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燃钢之魂 > 第九章 萤的忧虑

第九章 萤的忧虑

        看见这个场景,战士便停下脚步,他转身,放下了手中巨兽的头颅,迎着基利等人走上去。

        眼前的一老一伤一昏迷,都是他父亲最得力的属下,也算得上是乔修亚的长辈——当然现在就是他的属下了,可道理不能这么讲,面对这些从小就认识的人,他肯定要过去迎接一下。

        不过,在双方遭遇的瞬间,战士就皱起了眉头,他停下脚步,一脸疑惑的打量着青发的半精灵,然后转头对着白发的法师问道:“劳伦斯先生,这位……是谁?”

        “啊?”

        愣了一下,面对这种情况,走在前方的基利还没有反应过来。

        他见过小时候的乔修亚,并在老伯爵的嘱咐下教导过对方使用武器,虽然双方多年不见,但因为能够想象当年的那个少年长大之后的样子,所以并不觉得眼前的这个面孔陌生,但半精灵战士万万没想到乔修亚似乎半点也记不得自己,顿时就感觉心中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别犯傻,你头盔掉了。”

        身侧传来冯叹气的声音:“他压根就没见过你的脸,不认识很正常。”

        听到头盔这两个字,乔修亚顿时就明白了过来:“基利老师!”

        说完后,战士面色顿时就变得古怪起来——别的不说,眼前的这位青发半精灵面容俊美无比,虽然侧脸处遍布密密麻麻的魔纹,却也不减其魅力分毫,当然,更重要的是,这个家伙看上去似乎比他还要小一点,和他印象中那个严厉而威严的高大战士完全不搭半点边!

        就算乔修亚脸部线条硬朗,那也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而对方和他父亲同辈的,少说也要有四五十岁,看上去居然比他还要年轻……难怪平时要用蒙面头盔遮住脸,魔纹还是其次,骑士团那群大老爷们看见自己的顶头上司这么多年还是这么年轻俊美,年龄和颜值的双重打击,士气该不知道有多低落。

        冯倒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他尊敬的对乔修亚行了一礼,然后用略显嘶哑的声音说道:“领主大人,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假如可以的话,请在要塞会议室中等待一会,等我和基利把佐尔艮送去医疗后,便立刻前去汇报这次黑潮的情况。”

        “没必要这么正式,劳伦斯先生。”

        摆了摆手,乔修亚叹了口气:“这次是我的过失,数天没有联系,我却仍没有反应过来,以为是一切平安的原因……”

        “这是通讯被遮蔽的问题,谁也想不到黑潮会这么快的发起,并非是少爷……领主大人你的错,更何况一直到最后也没有太多伤亡,也就是城墙塌了,要重新修一遍。”

        接过话,回过神来的基利摇头道:“而现在魔潮退去,并且在下一个黄金魔兽出现前,它们大概是不敢出来了,我们有充足的时间把它修好,说真的,相比起以往,这次的损失也不算很大。”

        目光稍转,他看到了战士握在手中,银光闪闪的蛋形物体,本能的好奇心让这个半精灵不禁多问了一句:“这个是?”

        “这个,是我在巨兽体内所发现。”

        乔修亚不以为意,他稍稍解释了一下:“猛犸巨兽平日食草为生,虽说不上温顺,但绝不主动攻击其他生物,而且作为生态层的顶端,假如不是它,巨兽绝不可能出现在兽潮中。”

        而一旁的冯凝视着这个银色的蛋,眉头却是渐渐皱起。

        一股熟悉的气息传来,他似乎在什么地方感应到过。

        不过现在却不是说这个的时候,白发的法师如此想到,于是他便说道:“佐尔艮的伤势很严重,假如不稳固一下,说不定实力会倒退……”

        “这种事情不需要和我解释,快去吧。”

        “那么稍后在会议室中见,领主大人。”

        ——城外,黑森林要塞南方。

        银发的少女骑着黑色的战马,奔驰在白色的雪原之中,马蹄飞溅起雪尘,留下一个个印记。

        片刻之后,战马停止了奔跑,如今,在萤的眼前,就是黑森林要塞面对雪原一侧的高大城墙,灰白色的巨大岩石几乎和周围的环境同色,一眼看去,完全无法发现它的踪迹。

        这两天之所以在雪原中来回奔波,正是因为弥漫的大雾干扰了通讯,乔修亚和她完全找不到要塞所在的具体范围,只能朝着目测的山脉方向前进,然后又沿着山脚绕了一圈——好在最后还是找到了,也不枉这么辛苦跑一趟。

        来到了要塞的城门下,神机少女有些惊奇的发现守城的士兵一脸平静,似乎不久前,从通讯法阵那端传来的凄厉的警报声从来响起过一样,而城墙上的众人也好奇的看向这个骑着战马,外表十分年轻的银发少女,并猜测她的来历。

        萤没有想太多的事情,她干脆的下马,牵着黑,对着城墙上的城卫军展示了证明自己身份的名牌,光芒闪动,她的名字和来历被投射在了半空中,这种具有魔力波动的名牌是无法造伪的,所以巨大的城门侧边的一扇小门立刻就被打开。

        “领主大人应该在要塞中央塔楼旁的回忆室里。”

        在穿过通道的时候,被已经知道了她身份的士兵被告知了这样的信息,虽然能够感应自己的契约者所在的地方,但银发的少女还是礼貌的谢过了这位士兵,然后走出通道。

        出现在她眼前的,是人来人往的街道。

        平民和未曾受伤的士兵大多都在来回搬运建筑材料,分发补给,而许多受伤的战士正站在各个医疗室的门前等待,有些甚至就在街头就地给自己处理伤口,而少数的白银战士和弓手受到的伤害比较小,这个时候已经开始在四处奔走,维护秩序。

        但穿着长袍的法师们却都没有出现,萤倒是敏锐的注意到了,在街道的另一头有一个穿着灰色长袍的身影,那个人捂着头,一瘸一拐的走在石道上,看上去似乎很是难受。

        这很正常,面对战争和无穷无尽的魔兽,法师这个高贵的职业并没有办法发挥出自己的优势,强大的针对性在怪物属性以百计算的黑潮面前,没有任何用处。除却某些特殊进阶的战争法师外,基本上都是如此,大量的施法导致他们在结束精神紧绷的状态后,会有一段时间遭到精神力反噬而头疼无比。

        但不管怎么样,这个城市都称得上是井井有条,完全看不出之前进行过一场极端危险的守城战。

        萤构思过很多场景。

        其中最糟糕的就是,在她到来的时候,要塞已经被攻破,城市在火焰中燃烧,黑色的烟柱四起,而空气中充斥着焦臭肉味。最好的就是在主人的帮助下,城墙没有被魔兽攻破,诸多士兵和平民在城墙上抵御敌人的入侵,战斗如火如荼。

        总之,现在这样和平的景象,她连想都没想过!

        这才多久呀?两个小时都没到,难道黑潮这么快就结束了吗?!魔兽都是软蛋,撤退的这么快?

        朝着路边的一位城卫军打听了一下,萤很顺利的得到了她想要的信息。

        “什么啊,居然真的这么快解决了……”

        悠悠地叹了一口气,银发的少女不禁为自己主人的胜利和强大感到欣喜,却又有点闷闷不乐:“可惜这份荣耀却没有我的功劳……明明作为武器,却得不到被使用的机会,唉……”

        这种感觉,真是难以道明。

        萤自然是知道自己心中的这种想法是不对的,如何使用工具是主人的事情,作为道具,用不着,那她就应该藏在鞘中,安静的等待就好了,一味地想要出场,是不成熟的表现,甚至会妨碍主人的判断。

        虽然道理都知道,也理解它的正确性,可她还是有些害怕。

        ==

        修改完毕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5/25748/1191576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