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燃钢之魂 > 第三章 双拳饥渴难耐

第三章 双拳饥渴难耐

        黑夜的战场。 ap;   

        不远处,战士们冲锋的脚步震动大地,飞溅起无数泥浆,幸好,在乔修亚看智障的眼神中,他们总算在靠近的时候减缓了度,并没有一鼓作气撞上重伤的战士。

        “副统领!”

        带头的某个战士关切的叫了一声,然后眉头一皱,和战友相顾而视:“这伤势……您没事吧?!”

        怎么可能没事……

        一开始有点陌生,不过乔修亚迅认出了眼前这些人,这些穿着黑鸦铠甲的战士,都是他在黑鸦前锋军中的部下,如今他也懒得客气,和以前一样叹道:“愣着干什么,扶我一下,小心伤口。”

        话落,这些战士如梦初醒,作为帝**人,他们毫无疑问都学过一些急救手段,但很明显,乔修亚身上的伤势已经不是他们能处理的了的,倒不如说这已经是濒死级别的重伤,寻常人等压根就起不了身,更别说走路。

        不过,在遇到之前,他们都以为乔修亚已经死了,毕竟一个人冲进兽人敌阵,一般也没其他的可能,结果万万没想到没想到他还活着,虽然现在重伤濒死,但看上去还能拄枪前行,真不愧是副统领大人!

        在两名战士的搀扶下,乔修亚迅回到了军阵中,两名牧师和一名死灵法师上前将他抬入临时建起的医疗帐中,为其治疗。

        死灵法师虽然名字邪恶,但在迈克罗夫大路中却不算反派阵营,受到官方承认的正经死灵法师接受志愿者的尸体,研究人类和各类异族的身体结构,这群人精通人体构造,是最好的内伤医生,由于能和灵体沟通,也兼职协助卫兵办案。

        当然,有正经研究的死灵法师,也有专注杀人术的亡灵祭者,他们醉心于**改造和灵魂异化,行尸,奇美拉,合体怨灵以及血肉傀儡等等令人耳熟能详的怪物都是历代强大亡灵祭者的造物。

        牧师的神术能够治愈一切外伤,而死灵法师精湛的法术能疗养内脏,仅仅是三十分钟的治疗和一顿不算丰盛却很关键的晚饭,乔修亚就感觉到自己恢复了基本的元气,腹部的伤口也完全愈合,属性版上生命值的【重度濒危】变成了【中等伤势】,负面状态也只剩下【重度疲劳】。

        “你们怎么会跑到这里来?”咽下最后一口军粮,乔修亚问道:“局势如何?”

        “我们这一支中队是前来清扫战场,为围堵兽人的德瑞斯要塞做准备的。”

        这支中队的队长,乔修亚的下属,一位名为瑞安的战士为他讲解目前的形式:“正面战场兽人一败涂地,如今只能退守要塞,而我们的任务就是把守每一条小道,将其彻底封锁。”

        黑鸦军团是直属帝国皇帝的四大军团之一,分为前锋军,正军,重骑团,法师队(含牧师术士等其他施法者),后勤五个部分,在游戏中拥有特殊的战士职业‘黑鸦突袭者’骑士职业‘黑鸦征服者’和特殊盗贼转职‘告死扫荡者’。

        乔修亚如此年轻,却是前锋军的两个副统领之一,一半因为家世,一半是能力,军士们信服他强大的武力,关系还算是不错,但如今看上去,却比以往更加尊敬了。

        其实原因很简单——瑞安和其他人都已经见过了那尸横遍野的战场。

        空气中弥漫着血和铁的味道,土地被滑腻的血液铺满,到处都是残缺的尸体,腐臭的肉块和着内脏涂满了每一处地面。

        完全无法想象那战斗的惨烈,更无法想象以一人之力做到此事的乔修亚究竟有多强。

        想到这里,瑞安忍不住道:“由于已经日落,所以暂时无法统计那些兽人的数量。”思索了一会,却不知道怎么说,这个战士不由得摸了摸头盔,索性直言道:“以往还对副统领您的年龄和力量有过质疑,现在想来,我的目光实在是太短浅了。”

        “这次大功,恐怕就连将军也会为之瞩目,授予您荣光之刃吧。”

        荣光之刃并非是真正的兵器,而是类似于徽章一样的荣耀饰品,能获得它的人,毫无疑问是战场上最悍勇的战士,在游戏中,一枚荣光之刃徽章由于是白金奖杯成就的必备要素,最高被炒到过十万金币的天价,平日也有二万金币的价值,而一套完整的魔法铠甲也不过七八万。

        除此之外,在游戏中期,一枚荣光之刃徽章能直接在帝都兑换成【开拓骑士委任书】,完成任务后便能让玩家可以在无人荒野或者黑森林打开一个临时副本,击穿它便能在原地建立开拓骑士领,成为领主。

        “或许吧。”

        乔修亚摆了摆手,完全没当一回事,想当年在纷争大6里,他为了寻找最好的战团驻地,荣光之刃这玩意是论公斤刷,领主副本刷的天昏地暗腻想吐,由于这过程太过惊心动魄可歌可泣导致他现在一回忆起来就想觉得恶心,区区一枚荣光之刃又不是珍贵无比的【自治领主委任书】,完全不算什么。

        兽人更不用说了,西北平原副本他刷了不下百次,宰掉的兽人数以万记,甚是无感。

        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差不多治愈完毕,剩下来的只有静养,乔修亚点了点头道:“好了,你也辛苦了,继续带队执行任务去吧,没必要因为我耽误。”

        “那副统领您?”

        “我一个人回去见长官就行。”

        这里说的长官并不是军团的军团长,而是前锋军的大统领。按照军规,每一位军官都要在战后开会叙职,乔修亚也不例外,虽然之前因为昏迷而错过,但之后找顶头上司补上也可。

        回绝了瑞安派人护送的建议,乔修亚换了一身全新的衣服,便一人走向通往黑鸦军团中央军阵的小道。

        此时,乔修亚除却眼角还有一道伤疤无法完全愈合外,其他大小伤势都好的差不多了,他眼中虽带有疲意,行动却依旧干脆利落。

        半小时过后,由于他这个副统领还算有存在感,所以乔修亚便一路畅通无阻的走向大统领所在的指挥军帐。

        而他的顶头上司,黑鸦前锋军大统领,黄金重装骑士奥多正喝着咖啡,在桌前看一份密探送来的报告。

        他有一头金色短,身材魁梧,魄力十足的肌肉看上去足以将铠甲撑爆,双眼扫视间,目光仿佛能将纸穿透。

        “噗——”

        拿起报告,刚刚看到一半,奥多就不由得一口咖啡喷了出去,然后倒抽一口凉气:“埃托奥部落的荒狼队被全灭?番号取消?”

        他拿出纸巾,擦了擦嘴角,皱起了眉头:“埃托奥可是兽人最大的部落之一,而荒狼队是他们的精锐部队,这他娘的可是一百多个白银阶的兽人,平均实力都在中位,又不是一群丸鸟,究竟是怎么被灭的?”

        “难道密探被兽人袭击,脑子被打到出浆了?也不对,给他们一万个胆子,这群人也不敢在这种情况下随便乱写,我应该相信他们的职业素养……”

        向后看去,奥多准备看看后续。

        一会后,一个底气十足的声音在军帐外响起。

        “报告!前锋军副统领乔修亚求见!”

        “……进来。”

        乔修亚打开帐幕后,现自家顶头上司正在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自己。

        “承认吧,你是不是被深渊恶魔附体了?”

        乔修亚:“……?”

        “你居然能一个人全灭埃托奥荒狼队,当真看不出来!”

        双手交叉胸前,黄金骑士上下打量着乔修亚,似乎是第一次认识他一样,一边说话一边啧啧称奇:“虽然是占据峡谷的有利地形才办到的,但不管怎么说,你的实力大有长进,以后黄金可期啊!”

        乔修亚算是明白了,看来奥多已经知道了他宰了许多兽人的事。

        不过荒狼队是什么?

        “瞧你这表情……也罢,话又说回来,那时候你怎么敢一个人冲过去?思考过后果没?!”

        看着一脸不以为意的乔修亚,奥多叹了口气,顿感自己已经老了,不懂年轻人的世界了,然后他便拍桌教训道:“还想不想活着回去继承爵位了,我的小伯爵?”

        他和北地伯爵,也就是乔修亚的父亲有交情,算是半个长辈,说起话来随意的很。

        “……您说的对。”

        “算了,看你这一脸疲劳的样子,也不需要你叙职,赶紧滚去休息。”

        大统领摇了摇头,挥手让乔修亚赶紧走人,“无论怎么说,活着就好。”

        次日,战事进入对持期,之前作为前锋的黑鸦军团被替换回后方修养。

        一个有着浓厚军旅风格的帐篷,床边摆放着一些保养武器的工具和油罐,内部满是烟火的痕迹,装饰的非常简洁。

        “副统领!”

        换了新衣服,好好地睡了一觉,如今正在帐篷中写退役申请书的乔修亚忽然听见传令官在外面叫他,只能将笔搁在一旁道:“说吧。”

        “大统领说有事找你!”

        “……正好,我也有事找他。”

        一段时间后。

        “退役?我知道你家有变故,但现在是战时,我没权限放你回去。”

        坐在桌前,奥多摸着下巴,看起来有些无奈:“不过也快结束了,冬日来临前兽人一定会投降,它们没多少存粮,那个时候你就能按照正常的流程退役。”

        “那个时候就彻底晚了!”乔修亚站在黑金二色装饰的巨大主帐中,对桌前的顶头上司皱眉道:“信中说情况非常紧张,等冬天才回去,不知道家里要乱成什么样子。”

        “你和我说没有用……至于叫你过来,不是我找你有事,而是刚才上头派了个人来点名找你,我也拒绝不得。”

        奥多大统领手握扶手,半躺在大椅上,他看着眼前这个面色严肃的下属,感觉有些头疼。

        “是谁?”

        “等会见面的时候注意一点……那是个金天平。”

        ===============

        “乔修亚·凡·拉德克里夫,星坠历81o年十月十五日出生,摩尔达维亚领顺位第一继承人,826年参军,828年得到长官推荐进入帝**官学院,并在83o年六月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帝国密斯卡托尼克军官培训中心,自此之后一直战斗在西北平原,托马斯峡谷的战争前线。”

        毫无感情的陈述声响起,一位身穿红边黑底大衣的中年男子坐在会议桌旁的大椅上,表情漠然,他对着手中手中的资料念出了一大串话,声线一点波动都没有,干巴巴的如同机器。

        “而现在是831年十月十六日,十一点四十七分。”

        稍微停顿了一下,他抬起头直视就坐在对面的乔修亚,用玩味的语调说道:“距离中午还有十三分钟,黑鸦前锋军的副统领先生,您有十三分钟来解释你的罪名。”

        一个显眼无比的纹章在他的左胸,那是一个半边为剑,半边为谷穗的金天平。

        这是贵族法庭的标志。

        “好的,审查官蒙斯特先生,不过在此之前……”

        得到了奥多的提醒,做好充足心理准备的乔修亚却没什么紧张的感觉,他将手放在扶手上,好整以暇道:“我能不能先来杯茶?”

        “当然。”

        审查官的音调和棒读一样,却意外的好说话:“红茶?”

        “来点冰,谢谢。”

        “没什么。”

        门口的卫兵端来茶后,他又补充了一句:“现在是十二分钟。”

        乔修亚喝了一口,笑道:“没问题。”

        诡异的谈笑风生。

        而乔修亚心中却正在思量。

        (没想到违反军规的事这么快就被上面知道了,才两天不到,贵族法庭的效率真是没的说。)

        乔修亚自己也是非常清楚,战时不遵军令,擅自出击,搅乱己阵都是大忌,他在穿越融合的时候,因为暴走三项齐犯,要是普通人的话早就打进军狱中,等待军事法庭的审判,就算是贵族继承人,也一样会有专门的贵族法庭前来调查。

        眼前这个叫做蒙斯特的审查官正是因此而来。

        贵族法庭可不是一个和善的组织,它是帝权的象征,他们的领域包涵仲裁贵族继承,审判犯罪贵族和分辨领地间战争的合法性等一系列关键职务,不仅如此,他们还和直属帝国皇帝的情报组织‘黯影’联动,负责监视所有贵族的动向,管理一切贵族相关事务。

        理论上,哪怕是次子为了争夺爵位,干掉了哥哥顺带谋杀了老爹继承爵位成为家主,也是需要打一份报告去做一个正统性证明的——虽然贵族法庭从来不管这种小事。

        不过乔修亚却没有任何畏惧的神色。

        “是的,我知道我的罪名——违反军令,不听指挥,擅自出击离开军阵,违背了军法第三,第六,第十七条。”

        “我甘愿接受一切处罚,并不作任何解释。”

        喝了口红茶,他看上去一点也不紧张,干脆直接的承认了自己的罪名。

        “很好。”

        审查官蒙斯特面无表情,声线平稳,似乎完全不为所动,他微微点头:“你很配合。”

        乔修亚依然一脸平静,似乎完全不怕处罚一样。

        不是因为自大,也不是因为觉得身为贵族会有特权,而是因为一个铁律。

        一个凌驾于法律的圣律。

        “胜者无罪。”

        乔修亚当初在远南和类似贵族法庭的上议院不知道打过多少次交道,深知其中道理。

        对,他是不遵军令,擅自出击,破坏了队友阵型的稳定——可他成功的击溃了兽人的左翼,拦住了所有撤退的溃军,还将它们一一斩杀。

        他横扫战场,斩敌三百,这是遵守军规所无法办到的战果,假如他失败了自然是关进大牢择日审判(更大可能直接死掉),审查官会很高兴的在自己的记录本上写‘北地摩尔达维亚领第一继承人乔修亚因违背军规,择日送入第四贵族监狱。’,但乔修亚成功了,所以他只需要干脆的承认——

        然后就是等待所谓的‘处罚’。

        “乔修亚·凡·拉德克里夫,你的过失和成果我们审查委员会已经调查的非常清楚,你不用担心我们会给出不公的处置。”

        轻轻一句话,乔修亚就明白,这个叫蒙斯特的中年审查官的确是不打算为难自己,只是单纯过个流程的——听听这话,不遵军法都变成了轻飘飘的过失!

        而蒙斯特也没有停顿,继续用非常冷淡声音说道:“实际上,经过讨论,委员会认为,因此事并没有造成什么不良后果,反而带来了相当的优势,而你的勇武也证明那出击并非是无谋之举,所以综上所述,我们将给予你以下的惩罚。”

        “于即刻起,停止乔修亚·凡·拉德克里夫黑鸦军团前锋军副统领之职务,并遣回其领地,不过功绩不可被抹灭,错误和奖励也不能互相抵消,所以委员会决定,给予其荣光之刃徽章,以昭显其勇武。”

        蒙斯特说完后,一直面无表情的脸居然露出一个微笑,他看着乔修亚道:“以上,便是针对黑鸦前锋军副统领违反军法审判的全部内容。”

        他还稍微靠近了一点,轻声说了一句:“本来决定是暂时停职三个月,然后将军衔提升一级,不过听说你家中有事,而对兽人的战争至少要持续到来年开春,所以干脆让你停职遣送回去,你觉得如何?”

        还能如何?简直太棒了!乔修亚微笑着点头,实际上心中却已经笑出声。

        果然是明贬实奖,说什么什么停职遣送,其实就是放他回老家。而且停职又不代表不能回来,这代表他依旧是军队体系的人,并没有离开,这对于本来想要退役的他来说完全是奖励。

        “那么,接下来,依照黑鸦军团传统,我将给予勇士祝福。”

        此时,蒙斯特的眼神和语气一扫之前的冷淡,变得严肃而充满威严:“人因懦弱而亡。”

        不知为何,乔修亚顿时严肃了起来,莫名的铁血感充斥了这位战士的内心,他站立起身,一字一顿,清晰的做出了答复

        “因信念而生。”

        “告死者的荣耀与你同在,勇武之人。”

        互相行礼,这次一切从简的战时审判就此结束。

        “那么,这次就……等等。”突然,蒙斯特眉头一皱,他的腰间有什么东西正在震荡:“一条魔法急讯?”

        对乔修亚做出了一个抱歉的表情,这名审查官大人从腰间的挂坠中摘出一根银色,音叉模样的金属长棍,上面密密麻麻的刻满了符文,他右手汇聚魔力,激活了它:“第三优先级的加急讯息,究竟是什么事?”

        “我需不需要回避一下?”

        乔修亚提示了一下,他可不想听到什么不该听的东西。

        “没事,这条讯息保密等级只有二,你肯定能知道。”

        随着符文被激活,音叉震荡,一个机器一般的声音出现:

        “北地摩尔达维亚领,凛冬伯爵贝鲁奥·德·拉德克里夫被证明已身亡,其弟丹利亚·拉德克里夫已提交申请,意图继承爵位。”

        听到这则消息,蒙斯特睁大了眼睛,他感受到了背后有猛烈的杀气放出,在这一瞬间,寒意蔓延,堪比龙威的威压充斥军帐,可怕的寂静出现了。

        半响后,如寒霜一般的杀意收敛,乔修亚恢复了常态:“正好,不是吗。”

        他的声音很轻:“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回去了。”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5/25748/1164590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