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超凡传 > 第十八章 元婴的顿悟

第十八章 元婴的顿悟

        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过去,而汪为君却没有等到米小经再次睡觉,不过,毕竟是曾经的合体期大高手,就算如此折磨,他依旧咬牙坚持着,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元婴已经彻底稳固,一夜念诵真言,已经无法让他的元婴达到崩溃的境地。

        也就是说,在短短的时间里,汪为君已经恢复过来,最少不在死亡边缘徘徊,不得不说,汪为君到底不凡,修真超级高手可不是说着玩玩的,只有对修炼有着精深的认知,才会有如此底蕴恢复元婴。

        当然,恢复到合体期的元婴水平是不可能的,汪为君目前的元婴状态,差不多就是稳定在元婴期。

        到了这一步,汪为君反而不急了,毕竟修炼了那么多年月,一旦沉静下来,这点耐心还是有的。

        西风凛冽,寒风呼啸,不知不觉中,西衍门迎来了初冬的第一场雪。

        半夜大雪就纷纷扬扬的落下,刺骨的寒风横扫大地,就连还在念诵真言的米小经都不得不停止,因为罗伯都快要爬到他怀里来了,太冷了。

        米小经立即烧起土炕,当火焰燃起,土炕渐渐温热起来的时候,窗纸却已经泛出白光,天其实没有亮,那是白雪的反光。

        罗伯原本蜷缩起来的身体,逐渐放松下来,热乎乎的炕,让他继续熟睡。

        米小经继续坐在蒲团上念诵真言,功课那么多,总是要完成的,而且这次一直念诵真言到天光大亮。

        由于大雪天,米小经可没有地方再去吸收一丝乾阳紫气,汪为君的元婴就悲催了,好不容易稳固的元婴,得不到乾阳紫气的支撑,他只能加大吸收灵气的速度,这样一来,米小经的好处越发大了。

        首先完全不怕冷了,以前过冬,都让米小经很痛苦,除了晚上烧热土炕,那时候才会好点,而只要出门,就冻得受不了,今年这场雪下来,米小经出门,竟然没有觉得有多冷。

        而汪为君却不得不拼命修炼,不然的话,晚上的念诵真言,就能要了他的命。

        清晨,米小经和罗伯两人起来,罗伯年幼,不敢出门,就一件百衲衣,出去就冻个半死,只能将房间打扫一遍,然后缩在土炕上,靠着火炕来抵御寒冷。

        米小经拿着扫帚,清扫院子中的积雪,西衍门的师傅们,也一个个拿着木锨扫帚,清扫门派中的积雪。

        晨钟响起,一部分师傅去了大殿念诵真言,早课时间到了。

        米小经依旧清理着院子,这个小院落没人打扫,他必须清扫干净。

        西衍门到了冬天,一般都有猫冬的习惯,大都封闭门派山门,师傅们一般是不出门的,冬天是衍修重要的修炼时间,各种修炼活动会很多,当然,也不是没有师傅出门。

        到了冬天最冷的时候,西衍门会派出比较厉害的师傅,去枫林村守护,那时候山上的野兽,会来骚扰村庄,因为山里没有什么吃的了,而枫林村中,有人有牲口,有家禽,还有大量的狗,所以是吸引野兽的地方。

        米小经是有资格去守护枫林村的,只是因为他年龄幼小,门派大师傅不同意让他去,作为一个缘觉期的衍修,他快要达到晋级的程度,但是衍修的战斗技巧和战斗能力,他几乎没有掌握。

        和修真者不同,修真者达到练气后期,一般都有很强的武力,衍修前期弱,而一旦修炼到后期,其实力不比修真者差,甚至专门负责战斗的衍修,其战斗能力比修真者还要强悍。

        衍修在炼器方面和修真者也有差别,一般而言,衍修的武器大都极其简单,和修真者五花八门的法宝不同,一开始的威力也很小,可是随着修炼时间的增加,其威力也在不停的增加。

        衍修的武器,往往就是自己常用的修衍的衍器,比如念珠,比如衍木棒,比如钵子,这些都是衍修爱用的衍器。

        米小经现在用的就是手腕上的十八颗念珠,这就是他唯一的衍器了,穷人就是穷人,和修真者不同,米小经是真的穷到家了,别说是灵石什么,就算铜钱银钱金钱都没有见过。

        打扫完院落,米小经回到房间,又加了一把柴,将土炕烧热,这才重新坐到土炕上。

        每天,米小经会教授罗伯识字,每天十个字,学完后让罗伯自己练习,自己记忆。

        一个沙盘,一根木棍,就是所有的教学和学习的用具了。

        罗伯学的极其认真,从秋天到初冬,这几十天,他也认识几百个字了。

        闲着也是闲着,既然不用上山采集,那么米小经就彻底清闲下来,当然,米小经可不会偷懒,他开始盘坐念诵真言。

        汪为君吓得魂飞魄散,夜里的念诵真言,已经让他吃不消了,早晨还没有乾阳紫气的补充,他觉得自己要完蛋了,这可是活活被念死的结局,这也太过凄惨了,一个合体期的大高手,竟然被一个小衍修念诵真言,念到死的程度,想想就悲从中来。

        呜呜大哭!

        真言字符涌动,随着念诵真言声,汪为君嚎啕大哭,他知道过不去了,没有乾阳紫气的补充,就算他拼命修炼,也无法弥补念诵真言带来的伤害,真的要身死道消了,他一点也不想死。

        受到真言无形影响,汪为君的元婴开始反思这辈子作为,随着反思,他逐渐沉静下来,从偶然修道开始,艰苦的修炼,逐渐成长的实力,为了掠夺修真资源,坑蒙拐骗,打砸烧抢,一件件事情在脑海中掠过。

        最终,汪为君心里闪过两个字:“报应!”

        当他想到这两个字的时候,念诵真言带来的伤害突然变得小了,以至于他勉强可以抵挡了,这一刻,他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可是修炼到这种境界的人,对于机会从来都不会松手。

        对于道修,可是不管什么报应不报应的,他们与天斗与地斗,要是有报应的念头,那么什么也不用做了。

        勉强维持住元婴的崩溃,苦苦抵御着真言的侵蚀,汪为君的元婴隐隐觉察到了一丝求生的希望,哪怕仅有一丝希望,汪为君的元婴也停止哭泣,开始疯狂的修炼。

        就在这个关键的当口,急促的奔跑声响起,随即敲门声传来,念诵真言声停止。

        突然,门外传来一声惨叫,紧接禅门在一股庞大的力量冲击下,瞬间就碎成无数块,激射入屋,其中夹着破碎的血肉。

        新书上传!各位看官道友请多多投票支持!想要交流的朋友,请加微信公众号xiaoqianguanfang(萧潜官方的全拼),QQ交流群156537480,老萧欢迎大家加入交流。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7/27173/1187556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