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八零后修道记 > 第18章 哑炮

第18章 哑炮

        抄完了开刀接骨止痛水的本经之后,接下来又有铁牛水、雪霜水、止血水、消脘煞水、反返水、收猖水、止痛水、化骨水……

        一晚上怎么就这么久呢?不知道怎么回事,张叫花这一回竟然还记得自己是在做梦,心里盼望着快点醒来算了,免得又挨打。手都已经被打肿了。但是这个梦却好像一直做不完一样。一晚上抄了十几个咒语,竟然还没醒过来。

        “醒醒,醒醒,宝崽,天亮了,要放牛去了。”张有平直接将崽崽抱起来,走到门外,感受一些清晨的清爽。早晨,这个季节虽然没有露水,但是空气略微有些湿润。昨天的炎热已经彻底地消解。

        张叫花睡眼朦胧地睁开眼睛,“爹啊,老道士昨天晚上打了我好多回。”

        “哈哈,又挨打了啊?我看看,是不是被打坏了。”张有平将崽崽地小裤衩给扒下来,在屁屁上轻轻打了两下,“还好还好,没打坏。”

        “又不是打了我屁屁,老道士专门拿板子打我手心哩。好用力的。”张叫花伸开手掌,手掌嫩嫩的红红的,却不似被打过。

        “告诉爹,老道士教你什么?”张有平笑道。

        “前半夜抄本经,后半夜炼水。昨天晚上抄了好多咒语,有开刀接骨止痛水、铁牛水……”张叫花跑到厨房里拿来了一只碗,在从水缸里舀了半碗水,像模像样地踏着罡步,嘴里念着咒语,手则不停地在碗沿上挥转。等咒语念完,张叫花才停了下来,将碗端到爹面前,“爹,这是铁牛水,师父说喝了会防身抗打。”

        张有平既觉得很怪异,也觉得很好笑,接过崽崽手中的碗,一口喝了下去,“那爹就试试看。是不是变大力士了。”

        将碗里的水喝下去之后,张有平没觉得自己身体有什么变化。帮婆娘将苞谷棒棒晒好,又将豆子全部摊开。就准备去张前龙家干活了。早上要干一两个小时,才吃早饭。去太晚,张有平怕别人说闲话。虽然是帮工,没有一分钱的工钱。但是干活是不能偷斤短两的。至少张有平是干不出来这样的事情。

        这两天打地基,张有平帮张前龙家抬石头,很大一块的石头,从山里扛回来。

        梅子山有一片石山,村里用的石头都是从石山里搬回来的,打地基用的都是大块头的石头,没有什么好工具搬运,只好靠肩膀一块一块地扛。

        石头是用炸#药在石山上放炮炸开一大块的石头。

        放炮之前,会有人敲着铜锣,大声喊:放炮了!放炮了!

        听到喊声,村里人会找地方躲起来,跑到石头砸不到的地方。

        张有平听到喊声,就走到一块巨石后面藏了起来。等听到轰隆隆的放炮声响过之后,才从巨石后面走了出来。

        “有平,刚才响了几下?”同村的村民张世才大声问道。

        “响了五炮吧。我没太听清楚。”张有平不太确定,因为有几炮是一起响的。

        “我放了七炮,只听到五响,怕是有哑炮了,你们先躲一下,我上去看看。”张世才摇摇头,哑炮最麻烦,很容易出事。

        张前龙从家里赶了过来,看到张有平还没去搬石头,脸上有些不悦,“怎么回事?不是已经响过了么?”这是有些埋怨张有平等人怠工了。

        张有平有些恼怒,张前龙给别人家帮忙的时候,想尽一切办法偷懒,现在他家里请人了,连包好烟都不舍得买,就买了一点烟丝,一点卷烟纸。村里人现在谁还抽手卷烟?

        “哑炮了。世才去看去了,怕出事。让大伙先躲一下。”张有平没好气地说道。

        “我就是随口问一下嘛。其实哑炮没什么的。”张前龙嘴里是这么说,自己却不敢向前。张有平自然也不会那么傻,这个时候冒着危险过去给张前龙家扛石头。

        就在这个时候,轰隆一声响,张有平转头看去,只看见满天的石块飞舞,一块拳头到的石头正呼啸着响他砸来。

        “完了!”张有平下意识中,往旁边一避,石头狠狠地砸在张有平的肩膀上。发出一声脆响。鲜血瞬间染红了张有平的肩膀。张有平身体一歪,倒在了地上。

        张前龙听到响声之后,慌忙往后退了几步,他的运气好,没有被石头砸中,只是被砸到张有平身上的那块石头,弹起来砸到了脚尖。

        “哎哟。”张前龙看了看脚趾头,没事,只是擦破了皮而已。

        回头一看张有平,整个肩膀已经被鲜血浸透了。

        但是那边村民张恩中在大声喊,“不好了,张世才出事了!”

        张前龙心中咯噔一下,出事了!

        张世才去看哑炮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这一炮竟然延迟了这么久。正好张世才伸脑袋去看的时候爆炸了,张世才一个脑袋炸得血肉模糊。张恩中背着张世才就往山下跑。

        “快快,去喊拖拉机。要赶紧送医院,再晚人就没了。”张恩中大声喊道。

        所有的人的注意力都被张恩中吸引过去了,就连张前龙竟然也没再去注意张有平。

        来的晚的帮工的还没来得及进山,就看见张恩中背着一个血肉模糊的人奔跑了出来。众人也顾不上别的,连忙将手上的家伙扔掉,跑过去帮忙。

        张前龙则跑前面去喊拖拉机了。

        刘荞叶听说石山出事的时候正在家里晒苞谷。结果老远听到石山放炮过后没多久又突兀地响了一下,当时就觉不对劲,放炮没有这么响的。当时心里还祈祷了一句:千万别出什么事。

        当时也没多想,过了没多久,就听到石山那边有人高声喊:出事了!

        刘荞叶什么都顾不上,打着赤脚就往外跑,心里不停地祈祷自己男人千万不要有事。

        “看到我家有平没有?看到我家有平没有?”刘荞叶飞快地往石山那边跑。碰到一个,立即跑过去问。

        “没看到。”

        “就看到恩中背着世才出来了。”

        “可能还在山里没出来。”

        ……

        听到的消息让刘荞叶心里发凉。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7/27289/119300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