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八零后修道记 > 第25章 最美味的食物

第25章 最美味的食物

        “真的有用?”

        屋子里所有的人包括张有平也都在盯着张世才身上的变化。张有平虽然喝过崽崽化的水,但是说心里话,他有怎么能够轻易相信,随随便便化出来的水,跟过家家一样,真的就会那么有效。这一次拿过来给张世才喝,纯粹是死马当活马医。

        咕咚!

        张世才竟然一口将碗中的水喝干了,还发出咕咚一声响。

        众人都是惊奇地对视了一会。

        “真的有用。这也太神奇了!”张德春抓了抓后脑勺,有些大惑不解。

        这时候,张恩中气喘吁吁地从外面跑了进来,“蠢,蠢书记。”因为喘息,把“春”字都喊成“蠢”字了。

        “怎么样?医院派救护车来么?”张德春没好气地瞪了张恩中一眼,见张恩中像个革命英雄一样,也就没跟他一般计较了。

        “医,医院他娘#的不肯来,说我们村级路太烂了,车进不来。”张恩中喘了几口气才说道。

        “我就知道医院靠不住。我不是跟你说了,医院要是不肯派车过来,不是让你在乡政府那边叫台拖拉机进来么?”张德春知道张恩中是跑回来的,肯定是没叫车。

        “那些混球不肯进来,说我们村里平时不让外村的拖拉机拉货,都不肯进来。都怪刘前旺那个球日的。一个人霸着整个村子,村里叫外村的车不让进来。现在倒好,叫个车都叫不到。多少钱别人都不肯来。”张恩中甚至出高价钱,别人也不肯进来。想来也是被刘前旺给得罪死了。

        “以后这事不能由着前旺乱来。”张德春很是懊恼。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一旁,罗细妹激动的叫喊声,让房间里的气氛一下子活跃了起来。

        “世才,世才!”

        众人眼睛看向张世才的时候,张世才唯一的一只眼睛已经睁开了,“娘,家来怎么来了这么多人啊?”

        “崽啊!你总算是活过来了啊!”罗细妹担心了一整天,心中的忧伤总算是释放了出来。

        “娘啊,你莫哭啊。我这不是好好的么?”张世才还是没弄明白什么情况。

        “今天真是多亏了有平,要不是他,你只怕到阎王爷那里报到去了。你的伤口做恶了,身上烧得燃起(形容严重高烧),有平帮你化了一碗水,喝下去,你就醒过来了。”罗细妹感激地看着张有平。

        “是啊,今天多亏了有平了。”

        “有平啊,你这水真的是叫花子给你化的?”

        “那个叫花子只怕是梅山水师。不然不会有这么厉害。”

        “对对,一开始我还不敢相信呢。没想到这水真的这么神奇。”

        “真正的梅山水师是有这么厉害的。马五郎只能算是三脚猫的功夫,他化的水自然没有什么用,但是真正的梅山水师化的水,那可是比特效药还要特效药啊。”

        ……

        村里人七嘴八舌,都在说张有平的好话。

        张有平连忙说道,“先别说这些了,先检查一下,看世才的烧退了没有?”

        “这个不用看了,看世才这气色,跟之前完全不一样了,烧肯定退下来了。”张德春看了一眼,非常自信地说道。

        “有平哥,今天多亏你了。我现在感觉舒服多了。应该没有什么事情了。多亏大伙挂念,我今天算是死过两回了,大难不死,以后无论如何,我也要好好活着。”张世才想开了,心里也豁达了。

        “对对,这世上没有迈步过去的坎,只要你想开了,伤好了,再去寻个赚钱的门路。日子总会越来越好的。”张有平鼓励道。

        “有平哥,你放心吧。我不会胡思乱想了。”张世才向张有平笑了笑。

        张有平见张世才没事了,变要告辞离去,现在张世才家里困难得很,他总不能留在他们家里吃饭。拿着那个青花陶瓷碗,便要回家。

        “有平哥,吃了饭再走。”张世才连忙喊道。

        “不了不了,你们也忙不过来,我们也没帮什么,吃什么饭啊?世才好好样身体。我先回去了。”张有平知道张世才家里是什么情况,怎么可能会在他们家里吃饭?

        罗细妹连忙到房间里抓了一罐玻璃装的柑橘罐头,这东西在农村绝对是稀罕货,只有在看望病人的时候,才会去镇上的百货商店买上几罐。上一次张世才住院的时候,一些亲戚去医院看望的时候,买了一些罐头。

        “拿回去给叫花喝。”罗细妹硬塞到张有平手中。

        张有平本想婉拒,但是想了一下,还是收了下来,“那我就替叫花谢谢了。”

        “谢什么。让叫花多到我们家来玩,满架葡萄快熟了,他想吃,随时过来摘。”罗细妹笑道。无论张叫花端过来的水是怎么来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张有平救了她崽的命,也等于救了她的命,救了她的家。她知道他崽要是没了,她也活不下去。从当年她男人撒手人寰开始,崽就是她活下去的理由。一个女人守着寡,将孩子拉扯大,有多么不容易,需要付出多少心酸,需要吞下多少泪水,只有她自己知道。

        生活哟,就如同村里井口边的几棵弯弯曲曲的柏树,哪怕是被压弯了身躯,也要留世间一片墨绿。那是生活唯一的希冀。

        张叫花现在开始感觉生活的美好,橘子是他喜欢吃的,糖水也是他喜欢吃的,现在两样他喜欢吃的东西混合到了一起,这滋味有多么好,听听他喝得吱吱响,就可以知道。

        “好吃吧?给娘一口好不好?”刘荞叶看着崽崽吃得那么津津有味,凑过去试探了一下。

        “好。”张叫花一口答应了下来,然后用调羹舀了一瓣橘子,送到娘的嘴边。

        见崽崽这么爽快,刘荞叶心里比吃了蜜还要更加甜蜜,脸上露出的笑容比田野的花还要明艳,“乖崽崽,娘不吃,崽崽多吃一点。”

        “娘吃嘛。”张叫花却很坚持,他想让娘分享他的甜蜜。这是世界上最美味的东西,娘也要尝尝。

        刘荞叶真地吃到了世界上最美味的食物,这个一口也许够她回味一辈子。

        张叫花喂了娘之后,又给正在门槛上给他做射水枪的爹送了一块橘子。爹很爽快地吃了下去,哈哈一笑,“真好吃!”

        幸福无须家财万贯,快乐也许粗茶淡饭。生活中的滋味,只有慢慢品味,才能够明白其中的大道。

        Ps:因为单章在渠道看不到,老鱼在这里发一下。敬请谅解

        Ps:在写《我的修道人生》的时候,老鱼有很多的矛盾。总是纠结在如何将内容写得更受更多的人喜欢。怎么往作品里面添加更多人喜欢的元素。结果是,所有的东西糅杂在一起,不仅大家不喜欢看,老鱼自己也没办法往下写。也许老鱼的小说注定了不可能让所有人都满意。

        《我的修道人生》留给老鱼太多的遗憾,开篇的时候,写得很舒服,很顺畅,我现在都有些回味写那个开篇的那种舒服。结果也是大家比较喜欢的。所以我喜欢找回来那种舒服。所以有了这本《八零后修道记》。一开始我本来取名就叫《张叫花修道记》。我希望从书名就表明我写的是非常淳朴的东西。我开始找回写《我的修道人生》开篇的那种味道。不管大家喜欢还是不喜欢。老鱼知道总会有人喜欢老鱼的这种风格的。也许不会很多人。但是有人喜欢看,就是老鱼的动力。

        这本书写得很慢,因为老鱼担心写快了,也许最后又会跟上一本书一样。慢慢地写,可以去挖掘很多细节。所以喜欢大家有耐心,让老鱼能够将这种气息写得更生动。也请大家谅解,老鱼每天的更新不会太多。但是老鱼会用心去写。尽量把质量提高。

        对于那些既要老鱼质量好,又要更新快的朋友,老鱼只能抱歉的说一句:臣妾实在办不到。

        新书开始了,发现现在开新书越来越难了。本来以为上个榜应该是很容易的。谁知道现在推荐票什么的都能够领红包了,别人一天弄出上千上万票,直接把老鱼干掉了。老鱼没那个精力也没有那个财力去运营。有推荐票的兄弟,就给老鱼投几张推荐票。有空每天来追看一下。觉得老鱼写得比较走心,就打赏鼓励一下。新书比较艰难,只能靠道友们的支持了!

        在此,老鱼感谢一直支持老鱼的道友们!感谢喜欢老鱼作品的道友们!有你们的支持,老鱼才能够在无论多么困难的情况坚持下去。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7/27289/119300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