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我的妹妹是偶像 > 第三十五章 穿纪梵希的女魔头

第三十五章 穿纪梵希的女魔头

        许沁柠的起床气不是一般的大,看着被自己扔到一边,录着自己歌声的手机犹自出烦人的吵闹“哎呀老虎不威,你拿我当hoLLekITTy是不是!小驴不说话你拿我当snoopy啊!”

        她从被窝里伸出羊脂白玉般的手,拾起滚到床边的手机,看了下电话屏幕,提款机的名字犹自闪烁不停,提款机正是她存的她爸许佳诚的手机号码。 ap;   许沁柠想起这个月的信用卡账单不得不按下接听键,按下胸腔里沸腾的火气,毫无情绪的道了声“喂!”

        电话那边传来满是怒气的声音“柠拧,昨天你小姨生日,你不回家就算了,电话也不打一个?”

        “哦,昨天考试,忘记了。”许沁柠从被窝里直起身子,象牙白的绸缎睡衣将丰满的躯体裹得曲线玲珑,宿舍的暖气开的很足,许沁柠打了一个哈欠,继续听那让她觉得气闷的声音。

        “你小姨做三十六,家里去了那么多亲戚,你都不去,你这像什么话?”

        听着父亲许佳诚的一浪接一浪的质问,许沁柠穿起拖鞋无所谓的道“你不也没去吗!怪我做什么。”

        “我不去赚钱你们这些败家子吃什么穿什么.....”

        听到这里许沁柠就开启免提,放下电话,任由那头喋喋不休,开始洗脸刷牙。直到对面挂电话,手机里出“嘟,嘟”的断线声,她才对着镜子做了一个鬼脸,放了句狠话“不就是有几个臭钱吗,有什么了不起,等姐了,鬼才乐意听你唠叨呢!”然后稍等片刻就收到了提款机的短信“你寒假的零花钱全部取消,信用卡我都跟你停了,等你反省,认识到你的错误。”

        许沁柠看到信用卡都停了,出一声尖叫,暂新的白色夏普翻盖手机就掉进了满是泡沫水池里,溅起一片水渍在她纤细的腰间。

        昨天考试完,学校就放假了,她昨天不想回家就留在了宿舍住一晚上,寝室如今就剩她一个人。许沁柠打开大号的RImoa铝镁合金拉杆箱开始收拾东西,想到黑屏的手机和身上可怜的几十块钱有点头疼,她向来身上不带什么现金,昨晚请了寝室舍友吃了顿大餐后回宿舍时,身上的几百块都给了路边卖花衣衫单薄的小女孩。

        “这打车的钱都不够,也真是醉了。”许沁柠自言自语道。坐在凳子上,穿上帆布鞋,在门口的穿衣镜前照了片刻,看到自己花容月貌,美不胜收的脸,心情又好了点。摆弄了下齐耳的短,看着镜子里dIoR牛仔裤绷着又直又长的双腿,粉色的vivienneestood紧身高领毛衣勾勒出迷人的线条,满意的笑了笑,拿起了最新的黑色givenchy秀场秋冬款妮子长外套,拖着箱子,走出了宿舍。

        等走到校门口她呆住了,她这辈子都还没坐过地铁公交,东南西北不分,方向感奇差的她,属于典型的路痴。叫她一个人坐地铁回家无疑比登天还难。除了打车,她实在想不到还有任何方法,能让她顺利到家。看看手腕上的宝玑那不勒斯皇后腕表,想实在没办法就只能把它压在出租车那,在回家拿车费了。

        在许沁柠刚刚到月湖山庄门口犯难怎么跟一路唠叨的司机师傅开口的时候,程晓羽正巧出门打算去傅惜月家的琴行看看,开着法拉利在大门口等保安打开栏杆。

        许沁柠看见法拉利车牌,以为是周姨,跟司机说了句等下,拉开车门就朝法拉利奔去。程晓羽看着气势汹汹朝他走过来的许沁柠,第一反应就是关上窗户,他实在有点怵这个穿纪梵希的女魔头。

        许沁柠远远瞧见车里不是周姨,而是苏虞兮那同性恋哥哥,也没什么生疏感,毕竟短信交流那么久了,她却忘记了程晓羽不知道唐雯倩就是她。

        程晓羽见前面的抬杆已经抬了起来,又见许沁柠似乎来意不善,踩了油门想跑,心道老子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眼见财神爷要跑,压百来万的宝玑给出租司机,让许沁柠有点不放心,想到自己兜里的几十块钱,只能狠下心朝法拉利跟前一拦

        ,谅那死胖子也不敢把她怎么样。

        看着一个横跨步拦在车头的许沁柠,程晓羽却是吓得一佛升天,二佛出世。尼玛,这什么深仇大恨,这女的这样不依不饶,命都不要了非要拦住他,虽说他并没有狠踩油门,但万一他没有收住呢?

        许沁柠拍了拍法拉利车头的行李箱盖,程晓羽不懂她什么意思,只能打开车窗喊道“大姐,你是疯了吗?就算你是怀了我的孩子,也没必要这样奋不顾身吧。”

        许沁柠却也不和他吵说道“你把行李箱打开。”

        程晓羽看着朝他微笑的许沁柠并没有让开的意思,无奈只能打开。许沁柠连忙示意司机帮她把箱子拖过来。司机是个四五十来岁的面色白净的大叔。搬了箱子放进法拉利狭窄的行李箱,把盖子关上。许沁柠糯糯软软的声音又响了起来问道“车费多少钱。”

        司机大哥道“一百二十八。”

        许沁柠这下也不担心程晓羽跑了,走到车窗边,对程晓羽也不客气的说“钱包呢!”

        程晓羽瞅了许沁柠一眼,没好气的道“我一穷学生,只有书包没有钱包。”

        许沁柠眉毛一横,程晓羽以为她又要飙,却见她右手捂住左膀,一副寒风中的鹌鹑可怜兮兮的样子,眼眶瞬间就就红了,泪珠在里面翻滚,娇美的容颜全是悲切,哭喊道“为了你,我什么都不要了,现在连家都不能回了,过来找你,你怎么能够忍心这样对我?”

        程晓羽脑子顿时陷入抽风状态,仔细搜索一下宅男记忆,在车祸之前根本就不认识她,一句“我”字还凝在半空中,司机大哥见情况不对走过来瞧瞧怎么回事,一见泪痕未干的许沁柠,法拉利上坐着巍然不动的胖子,立马脑补出富家子玩弄抛弃学生妹的剧情,也不管许沁柠那一身行头是程晓羽根本玩不动的,大声对程晓羽说“小伙子,这就是你的不是叻,这么俊一个姑娘大清早从学校出来,就来找你,你怎么能这样不负责任呢?”

        程晓羽瞧了瞧已经立在半空的太阳,只能说“大叔,你误会了,我和她不熟.......”

        这句话尚没有解释完,许沁柠就从潸然欲滴变成了嚎啕大哭。

        司机大哥连忙回过头安慰许沁柠“姑娘别哭了,为了这种负心汉不值得,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不收你车钱。回家好好跟父母认个错。”

        许沁柠抽泣着道“可是我有了他的孩子啊........”

        听到这句,程晓羽,整个头皮都炸开了,我这是得罪了哪门子的神仙啊,不就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吗!这是要把人往死里整的节奏啊!

        司机叹了口道“真是畜生啊,真是畜生啊!”

        程晓羽欲哭无泪,看着周围的保安在指指点点,战战巍巍掏出裤袋子里的一叠大钞,“姐,算你狠!我程晓羽服了。”

        许沁柠抽出五百递给司机,笑容绽开道“司机师傅谢谢您了。”

        司机只拿了两百道“小姑娘,你还是赶快回家吧,好好跟家里说,家里人会谅解的,我看这男的不是个好东西,我都认得他,他就是撞了人的富家子吗!报纸上都报道过!”

        许沁柠把剩下的三百塞进司机手里委屈的道“我得为肚子里的孩子考虑啊,我才17岁,他要不肯负责任,我就只能跳黄浦江了。”

        司机又是摇摇头道“这是个什么社会啊!真是作孽!”

        程晓羽也无力辩解什么,垂头丧气的坐在车里,觉得自己真是瘟神上身,倒霉透顶。

        许沁柠饶车后走到副驾驶,拉开车门坐了进来。从里掏出一包纸巾擦干眼泪道“不好意思啊,没收住,这几天一直在排话剧《海上往事》,这一没忍住就演上了。”

        程晓羽暗道信你的才有鬼呢!转头说道“许大小姐,你要回家,保安的高尔夫车能够送你!你已经把我吓得够呛了,不会还要我送你回去吧?”

        许沁柠露出一个我见犹怜的表情道“那怎么好意思麻烦你专门送我回去啊!我就跟着你。你随便打我点吃的就行。你看我这一天都还没吃东西呢!”许沁柠并不想回哪个让她厌烦的家,决定赖着程晓羽打下时间。如果是别的男生求她,她都未必愿意。但他是程晓羽,第一他是苏虞兮的哥哥,第二他还是个gay。所以跟程晓羽胡搅蛮缠,许沁柠真是半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那我还是送你回去吧!”程晓羽觉得自己还想多活几年的话,还是得离这女魔头稍微远点。

        “你要现在就送我回去,我说不定等下无聊就会去你们家,一不小心戏瘾一就会演上,一演上说不定就会告诉周姨和你妹,你调戏我。哼哼,凭我和你妹的关系,你说你今后在这个家没日子过有意思吗?”许沁柠说的斩钉截铁,一副你不认命,老子就要和你鱼死网破的架势。

        程晓羽眼下却有点左右为难,说实话这样漂亮精致的一个美人

        要赖着你,对一般男人来说真是天上掉下来的林妹妹,求之不得,这情节也当的起三流电视连续剧的剧情了。

        但搁知根知底的程晓羽这就是不幸了。不说这姑娘是个资深深井冰,就许家那金光闪闪的招牌压过来,都不是他这小小私生子能抗的住的。为了一棵食人花放弃一整片森林,那是傻子才做的事。再说了,程晓羽也有自知自明,和苏虞兮这样的妖孽情同姐妹的女孩,那也不是他能降服的了的。作为一个思想成熟的男人,程晓羽清楚的知道不能做出自己能力范围的事情,只能泡自己hoLd的住的姑娘。而不要浪费时间在不切实际的幻想里。

        但现在坐在旁边的母老虎实在让他没有什么反抗的勇气。只能郁闷的说“你要吃什么?先说好,吃完了就送你回去!咱俩从此两不相欠。你就当不认识我,我就当从没见过你。”

        第一次有男孩子这样对她说话,丝毫不爱慕她的美丽,也不受她的妩媚所蛊惑,许沁柠也是相当的惊讶,睁着忽闪忽闪的大眼睛转过头道“你怕什么?怕我吃了你?”转念一想:是哦,他不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他是个gay啊!也就更加放心,又用温柔的声音说道“放心啦,以后不会在欺负你啦!刚才不是一时情急吗!再说了苏虞兮的哥哥不就是我的哥哥嘛!你也甭对我见外。”

        程晓羽对这种翻脸比翻书还快的女孩真是无可奈何,只能郁闷的踩油门先朝前走。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1/21454/1080546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