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我的妹妹是偶像 > 第三十三章 突如其来的告白

第三十三章 突如其来的告白

        程晓羽又回到自己单调的三点一线的生活,学校,琴房,家。卍.卍卍每天的乐趣就是看着自己的体重在电子秤上减少了几斤几两。可惜悲剧的是,那减少的可怜的数字,并没有带给他什么可喜的变化。眼见期末考试就要近了,程晓羽也投入了繁重的考试复习中。

        偶尔唐雯倩会短信和程晓羽聊天,程晓羽也将自己的gay的角色演绎的出神入化,和唐雯倩讨论化妆品、护肤品、服装搭配、怎么样化妆,甚至还讨论少女纠结的心事。但唐雯倩却在也没有提过要见面的事情了。程晓羽也不以为意,这样的事情对他而言只是枯燥生活的小小调剂,只是可惜这个姑娘对他gay的印象估计扭转不过来了。

        许沁柠现在一点都不怀疑程晓羽是个gay了,而且还挺喜欢和这个风趣的胖子聊天,并且什么都能聊的来。甚至在她心里已经把猥琐的胖子升级成了可爱的胖子。只是她自己并不十分清楚这些心里细微的变化。

        因为没有排练做借口,程晓羽现在只能撒谎说饿,课间就把夏纱沫带的午餐吃掉,然后才能帮夏纱沫改善伙食,看着夏纱沫红润起来的脸色,稍稍丰满起来的身线,程晓羽也充满了成就感,只是自己离苗条这个词就渐行渐远。

        陈浩然又定了一个底鼓,程晓羽说放寒假就去教。做为交换,陈浩然也会辅导程晓羽功课,并告诉他一些课文难点、重点和考试技巧。

        王鸥将网上下的吉他教程下载并打印出来,一下课就抓着程晓羽讨教。程晓羽也是有问必答,王浩想到放寒假也可以去灯火森林练习,更是万分激动,无比期待寒假到来。

        自从程晓羽自己开车上学以后,苏虞兮和程晓羽的关系越淡漠,连程晓羽都怀疑每次都跟毫无反应的苏虞兮打招呼,是不是更让她厌烦。

        生活就这样简单乏味的继续着,看的见的改变就是夏纱沫日见增多的情书,程晓羽和王鸥经常不经过允许就拆开来看,点评这个文采不够优秀,哪个又虚荣浮夸。少男们的心事就犹如清澈湖底的水草,以为自己隐藏的足够深,实际上人人都看得见。

        而再一件让程晓羽兴奋的事情是,他的音乐工作站以肉眼看得见的度在修建,乔三思找来了公司专管录音室的总监来负责,请了一个设计团队来和程晓羽沟通,周姨又批了2个车库给程晓羽让他扩大自己的地盘。设计效果图出来以后程晓羽做梦都会笑醒,只是要改建完成,设备安装完毕差不多是寒假了。至于花费几何程晓羽不知道,但肯定是个不小的数字。

        临近考试的最后一个星期五,程晓羽背历史背的头晕脑胀,尽管现在他的记忆力群,但仅仅是对音乐敏感,对其他文字还是没辙,还得死记硬背。到了放学时间程晓羽放空一团浆糊的脑子,收拾好课桌里全部的东西,下个星期来,就直接面对期末考试了。班主任王伟宣布了一些注意事项,说了一些加油打气的话,就宣布了放学。

        这个星期所有的社团活动都停了,王鸥上完课也不用去锻炼,两人一起下了楼,楼道里人流汹涌,经过三楼的时候,苏虞兮刚巧也走到了楼道。

        苏虞兮今天扎了个丸子头,不施粉黛而颜色如朝霞映雪,颀长的玉颈晶莹剔透,微微顿足颔间顾盼生辉。左肩挂着书包,右手还抱着几参考书,在这接踵摩肩的人海里,周围硬是空了一小片,没有人靠她太近。

        程晓羽稍稍停下脚步,有些许犹豫,继续走下去,两人便会在楼梯转角处相遇,到时候打不打招呼,对程晓羽来说都很为难。就在程晓羽纠结之际,两人的视线却在空中撞在了一起,程晓羽表情呆滞了一下,露出一个尴尬的微笑,正当两人都似乎有些左右为难的时候,人流开始骚动。左侧的走廊拥挤的人群骤然向两侧分开,帅气的陈嘉俊犹如天神下凡般的走出了人潮。

        篮球队长陈嘉俊今天穿的一身洁白的西装,打着红色领结,秀美而英俊的脸上弥漫着阳光的味道,手里拿着一只施华洛世奇的水晶玫瑰花朝苏虞兮走过来,后面还跟着一大群穿着黑西装手持红玫瑰的篮球队的队员。这个时候整个楼道都被这巨大的阵仗震惊的安静了,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这对金童玉女身上。

        “苏虞兮,能给我几分钟时间吗?”陈嘉俊走到苏虞兮面前拦住她道。

        “哦,有事吗?”苏虞兮抬起头看了看盛装的陈嘉俊,又低下头,不愿意与目光灼灼的陈嘉俊对视。

        “我下个学期就要转学去燕京了,我想走之前不能给自己留下遗憾。”

        “那祝你学业顺利,一路顺风吧。”苏虞兮笑了一下,轻轻淡淡的说道。

        然后陈嘉俊深吸一口气,大声的喊道“苏虞兮我喜欢你,我从初中就开始喜欢你了。”声音大到惊飞了远处香樟树上一群麻雀。接着人头攒动的整个走道沉默了片刻,响起了巨大的掌声和叫好声。

        陈嘉俊又接着说“或许,初中你不记得我,我哪个时候成绩不太好,得知你有可能被保送进复旦附中,我就拼命的学习,考进了复旦附中。知道你喜欢篮球,我暑假报了篮球班,天天练习进校就争取当篮球队长。我并不想打扰你的生活,对我来说安安静静的看着你就好了。但我下个学期因为一些原因必须转学,我实在没有办法不在走之前向你告白。我不奢望你现在就能接受,我只希望你能给我你的电话号码,给我一个还能触碰到你的机会。你读什么大学我就会追你到什么大学,你去哪里我都会跟随你去哪里。你不喜欢我,我就做你的骑士保护你。你若能接受我,我愿意用我的一生陪伴你。我会用时间来证明我的承诺,在场的所有同学都是见证。”说完陈嘉俊单膝跪地举起了玫瑰花,像等待公主册封的骑士。

        围观的高中生们又是一阵热烈的掌声,这样的事情纵观整个复旦附中历史都是头一遭,程晓羽身边的几个小姑娘低声的说道“好浪漫啊!要有人这样跟我告白我会幸福死。”这样叽叽喳喳的讨论不绝于耳。

        身边的王鸥更是鼓掌鼓的热烈,还对程晓羽说“难怪陈嘉俊从没和任何女孩子单独在一起过,原来他也喜欢苏女神啊,这场面太惊天动地了。”

        程晓羽暗叹一口气,长得帅才叫浪漫,长得丑那叫悲惨。

        苏虞兮也被这样围观的场面弄的有点紧张了,虽然她经常上台演奏,底下的观众更多。也曾被人告白,有一些人远远的指指点点。但像今天这样大的阵仗,却是第一次遇到,远处都有老师在维持次序,却没有打断这场告白,毕竟此时空相对来说,高校对恋爱的管束要开放一些。在就是陈嘉俊,苏虞兮一直都是年纪前几名。荷尔蒙分泌旺盛的少年人总会一时冲动做一些疯狂的事情。这些在这样的金童玉女身上都是瑕不掩瑜。

        在巨大的喝彩声中,苏虞兮犹豫了片刻,还是叫陈嘉俊递手机过来,在手机上输入了号码。然后说了一句让程晓羽石破天惊的话“我现在还没手机,这是我哥哥的手机号码,你要想找我的话可以打这个电话。”

        果然程晓羽感到自己的手机一震。这是唱那一出,呆若木鸡的程晓羽感觉自己无法接受这样的剧情转变。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问苏虞兮这是闹那样。

        陈嘉俊拿回道“那这支水晶玫瑰你能收下吗,做一个纪念。”

        苏虞兮摇头道“这个太贵重了,我不能接受,我还得去补习班,现在我要走了。”

        陈嘉俊此时也用完了全部的勇气,见最主要的目的达到,就手持水晶玫瑰连忙让开了身子,苏虞兮赶紧下楼。周围的叫好声和掌声依旧不绝于耳。

        程晓羽也跟着人流朝下走,掏出手机就看见一个未保存号码了的一条短信“哥,你好。我是陈嘉俊,苏虞兮的同学。”

        程晓羽则立马了给苏虞兮的人生中第一条短信“haTaReyou弄啥嘞?”

        过了许久,在程晓羽就快走到琴房的时候,收到了苏虞兮回过来的短信“a11e1iebe,Leidensnet,ieeinpaare1egantegratuit,überirdisneturhatihreurze1ninder1ibido,dasstarkeImpu1sefürihreigenesLebennur1iebe。”

        这是一句德文,前世的程晓羽因为喜欢泽野弘之和《尼伯龙根的指环》所以学过一段时间的德语。而元旦文艺汇演所演唱的《拔剑曲》就是德文加英文的歌词。

        这条短信的大概意思就是“所有的爱恋激情,无论其摆出一副如何高雅飘渺、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都只是植根于**之中,这种强劲的动力,仅次于对自身生命的爱。”这是德国哲学家叔本华的名句。这间接说明了苏虞兮对爱情透过现象看本质的态度,也说明了苏虞兮完整的世界观不是陈嘉俊这种小男生可以触碰的到的境界。程晓羽替这个英俊的小男生悲叹了一声后。对苏虞兮这样老气横秋的回答有点咋舌,感叹苏虞兮精神世界的强大和文化底蕴的深厚,这样的妖孽真不是一般的凡夫俗子能降服的。

        在这个英文在华夏都不流行的时空,要学德文这样更小众的语言需要的不仅仅是智慧,更是一种凌驾于众生的一种态度,程晓羽自忖在这个年纪的时候只知道玩游戏机看武侠小说,至于哲学,那只能呵呵。幸好多了苏虞兮三十多年的人生经历才能应付,要不在这翻译软件还不能再手机上使用的年代,就真是面子丢完了。程晓羽调整了一下手机上的输入法,想了一想回到“

        JedeRosedere1tsindmITstanet,(世上的每一朵玫瑰花都有刺)

        ennInetanet.(如果因为怕扎手,)

        Indiesemzusammenhangaufgeben(就此舍之)

        dannBistdufürImmererha1tenkeineRosen。(那么你永远也不能得到玫瑰芬芳)”这也是叔本华的名言,做为一个资深文青,不懂点叔本华、尼采在文艺圈真混不下去。

        苏虞兮这下回的很快“a11esg1üneti11a11esfürImmer(一切快乐都想要一切事物永远存在)

        i11st,schatz(想要蜂蜜)

        i11schrott(想要渣滓)

        mittenindernanet.(想要醉醺醺的半夜)

        i11grab(想要坟墓)

        i11grabtr?nenTrost(想要墓畔的眼泪的安慰)

        i11vergo1detdersonnenuntergang(想要镀金的晚霞)"

        这是德国哲学家尼采在《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中的一段。大意应该是说人的**没有尽头,不能开始,更不能纵容自己在其间沉迷。

        程晓羽也回了条尼采的名句“ermitungeheuernk?mpft,magzusehn,”意思是当你与怪兽搏斗的时候要谨防自己也变成怪兽,当你凝视着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着你。这也程晓羽是对苏虞兮善意的提醒,我们可以去学习理解那些高深的哲理,但不能所有的生活都信奉这些哲理。

        两人就这样你来我往,康德、黑格尔、海德格尔又轮番上阵了一回才偃旗息鼓。

        在手机沉寂下来,不在闪烁的时候,程晓羽松了一口气,和这样的苏虞兮对话,真是件异常烧脑的事情。也幸亏自己文青了那么多年终于学以致用。前世当他努力钻研完尼采、叔本华想去骗几个呆萌妹子的时候,才现世道已经变了。萌妹子开口先问你住哪里?开什么车?至于修养!能当卡刷吗?能抵五星酒店一夜的房钱吗?能抵LV的一个包包吗?能换来玛莎拉蒂的一个轮胎吗?

        这让前世的程晓羽很长一段时间都在感怀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他读大学那一会,在教学楼下弹个吉他就能约会,一顿麻辣烫kTV唱两歌喝两瓶啤酒就能骗炮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在复返。在那之后他只能在音乐和书籍中寻找慰藉。

        当程晓羽在琴房里练了很久的巴赫十二平均律以后,又收到了苏虞兮的短信“sieheTheatermussbü?en。”(看戏必须付出代价)

        看来给陈嘉俊程晓羽的电话,这是苏虞兮对程晓羽看到令她尴尬一幕的惩罚了。也意味着他们的哲学对话正式结束,谁也没能说服谁。

        程晓羽却有点无语,这又不是我想看得啊,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程晓羽无奈的回了一句“Inetgstvordere1t,aberangstvordir。”(我不害怕世界,可是怕你。)

        等到回家吃晚饭的时候,在餐桌上看到若无其事的苏虞兮。程晓羽不得不感叹,女人天生就是演员。今天的事情对苏虞兮而言,好像就没生过一样。她依旧看都没有多看程晓羽一眼。

        至于陈嘉俊的电话号码,在程晓羽的冷笑中被拖入了黑名单。

        (作者当然不是妹控,但是猪脚是啊!猪脚是啊!猪脚是啊!某人已经渐渐朝黑暗的**深渊坠落。

        程晓羽:“要来点h文吗?”

        “你知道什么叫净网行动吗?”作者大大。

        “没h文我要罢演。”程晓羽怒道。

        “麻痹的,老子连点击都没几个,你还把自己当大牌了?”作者大大举起了键盘。

        “艹,老子现在都还没泡到一个妹,你还指望有人看?”程晓羽摔烂了手中的吉他。

        “......才到33章你就把到妹了,我后面怎么写啊?这不是后宫文啊!少年”可怜的作者喃喃道

        “没肉,没后宫,你准备扑街吧!”读者们大声的呵斥。

        作者在风中彻底的凌乱了。)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1/21454/1080546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