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我的妹妹是偶像 > 第三十八章 勇敢的蜗牛

第三十八章 勇敢的蜗牛

        程晓羽跟傅惜月了短信,说今天出了点意外,过来不了了!改天再过去。ap;

        傅惜月回了句没出什么大事吧。

        程晓羽回到,没事,被隔壁家的狗咬了一口,正去打预防针呢!

        傅惜月回了个捂嘴笑得表情,又说,下次注意点。

        程晓羽便没有在回过去,开着车朝灯火森林驶去。

        等他到的时候,夏纱沫和陈浩然还有王鸥都到了好一阵了。陈浩然依旧在练双底鼓。夏纱沫和王鸥坐在沙上在研究吉他。

        程晓羽了两份谱子给陈浩然和夏纱沫。程浩然随意扫了一眼就放在一边,这样的程度对他来说实在太简单了,只要能背谱。表演上肯定没有什么问题。

        对夏纱沫来说就算是比较大的考验,两歌一叫《勇敢》,一叫《蜗牛》。

        王鸥看见两人都能看懂五线谱,也是有点羡慕,叹口气道“我这猴年马月才到能上台表演的水平啊!”

        程晓羽拍拍他的肩膀说“说实话,学吉他也不算特别轻松的事情。如果只是一时冲动,不如早点放弃。不是真的喜欢很难坚持下去的。”

        王鸥看了眼正在认真看谱子的夏纱沫道“是真的喜欢。”

        程晓羽将王鸥的表情竟收眼底笑了笑道“坚持也许就可以。”

        王鸥点头,继续开始练习吉他。

        陈景隆得知程晓羽今天下午会来,所以也很早就来了酒吧。当他得知元旦汇演的两歌都是程晓羽的创作,就一直想和这个高中生好好聊聊!

        陈景隆到地下室的时候程晓羽正在指导王鸥练吉他,在一看夏纱沫拿着谱子在轻轻的吟唱,便笑着问夏纱沫“新歌?”

        夏纱沫点头。

        陈景隆又问“能看看吗?”这却是对着程晓羽说的,他知道这个乐团只有程晓羽能做主。

        程晓羽笑了笑道“陈哥,还客气什么,随便看。”

        陈景隆从夏纱沫手中接过谱子,认真翻了几下,这种浸淫音乐多年的乐手,看个大概就能知道水平。叹了口气道“小羽,又是你的作品吗?”

        程晓羽点头,脸上却没有什么笑意。

        “真不错,说实话你现在不用读书,去做专业的制作人都绰绰有余了。像你这样的年纪,除了天才,真没有什么别的词能形容你了!”

        程晓羽掩饰了心中的尴尬笑着道“陈哥谬赞了,我也是写着玩,并不要求自己能达到什么境界。”

        陈景隆呵呵笑了两声道“过份的谦虚就是骄傲了啊!晚上陈哥做东,请你们吃饭!”

        程晓羽说“我倒是没问题,看summeR和大壮有时间没。”

        陈景隆又盛情邀请了夏纱沫和王鸥,两人答应。

        陈景隆又问“周末有个酒吧一条街组织的LIVehouse的活动,你们乐团有没有兴趣参加。”

        程晓羽皱了下眉头说“参加倒是没什么问题,但是我们乐团少了个吉他手。”接着瞧瞧王鸥道“你看,这个菜鸟还在成长中呢。”

        王鸥摸着后脑勺道“别管我,我是替补,你们有合适的先上啊。”

        程晓羽摇头道“没事,等你。”

        王鸥傻笑。

        陈景隆道“要不先要黄勇客串下,他们乐队那天反正上不了台。”

        程晓羽问“为什么上不了啊?”

        陈景隆哈哈一笑说“反正都自己人,也不怕丢人,主唱为了女人跟别人打架,还在医院里呢!我这不正愁吗!酒吧少了他们乐队表演,最近生意也差了不少!”

        程晓羽呵呵笑了下说“那陈哥,我们把这两歌,排一下。要是summeR没问题的话,就能帮您酒吧顶一下。也不好意思老占你们地方排练,啥事情都不做啊!”

        夏纱沫在看谱,听到说她,便抬起头道“我吃了晚饭就能过来,11点前要回家,其他也没什么问题。”

        陈景隆道“这点问题算什么问题!保证跟summeR安排妥妥的!还有summeR你打车来啊!车费陈哥跟你报销!”

        程晓羽嘿嘿一笑道“陈哥,summeR回家你到不用担心,我们这里多的是护花使者!”

        陈景隆拍了拍程晓羽的肩膀说“够义气,哥哥也不跟你们客气,你们是浩然的关系这么好的同学,在我眼里跟弟弟妹妹也差不多。早就想你们来唱一唱的!放心按水平最高的乐队结账!”

        程晓羽忙道“陈哥,钱就不用了吧!反正我们也是没事好玩!”

        陈景隆摇头道“那怎么行!这是规矩!就当哥哥提前跟你们的新年红包!”

        程晓羽犹豫了下道“那行,我们也不矫情!最近确实囊中羞涩。谢谢陈哥了!”

        陈景隆笑着说“谢谢什么!该我谢谢你们才对,帮我这么大的忙!再说了你们的水平我也见过!说实话,我这小酒吧能请到你们这般水平的,也真是不容易。”

        程晓羽跟陈景隆使了个颜色道“陈哥,酒吧厕所在哪里啊?我都还没去过!”

        陈景隆有点奇怪程晓羽要跟单独他说什么,但也没露出什么破绽,笑道“正好我也去,走,咱俩一起。”说着两人一起朝楼上走去。

        走到楼上时,程晓羽望了眼后面没人便问“陈哥,我能问下,乐队表演怎么结算吗?”

        陈景隆拉住程晓羽问“怎么,小羽,缺钱用?缺多少开个口,哥哥能支援的尽量给你支援!”

        程晓羽摇头道“您看我这心宽体胖的样子,缺什么钱啊。您先告诉我,我只是有点疑问!“

        陈景隆沉吟一下道“一般是一天五、六歌,2oo到3oo一天吧!你们的话就唱四,有兴致就多唱两,一天3oo,你看怎么样!”

        程晓羽笑了笑说“行,就按您说的算,但是您务必帮我一个忙。”

        陈景隆道“只要是哥哥力所能及的,一定没问题。”

        程晓羽又问“如果黄勇帮我们伴奏,我们还需要给他钱吗?”

        陈景隆听程晓羽这么问,觉得这个孩子也有点太不大气了,却还是笑着道“不用,他们乐队是月结的,3oo你跟summeR分就行,浩然给不给都无所谓!”

        程晓羽摇了摇道“陈哥,那不行!该给的还是得给!我要您帮的忙和这也无关。您等下跟summeR他们就说6oo一天吧!到时候结账的时候,记得工资用信封分三份!我的那一份就包夏纱沫哪里!至于您给浩然多少!就不关我的事啦!”

        陈景隆听到这里恍然大悟拍拍程晓羽的肩膀道“你这小子,够痴情啊!”

        程晓羽笑道“陈哥你误会了!我和她就是好朋友加同学,她家里条件比我和浩然都差一些,做为朋友能帮多少就帮多少!但是我帮的太明显,她肯定会拒绝!我这不也是没办法嘛!”

        “放心,这事情包在陈哥身上了!绝对不出一点岔子。到时候我在多封点给summeR。”

        “那到不用,多了她也会怀疑。您可千万别让她知道就行了。”程晓羽叮嘱道。

        “陈哥办事,你放心。”

        “那成,您有事先忙,我下去排练去了!”程晓羽转身下楼,厕所也没去。

        陈景隆看着程晓羽的胖乎乎的背影若有所思。

        下去的时候,夏纱沫还在小声的唱《蜗牛》。

        程晓羽走到键盘边喊道“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短啊!!我们一起排练下新歌!summeR过来,就先唱《蜗牛》吧!浩然注意进来的时间!这两个曲子对你虽然没难度,也要认真对待啊!”

        程晓羽轻轻按下黑白琴键,激荡的琴声开始在这个小小的地下室开始回响。

        夏纱沫华丽的唱腔响起,这歌对她来说尤其喜欢。她觉得程晓羽这歌就是写给她的,她一定就是那只小小的蜗牛。(Bgm:徐海星《蜗牛》)

        该不该搁下重重的壳

        寻找到底哪里有蓝天

        随着轻轻的风轻轻地飘

        历经的伤都不感觉疼

        我要一步一步往上爬

        等待阳光静静看着它的脸

        小小的天有大大的梦想

        重重的壳裹着轻轻地仰望

        我要一步一步往上爬

        在最高点乘着叶片往前飞

        小小的天流过的泪和汗

        总有一天我有属于我的天

        我要一步一步往上爬

        在最高点乘着叶片往前飞

        任风吹干流过的泪和汗

        我要一步一步往上爬

        等待阳光静静看着它的脸

        小小的天有大大的梦想

        我有属于我的天

        任风吹干流过的泪和汗

        总有一天我有属于我的天

        对我们来说梦想或许那么的遥不可及,可只要每前进一步都意味着又近了一步。只要你背负着希望努力的前行,而不是抱着负担原地等候,梦想虽然不一定会实现,但你的每一步路途都将是收获,伤痛是收获,喜悦是收获,汗水是收获,安睡是收获,笑容是收获,眼泪也是收获。如果你只是在原地等候,诚然没有伤痛,没有汗水,没有眼泪,但你也将失去希望。

        人在这尘世苦苦挣扎,不就是因为希望吗?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1/21454/108054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