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燃钢之魂 > 第二十三,二十四章 冲锋,突进(1.2)两章合并

第二十三,二十四章 冲锋,突进(1.2)两章合并

        赤色的光芒如星闪耀,头顶令人抑郁的乌云在一瞬之间就被划开。

        沐浴在星空和月光下,满面风霜的骑士们驾驭着自己的战马,在山丘的最高处重新列齐阵列。

        他们拉住缰绳,缓缓停下,同自己的战马一起轻轻的喘着气,白色的雾气缓缓飘荡,然后被寒冷的风撕碎,消散于空气中。

        亮银色的铠甲上遍布霜雪,风吹过的痕迹无处不在,骑士们却并不疲惫,虽然连续奔袭数日,按理来说他们早就应该疲惫无比,但白银骑士早已不是普通的正常生物,这种程度的体力消耗还在负载范围之内。

        环顾四周,山丘之上盖满冰霜,落尽了枯叶的老树载着积雪,同灰色的岩石一起耸立在一边。

        骑士们跟随着队伍,缓缓的度步向前,他们自边缘处朝下看去,入目之物,为一片翻滚着的漆黑。

        兽血腥臭蛮荒的味道充斥大气,而伴随着远方震动群山的嘶吼,没有穷尽的狂兽之潮自无垠黑森侵袭而出,宛如黑海之怒涛般奔涌不可阻挡。

        这就是我们将要面对的敌人?

        心中没有丝毫恐惧,骑士们看向站在最前方的那个人。

        那个骑着黑色战马,以投枪破开天空,站在旗帜之下的人。

        乔修亚。

        乔修亚·拉德克里夫站立在山丘的最顶端,众人的前方,无言的凝视下方狂暴的兽潮。

        紫黑色的雾气伴随着混杂着翻腾而起的灰尘,随着无数怪物的奔跑而逐渐腾起,万兽的军势宛如漆黑的天穹倾倒了一般横断了天与地,撕裂了凝冰的大气,就连暴雪和狂风也无法阻挡遮蔽。

        面对这种由无数狂暴扭曲的怪物组成的军队,哪怕最为勇敢的人也会感到犹豫。

        但对于战士而言,却并不是这样。

        惧怕?

        倒不如说是期待啊。

        再也没有什么比现在更美好了,因马上就要到来的战斗而生的喜悦,无需加以掩饰。

        宛如贪恋鲜血,渴望生肉的饿狼一般,单纯的渴望着畅快淋漓战斗的男人仿佛找到了自己一直想要的东西。

        穿着黑色的铠甲,黑发赤眼的战士右手紧握银白色的巨剑,左手持着第二把被递上的钢铁骑枪,扑面而来的刺骨寒风将黑色的披风吹得猎猎作响,面对奔腾的群兽,他双眼宛如燃烧一般,无声的笑了起来。

        这才是属于我的时代。

        “骑士团,听令!”

        仿佛是钢铁震鸣一般的声音在队伍的最前方响起,乔修亚肆意狂笑着,发出了命令——

        “随我——冲锋!”

        “冲锋!”

        ——要塞。

        “援军?什么情况?”

        除却弓手和布兰登之外,也有许多人发现了那闪现在远方的赤色光辉和击中在兽潮中央的钢铁长枪,但更多专注于阻碍兽潮的士兵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他们只是机械一般重复着攻击,将一波一波的狂兽收割。

        维尔丹妮之前正专注于应付自天空袭来的大量飞行种,也没有注意到之前地面上发生的异状,不过她听见了援兵二字,便忍不住回过头,疑惑的看向仍然用望远镜观察远方的弓手,问道:“真的有援军?”

        自从几天前送出求援信后,紫发的女法师一直都在等待着援军的到来,可是在日复一日的失望中,她也差不多死心了。

        仔细想想看也是,女伯爵露出了一个苦笑,笑容之中充满了苦涩和自嘲,谁又会跨越千里,只为了支援一个平时并不往来,甚至还有竞争可能的对头呢?至于攻破要塞后逸散的群兽会对整个北地造成多大的威胁,不亲身经历过,那些人怎么可能懂。

        “不,丹妮,真的有援军。”

        一剑砍下几个正在爬墙的怪物头颅,黄金剑士布兰登转过身,认真的对着自己的爱人说道:“我看见了,刚才远方有人爆发斗气,抛掷一杆骑枪跨越数千米的距离轰中了兽潮中央,造成了可怖的杀伤,只不过由于兽潮补充的速度太快,你没看见而已。”

        “是吗?”

        女伯爵自然是相信他的,假如说这个世界上有谁不会欺骗自己的话,那么也只有这位金发的剑士了,维尔丹妮给自己施展了一个极效鹰眼术,看向布兰登指向的远方。

        视野之中,拉德克里夫家黑底金边的旗帜迎着狂风飘扬,持剑之手的纹章是如此明显。

        骑着龙血战马的骑士们跟随着旗帜,在山丘上整理好阵列,领头的是一位身着黑色全身铠甲,手持巨剑和长枪的高大战士,身上燃烧着黄金级战士特有的斗气辉环。

        的确是有援兵。

        但她却不由得失望的叹道:“才五十个人?!”

        五十个人?

        听到了自己领主的感慨,一些正在附近作战的巡查团战士也不禁露出了复杂难言的表情,然后这些粗豪的汉子便干脆的骂道:“五十个人,这么点援军有个屁用处啊!”

        “他们以为这是什么?小孩子过家家吗?”

        “这******可是二十万的超大兽潮,五十个人,一瞬间就没了!要不是我们有城墙保护,也早就被啃的一干二净!”

        某个战士一枪将一只狼形狂兽从城墙的边缘扎下,他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看向底层密密麻麻,宛如地狱之海般的扭曲着翻涌的狂兽,大声的说道:“别说这种废话,你们看看,现在就连城门都已经被这群怪物的尸体堵住了,就算他们能冲破兽潮,我们也没办法打开城门让他们进来啊!”

        他说的半点也不错,狂兽在城墙底部留下了数以千计的尸体,以它们庞大的体积,假如是十几米高的小城墙的话,尸体早就堆起一个斜坡,然后其他怪物就能轻松的冲击城墙了。就算是摩尔多瓦要塞这种挖空石制山脉而成的超大型城墙不至于这么快被淹没,但城门也早就被尸体牢牢的堵住。

        “没用啊,这么点人,就算来了也没用。”

        深深的叹了口气,得知这消息的城卫军们再一次认清了事情的严重性,面对如此规模的黑潮进攻,哪怕是有援军也没有用,别说是五十个人了,哪怕是数以千计,万计的大军团也很难说必胜。

        原本听见有支援而稍微燃起的一点希望,就这么被现实干脆的熄灭了,好不容易用麻木维持的士气顿时大跌,整个要塞的攻击速度以肉眼可见的频率降低。

        魔兽们才不会管敌人的士气怎么样,早就因为狂龙病而暴躁无比的它们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撕裂敌人,生吞血肉。

        有些强大的魔物忍耐不住饥渴,在无法攻击到城墙上的人类时,便干脆的拾起地面上其他魔物的尸体大嚼特嚼,腥臭的血肉混合着紫黑色的血液从它们的口中飞溅而出,眼中紫蓝色的光芒因为摄入了更多的病毒鳞粉而变得更加旺盛。

        “吼啊啊啊啊啊!!”

        在生吞了一只同类的尸体后,某只原型大概是白熊的魔兽狂吼一声,浑身上下的肌肉骨骼暴起,发出了噼啪的响声,它的双眼中如今变成了一片深紫色,每次吐息,都夹杂着肉眼可见的魔力光点,黑色的雾气从这狂兽的皮毛之中溢出,然后整个身形就猛地胀大了一圈,雪白的毛发被狂暴的筋脉肌肉撑的如同钢针一般,浑身上下脉动着不可思议的力量。

        深度狂化!

        “呼!”

        紫蓝色的吐息夹杂着彻骨的寒意,如同风暴一般在这已经有八米高左右的巨熊口中汇聚,然后,只见一道汹涌的光柱高涨,被加强过的寒冰吐息命中了城墙。

        轰隆!

        剧烈的爆炸将灰白色的城墙炸裂了一角,被包裹了一层坚冰的碎岩掉落,砸进了狂兽群中,顿时就碾压死了几个比较弱小的怪物,血肉横飞,而其他的魔兽不仅没有惧怕,反而因为血的气味而更加狂暴,它们嘶鸣怒吼着,以比之前更快的速度朝着城墙上爬去。

        一方失去了士气,一方却更加凶猛,此消彼长,顿时城墙上就有好几个地方频频告急,甚至在某些防御薄弱,而巡查团来不及赶到的地方,已经有一些魔兽爬上了城墙,和城卫军战斗了起来。

        “可恶,这样可不行!”

        以疾风一般的速度赶到,布兰登挥舞着双剑,轻松的就将眼前几只爬上城墙的魔兽切割成一片片碎肉,他转过头,大声对维尔丹妮和守城的士兵们说道:“就算没有援军,也不应该这么绝望,丹妮,至少有人愿意过来帮助你,而且领头的那个战士肯定有黄金级水准,别的人不谈,他肯定能冲破兽潮赶来帮忙!”

        “三名黄金级的强者,至少守住这一次攻城是没有问题的!”

        黄金剑士的声音特意用斗气增幅过,响彻在城墙和塔楼之间,顿时就让所有人就醒悟了过来——就算五十个人没有什么用,但至少也有一名黄金强者啊!不管怎么说也比之前的形式要好,实在是没道理士气这么低下。

        “对!”

        女伯爵在此时也明白了过来,她也立刻对自己的骑士和属下们大声勉励道:“诸位,至少守下这一波攻势!”

        随后,黄金法师也不再多话,她表情凝重,再一次举起手中的灰色铁木法杖,全力的灌输自己的魔力,引动大气之中的元素力量。

        虽然因为周围已经被混沌的气息感染,魔力和元素都污浊不堪,可是紫发法师黄金级的全力发挥又怎么是这种小事能够妨碍的?

        顿时,原本呼啸着的北风静止了,暴雪也为之停滞,天上的阴云被某种神秘的力量一层层分开,如同水之波纹一般退却,群星闪烁着的天幕出现在了这个已有数十天未曾见过星光的要塞上空,面对如此奇迹一般的景色,所有的士兵士气为之一振。

        “……”

        沉默着,全力的操控自己的力量,维尔丹妮作为御使元素与魔力的黄金级战争法师,她所会,所创造的魔法都是以大范围的战争为目的而创造的,这意味着在威力巨大的同时,也绝对不可能轻易的使用。

        女伯爵知道,以自己的实力全力发动自己最强大的法术后,绝对会陷入很长时间的虚弱期,甚至会昏迷,没有人保护的话,就是一个大号的拖累,所以在前几次攻城,无论多么危机的情况下她都没有使用自己的最强法术。

        但是现在,布兰登就在她的身边,而情况也的确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所以……

        “见证群星的力量吧!”

        荣光之力·星弧破碎

        一声喝令,无数光芒顿时便以闪烁着的星为源,如雨一般直落而下!

        顿时,无数爆炸和闪光在城墙之前的兽潮处出现,肉眼可见的冲击波如同平静湖水中被投入了一颗石子一般,泛起清晰可见的波纹,紫黑色的烟雾顿时就被强光和高热冲散,而伴随着焦热的烈风和腥臭的烤肉味,密集的兽群死伤惨重。

        维尔丹妮的荣光之力星弧破碎,可以链接诸天群星的倒影,以无尽的星光为原点,凝聚近乎光速的魔力弹幕,给予广泛范围内的敌人巨大的打击。

        “干得好!”

        金发的剑士似乎也是第一次看见自己的爱人发动如此威力的法术,在前方砍杀魔兽的他立刻发觉魔兽的攻势一轻,城墙处压力大减。

        不过随后,在他惊恐的视线中,紫发的法师紧握着手中的灰色法杖,缓缓的倒下。

        “丹妮!”

        立刻冲到维尔丹妮的身边,抱住她抬起头,布兰登眉头紧皱,他用手盖住女法师的脑袋,稍稍感应了一下,然后心里便松了口气:“还好,只是过渡疲劳而昏迷,没有大碍……”

        可现在也不是庆幸的时候,他立刻焦虑的回过头,看向兽潮。

        虽然之前至少消灭了数千头狂兽,可没有了黄金法师的大规模法术压制和威慑,空中的飞行种就会大军压上,配合之后赶来的无穷无尽的兽潮,情况说不定会比之前更加糟糕!

        这也正是为什么黄金强者不能轻易出手的原因,有些时候,他们呆在原地不动,就能有效的压制敌人的进攻。

        可实际上,在回头之后,黄金剑士却看见了令他惊诧到停止呼吸的一幕。

        星弧破碎造成的巨大空挡依然存在,城墙上的魔兽却已经被清除一空,士兵们得到了难得的休息机会。

        兽潮……停了?!

        不可能啊!布兰登心中猛烈震动,他清楚的知道,哪怕是再怎么强大的攻击,也不可能吓住这些被混沌侵染,没有理智的怪物。它们不可能会因此而感到惧怕而不敢上前。就如无数炼金火炮在它们之炸出巨大的空洞,可没过几秒就会被填满一样,虽然数千头魔兽被抹杀造成的空洞超乎想象的巨大,但也不需要十秒钟就能全部补充上来。

        “等等,不是停滞不前!”

        毕竟是黄金级的剑士,布兰登敏锐的察觉到兽潮的奇怪动向:“它们这是朝着其他地方汇聚!”

        难道……

        惊讶的睁大双眼,黄金剑士抬头眺望远方的山丘。

        那里,正是兽潮汇聚的地方。就在那一片漆黑的死亡之潮中,却闪烁一道夺目的赤色光芒。它正以疾风般狂飙猛进的速度,朝着要塞——突进!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5/25748/119294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