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燃钢之魂 > 第五章 天裂

第五章 天裂

        在阴霾遍布,晦暗无光的漆黑天穹中,有一颗血色大星自地升腾而起,如一颗赤色的黯淡太阳一般,将自己的光散布于空。

        它升起的那一瞬间,整个战场似乎暂停了,无论是要塞中的士兵,还是涌动的狂兽,他们都下意识的抬起头,看向遥远的天际。

        阴郁而厚密的乌云于瞬间被赤色光点划开,如同被远古操纵雷电和风暴的巨人撕裂一般,金色的阳光如长枪一般直射而出,重新照耀大地,这裂口不停地扩大,并朝着要塞所在的方向急蔓延而来。

        “那是……什么?!”

        白的法师手中汇聚着魔力的波动,强大的磁力环绕他的周身,名为冯的要塞法师团导师一边仰视天空,震惊的问,一边对着眼前的巨兽毫无迟疑的释放着各类控制法术,驱逐周围流连不去的狂兽。

        作为能够自由操纵各类能量的【塑能法师】,在现四大元素类的法术面对眼前这只怪物并没有多大用处的时候,他便立刻换了一套战斗方法,实际上,磁力和电的力量的确明显比地火水风更加适合绕过那一层层坚冰。

        面对诸多由电磁交织而成的法术,庞大巨兽无法闪躲,便只能依靠自身的体魄和力量将无数干扰**和神经的效果一一硬抗,它怒吼着,可黑褐色的毛上却闪烁着噼啪不停的电火花,度顿时就肉眼可见的慢了下来。

        金的骑士佐尔艮并没有回答自己老友的这个问题——实际上此时他压根就无法开口回话,手持十字重锤,他浑身上下释放出炽烈火热的淡金色斗气辉光,抵御周身无处不在的彻骨奇寒,并时不时挥出沉重的一击击打在敌人的**上,吸引对方的注意力,不朝着城墙方向前进。

        如山巨兽的度虽然被减缓,力量却没有被削弱分毫,巨鼻甩动之间,音爆轰鸣,大气也被破开,释放出无数白雾一般的冲击波,逼得骑士不得不爆闪躲。

        在巨兽的意志影响下,周围的温度早已低过冰点不知道多少度,这种低温,哪怕是白银巅峰的骑士体力消耗也非常迅,冯距离较远还算有点余力,佐尔艮却是和这怪物贴身搏杀,一不小心动作迟缓挨了一击,就要骨肉成泥血浆凝冰,哪来的狗屁时间回答他·妈的问题!

        假如场面还这样继续僵持,没办法对黄金巨兽造成决定性的伤害的话,那么几分钟后,骑士就可以选择死亡了。

        幸亏在一道蓝色的电火迅芒后,另一个身影也加入了战斗。

        “冯!”

        没有蒙面头盔的遮挡,这声断喝爽利无比,一把环绕着雷霆的直剑被猛地掷出,爆鸣之音刹那后才缓缓入耳,这音的投剑突破了寒潮,破开了冰甲,然后在剧烈的爆炸火光之中刺入了巨兽的**,而白的法师在听见这个声音后没有任何迟疑,双手之间出现无数青蓝色的回旋电流,他以最快的度释放了塑能电磁系控制能力最大的一个法术。

        【增压磁暴】

        闪烁不停的电火花在汹涌澎湃的魔力催动下,化作如同微型闪电一般的雷束锁链,将正在和佐尔艮周旋的巨兽团团包裹,以那把刺入血肉的铁质直剑为核心,狂暴的电流涌入怪物的体内,深入它的肌肉神经,伴随着一声愤怒的低鸣,哪怕是以黄金级的体质,在直接麻痹神经和肌肉的控制下,这巨兽还是四肢一软,缓缓的跪了下来,大地微微一震,它暂时失去了行动能力。

        没有感慨基利被巨兽击飞后居然幸运的没有死掉,佐尔艮知道眼前的这个可以尽情攻击的机会是多么的珍贵,顿时,他浑身上下爆出了煌煌荡荡的辉光,意志更替现实,如环一般的光芒出现在他的身后,骑士猛地跃起冲向巨兽,带起大片的冰雪尘土。

        斗气燃烧的状态下,他的**重新爆出了可怕的力量,以日后半个月都要卧床不起的代价,刺眼的金色光芒汇聚在骑士的十字重锤上,佐尔艮怒吼一声,便用着青筋暴起的双手,将这凶器朝着眼前巨兽的侧腹狠狠的轰去,强劲的风压将空气荡出一片半透明的波纹。

        “轰!!!”

        以两者为中心,方圆数十米的冻土同时炸裂,无数冰雪沙尘冲上半空,如同一个巨大的烟柱,周围靠的比较近的狂兽在瞬间就被炽热的气浪掀飞,就连基利和冯都不得不退后一步,暂避锋芒,但佐尔艮的这次爆还没有结束。

        随着冲击波渐渐减缓,一道淡金色的光芒猛地炸裂,无数细小的光束刺穿了笼罩巨兽的烟柱,而周围所有被光束击中的狂兽顿时就如同被高热点燃一般,浑身上下熊熊燃烧了起来。

        炽热光束消散后的瞬间,一道电蓝色的斗气闪动,基利立刻冲进了烟柱,几个呼吸后,他再次出现,肩膀上却多了一个似乎已经昏迷的身影。

        半精灵战士和白法师合流,冯接过他手中的骑士,然后释放了一个最初级的清醒术,金骑士出一声疲惫的低吟,然后睁开了眼睛。

        “成功了吗?”

        依靠着战友的肩膀,佐尔艮渐渐站起,下意识低声问了一句,这位要塞守备长看上去有些担忧:“我特意没有选择有骨甲笼罩的头部,而是选择防御最少的侧腹,但那巨兽的体重过四百吨,我的爆攻击虽然强大,却未必能杀的了它。”

        “我不清楚,但就算是靠燃烧生命突破的黄金巨兽,也是金之阶。”冯也是忧虑无比,他的魔力已经使用大半,想要恢复需要好好休息几个小时,假如对方还没有死掉,法师也束手无策:“不过,至少现在它……”

        “咚!”

        亮紫色的光芒照亮烟柱,伴随而来的,是沉重的心跳声。

        三人的身影顿时僵硬了起来。

        “轰!”

        似乎是什么庞然大物缓缓站起,大地在它的体重下微微颤抖,震动,两点紫蓝色的光点在灰雾的背后闪烁。

        “咚!”

        又是一道亮紫色的光,黑色的雾气猛地爆,将尘土的烟柱彻底吹散,然后,便是一声更加清晰,沉重的心跳。

        “轰啊——轰啊啊啊啊啊啊啊——”

        类似于象鸣,却更加低沉可怖的吼声在一瞬间就盖过了战场上的所有声音,重新出现在众人眼前的巨兽腹部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创口,能够清晰的看见其中残缺的内脏和蠕动的肌肉,但暗紫色的雾气在创口处疯狂凝聚,血液在一瞬间就被止住,甚至伴随着恶心的嗤噗声,如同肿瘤一般的肉质肿块在伤口附近迅变大,将佐尔艮拼尽全力造成的伤口填满。

        狂龙化。

        黑蚀龙传播的病毒,有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就是如同狂兽之潮般,以部分理智为代价,得到狂化的能力,在这一阶段,感染的人类和魔兽除却暴走的血脉之力外,并不会得到其他的能力。

        而第二个阶段,便是狂龙化。

        实力强大,甚至不输于黑蚀龙的可怕怪物能够承受的住病毒更深一步的侵蚀,在一段时间内得到不可思议的力量,高治愈,怪力,无视伤痛都是最基本的,最可怕的是,它们现在也同样可以通过攻击来传播病毒,而狂龙化的怪物死后,尸体中有一定几率会诞生出新的黑蚀龙。

        咚,咚,咚咚,咚咚咚。

        巨兽细小的双眼中只剩下一片紫蓝,被病毒支配的狂龙本能让它去攻击敌人最多,生命力最旺盛的地方,于是这怪物干脆的抛弃了身侧不远处一伤一瘫一老的三人,开始朝着城墙迈步,疾走,乃至是奔跑起来——

        庞大的身躯化作一道残影,四百多吨重的脚步震撼大地,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狂涌的蓝色冰潮,巨兽无视拦在它前方的所有东西,踩死了无数狂兽,然后好像一颗横向飞射的流星,决绝而毫无迟疑的撞到了要塞的城墙之上!

        “轰隆!”

        地动山摇,四十米高,有着活化树根和钢筋支撑的灰白色城墙剧烈晃动,上面的守城士兵有许多甚至被震了下去,摔在地面。

        “呼啊啊啊啊啊!”

        没有停顿,巨兽再一次狠狠的撞击城墙,骨质的头甲坚硬无比,上面闪烁着大地一般褐色的光芒。

        又是一阵剧烈的颤动,再怎么坚固的城墙也承受不住几乎和它等身高黄金怪物的冲撞,所以,在群兽的嚎叫中,黑森林要塞的城墙的五分之一缓缓地崩塌,连带着周围的一段城墙也如多米若骨牌一般倒下。

        “完了……”

        看向城市,金的骑士顿时失去了支撑自己的力气,半跪在黑色的冻土上,早已精疲力尽的他绝望的看着浑身被紫黑色气息笼罩,已经陷入无比疯狂中的巨兽一次又一次的疯狂撞击践踏城墙的废墟,大块大块的碎石化作碎片,而汹涌的兽群急奔着朝着城内涌去。

        数万的兽群面对数万平民和几千士兵,这场战斗……结果似乎已经注定。

        “城墙周围,退开!”

        突然,一道自天上而来的意念传递到所有人的耳中。

        基利和冯疑惑的抬起头,看向天空,他们现,原本阴暗的天空突然被莫名出现的光芒染的赤红一片,而一道如同天裂一般的巨大裂缝自遥远的天际蔓延至此,阴云消散一空,阳光重回大地。

        “什么时候……这么快就过来了?”

        随着白法师这声震惊的低语,天空,被撕碎了。

        一个浑身缠绕着纯黑般深红斗气的身影,化作一道流动的赤芒如坠落大地的星辰一样拖拽着赤色的轨迹,带着能破灭一切的气势撕裂云层和大气,从高空朝着已经倒塌的城墙,黄金巨兽所在之地呼啸而去。

        轰——

        耀眼的斗气携裹着烈风轰然炸裂,积雪消融一空,城墙,群兽,大地,空气,周围的一切都被一股汹涌而来的焦热覆盖。

        大地震动,甚至因此裂开裂缝,而在黑森林要塞前方,尚未倒塌的城墙摇摇欲坠,一朵小小的蘑菇云在裂缝处慢慢成形,升起……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5/25748/1190805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