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八零后修道记 > 第29章 水牛事件

第29章 水牛事件

        早上刘荞叶将张叫花喊了起来。张叫花上学之前,还要去放牛,所以必须六点钟就要起床。然后放一个多小时的牛,再去上学。农村里家家户户的孩子都是这样过来的,也没有什么辛苦不辛苦的。

        张叫花睡眼朦胧地向娘说道,“娘,我出师了。”

        “瞎说。一大早起来,不许说乱说话。”刘荞叶听成“出事了”。

        “什么乱说话?老道士说我已经把他的功夫都学到家了,所以可以出师了。以后就不用挨老道士的打了。老道士还送了我这个。”张叫花拿着铃铛摇了摇。

        刘荞叶感觉声音有些刺耳,却笑道,“这个铃铛不是你早就有的么?”

        张叫花呆了一下,抓了抓后脑勺,“老道士也太小气了,拿我自己的东西送给我哩。不过他告诉我怎么用这个铃铛啊。他还说这个铃铛是法器。”

        “他怎么不给你两个风火轮呢?那你不是直接变成挪吒三太子了么?”刘荞叶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也难怪,谁让崽崽口中的话实在太有趣了么?

        张叫花抓了抓脑袋,不知道该说什么。穿起衣服,洗漱之后,就去放牛去了。

        因为要放学,放牛的时间不可能像平时那么久,牛就牵在田埂上。田埂上因为沾了稻田里的肥料,草长得很旺盛,牛自然能够很快吃饱。只是牵着牛在田埂上要特别警惕,随时要防备牛偷吃咫尺之遥的禾苗。禾苗可比田埂上不知道被吃过多少茬的野草要爽口得多。

        张叫花家的牛是一头大水牛,力大无穷,真要是霸蛮要偷吃禾苗,张叫花一个小屁孩根本牵不住。要不然,上一回张叫花大伯也不会那么着急。毕竟这大水牛也有他家一份。

        张本瑞早上出来看田里的水,一看到张山海正在他家田埂上放牛,远远地就嚷了起来,“叫花,叫花,别到我们田埂上放牛。”

        张叫花不高兴了,“你家田埂上不能放牛,那你还牵着牛到我家田埂上去呢?合着你们家的田埂就是金子,别人踩都踩不得啊?”

        张叫花一句话就把张本瑞噎回去了,气得张本瑞吹胡子瞪眼,“你家也太没有家教了。你家的水牛爱偷吃。要是吃了我家的禾苗怎么办。现在补都补不了。”

        “那你放牛的时候还吃了我家的禾呢?我爹回来说了,你那天放牛,吃了我家井边的那块田的禾,吃了一大片。怎么没见你赔我家的禾呢?”张叫花立即跟张本瑞摆事实。

        张本瑞说不过张叫花,就快步走了过去,看看自家的禾究竟有没有被张叫花家的牛吃了,要是没吃了还好,要是被吃了话,他自然是要去张叫花家里闹的。非要让张叫花这小子屁股开花不可。

        张本瑞走到天边到的时候,却发现禾确实没有被牛吃掉。那牛也奇怪得很,张叫花牵的绳子根本没有绷直,一点都没有受力,它要是想偷吃的话,只要稍微一扭头就可以吃到田里嫩绿的禾苗,但是它就是不去吃。甚至它还伸头去吃非常靠近子田埂上面更为嫩绿的草。那些草几乎与禾苗混合在一起。但是牛吃这些草的时候,竟然动都没动田里的禾苗。

        “吃了你们家一根禾没有?哼,你们家天天在田埂上放牛,吃了别人家好多禾。别人就在你们家田埂上放不得牛。哪天我要是看到你在我家田埂上放牛,看我怎么对付你。”张叫花一点都不怕张本瑞这个大人。

        张本瑞也拿这个伶牙俐齿的小屁孩没有任何办法。因为张叫花根本没说错。他为了让他们家的牛每天吃得饱饱的,几乎天天牵着牛在村子里的天边地边吃草。谁家的庄稼没被他们家的牛偷吃过?有个时候,他还故意放任他家的牛打点“野食”。别人都是不好说他,有些则是奈何不了他。没想到今天被一个小屁孩当着面说了出来,让他有些羞恼成怒。

        张本瑞一下子恶成心起,走到张叫花家牛的背后,用手中的锄头柄在牛背上重重地敲了两下。这两下,确实是用心狠毒,因为一般情况下,牛被打受了惊,肯定是不顾一切往前冲的。张叫花只是一个孩子,牛真要是不顾一切冲过去,只怕跑都跑不掉,最后结果只怕是非死即伤。

        张本瑞用锄头敲牛背的时候,,完全是因为被怒火冲昏了头脑,等回过神来,才发觉自己闯了祸,不过已经为时已晚。心中一冷,以为马上就会看到一幕惨剧。

        张叫花看到张本瑞走过来,也没想到他会这样做,见他在牛背上用力敲了两下,立即明白这家伙不安好心,连忙扔掉牛绳子拔腿就跑。

        但是,让人意外的是,牛被打之后,却没有往前跑,而是猛然一个转身,头转了过来。平常一头牛在田埂上是很难调头的,但是这大水牛却轻松地跳转头来。

        张本瑞没有看到他想象的一幕,反而看到牛调转身体对着自己。很是诧异,却也并不害怕,他手中拿着锄头,并不怕一头水牛的攻击。

        张本瑞并不认为大水牛敢攻击他,因为平时就算是一个小屁孩,手中拿着一根竹条,就足以驱赶一头大水牛。更何况他手中还有一柄锄头呢?

        但是他却没有注意到这头水牛跟普通的水牛完全不一样,它看到了这个攻击它的罪魁祸首之祸,牛眼睛立即发红。身体猛的一躬,身体猛然往前一蹬,立即如同猛兽一般向张本瑞冲撞了上去。

        一瞬间,水牛的气势一下子变成了凶兽。这股气势一下子镇住了张本瑞,原本想要举起锄头攻击的双手一下子绵软无力。他毕竟只是一个乡村凡夫俗子,在真正的危险面前,一下子变成了懦夫。反应倒是很快,将手中的锄头一扔,立即撒腿便跑。

        大水牛刚才背上吃痛,可没准备如此轻易放过他。飞快地追了上去。张本瑞虽然跑得快,但是大水牛也是跑步健将,在山里撒丫子跑起来,小屁孩根本难及项背。所以三两下就快要追上张本瑞。张本瑞见大水牛追得紧,一路哭嚎,“杀人了!救命啊!”

        张叫花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的发生。他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刚才张本瑞那么对付他,这一幕让他看得非常解气。活该啊!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7/27289/1193004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