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我的妹妹是偶像 > 第五十四章 海上钢琴师

第五十四章 海上钢琴师

        (谨以此章纪念我钟爱的电影)

        程晓羽送了傅惜月上出租车,一直郁郁寡欢的傅惜月勉强提着笑容跟程晓羽告了别,说到“再联系。®.  ®  ®”

        程晓羽也只能笑了笑说“好,有时间打电话。”朝傅惜月挥了挥手,想到再见也许就是不见。

        程晓羽到没什么好惋惜的,虽然傅惜月长得挺漂亮的,男人总是不会拒绝认识漂亮的女孩子。但他现在却很珍惜自己的感情,并不愿意轻易的向谁付出。不知道这样的心情,是做为宅男的他的意志,还是做为音乐总监的他的意志。

        望着远去的出租车,程晓羽站在路边的香樟树下,收到了唐雯倩的短信。

        “刚才的演奏真精彩啊!姐妹。”后面接着一条鼓掌的表情。

        程晓羽这才记起这个始作俑者,快的回到“靠,被你害的丢脸死了,你还好意思短信给我,幸亏姐姐我技艺群,技惊四座,技不压身,技高一筹。要不然这回真被你坑醉了!”

        “哟,说你胖你还喘上了?哦,不好意思,你确实很胖。哈哈。本来是不太敢短信给你的,但是想到你要答应我一个要求,我只好鼓起勇气来收账啊!”唐雯倩回的也很快。

        程晓羽想到为了这个赌约,都豁出去送了支破玫瑰,还糗的被别人嘲讽,脸早都丢完了。不看看这唐雯倩长什么样子,真是愧对自己的付出,立马回到“行,有什么要求见面说。”

        了这句,对面就一时半会没有回应。

        程晓羽转头朝灯火森林走去,他的外套还在化妆间。王鸥和夏纱沫却都已经到了酒吧门口了。程晓羽转头就看见了夏纱沫的妈妈依旧推着自行车站在不远处的路灯下。

        程晓羽跟夏纱沫道了别,又远远的跟夏纱沫的妈妈挥了挥手,便和王鸥一道看着母女两个踩着自行车在点点的灯光下渐渐走远。

        王鸥兴奋的扶住程晓羽的两只胳膊喊道“小胖,你真他妈太牛B了。那《龙门客栈》绝对叼炸天,我什么时候才能弹啊?你得空抄个谱子给我啊!”

        程晓羽笑道“别急啊,会有这么一天的。现在你还得多练练基本功,别好高骛远,能教你的我都会教你。赶紧回去吧,已经这么晚了,在迟就没有地铁了。”

        王鸥点头,背着吉他,朝地铁站跑去。

        程晓羽掏出手机,看见唐雯倩还没回短信,也不打算打电话过去问,见面的事情,他也并不强求。回酒吧拿了外套就去复旦大学开车。

        直到到了车上才收到唐雯倩的短信“姐妹,下次一定和你见面,今天没化妆,素颜怕吓死你,待臣妾下回梳妆打扮一番,再与君晤。”

        程晓羽觉得口气有点熟悉,却也没仔细想,动法拉利道“那朕先摆架回宫了啊!你就跪安吧。”

        然后不多一会,就收到唐雯倩无数个怒火中烧的表情。程晓羽也没回,却不知道自己这样是在花样作死。

        许沁柠和苏虞兮看着程晓羽离开酒吧,又叫李凌儿和唐雯倩出去盯着程晓羽走远,才出了灯火森林。

        黄小七他们也离开灯火森林,黄小七叫李凌儿问许沁柠和苏虞兮去不去涅槃酒吧。唐雯倩黄小七早就问了,她倒是答应去了。

        李凌儿没好气的回道“老娘又不是传声筒,自己不会去问啊!”

        黄小七无计可施,只能许了李凌儿几顿米其林三星大餐,才使得李凌儿过来开口。

        许沁柠早就叫了司机过来接她和苏虞兮,打算回家。李凌儿走过来抱着许沁柠的胳膊道“柠姐,兮姐,黄小七还想请你们去涅槃玩呢,去不?”

        许沁柠想也不想就摇头拒绝,她知道苏虞兮肯定不会去,又跟李凌儿说“你要跟倩倩去的话,记得1点之前要回家,我答应倩倩她妈了的。”

        唐雯倩想了想道“算了,你和兮姐都不去,我也懒得去了。”

        许沁柠牵着苏虞兮的手道“也好,酒吧那地,有什么好去的,吵的头疼,又都是些精虫上脑的狂蜂浪蝶。真没什么好去的。”

        李凌儿也知道许沁柠和苏虞兮都是勉强不了的人,也不在多说,叹口气道“姐姐我也尽力了,只能帮黄小七到这里了。”

        苏虞兮当然清楚黄小七的喜欢她,但是她真心实意的认为恋爱是件无聊的事情,自然不会为任何男人浪费时间,在她眼里几乎所有男人都是单细胞的下半身动物。苏虞兮朝李凌儿笑了笑说“凌儿,你想办法把黄路阳的银行卡号要过来,我到时候把今天晚上花的钱转给他。”

        李凌儿愣了一下道“兮姐,黄小七不是小气的人,那点钱不至于。”

        苏虞兮认真的回答道“这不是钱的问题啊。”

        李凌儿只能又替黄小七叹口气道“我试看看,他要知道是你要还钱给他,肯定不告诉我。”

        许沁柠插嘴道“你别告诉他是兮兮要嘛。我家车过来了,先回去了。倩倩你走不走。”

        唐雯倩点头。

        三个姑娘远远跟黄小七一众人道了再见,便上了路边的劳斯莱斯。

        李凌儿回到黄小七这边,拍了拍黄小七的说“七哥,我劝你还是早点放弃吧,真没戏。”

        黄小七对李凌儿苦笑着道“你看我什么时候觉得自己有戏过?”转身不在多说什么,朝自己停在路边的保时捷911走去,他现在什么都不想,只想喝醉。

        其实黄小七也不清楚爱情是什么,也不清楚他这样执着的感情源自何处。仔细回忆起来,小学毕业以后他见过苏虞兮的次数屈指可数。但偏偏是每一次见到她,映像都那么深刻,每当夜深人静无法入眠的时候,那些影像就会如同电影一般慢慢重放。

        他记得她每一次穿的裙子,记得她的每一次的举手投足,记得她上台弹得每个钢琴曲目。

        那些对他来说并不好听的钢琴曲,他都买了cd,有空的时候就会拿出来听,虽然他也听不出什么所以然来,但是他觉得还是苏虞兮弹得最好。

        在这个不知道爱情为何物的年纪,那些可望而不可及的梦最为甜美。每个单恋的人都抱着朝圣的心情,仰望星空,他们从不奢望幸福会突然降临,只是谨小慎微的感谢每一天偶然的快乐。

        黄小七就是这样想的,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抓住一切机会努力向她靠近,却绝不让这样的靠近成为她的困扰。

        这是一个单恋者最光荣的尊严。

        ————————————华丽的分割线———————————

        斗琴过了几天,也没怎么影响程晓羽的生活。晚上去灯火森林也没能等到妹子含情脉脉的递来情书。程晓羽内心其实也很是遗憾,这样完美的演出,这样经典的歌曲,还换不来妹子青睐,对他来说简直亏大了。

        上午程晓羽也没时间去琴房练琴。这些天都忙着选钢琴。今天程晓羽起了个大早,眼见年关将近,他的录音室的装修已经接近尾声。最后钢琴他还是没好意思去傅惜月家的乐器店买,后面傅惜月也没主动联系过他,他也没想想一个矜持的美女怎么好意思主动联系他这个猥琐胖子。

        程晓羽只能委托了管家乔三代为购买钢琴。

        关于买什么品牌的钢琴,最后程晓羽还是没有选择跟苏虞兮一样的斯坦威,而是选择了李斯特最爱的贝希斯坦钢琴。

        其实钢琴品牌没有BesT,只有oneofthebest。品牌历史

        、工艺传承、音色、手感等等都是参考要素。综合衡量的话,要说顶级,下面的牌子都可以跟斯坦威平行:net(netbsp;      Bosendorfer(蓓森朵夫)。

        钢琴就跟汽车一样,你能说法拉利就一定比兰博基尼好?奔驰也还有sLR722呢。单纯的比较品牌,并没有多大的意义。

        一个老话题立即涌了出来,这些名琴他们的声音有什么区别,到底谁的声音更好听?

        这些日子,程晓羽也跑了很多琴行去仔细研究了下,施坦威对音色追求近乎变态的,出售之前都要经过苛刻的检查,以确保每一架施坦威钢琴都有一种独一无二的声音。从音色上说,施坦威的声音很难用语言来表达,感觉是一种雍容华贵,极具帝王气质的声音。每当人们第一次听到施坦威的声音,无不为其高贵的气质所折服。施坦威的钢琴低音浑厚无比,中音温暖而宽厚,高音明亮而华丽。但是就中音来说,施坦威是最出众的,具有很强的感染力和表现力,不过程晓羽认为最有杀伤力的还是施坦威那种天生的帝王气质。

        蓓森朵夫采用和施坦威不同的标准,因此,音色侧重上也有所不同。蓓森朵夫的声音含蓄,但是极具底蕴。可以很明显地听出是德奥系的声音。蓓森朵夫最有特点的地方在于低音区域,其在低音区音色清晰而圆润,而且不失浑厚。可以营造一种奇特的音色氛围。不少钢琴家称其为“意境深沉,含蓄不”。感觉大有“重剑无锋,大巧不工”的意思。

        关于施坦威和蓓森朵夫琴声的差异,美国产施坦威和欧洲产还是有区别的,前者的音质明亮一些,后者则甜美些。大多数钢琴家都说它的钢琴能适应多方面的要求,音质纯净而音域宽广,高音明亮,低音饱满丰富。

        很多钢琴家不认为蓓森朵夫琴比得上施坦威琴那么面面俱到,但它的低音至中音部分声音丰满,高音部音色甜美而绝不带金属声,这些都可与施坦威相比。蓓森朵夫琴也是演奏莫扎特和舒伯特那些优雅的维也纳风格作品的理想乐器。钢琴家巴克豪斯在一篇著名的谈话中提到,他现蓓森朵夫琴具有自己独特的弹奏效果,它对钢琴家在声音和触键方面的任何意图都完全顺从顺。

        而贝希斯坦和上两者比较有更均衡的感觉,而且贝希斯坦三角琴的每个琴弦弯折处的前后音高一定差纯八度,最可怕的是弯折处还不用铅,制造技术令人生畏。贝希斯坦钢琴的木板是一定要风干5年以上才能装配。这样能保证声音的通透性。而且不仅这一方面,每个零件的细节要求都很可怕。所以才会有独一无二的音色去满足各种变态钢琴家的需要。贝希斯坦钢琴从高到低每一处音都很均衡的感觉,踏板也不浑,非常适合音乐处理很精致的人。

        施坦威与贝希斯坦比较更注重个性化,低音区一定是手有多大劲琴就有多么响。说的更准确点,贝希斯坦就是声音非常圆润平滑,感觉高音似乎少了一点,其实未必是少了。施坦威的高音带有非常明显的一种特殊的金属声,显得声音很开扬。如果以人声来比喻,一个是壮年人出的声音,一个是青年人出的声音。

        从表现音乐来说,斯坦威的音色对于巴洛克来说相当不合适。所以不少使用现代钢琴演奏巴赫,斯卡拉蒂,拉莫和库普兰的大师们都对它各种嫌弃,必须改造了才用。斯坦威是个性张扬的钢琴,内敛的人很难与它合拍。德奥的作品用贝希斯坦的琴很好听,而很多现代作品用施坦威更合适,他的表现力更适合。所以,贝希斯坦只有高音的金属声不可比施坦威。

        法籍越南钢琴家邓太松弹奏蓓森朵夫,琴声异常靓美,华夏没有钢琴家可以出这种靓声。旅美钢琴家许斐平身前就坚决拒绝用贝森朵夫录音。

        但说到底,用什么琴都看个人偏好。欧洲琴都有个大特点,就是感觉很沉重,弹奏时间长了显得很吃力。蓓森朵夫和贝希斯坦的琴也是这样,比较沉,很多人弹不动。

        但程晓羽喜欢贝希斯坦那种对细节近乎变态的追求,所以最后选择了李斯特的钟爱。而且他还记得,他喜欢的《海上钢琴家》电影里出现的那一款花俏的平台钢琴应该就是贝希斯坦。

        所以其实他的内心早就有了选择,贝希斯坦。

        19oo没有下船,但是他会下,为了他爱的人。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1/21454/1080548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