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燃钢之魂 > 第二十二章 援军 2

第二十二章 援军 2

        狂兽没有智慧,它们只会使用蛮力进行没有任何技术含量的爬墙和吐息,但就算是如此,也已经足够可怕。如果不是维尔丹妮脚下的这座城墙被施加过传奇级别的钢化祝福,恐怕早就被如海啸一般的魔力吐息打了个粉碎。

        侧头看向身边不远处,正在忙碌的调试各类防御器材的城卫军和正在迅速布防的战士们,紫发法师知道,摩尔多瓦的所有可用之兵都在此处,哪怕是能够战斗的平民也都全部用上,可就算如此,相比起仍在增加的狂兽大军,也如杯水车薪般不值一提。

        “援助信已经发出去三天了……没有任何回信,没有任何援助。”

        狠狠的将手中的法杖朝着地面一顿,维尔丹妮的心中不知道是焦躁还是痛苦,她一字一顿,咬牙切齿的说道:“那群人,为什么就不明白!假如摩尔多瓦要塞被攻破,那么整个北地全境都逃不了!没有以山脉改造而成的要塞作为阻拦,这群狂兽可以肆意奔袭任何一处庄园和村镇!”

        发泄过一阵后,法师知道这没有任何用处,所以她重新恢复了冷静。摇了摇头,女伯爵看着正在逼近的兽潮,皱眉沉思。

        嗒嗒。

        紫发法师的背后出现了脚步声。

        转过头,维尔丹妮看见了一名金发红眼的剑士。

        “你来了。”

        面对这个身穿朴素的褐色皮甲,腰间挎着两把长剑的剑士,法师轻叹了一声,然后不再言语,而这剑士走至法师的身前,沉默的抱住了她,然后平静而直截了当的说道:“我从帝都赶来了,丹妮……和我走吧。”

        放开双手,直视紫发法师的双眼,没等对方回复,他就继续道:“这次兽潮已经超出了正常的规模,我看得出来这背后有混沌的气息,这已经不是一位伯爵,一个领地能够处理的事态,我会禀告皇帝陛下,请求他出动五大军团助你剿灭兽潮……但在此之前,你绝不能呆在这个险境。”

        说话时,金发红眼的剑士目光坚定如磐石,看得出其不可动摇的意志。

        “布兰登·卡欧斯……”

        摇了摇头,女伯爵苦笑着拒绝道:“先不说五大军团为了剿灭帝国中央地区暴乱的兽潮早已应接不暇……你的意思是要我放弃我的领地和领民,一个人苟且偷生?这不可能,我理解你的好意,但恕我不能答应你。”

        “面对二十万带着混沌气息的狂化魔兽,你是不可能守住的。”

        名为布兰登的剑士并没有正面回答,他只是单纯的指出一个问题:“作为一名黄金法师,你牺牲在此处没有任何价值。”

        说到这里,他的语气一转,甚至带着一丝恳求:“丹妮,如果是以前,我一定会陪你一起坚守这座要塞,只要和你在一起,就算是死亡我也甘之若饴……但现在你已经是我们孩子的母亲,哪怕是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女儿们着想,她们不能失去自己的妈妈。”

        紫发的法师陷入了沉默,她的脑海中浮现了两名年幼女孩的身影,年长的继承了母亲紫罗兰般的发色,年幼的则是和父亲一样有着一头金色的头发。

        女伯爵的目光柔软了一点,但她仍然拒绝道:“布兰登,我承认我的确不是一名合格的母亲……女儿可以交给你带走,而我将和我的领地同生共死,这是我的命运。”

        “你的意思就是要同为黄金级的我看着自己的女人死在魔兽口中,然后自己一个人卑劣的逃离吗?”

        而且这根本不是你的命运!

        紫发的法师静静的摇了摇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不知如何去劝说眼前的女人,金发的剑士心中烦躁无比,却不能说出自己说知道的信息。

        作为数百年前,封印异界时空狭道的传奇法师,卡巴拉·卡欧斯的直系后裔,布兰登·卡欧斯自然知道这片土地背后的真相。北地四大家族,其中有三个是当初探索异界,封印时空通道的英雄后裔,但如今,除了那个最近爆发内乱,新伯爵才刚刚继位没多久的拉德克里夫家,其他家族都放弃了这份坚守,选择成为一名普通的贵族。

        而这次兽潮中掺杂着少数荒神,这明显有混沌信徒,甚至是邪神亲自出手的痕迹,迎击它们的应当是他和那位拉德克里夫家新任的混沌看守者,而不是眼前这位油盐不进的女法师!

        面对所爱之人的坚持,黄金剑士实在是不知道如何是好,他只能站在她的身边,一起看着远方的兽潮不断逼近。

        (实在不行,就在最危险的时候,打晕她强行带走!)

        就在布兰登心中暗暗想着这事的时候,狂兽的阵列已经跃过了最近的一处山丘,马上就要来到城墙附近,所有守城的士兵们都严阵以待,虽然由于接连不断的战争而疲惫无比,但他们也掌握了丰富的经验,各式各样的炼金火炮和附魔弩车都备弹齐全,而战争法师和元素弓手也都做好了准备。

        白银战士组成的巡查团时刻戒备,假如有魔兽冲上了城墙,就是由他们将其击落,只要城墙没有崩塌,那么无论再怎么多的魔兽也只需要同时应对那么一两千只罢了,假如只是这种数量,这群战士有着充足的信心。

        兽群越来越近了。

        三千米。

        二千米。

        一千米。

        马上就要到了。

        “敌,前方五百米,战斗准备!”

        准备的号角声在塔楼的最高处响起,这声音在北风的撕扯下变得支离破碎,却依然能传入每一个人的耳中,所有人都在此时打好精神,法师们联手联通魔力,构造繁复的法术符文,而弓手们则是拉起满弓,操控火炮和弩车的城卫军也都做好了发射的准备。

        “攻击!”

        随着命令,一瞬之间法术的辉光照亮夜空,无数各式各样的战争法术被联合施展出来,巨大的雷霆跨过数百米的距离击中了狂兽兽群,银蓝色的电流四窜,至少有超过百头各类魔兽被当场击毙或者是失去了行动能力,而随之而来的烈焰和寒冰轻易的将它们全数点燃穿透,彻底杀死。

        摩尔多瓦的法师一向是四领中最多的,就连领主都是一名黄金级的法师,而在第一波的法术后,是铺天盖地的箭矢暴雨,它们带着剧烈的嗡鸣声降下,将无数弱小的狂兽穿透,钉死在原地,而一些强大的魔兽也被带着倒刺和血槽的箭头击伤,流出了紫黑色的浑浊血液,体力渐渐流失。

        炼金火炮和附魔弩车的每一次发射,都会在密集的兽群中带出巨大的空洞,猛烈的爆炸升起阵阵尘雾,混杂着狂兽身上的紫黑色雾气升腾于空,然后缓缓消散,但这不过是第一波的兽潮而已,在其之后,仍有蔓延到地平线的庞大军势在咆哮着前进,之前轰击造成的空洞被迅速填满,仿佛从未出现过一样。

        而魔兽们也回敬着各类吐息,虽然因为狂化,它们没办法使用更加强大的天赋法术,不过最为简单的吐息不仅没有消弱,还因为魔力的增长而加强了威力。

        一发发炮弹一般的吐息击中在城墙上,碎石崩散,打出了无数大坑,城墙上有些运气不好的士兵被击中,他们或是被冰冻,或是燃烧,抑或是被电的焦黑,立刻就身死当场。

        在塔楼的保护下,法师们并没有受到太多的攻击,他们的魔力在法阵的辅助下迅速恢复,连续不停的释放一个又一个的法术,而弓手也同样没有任何间断,他们拖延着魔兽前进的步伐,但兽潮的最前端依然一步步推进,接触到了城墙的底部,而空中无数飞行的巨蝠和飞龙也来到了要塞的上空。

        令人头晕脑胀的超声波和寒冰吐息从天而降,打乱了城墙上炼金火炮的轰击节奏,顿时兽潮前进的速度又更进一步,原本就有无数凹陷的城墙上挂满了魔物的身体,迅速朝着上方爬行着。

        “麻烦的虫子。”

        看见这个场景,一直沉默的女伯爵冷哼一声,她举起灰色的铁木法杖,对准了天空。

        要塞之间的光芒好像一下子变得明亮了起来,阴霾被一扫而空,一条又一条的赤色长线在黄金法师维尔丹妮的意志下,于大气中组成了如同齿轮一般的繁复花纹,它们层层叠加,组成了壮观而美丽的巨大六芒星法阵。

        黄金阶魔法大卫之星。

        而在下一瞬间,无数赤金色的光束便以法阵为中心射出,以光速命中了半空中的巨蝠和飞龙,这些光束每一次击中目标,都会带来一次巨大的爆炸,而自己也会转变方向,击中另外一只魔兽。

        顿时,无数焦黑散发着恶臭的尸体如雨一般下坠,似乎是惧怕这可怖的威力,飞行魔兽的兽群立刻远离,并再也不敢过于靠近要塞上方,而是远远的使用吐息和天赋能力骚扰。

        战局陷入僵持,但优势却不在人类这一边,为了防备可能出现偷袭的黄金级怪物和一直在空中徘徊的飞行种,维尔丹妮和布兰登两位黄金强者只能偶尔出手,击退快要爬上城墙的魔兽,虽然塔楼中的法师和弓手以及各式各样的炼金器材仍在不停的造成大量杀伤,可对于真的没有尽头的兽潮而言,这也仅仅就是聊胜于无。

        随着时间的推移,城墙底部的尸体堆越来越高,而有些等级较低的法师的精神已经无以为续,弓手们普遍都用了超过十个以上的箭袋,而炼金火炮绝大部分都已经停止发射,炮手们已经开始掏出长剑,跟随着巡查团扫除已经爬上城墙边缘的怪物。

        在多日以来的战斗中,摩尔多瓦要塞的补给早就消耗大半,如今已经是最后的存量了。

        “不行!不能这么下去。”

        布兰登挥舞双剑,深青色的斗气扫过城墙,将一排正在攀爬的狂兽斩首,他皱着眉头,对刚刚释放了两个黄金级魔法逼退飞行兽潮的维尔丹妮说道:“以前你能守住,是因为补给充足,但现在已经不行了,这些狂兽这次看上去是下定决心要攻破要塞,它们已经用尸体堆出了一个斜坡,在没有大量攻城器材的情况下,你是守不住的!”

        “守不住那就死!”

        因为连续施展大魔法而有些精神力枯竭,女伯爵的脸色苍白无比,声音也是异常冷漠,她看上去只是单纯的死撑:“我不能就这样抛弃这些和我一同战斗的士兵,就这样逃走!”

        “你不死才能在以后复仇,现在的坚持毫无意义!”

        就在布兰登打算放弃劝说,准备偷袭打晕紫发的法师时,他突然发现,有一道赤色的光芒在视野的尽头处亮起。

        漆黑黯淡的云幕被一道凝练到极点的斗气华光撕裂,北地夜晚的群星和紫蓝色的瑰丽天空就这样直接出现在众人之前,而在银白色的月光落下的同时,一把包裹着黑红色光芒的骑枪飞驰过数千米的距离,落在了兽潮中央。

        “呼!”

        并没有声势浩大的爆炸,也没有尘土飞扬的爆发,黑红色的力量爆发了一瞬间,然后悄无声息的消散,但没有人敢于忽视这一击,因为就在它落下的地方,只剩下一片死寂,所有接触黑红光芒的狂兽都悄无声息的死去,而冰封了千年,坚固无比的冰雪冻土也直接塌陷,仿佛直接被消融蒸发了一样,只有钢铁的骑枪巍然立在坑洞的中央。

        黄金剑士震惊的看向发出光芒的那个地方。

        伴随着雪雾弥漫,尘土飞扬,一个又一个的人影翻越过了远处的山丘,出现在了城墙上众人的眼前。

        “那是,那是拉德克里夫家的旗帜!”

        加持了鹰眼术,又带着望远镜的弓手能够清晰的看见远方的情景,他不禁惊呼了一声,大喊出声:“是援军!”

        “什么?!”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5/25748/119283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