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我的妹妹是偶像 > 第四十章 少女情怀总是诗

第四十章 少女情怀总是诗

        纪芸芸上学一直都住在姑姑家。ap;因为姑姑家的房子就是学校后面的集资房,住这只要五分钟就能走到复旦附中的教学楼。因为今天领了成绩单就能回她在金岸区的家,纪芸芸所以起得格外早。

        吃过纪昕买回来的豆浆油条,纪芸芸就卷着一本慕容雪的散文集去了教室,准备先在教室看一会书打时间。走到教学楼的时候,学生会的两位干事,已经在贴红榜了。

        纪芸芸驻足看了下高二已经贴过了,第一名就是醒目的苏虞兮三个字,至于后面的就都已经成为陪衬。

        下一张就是高三的红榜,纪芸芸成绩还算可以,在高二下半期的期中考试也进过年级前二十。她觉得这次她考的还可以,就想看看有机会上年级前二十没有。

        等两位干事贴完,纪芸芸看到第一名高三(2)班的陈浩然,就想起了哪个让她有些恨恨的胖子。在往下扫,没有她的名字,就转身打算去教室。

        走的时候看见干事又贴了几张卷子上去,纪芸芸有点好奇,走过去就看到姓名栏填写着程晓羽三个字,那字形美的那么熟悉,在一看得分15o分,满分。

        纪芸芸就惊讶了,语文可以说是得满分最难的科目了。一般作文,卷面整洁就会给老师无限多的机会扣分。华夏高考历史上都没有语文能得满分的。大文豪季羡诚,高考语文都只得了148分。

        瞧到第二张卷子的时候,程晓羽就因为写错了一个字,扣了两分。纪芸芸看到这里就已经脑子一团浆糊了,为什么被扣了两分还是满分。再满怀疑问的往后面看,一排的红勾,都没出错。

        直到最后一张卷子的作文题,无比熟悉的题目,以梦想为题,纪芸芸自己写的就是梦想踏上国家大剧院的舞台表演舞蹈。

        在扫过去看程晓羽的卷子,看那断句一目了然,明显就是诗歌。作文题一般是不许写诗歌的,纪芸芸心里清楚。想到程晓羽写的《世界上最远的距离》,就猜他一定写了连老师都震撼的诗歌。

        纪芸芸迫不及待的走近公告栏,看卷子上里那一行行狷狂的文字。

        旁边已经有人在大声的吟唱了。

        《以梦为马》—诗歌除外

        我要做远方的忠诚的儿子

        和物质的短暂情人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不得不和烈士和小丑走在同一道路上

        万人都要将火熄灭

        我一人独将此火高高举起

        此火为大开花落英于神圣的祖国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借此火得度一生的茫茫黑夜

        此火为大祖国的语言和乱石投筑的梁山城寨

        以梦为土的敦煌——那七月也会寒冷的骨骼

        如雪白的柴和坚硬的条条白雪

        横放在众神之山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投入此火这三者是囚禁我的灯盏吐出光辉

        万人都要从我刀口走过去建筑祖国的语言

        我甘愿一切从头开始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也愿将牢底坐穿

        众神创造物中只有我最易朽带着不可抗拒的死亡的度

        只有粮食是我珍爱

        我将她紧紧抱住抱住她在故乡生儿育女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也愿将自己埋葬在四周高高的山上守望平静的家园

        面对大河我无限惭愧

        我年华虚度空有一身疲倦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岁月易逝一滴不剩

        水滴中有一匹马儿一命归天

        千年后如若我再生于祖国的河岸

        千年后我再次拥有中国的稻田和周天子的雪山

        天马踢踏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选择永恒的事业

        我的事业就是要成为太阳的一生

        他从古至今日

        他无比辉煌无比光明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最后我被黄昏的众神抬入不朽的太阳

        太阳是我的名字

        太阳是我的一生

        太阳的山顶埋葬诗歌的尸体——千年王国和我

        骑着五千年凤凰和名字叫"马"的龙——我必将失败

        但诗歌本身以太阳必将胜利。

        纪芸芸一口气看完,总觉得胸中有汹涌的情绪在沸腾澎湃,但又有深感无力的哀伤。在看后面一大段都是阅卷老师用红笔写下的赏析,占用的篇幅比她写的作文还长。

        诗人是追求远大宏伟目标的,“我要做远方的忠诚的儿子”;在他们的一生中,由于坚执高尚的信念,使得具体的日常生活贫瘠无告,但他们并不以此为意”物质是短暂的,它并不值得我们去孜孜以求、锱铢必较.所以诗人说只做“物质的短暂情人”。诗人的榜样就是人类诗歌伟大共时体上隆起的那些骄子,那些怀有精神乌托邦冲功的诗歌大师们。“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诗人不怕生活在压抑、误解的此在世界。在生存茫茫的黑夜中,在一个“二流岁月”,信仰、纯洁、勇敢、爱心这些烛照过人类的精神之火都次第熄灭了。许多诗人以此为借口,转而去写虚无、荒诞的诗歌,有许多诗竟成为为虚无荒诞做辩护的东西。但诗人不以为然,“万人都要将火熄灭我一人独将此火高高举起/此火为大开花落英神圣的祖国”。这里,有对诗歌功能的重新认识,诗是一次伟大的提升和救赎,它背负地狱而又高高在上,它要保持理想气质和自由尊严,要抵制精神的下滑。在实现灵魂救赎的同时,诗人亦完成了个体生命的升华:“我藉此火得度一生的茫茫黑夜”。

        诗人是对作为“存在之家的语言”(海德格尔语)深度沉思的人。诗人意识到人类本质特征之—的语言受遮蔽的境遇,澄明及提升的可能,以及通过拯救语言来创造精神展精神的现实依据,因此,对语言的理解关涉到对生存和生命的理解。在这里,诗人写出了他对祖国文化深深的眷恋和自觉的归属感,“祖国的语言和乱石投筑的梁山城寨/以梦为上的敦煌”。这里的语言除本义外.还扩展到种族的文化氛围这一更辽阔的“语境”。这些是诗人精神中代代承传的“语言谱系”,诗人要光大它们,“投人此火”,“甘愿一切从头开始”,“去建筑祖国的语言”。但在一个被“文化失败感”笼罩的中国知识界,要重新激活昔日的传统是格外艰难的,它不仅对诗人的理解力、创造力构成考验,对其信心和意志亦构成考验。它是一种主动寻求的困境,并企图在困境中生还。

        “我年华虚度”,没有写出其载力与抱负相称的诗篇,“面对大河我无限惭愧”。但人死了,抱负不会消失。于是,诗人假想了自己的“再生”。这“再生”,不是缘于留恋尘世的生命,而仅是为了续写生前未完成的宏大诗篇。“千年后如若我再生于祖国的河岸”,“我选择永恒的事业”。这“永恒的事业”,还是写作“民族和人类结合,诗歌和真理合一的大诗”!因此,谶语又体现出其辉煌的一面:“太阳是我的名字/太阳是我的一生/太阳的山顶埋葬/诗歌的尸体——干年王国和我/骑着五千年凤凰和名字叫‘马’的龙”,诗人的精神氛围弥散开去,召唤和激了活着的中国诗人们。生命易逝,“我必将失败”,——“但诗歌本身以太阳必将胜利”!

        这诗体制不大,但境界却格外开阔。在强劲的感情冲击中,诗人稳健地控制着思路,三个层面,彼此应和、对话、递进,结构严饬、硬朗。在高蹈的理想与谦卑的情怀,生命的圣洁与脆弱,诗人的舛途与诗歌的大道……这些彼此纠葛的张力中,书写了一个中国诗人的赤子之情。

        这不是一篇考试作文,这是华夏近代史上最华丽深切的悲鸣。

        这也不是一个高中生,这是属于这个时代图腾一样的伟大诗人。

        纪芸芸感觉自己已经有点处于魂飞魄散的境地了,她知道程晓羽的文字很好,从《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她就觉得程晓羽是个才华横溢的人,但没有想到老师都觉得他已经是个诗人了,诗人多么神圣的称呼,多么光荣的赞美。

        纪芸芸又去看旁边贴的数学试卷,零分。她不由得笑了,在看到程晓羽用诗歌答题,更是觉得诗人都是有性格的怪人。天才跟奇葩的结合体。心里不由得对程晓羽后面对自己的冷淡态度释然。他的天才横溢的确有骄傲的资格。

        这个时候的女文青纪芸芸已经把程晓羽的等级上升成偶像,而不是同龄人了。思虑了片刻,纪芸芸决定回姑姑家,把那《世界上最远的距离》贴进公告栏里。

        她只是一时冲动,单纯的认为这样好的诗歌,必须拿出来和所有人分享。

        然后事情就令人意想不到的朝失控的方向奔驰,所有人都以为这是程晓羽写给纪芸芸的表白诗。

        纪芸芸尝试辩解了几次,也没有人认真的听,只是一阵嬉笑,说她解释就是掩饰。而她其实也不反感别人这样的误解,甚至心里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1/21454/1080546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