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八零后修道记 > 第26章 开学

第26章 开学

        张世才真的好了,喝下那碗水之后,当时就退了烧,伤口也痊愈得非常快。没有再出现任何恶化。除了失去了一只眼睛,张世才几乎恢复到正常人水平。不知道是那碗水的法力强大,还是张世才的求生意识强烈的缘故。

        张有平两口子倒是开始担心起崽崽来。他们并不希望崽崽拥有强大的法术,相反,他们更希望崽崽是个正常人。过普普通通的日子。梅山水师是让人敬畏的,但是让人敬畏并不都是好事。人世间的偏见非常可怕。别看普通人害怕梅山水师。实际上他们也因为敬畏而无形去孤立这些让他们畏惧的人。

        梅子坳小学马上就要开学了,张叫花就要成为一名小学生。但是张有平夫妇却担心,背上书包并不能够让崽崽像普通人一样的上学。

        张叫花也对梅子坳的校园生活充满担忧。他倒是不担心在校园里会被别的小孩子排挤孤立。而是担心遇上的老师跟梦中的师父一样,成天拿着一把戒尺,想尽一切办法,在自己手掌上敲出清脆的节奏。

        张叫花一路上拉了五泡尿,追了十次蝴蝶,在梅子坳小学门口打了三次转,最后被娘揪着耳朵来到小学一年级老师龚子元面前。

        “叫什么名字?”龚子元带着有几分僵硬的笑容问张叫花。

        张叫花嘟着嘴巴,没有做声。这个老师虽然没有老道士老,但是跟老道士太像了,一脸虚伪的笑容,让你误以为他很和蔼可亲。等板子打到手心中的时候,才知道他的厉害。

        见老师文化,刘荞叶连忙替崽崽回答,“叫张叫花。”

        “他会说话么?”龚老师很是不高兴地问道。这么大的孩子什么都要父母代劳,肯定是娇生惯养。这种小孩子让龚子元非常反感。

        “会会,崽崽,老师问你话呢!”刘荞叶推了张叫花一把。

        “我叫张叫花。”张叫花很是不情愿地说道。

        郭老师眼睛里露出果然如此的神情,“你叫什么?叫花?什么叫花?”

        “叫花子的叫花。”张叫花没好气地说道。

        龚子元忍不住噗嗤一笑,“你这应该是小名吧?大名叫什么?”

        “大名也叫张叫花。张德春那球日的都登到户口本上去了。”张叫花忍不住骂了一声。

        “哎,不许骂粗口。以后在学校里学习就要注意了,必须讲文明。不许粗口。”龚子元正色道。

        “臭小子,皮痒了是吧。竟然敢在老师面前骂粗话。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刘荞叶瞪了崽崽一眼。

        “行了,你名字都已经登到户口本上去了,也不好改了,要改要到派出所去。不然的话,以后都只能叫张叫花了。”龚子元可能觉得收个叫张叫花的学生,有损他的形象。

        “张叫花挺好,贱名好养活。”刘荞叶毫不在意地说道。

        张叫花苦着脸,根本没法反抗,只能默默的认倒霉。

        自从搞计划生育之后,适龄儿童就越来越少。以前一个年级可以开两个班,现在一个年级开一个班人数太多,开两个班人数又有点少。梅子坳小学的校长马立松直接拍板,六十多个小屁孩挤到一个班里面。

        教室没多大一间,安排六十多个小孩,也只能见缝插针。教室里几乎将所有的空地全部利用了起来。

        张叫花因为不讨龚子元的喜欢,直接被龚子元安排到最后一排。这倒挺如张叫花的意。老师想打他手掌,得越过千山万水。

        张九斤比张叫花大一岁,但是今年才来上学。被龚子元安排和张叫花坐一凳。

        “我不跟叫花坐一凳。我爹娘说了,要离叫花远一点。”张九斤哭着喊着不肯跟张叫花坐一凳。

        龚子元有些不明白,“不许闹,位置是老师安排的。不听话的,以后站起来上课。”

        “我爹娘说了,不能跟叫花离得太近,你就是让我站着上课,我也要离张叫花远一点。”张九斤脾性也很倔。

        龚子元有些烦了,只能暂时给张九斤另外安排一个位置。虽然也是最后一排,但张九斤也是屁颠屁颠地坐到了自己的新位子,坐下之后,还给了张叫花一个鄙视的眼神。

        龚子元想安排别的孩子去跟张叫花一凳,谁知道班上的孩子一个个死活不肯跟张叫花一凳。

        “有问题啊!”龚子元再傻也明白事情不对了。但是,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一个七岁的小屁孩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待遇。按道理,这么大的屁孩不应该干出什么伤天害理的恶事来啊。

        “谁能够告诉我,为什么没人愿意跟张叫花同学坐一凳么?”龚子元高声问道。

        “我知道。”张九斤吧嗒吧嗒嘴巴,把口中的半块纸包糖吞进肚子里。

        “张九斤,以后不许在课堂上吃东西。嗯,你说说,为什么你们都不肯跟张叫花同学坐一凳吧。”龚子元看了张叫花一眼,却发现张叫花平静得很,拿着一只铅笔在纸上写写画画,似乎这个教室里就他一个人一般。确实很奇怪啊。

        “叫花是个扫把星!谁跟他走得太近谁就会倒霉。”张九斤将之前张叫花放牛的时候,六个孩子一起去放牛,结果另外五个孩子全部溺亡,而张叫花唯一幸存的事情说了说。

        龚子元虽然这个学期才调到梅子坳来教一年级,但是梅子坳这么大的事情,他自然也是听说过的。没想到,这个幸存者就在自己班上。

        “这样说来,这件事情跟张叫花同学一点关系都没有啊。你们为什么要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他身上呢?以后张叫花同学是你们的同学,你们不能够歧视他。也不能够孤立他。”龚子元有些感叹农村里的封建迷信还是太严重。没想到这么大的一个孩子竟然就成为了封建迷信的受害者。

        “老师,叫花能够看得见鬼。村里人都知道,金虎他们几个虽然死了,却还一直缠着叫花。不信,你问叫花自己。”张九斤嬉笑着。

        龚子元有些将信将疑,作为一个人民教师,怎么能够相信这种怪力乱神的事情呢?龚子元看向张叫花,“张叫花同学。”

        张叫花没想到会有人喊自己,所以没有立即反应过来。

        “张叫花同学。”龚子元继续喊道。

        张九斤站起身,走到张叫花跟前在他桌子上重重地敲了一下,“叫花,老师喊你呢!”

        张叫花惊异地抬起头来,奇怪地看着龚子元。

        “张叫花同学,张九斤同学说你能够看见金虎、富贵等几个小伙伴,是吗?你现在还能够看得见么?”龚子元问道。

        “以前看得见,前一段时间,不知道他们去哪里了。”张叫花同学这才猛然想起,自己竟然有这么久看不见金虎他们了。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7/27289/1193004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