在你田埂上放一下牛就不行?最关键的是,本瑞当时偷偷地从后面用锄头打了有平家的水牛两下。要是牛受了惊,踩到了别人怎么办?有平家的崽也邪性,那牛竟然没有受惊,发而在田埂上调转身体,把本瑞给撞了。完全是自作自受。”

        “看来,有平崽真是惹不起啊。”

        村里人七嘴八舌,也不怕说错了什么。用村里人经常说的一句话来说:牢里没有关一个吹牛讲大话的。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听众人这么一说,张根新悄悄地往张叫花走去。

        张根新走了之后,张本瑞依然在树林里四处寻找。有时将一片茅草灌木砍开,看一看里面是不是藏了洞穴。发现了洞穴,也要看看一下里面的脚印、粪便是不是新鲜的。通过这样来确认,找到的是不是黄皮子的洞穴。

        这人只要是用了心去做一件事情,还真很少有做不成的。张本瑞拼了命的要找出那群黄皮子,在山里东挖西砍,还真让他找到了一个大洞穴。在洞穴口子上,还发现了几根残留的鸭毛。更让他确认找到了那群黄皮子的老窝。

        那群黄皮子已经被他弄死了四只,但是昨天晚上到他家里为祸的只怕更多。

        张本瑞经蛇皮袋解开,里面是一个塑料桶,里面装着汽油。用锄头将四周的枯枝败叶聚集过来,塞到那个洞口。然后往上面浇了汽油,一把火给点着。

        火焰蓬地燃了起来,张本瑞又往上面压了很多湿的树枝。再在上面压了石块。

        湿的树枝自然很难点燃,释放出浓浓的烟雾。

        张本瑞眼睛在四周逡巡,看到哪里冒出了浓烟,立即跑过去将洞口堵住。堵了两三处洞穴之后,便没有再发现有新的冒烟点了。

        “嘭!”

        压在那些湿树枝上的石块猛然滚落,一个全身燃烧着的小动物从火中蹿出来。正是一只黄皮子。这只黄皮子全身着火,痛苦地吱吱叫着。

        张本瑞早就在旁边守候多时,上前对着黄皮子就是锄头。

        那只黄皮子立即惨叫一声,翻倒在地上,身体微微地抽动,口里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7/27289/1193005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