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燃钢之魂 > 第四章 僵持的战场

第四章 僵持的战场

        “我马上就到。”

        关闭手中如同水晶球一般的小型通讯法阵,乔修亚抬起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轮廓硬朗的脸看不出半点表情。

        他环视了一圈眼前被白雪覆盖,只有少许苍白的岩石裸露而出的山坡,然后侧身对着身后抱着他腰的银少女说道:“萤,交给你一个任务。”

        “是的,主人。”

        没有犹豫,萤立刻点头答应道,可绿色的双眼中露出疑惑的神色:“但是,什么任务啊?”

        “你应该认识路。”

        下马,乔修亚走到了宽阔的雪地之间,北地的风带着寒意在耳边呼啸而过,彻骨的凉意浸透他的身躯,却被逐渐燃起的赤色光辉驱逐:“带着黑用最快的度去黑森林要塞,距离不远,大概一个小时。”

        “那……主人你?”

        接过身下那黑色战马的缰绳,银的神机似乎还没想明白为什么,呆呆的问了一句:“你要干什么?”

        “我?”

        这问题真是没有水平。

        从腰间拿出剑与铠甲的模型,然后念出密语,黑红眼的战士顿时全身就被一阵辉光覆盖,转瞬,魔力的光芒散去,被全身重铠包裹,手持巨剑的男人站立在白色的雪地之上,他举起左手,由铁甲覆盖,如铁钳般沉重有力的五指张开,然后又握紧,出金属摩擦的吱嘎声。

        黑色布满棱条,古朴的哥特式铠甲看似虽朴实无华,却充满着厚重的威严,隐约的纹路在双肩尖头形成了两只展翅的告死鸦浮雕,冰冷沉重的头盔上,一道V字形的缝隙中有两点赤色的光点闪烁。

        虽然声音被头盔阻挡而显得有些模糊,但乔修亚的声音还是传到了神机少女的耳中。

        “当然是清扫垃圾。”

        “轰——!”

        赤色的斗气自身体的深处涌出,积雪被吹飞,露出了其之下的黑色大地和坚岩,引力在一瞬间就被挣脱,而穿着黑色马克西米里安式重铠的战士升至半空,浑身被如血光芒笼罩的他看向黑森林要塞所在的方向,露出了一个冷笑。

        黄金巨兽?狂兽之潮?

        面对他,都不堪一击。

        ——黑森林要塞。

        当蒙面的战士,基利·乌拉诺斯从短暂的昏迷中苏醒时,映入眼中的是黑烟密布的要塞,触碰到的是冰凉的武器。

        混沌的魔力呼唤着风雪,灰色的云缓缓出现在天际,巴掌大的雪花在战场上盘旋,疾风的尖啸混着雷鸣般的战吼,一齐涌入这个男人的双耳,让他混沌的精神迅的恢复正常,并变得前所未有的清醒。

        “我居然还活着……”

        含糊的声音带着一丝笑意,基利挣扎着起身,他以手中的钢铁长枪为拐,适应着受伤的躯体,站立在已覆上一层霜雪的城墙之上。

        之前生了什么事?

        这个疑问在脑海中出现的同时,就被战士自身的记忆所回答。

        “……阻拦巨兽时,被打飞了我居然还能活着,也算是好运……”

        内脏隐隐作痛,战士灰色的眼瞳环顾四周,战争仍在继续,被紫色迷雾包裹的战场上,火炮轰鸣造成的硝烟冲天而起,魔力的波动无时无刻都在炸裂,大地轰然震动,但响彻云霄的杀声盖过了一切杂音。

        “全体听令!”

        突然,一声强硬豪迈的命令声在前方响起,破开纷乱嘈杂的战场。

        “附魔弓手,法师,攻城重弩,火炮依次准备,瞄准——覆盖射击!!!”

        “是!”

        零零散散,却同样能清楚听清这些回应的声音,数秒后,黑色的箭矢暴雨带着嗡鸣声划过天际,破空而去,而各色的法术或是升起岩刺,震开大气,亦或是燃起熔火,呼唤凝冰,它们全数击中了城墙之下,密密麻麻翻滚着的狂兽兽群,造成了巨大的骚动和死伤。

        紧接着便是附魔床弩射击产生的微颤和火炮的轰鸣之声,混乱的兽潮中瞬间就出现了无数巨大的空洞,剧烈的爆炸声带来灼热的冲击波,将周围的冰雪消融,火热的蒸汽迷漫,和黑紫色的粉尘交融在一起,浑浊无比。

        可兽潮却没有半点退却的样子,无视‘同伴’的死亡,这些怪物继续张开它们獠牙,伸展着自己的利爪,流着粘稠腥臭的涎水,朝着要塞冲来,它们攻击着城墙,以利爪击碎岩石,一点一点的向上攀爬,后来者跟着前者的脚步,迅的前进。

        而少数有着吐息能力的魔兽则没有盲目的冲锋,它们呆在原地,汇聚着周围的魔力,然后喷出一道道各色的光柱,轰击着要塞的城墙和塔楼,伴随着一阵阵并不严重的晃动,烟尘升起,碎石跌落。

        “唔——”

        一道如雷霆般急的电蓝色吐息朝着蒙面战士所在的方向射来,基利急忙转身回避,但仍有伤势的身躯阻碍了行动,高热的光柱惊险的擦过他的头部,将身侧的钢铁长枪溶解。

        黑色的铁质枪杆瞬间就变得赤红,马上松开了手中的武器,战士愤怒的转头寻找攻击自己的魔兽,但却意外的感觉面部一阵清凉,楞了一下他才现,自己脸上的蒙面头盔已经被击落。

        “真是麻烦。”深青色的长飘舞在空中,相较人类而言略尖的双耳颤动,基利将头收拢,简单的扎起一个马尾,这位半精灵战士俊美的面孔上有着无数以魔兽之血为原料进行铭刻的纹身,上面流动着青蓝色的电芒,他皱眉道:“居然用雷电之力对付我?可笑。”

        但现在并不是对付哪只最多只有白银中阶,连他的魔纹防御都没办法破开的魔兽的时候,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

        随手从地上捡起某位战士留下的一把直剑,基利再次环视战场,这一次他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目标。

        那是在城墙另一侧的一个战场,金的骑士和白的法师联手,配合着要塞塔楼支援的远程攻击和狂化的巨兽纠缠着,失去了智慧和判断力的巨大怪物虽有一身黄金级的庞大力量,却被这两个经验丰富的白银巅峰紧紧缠住,无法继续冲击城墙。

        但就算如此,骑士和法师也坚持的很艰难,他们挥动十字锤和法杖,使用着各种斗气战技和法术,却都无法破开冰潮和冰甲,对黄金巨兽造成决定性的伤害,只能妨碍对方的冲击,让其在原地兜圈。

        人的体力是有极限的,而巨兽却有着无穷无尽的耐力,当他们的力量耗尽的时候,便是这僵局被打破的时候。

        基利按住胸口,他的内脏仍在隐隐作痛,被巨兽击飞带来的伤势非常严重,就算以他的精灵血脉加上魔纹和白银战士的恢复力,也没办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恢复全盛时的战斗力。

        “不过现在也足够了。”

        快步朝着那边的战场奔跑,半精灵战士准备重回自己的战场。

        但一股莫名传来的寒意袭过他的身后。

        而其他两位白银巅峰级的骑士和法师也同样感到到了这令人畏惧,却意外的没有不安感的寒意。

        他们同时抬起头颅,看向远方。

        暗红的光芒在遥远的天边升起,将阴云染上如晚霞般似血的赤色。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5/25748/1190569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