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我的妹妹是偶像 > 第五十七章 速度与JI情

第五十七章 速度与JI情

        在一阵颠簸中,飞机平安落在了京城机场。卍.卍卍汪栋梁大有和程晓羽相见恨晚的感觉,下飞机时都依依不舍的跟在后面。

        程晓羽刚打开手机就收到了周佩佩的短信,说飞机晚点,接他们的车在来的路上和别人生了刮擦,现在在处理事故,叫他们自己打车走。

        程晓羽抬头看了看苏虞兮,前面的苏虞兮也在看短信,看完之后就停下脚步,程晓羽走了上去道“没人来接了,只能自己打车。”

        苏虞兮点头示意知道,这下就和程晓羽并肩走了起来。

        也在不远处的汪栋梁,见情形不对,怎么程晓羽和那个大美女走到一起去了,连忙追过来走到程晓羽身边悄悄问“小陈同学,你问到这美女号码了?”

        程晓羽嘿嘿一笑目光朝向苏虞兮悄声道“什么号码?她吗?我和她是亲戚呢,有她号码。”

        汪栋梁脸上的惊讶马上转换成笑容道“开始给了你名片,忘记记你电话了,你留个电话给我,在京城我们多联系下,哥哥请你吃饭。”

        程晓羽也没拒绝,报了电话给汪栋梁,汪栋梁掏出“你们去哪里?”

        程晓羽第一次来,根本不知道地址,又不好意思问苏虞兮就随口说“后海那一块。”

        汪栋梁瞧瞧程晓羽身边的聘婷玉立的苏虞兮,又想今天公司派了奥迪a6过来接他,车也不丢份,就道“那顺路,汪哥送你们。”

        程晓羽道不妨事,自己打车就好,心里却在可惜,依苏虞兮的性格这顺风车怕是坐不成的。

        汪栋梁又热情的邀约了一番,程晓羽没得苏虞兮允许只能推脱。刚出了站,就有无数黑车司机拥上来问要车不,程晓羽望向左边出租车等候处,黑压压的一片人就觉得望而生畏,问苏虞兮道“要不坐个黑车得了。”

        苏虞兮也是没见过这样阵仗的主,出租都极少坐过,看到人头攒动的人海也有点怵,点头道“好。”

        汪栋梁见他们要坐黑车,更是苦口婆心的劝,诚意已经感天动地了,程晓羽无奈就问苏虞兮“要不就坐汪哥的车得了。”

        汪栋梁满怀期待的看着苏虞兮,苏虞兮也不是矫情的人说“可以啊。”

        汪栋梁大喜。

        程晓羽埋怨道“早说不就结了。”

        程晓羽却被汪栋梁说了一番“人家姑娘这叫矜持谨慎,是优良的品质。”又问“姑娘芳名。”

        苏虞兮胡话也是张嘴就来“许沁柠!”

        然后程晓羽就是一头黑线,感觉自己对这个妹妹实在了解也不够深刻。

        两人摆脱了黑车司机的纠缠,跟着汪栋梁走到停车场,汪栋梁拿出电话跟接他的司机联系。还没找到司机,先看到了飞机上坐程晓羽前座的高个男。

        高个男看见苏虞兮也在显然有点诧异,有点想不明白整个飞行过程一言不的苏虞兮怎么会跟这两人走到一块,有点想上来跟不食人间烟火的苏虞兮说话,又有点拉不下面子。

        这个时候接汪栋梁的奥迪a62.oT开了过来,汪栋梁赶紧走过去打开后备箱,要帮苏虞兮放箱子。苏虞兮拒绝了汪栋梁的好意,自己将箱子放了进去,汪栋梁又殷勤的提他开了车门,苏虞兮也笑着致谢。

        汪栋梁看到苏虞兮的笑容真是如沐春风,站在一边的高个男却是内心五味杂陈,暗自后悔应该早点搭话,看见汪栋梁对他露出一个不屑的表情,更是五内俱焚。连忙走到另一侧,上了一辆宝马74o,叫接他的司机追上那辆奥迪a6。

        快到收费处的时候,奥迪a6还在慢慢腾腾的朝前开,就看见后面一辆宝马74o突然一个加,插到了前面。坐在奥迪里的一众人被黑人司机的一个急刹吓了一跳,幸好车不快没有撞上去,汪栋梁坐前排,按下窗户伸出头就开始骂“艹你大爷的,怎么开车的?还有没有素质啊?”

        只见宝马放慢车,后排窗户也缩了下去,高个男的露出一张满是得意的脸大声喊道“哎呦,不好意思啊,没注意是总监您呐,早知道是您,咱就不插这队了。您坐商务舱的,怎么就一破奥迪来接您呐?”

        汪栋梁一见是那阴魂不散的富二代又瞧瞧对面的宝马京d一串8的车牌,知道对面在这四九城算不上什么权贵,但也不是什么好惹得主,骂骂咧咧的按上窗户,回头道“现在的一些富家子仗着家里有点钱,就出来人五人六横行霸道,真是让人糟心。”

        程晓羽也瞧见了高个男那得意的嘴脸附和道“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人迟早会得到教训,有几个臭钱就为所欲为,学校狠抓素质教育也没什么鸟用,去年我们sh那事情,富家子开法拉利撞人,不屁事没有吗?”

        汪栋梁回头望了程晓羽一眼,他一直觉得程晓羽有点面熟,这才想起来他和那网络表情有点像笑道“你别说,我们网站还跟踪报道了的,后面上面了封口令,涉及家庭背景的贴子一律删除,不删除的现就关站。你说那富家子多大来头?这可是真牛B啊!话说你和那些表情还真有点挂像啊!”

        程晓羽不动声色的道“胖的人不都长一个样子吗。咱要有法拉利开也不会和您挤一辆车了。”

        汪栋梁笑道“也是。你练柔道的,不强壮点不行,你这叫我为国家增重量,是值得表扬和学习的。”

        说话间,车出了收费站,结果高个男的车还在出站口的路边等着。等奥迪a6上来就卡在了前面,反正压低车不让你车。

        高个男叫郑龙,家在京城搞房地产,老爹是原先就是四九城很有些名气的老炮。后面拉着一伙小弟从运砂卵石开始做起,渐渐混成了地产商。当然他们的房地产公司只敢再京城周边捣鼓,不怎么成气候。但也属于黑土豪类的,普通人也惹不太起。

        郑龙是家里独子,早就被老妈宠爱的没边的,因为接触的都是些流子,沾染了不少不良气息,自小就有些飞扬跋扈。上半年才因为女人斗殴,被老爹赶到上海避避风头,这一过年老妈鼻涕眼泪一起流,才被老爹允许回来。要不是记得自己还有案底,他早就个那煞笔总监刚起来了。想到苏虞兮那无暇的面容,完美的双腿,郑龙不由心中一片火热,这姑娘他必须得认识。

        汪栋梁在后面被郑龙的挑衅行为气的七窍生烟,但偏偏毫无办法,别人的车性能本来就比奥迪a62.oT这肉车好,偏偏车上还坐了三个个头不小的大男人,更是提不起度来。几次加想要车,宝马一个变向,奥迪的车头就差点撞了上去。

        司机却是最容易火的职业之一了,黑人脾气尤其火爆,一嘴的京片子国骂不停,比汪栋梁还义愤填膺。汪栋梁也是觉得在苏大美人前折了面子,大声说道“车,给老子强行车,出了事算我的。”

        程晓羽却觉得这下就不好玩了,路怒症的人一作起来,就是拿生命在开玩笑,连忙劝道“汪大哥,别和这煞笔一般见识,咱先把车停路边和他好生说道说道。”

        汪栋梁压下心头的怒火,觉得公司的车出事了不好交差,也不能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就减打双闪靠机场高路边紧急停车道靠过去。

        前面的宝马见奥迪减靠边,也减了度朝边靠去。两辆车停定,汪栋梁就下了车朝宝马走过去,程晓羽也跟了上去。

        郑龙打小就在四九城混,当然知道什么人他惹得起,什么人他惹不起,这奥迪小排量,牌照也没什么出奇,挡风玻璃上更没有什么证卡在前面,就知道是几个屁民,在说了搞四九城也没那个**搞网络科技公司,那东西圈钱不快。混的好的要不都是抱着垄断央企的大腿吸血,要不就是拿地搂钱。看着在寒风中的吹的头飞起的汪栋梁,脸上全是嚣张。

        汪栋梁上前,敲开宝马的窗户,摆了个自认得体的笑容道“哥们你这几个意思啊?”

        郑龙长了一双狭长的小眼睛,鼻子略塌,嘴唇很薄,有点凶像。郑龙也不叼汪栋梁道“什么什么意思?路这么宽敞,老子爱怎么开,怎么开,你有本事就撞啊?”

        汪栋梁见前座有个强壮的光头,胳膊上还有虎头纹身,顿时就失了底气,马上怂了,从兜里掏出一盒中南海,跟郑龙装烟,道“兄弟,大过年的没必要斗气,如果哥哥我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先道个歉。留个电话,认识个朋友,多条路,咱算不打不相识。”

        郑龙瞅了他一眼,他的目的本就不是这个煞笔总监,于是接过烟道“你这态度就不错,会来事。那姑娘为什么上你的车?”

        汪栋梁见郑龙是打这个主意有点左右为难,看着旁边的程晓羽道“那姑娘和小程是亲戚,这不我挺喜欢这小伙子的,见他们不好打车,就送他们回去。”

        程晓羽看着坐在车上将烟夹拿在手上把玩的郑龙,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

        郑龙打量了下程晓羽道“那姑娘是你什么人哪?看你这长相也不是什么好人!”

        程晓羽心道老子这老实巴交的样子比你这村炮还是像好人的多吧!脸上却是冷笑“什么关系,干你屁事!”

        郑龙把烟朝窗户外一丢见程晓羽如此不上道,穷凶极恶的说“今这姑娘必须我送回去,你们在这四九城打听打听,我爹郑军是什么人再过来说话。”

        汪栋梁色厉内茬的道“你怎么能这样,我现在就报警,还有没有王法了。”

        郑龙笑了“报警?你告我什么?这么宽的马路你还不准我走了?今,哥哥就跟定你们了。”

        程晓羽看了眼跋扈的郑龙,拉着汪栋梁朝奥迪走去道“算了,别和这种人计较。”

        汪栋梁边走还边说“老子这就跟几个公安的朋友打电话,弄死这小B崽子。”里却没有拿手机的意思。

        程晓羽笑着说“没必要,我先打个电话。”接着程晓羽就走到一边跟周佩佩打电话,周佩佩这个时候还没上飞机,听程晓羽说了这档子事,也是有点气恼。要程晓羽等等。

        没几分钟手机就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一个北京的手机号码,程晓羽按了接听键一个昂扬的声音飘了出来。

        “喂,小羽吗?”

        程晓羽答道“是的,您哪位?”

        “婶婶叫我打电话给你的,还没见过,我是你二哥苏巍澜,你现在具体在什么位置,哥哥来替你收拾那不开眼的小子。”

        程晓羽报了位置又问“哥,你能兜住多大的事?”

        苏巍澜以为他要打人就笑着道“你只要别闹出人命就行。”

        程晓羽道了声“那谢谢哥啦.”就收了线,走到汪栋梁身边道“汪大哥上车吧,事情解决了,给你添麻烦了。”

        汪栋梁尴尬的笑了笑道“没事,其实我打个电话也好解决,就是这大过年的,也不好意思麻烦别人。”

        程晓羽笑着道“那是,咱也没必要为这点小事麻烦您呐。”接着程晓羽走到驾驶位,对那黑人司机说“麻烦您,车我来开。”

        司机见汪栋梁在开门上车,也不疑有他,打开车门坐到后面去了。

        汪栋梁坐上来,也没注意旁边已经换了人开车,盯着宝马道“趁他还没注意,赶紧冲过去。”

        程晓羽飞快的答到“好嘞!”

        左脚踩刹车,右脚踩油门到底,建立大约2秒的转。来了个弹射起步。只见轮胎冒出滚滚的白烟,声势很是吓人。(此处应有《BoRnToosLo》响起)

        接着奥迪在引擎在撕心裂肺的啸声里,窜了出去。汪栋梁小脸吓得煞白。转头一看是程晓羽在开车,更是七魂飞了六魂喊到“小程你干嘛。”

        程晓羽也没转头道“知道二环十三郎吗?”

        汪栋梁说话有点颤抖,道“不知道啊!小陈你别冲动啊。”

        宝马看见奥迪想跑,赶紧卡住位置,了过来。程晓羽可不是怕事的主,加大油门,丝毫让位置,眼看两辆车就要靠在一起。终究是宝马迟疑了,没继续逼近。

        汪栋梁叫程晓羽赶紧靠边,程晓羽笑道“汪哥,出事了,我二环十三郎给您担着。”程晓羽打开一丝窗户,让冰冷的风吹一吹自己沸腾的心。

        汪栋梁拉住程晓羽的胳膊,颤声道“哥哥不是怕事,这不安全第一嘛!完全忘记开始是谁说要撞上去的。”

        毕竟宝马车要快一些,还是借机会过了程晓羽,别到了他前面。

        程晓羽冷笑两声,突然向右轻打方向,一脚油门踩到底,作势要过宝马。宝马立马也打方向卡位置,又想逼着程晓羽踩刹车。

        却不知道现在开车的根本就是要惹事的主。程晓羽就等这一下,完全不管宝马并线,开始强行车。

        靠过来的宝马完全没预料到,奥迪会毫不避让,要回正方向却也是来不及了。辆车擦在一起,出了一声闷响,接着挂飞了后视镜。

        这下是宝马认怂了,马上让了位置。

        汪栋梁这个时候已经吓出了一身冷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苏虞兮却像事不关己,坐在后座上听cd。黑人司机也不知道怎么事情突然变成这样,还搞不清楚状况。只知道车不是他开的,他不用负责任。

        在宝马上的郑龙一脸铁青,没想到几个瘪三胆子这么大,吩咐司机追上去拦住他们,接着又跟父亲手下的小弟打电话,叫支援。

        程晓羽并没有觉得这样就算完,在反光镜里见宝马追了上来,又突然打方向卡位置,却是以彼之道还之彼身。

        程晓羽的车技还是相当不错的。占据了有利位置,几次都牢牢的卡住了宝马车的位置。幸好这个时候的华夏机场高是单向六车道,足够宽,要不早就引连环车祸了。

        有不少路上的车,见这两辆车在斗气,也不怕事,因为这样卡位开车,都很难把度提起来,相对来说没什么实质性的危险,于是很多人都拿出了手机全程跟拍。

        郑龙见几次都没有能车,气的直骂司机废物。

        终于被骂急躁的司机在几次车没能成功的情况下,犯了错误,一脚刹车没踩住,车头直接戳到了奥迪的尾巴上。然后程晓羽就从后视镜里看见宝马74o的左前大灯直接炸裂,安全气囊弹了两个出来,引擎盖也暴了起来。看这情形是必须叫拖车了。

        汪栋梁则手牢牢的抓住把手,满脸是汗,看着程晓羽苦笑道“小程你就这样解决的啊?”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1/21454/1080548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