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燃钢之魂 > 第二十六章 一家大殿级教堂只有七个人其中必有不可告人的阴谋

第二十六章 一家大殿级教堂只有七个人其中必有不可告人的阴谋

        既然知道了眼前这个看上去受伤不轻,但却无时无刻都给人一种威胁感的黑战士其实是自己脚下这块地的领主继承人——虽然按照现在情况看可以把继承人去掉——这话就好说了。卍.卍卍

        迅打开大门,让两人进来,一位护教骑士朝着大殿后方跑去,似乎是向高层通告,而在乔修亚表明来意后,两位牧师当场就在迎客厅这个地方,开始为乔修亚进行初步的伤口处理。

        “请您暂时解除一下您左手对圣光的本能抵制。”

        一位看上去比较年轻的牧师对乔修亚解释道,“您是黄金级的战士,假如不配合的话,我们的神术没办法起作用。”

        “也对。”由于以前身边都是一群传奇牧师,乔修亚是真的忘记等阶压制下,就连友方治疗都会被削弱,他干脆的解除了自己左手中斗气对外来能量的本能排斥,道,“开始吧。”

        闻言,两位牧师点了点头,然后同时施展神术。

        “真言·洁净。”“真言·血流暂缓。”

        很正常的除菌和止血流程,不过似乎是害怕乔修亚黄金级躯体对神术的抵制能力太强,这位施展洁净神术的牧师似乎有些用力过猛,不仅是乔修亚,甚至连萤,三位护教骑士身上的灰尘都一扫而尽,整个迎客厅瞬间就一尘不染。

        此时,之前离去的那位护教骑士已经回来了,跟在他身后的是一位白银高阶的中年牧师,他满头白,却不显老态,鼻梁挺拔,眼神锐利,看上去就非常可靠。

        “阿坦尼斯老师。”

        “阿坦尼斯老师。”

        见到这位,两位牧师立刻鞠躬道。

        “处理完了?还不错。”

        大致看了一眼乔修亚那血肉模糊的左手,这位名叫阿坦尼斯的中年牧师就清楚的了解到自己的两个学生做的怎么样,在勉励了一下两人后,他直视眼前的战士,摇头道:“乔修亚,你怎么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

        “我还想问你,阿坦尼斯大伯,怎么圣劳伦大教堂人这么少,听声音,好像除了咱们外整个教堂已经没有其他人了?”

        两人看起来似乎还是熟人,不过现在并不是闲聊的时候,激怒带来的痛觉屏蔽已经彻底失效,不可言喻的疼痛从已经粉碎的左手处直通大脑,乔修亚几乎是咬着牙说出这段话的。

        “你先和我去静室。”

        阿坦尼斯自然是知道伤成这样疼痛感会有多高,他二话不说,转头就朝着祈祷大厅背后快步走去。

        乔修亚和两位牧师立刻跟上,四位骑士将大门重新关上后也快步跟上,不过就在萤也准备一起去的时候,却听见了乔修亚的一声命令:“萤,你就在大厅里到处看看吧。”

        “……是。”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萤秀丽的小脸明明白白写着“懵”这个大字,不过都下令了,那就这样吧。

        静室中,黑战士坐在石椅上,左手放在一个圆形的水晶符文盘中央,而阿坦尼斯牧师手中拿着细钳,一点一点的把碎骨片从这坨血肉中翻出,其他两位牧师,一位看上去很年轻,似乎只有二十出头,一位至少三十四五,年轻的那个在一旁使用神术“无影光”,稍微老一点的则是使用神术‘止痛’的同时,放出微量圣光,保证乔修亚左手的情况不继续恶化。

        简直和现代手术没什么区别。

        “好了,大一点的碎骨都已经归位,小的骨粒也都干净了,现在开始正式复原。”

        半响后,阿坦尼斯牧师长吁一口气,擦了一把头上的冷汗:“年纪大了,眼神不好,差点把你的血管钳断。”

        年轻点的那位牧师顿时抱怨道:“去年我就说要给老师你买副地精眼镜,你自己不要的。”

        “不要废话。”

        盯了自己的学生一眼,白的中年牧师表情转为严肃:“开始。”

        一声令下,顿时就有一道炽白色的光芒从他的手中升起,然后注入水晶圆盘之中,随着上面的神纹被一个个点亮,一道乳白色的光辉开始在它的中心闪动,在这光辉照耀下,乔修亚那原本被轰成粉碎的左手开始慢慢复原,然后如同时光倒流一般重新恢复了原样。

        “好,差不多可以了。”

        中年牧师中断了能量输出,乳白色的光芒渐渐消散,而乔修亚迫不及待的试着握了握拳,非常满意点头道:“除了感觉骨头有点缺漏外,的确已经完全治愈。”

        “假如没有意外,只要保证好补养跟得上,以黄金级的自愈力,明天就能彻底恢复原状。”

        阿坦尼斯牧师走上前,取下了水晶圆盘,,严肃道:“但小心一点,两个星期内不要用全力使用左手,除非你还想再来这里一次——下次可不免费,要不是你是熟人,这一套我要收三千金币。”

        “没问题——不过,阿坦尼斯大伯,你不是神罚会的牧师吗?怎么突然治愈之光也这么强力了?”

        站立起身,既然已经治好了左手,乔修亚也没理由不去问这个问题了:“难不成是这个,能让不同种的圣光互相转换?”

        他的眼神看向被拿在白牧师手中的水晶圆盘。

        前传奇战士可不记得当初游戏中有这种玩意,假如真的这么好用,当初组团也没必要灰骑士,圣骑士,审判骑士三个每种都要几个,直接随便抓一把过来就行了,哪有那么讲究……不过教会好东西那么多,对玩家藏私很正常。

        “没错,螺旋水晶制造的神纹符盘,能够让天炽圣光,治愈圣光,审判圣光三者互相转换,主教大人就是因为这个,才在一个月前紧急带队,带着绝大部分护教骑士和牧师去了远海圣山,结果就是整个教堂现在一共也就七个人,不然的话,也轮不到外面那群**害。”

        叹气一声,自称中年的白牧师皱起眉头,他肃然道:“乔修亚,我不是瞎的,也不是聋的,原本只是白银中阶的你进阶了黄金,外面又出现了这么大动静,加上这重伤——你难道已经把那群人干掉了?”

        “都死了。”言简意赅,现在,乔修亚才真正用正经的语气和眼前这位白中年人,老管家的好友,正义教会的神罚牧师,阿坦尼斯说话:“无论是我的那个叔叔,还是幕后黑手,都已经全死了。”

        “……康博列,维克,你们两个先出去。”

        两位牧师听见了自己老师的命令,哪怕是非常好奇接下来的谈话,也非常果断的朝着门外走去,最后离开的哪位还顺手把门关上。

        而阿坦尼斯背对着乔修亚,一言不。

        乔修亚倒是半点也不意外,眼前这人是他来教堂的理由之一,当然最主要的目的还是疗伤。阿坦尼斯是老管家的好友,两人经常一起在城东的矮人酒吧喝酒,那个时候,凡还没有衰老,显得非常年轻,搞的总有人以为这是父亲带儿子,或者是爷爷带孙子喝酒,传来传去,两个因为同样热爱园艺而交上的朋友,最后居然传成了喝酒喝出来的忘年交,白牧师一气之下顿时要求所有人称他为‘中年人’,永远别在他面前说出‘老’这个字。

        的确是很有趣的事情,假如老管家还在的话。

        沉默了一会,背对着乔修亚的阿坦尼斯突然笑了起来,他回过头来,直视乔修亚那深沉到好似黑色的红色瞳孔,欣然道:“实在是没想到居然这么快,自接到委托后,还没过去两天。”

        摇了摇头,他从怀中取出一封样式非常普通的信:“你的。”

        乔修亚接过了这信,他注意到了上面用流畅的花体字写下的署名。

        【至拉德克里夫家新任家主-乔修亚·凡·拉德克里夫】

        【你忠实的凡】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5/25748/117838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