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我的妹妹是偶像 > 第五十八章 新时代的HEI社会

第五十八章 新时代的HEI社会

        郑龙感觉自己有点懵,他不清楚看上去的几个怂货,突然哪里来的勇气和他刚正面。?ap;?    ?对于把他爹才买的新车弄成这样他倒不是很心疼,总归要那几个小杂毛吐出几倍的修理费来。

        郑龙定了定神,叫司机也是他爹的跟班李勇下车,去看住那几个小子,别让他们跑了。李勇生的五大三粗,身上全是纹身,大冬天也就穿了件短袖T恤,打开门拿起副驾驶的皮衣套上,走到车尾,先从后备箱里拿出一根一端缠有布条的钢管。就跟着郑龙朝奥迪走去。

        郑龙还在打电话“彪哥,到哪里了?”

        “马上上机场高,你在哪里?”

        “彪哥,您走出机场的道就能看见我,那小杂毛把我爸车给撞了。您麻溜的。”彪哥是他爸的左膀右臂,江湖人称老虎彪,当年协助他爸拆迁的时候,很是做了些缺德事情,最牛B的一次是抓了南城老大,李老六,挑断了对面脚手筋。但那都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现在了事不是看谁人手多,打架狠。现在比的是钞票,比的是人脉。

        程晓羽跟苏巍澜了短信说了自己现在的位置。苏巍澜回了句马上倒,要他先不要和对方冲突。

        程晓羽手机都还没放进口袋里,就感觉车门一响,转头朝窗户外一看,是郑龙一脚踢在了驾驶座的门上。又看见郑龙旁边站了个手持钢管的彪形大汉,程晓羽还算淡定,汪栋梁是彻底傻眼了,口中念到“这可如何是好。”从小到大身为五好标兵、学校模范,拿三好学生奖状拿到手软的他,架都没打过,更别提什么黑社会了。在他脑海里治安良好,邻里关系和谐,学校同学关系融洽的华夏,怎么可能有黑社会这种事情?

        程晓羽拍了拍汪栋梁肩膀道“没事,是他们撞的咱们,按道理该他们赔我们修车钱。”

        汪栋梁这个时候早就没有逞英雄的勇气了,哭丧着脸道“哥,我的亲哥啊,对面一看就不好惹。退一步海阔天空,忍一时风平浪静啊!你这是什么疯?本来我们不招惹他们慢点开回去就是,这下可好。对面什么来头你都不清楚,你就蛮干,我被你害死了,这还是我们公司的车。”

        程晓羽笑了笑没理在拍打窗户的郑龙,平静的对汪栋梁道“他招惹我没事,他要敢打我妹妹的主意,我就得让他付出代价。”

        苏虞兮带着耳机没有听见程晓羽说的话。

        汪栋梁沉默了一下问“亲兄妹?”

        程晓羽犹豫了下,点了点头。

        汪栋梁又道“那现在出去先打一架?趁现在我们人多,先捞够本。”

        程晓羽也不知道为什么汪栋梁为什么突然转变这么大,但他其实也是战五渣,但眼下再不出去,郑龙看那架势就要把窗户敲破了,他也不知道苏巍澜什么时候到,就点头道“先下去看看什么情况。”

        程晓羽打开门就推了正在砸窗户的郑龙一个踉跄。郑龙退了几步稳住身子指着程晓羽道“你个小B崽子,胆够肥的啊。撞你郑爷的车。老子要你吃不了兜着走。”

        2月的B市风有点大,程晓羽关上车门,将衣服扣好不紧不慢的道“我已经报了交警,警察马上就来。你追的尾,你的全责,不知道你嚣张个什么劲?”

        郑龙走过来伸手拍了拍程晓羽的脸道“知道吗,我就喜欢你这啥事不懂的傻劲,警察要是万能的,还要我们黑社会干什么?”显然他一向以自己是个黑社会骄傲,从小他就喜欢这种践踏别人尊严的快感。

        程晓羽抓住郑龙的手,阻止他继续拍下去,笑了笑说“你刚才拍了我三下,你会后悔的。”

        郑龙也笑了,用手指指着自己脑袋说“我不打你,我会让你知道一个有文化的流氓多可怕。”

        汪栋梁也走了过来大声说道“天子脚下还敢这么嚣张,现在是法制社会,我们一切走法律程序解决。”

        郑龙听见不远处有警笛声传来,回头一看,就冷笑着对汪栋梁道“等下哥哥就给你们上课,让你们懂懂什么叫法。”

        汪栋梁也听见了警笛声,不安的内心稍稍笃定,也跟着转头看了一眼,暗自奇怪现在11o效率有点高,却道“小子你别狂,你真以为警察局是你家开的?老子和东城王局可是拜把子的兄弟,等下老子就跟王局打电话。”

        郑龙一脚踢在汪栋梁腿上道“你赶紧打,打了别忘记告诉他,你撞了谁儿子的车。”

        汪栋梁躲了一下,没躲的开,见警察来了就大声喊“你怎么撞了车,还打人呢?”

        等两辆涂着11o的面包警车停稳当,门拉开就下来七八个一脸酒气,没有佩戴警徽却穿着警服的人,唯一一个有警徽的坐在车上没下来。

        带头的是个警服外面罩着皮袄子的矮壮的刀疤脸,郑龙迎上去叫了声“彪哥。”

        见多识广的程晓羽一看就知道,这伙人是披着制服的流氓,协警。

        一群人把程晓羽和汪栋梁团团围住,这个时候汪栋梁还没闹清楚状况,在大喊“你们要干什么?你们要干什么?”

        程晓羽自己到没什么害怕的,只是苏虞兮还在车上,有点担心她受到伤害。

        刀疤脸彪哥拿着警棍问郑龙“就这两人?”

        郑龙道“车里还有个姑娘,还有个老黑。姑娘你们别碰啊!”

        听到这句程晓羽心下稍安,接着刀疤脸就一警棍砸在汪栋梁头上“你叫个JI吧啊!煞笔玩意。老子准你叫了吗?”

        这一下立刻擦破了汪栋梁的头皮,殷红的血顺着额头就流了下来。汪栋梁捂着脑袋不敢出声,程晓羽看见了他眼里愤恨的光。

        “身份证,你们两个把身份证交出来。”彪哥叫人去收程晓羽和汪栋梁的身份证。

        两人无奈只能交了出来。

        彪哥又指挥到“阿德,你看这辆奥迪还能开不,阿辉你叫个拖车把老大的车拖回去。”

        接着一个小个子,就上了奥迪驾驶座,挂档踩油门,开了几步,按下窗户喊道“老大,这奥迪没事,能开。”奥迪只是尾箱变形,后灯爆裂。不像宝马撞到了前面,气囊都爆出来了,坏的比较厉害。

        疤脸男,又指着汪栋梁和程晓羽道“你们两个上车,跟我们去派出所,协助调查。”

        也容不得程晓羽和汪栋梁拒绝就把奥迪车上的老黑司机赶了下来。把他两塞进了后座。郑龙则坐到了奥迪前座上。

        程晓羽看了眼还在听cd淡定的苏虞兮,轻轻撞了下苏虞兮的肩膀问道“没事吧?”

        苏虞兮摘下耳机道“有什么事?二哥还没到吗?”

        程晓羽摇头,苏虞兮皱皱了眉头从背包里拿出一本沃尔特.本杰明的《历史哲学论集》开始看起来。

        郑龙把车里的后视镜转了个方向,让他能看见苏虞兮,然后轻佻的道“姑娘叫什么名字啊?”

        苏虞兮置若罔闻。

        郑龙笑了笑道“这姑娘有脾气,我喜欢,话我撂这里了,等下你们赔我辆新宝马76o,这事情就算完,赔不出来你们就跟哥哥走着瞧。”

        程晓羽也根本懒得理郑龙,跟苏巍澜消息说被人劫走了。

        苏巍澜问没生命危险吧?

        程晓羽回应该没有,要带我们去个派出所

        苏巍澜回到那就没啥事,尽管去。到了把派出所把名字给我。

        程晓羽回了句好。便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

        汪栋梁此刻已经麻木了,第一次为了泡妞,摊上这么大的事情,他有点不敢相信。开始跟同事联系看有谁能帮的上忙。至于说要担责的程晓羽,他压根没指望。

        又过了2o多分钟,七弯八拐的进了一个巷子,车就开进一个挂着王乔镇派出所匾额的小院子。程晓羽赶紧了派出所名字给苏巍澜。

        苏巍澜回到收到。

        程晓羽才把手机塞进兜里,就被几个协警扯下了车。然后推推囔囔的进了间屋子,刚进屋子,就被一脚踢在膝盖弯处,差点摔了个马趴。就听见刀疤脸的声音“蹲好了,把这两个肇事者拷暖气片上。”

        程晓羽腹诽了句,麻痹的流氓还用词还真几把专业,转头没看见苏虞兮,便盯着刀疤脸道“我妹妹呢?你们把她弄哪里去了?警告你们别碰她啊!”

        刀疤脸一警棍就砸在程晓羽背上道“这里是派出所,不是菜市场,谁准你大呼小叫的。”程晓羽虽然皮厚肉燥,被一警棍大力砸了一下,也感觉到火辣辣的疼。但心里还是害怕苏虞兮被欺负,喊道“麻痹的,老子爷爷是苏东山,现在还住九宝山的,你们这群王八羔子,要敢碰我妹妹,老子等下叫你们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派出所里的一群人都笑了,刀疤脸又是一棍子砸了下来道“老子爷爷还是傅仪呢,故宫里都还有老子的床位,你能怎么着。”

        坐在座位上有警徽的五十多岁的民警,到是听了个真切,苏东山曾经担任过京城市长,正部级,退休享受副国级待遇。在B市老一点的人还是知道。连忙就问刀疤脸怎么回事,刀疤脸忙道“这几个小逼崽子把郑总的新车故意给撞了。放心我们都查了,奥迪车是一个瞄扑的小网络公司的。年纪大一点的是那公司的职员,没啥背景。这个胖子是一s市人,户籍也查了没上红名单。”(大内子弟在京城户籍上是有标注的)

        那五十多岁的民警又问“他妹妹呢?”

        刀疤脸道“没事,小龙就和她在车上聊聊,不会拿人家姑娘怎么样。”

        程晓羽这才心急如焚,手拷扯着暖气片哗哗做响。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脚踹在里他最近的协警身上骂到“快跟老子解开。”对他来说,做为一个男人,没有什么比不能保护自己的亲人更可耻的了。

        那协警挨了一脚,差点摔倒,转过身就一警棍就朝程晓羽打过来。程晓羽伸手去挡,然后一群人就开始对他拳打脚踢。

        苏东山的名字一直在那老民警脑子里盘旋,但所长和那郑龙的爹是拜把子的兄弟,他也不能得罪。只能劝道“行了行了。你们要钱还是要命啊!”

        几个协警才骂骂咧咧的停了下来。

        程晓羽从嘴了吐了口血对那老民警道“大叔,帮个忙,帮我看看我妹妹。我真是苏东山的孙子,你帮我这个忙,咱记您一辈子。这群王八羔子死定了。您就行行好帮我看看我妹妹,别让她出事,她要出事,你们这小小的派出所真兜不住。”

        老民警叹口气,走了出去。程晓羽心里忐忑,半躬着身子站着。汪栋梁看程晓羽被揍的惨,更是老老实实的半蹲着。动都不敢动一下。一群协警则围着汪栋梁道“这事肯定不能这么轻易了了。车您肯定得换辆新的,今天什么时候打两百万到帐上,就什么时候放人。”

        汪栋梁惨白着脸说“一辆宝马74o也值不得两百万吧?”

        刀疤脸道“还有精神损失费、误工费和拖车费,你以为我们出警不要钱的啊?”

        一群协警顿时都笑了起来“老大现在可以去当律师了啊!说话一套一套的!”

        刀疤脸一脸横肉一抖道“律师那是按小时收费的,咱这是一锤子买卖,你们赶紧该干嘛干嘛去,麻溜的,都窝这里能财啊?”

        说话间,外面一声惨叫响起,程晓羽心都悬了起来,仔细想是个男声,才稍稍安定。

        屋里的一群人听见外面有惨叫,都赶了出去。程晓羽转头朝窗户外看去,却啥都看不见。心里却在暗骂苏巍澜,真他妈磨叽。

        然后程晓羽就听见院子里又有叫喊声,叫小姑娘别冲动的声音此起彼伏。程晓羽更是五内俱焚,使劲的扯暖气片,也许是这暖气片拷人拷的太多,固定的钉子又有些老旧质量不太好。竟然硬生生被程晓羽扯脱一边下来。

        程晓羽赶紧招呼汪栋梁帮忙。汪栋梁慌忙道“小程,你先别冲动,我已经叫了人,你别急,你妹不会有事的。”

        程晓羽也不管他,两只手抱着暖气片的一侧大声喊叫着,将另一端也扯脱下来。然后举着暖气片拖着汪栋梁就朝外跑,汪栋梁喊道“小程,你疯了吗?”

        程晓羽也不说话,自顾自朝外走,幸好暖气片也不是很重,汪栋梁也被拷在上面,挣扎不过程晓羽,只能帮忙举着朝外走。

        走出屋子,就看见一群人围着奥迪,郑龙的一张丑脸就贴在窗户上,苏虞兮一只手按着郑龙的脖子,一只手握住郑龙的左手中指,将他的左臂绷得笔直。将郑龙人压在右侧门上。由于车门从里面锁上了,一群人也进不去,只能干看着,程晓羽这才想起,苏虞兮的武术段位应该很高,因为家里有个铺满榻榻米的练功房就是苏虞兮的禁地。

        见苏虞兮貌似没有吃亏,程晓羽终于松了口气,觉得举着暖气片的右手疼痛难忍,低头一看这才现自己的手腕处擦破了大块的皮,深的连脂肪都露了出来。

        二月份的京城,天空灰蒙蒙,有一群麻雀蹲在院子外的歪脖子树上,又被汽车惊的飞起。

        正当院子里一大群人不知道这事如何是好之际,听见了由远至近的警笛声,都以为是出去打牌的所长回来了,也没当回事。

        当现拐进院子的是一辆黑色的奔驰s6oo,后面跟着一辆黑色红旗I5,最后面跟着一辆路虎揽胜,悬挂着警灯,喷着督察的白蓝漆。

        场面吵闹的小小派出所,立马陷入了一片寂静。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1/21454/108054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