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我的妹妹是偶像 > 第三十二章 少女的心事

第三十二章 少女的心事

        程晓羽到没告诉王鸥,他觉得那个傅惜月留电话绝不是单纯的因为自己会一手漂亮的吉他。ap他倒是没有想错,傅惜月是认出了他就是网上红了好一阵的开法拉利撞人的富家子。但留电话的心思也不是那么重,一是为了让程晓羽多照顾自家的店买点东西。二来也真是有点想学吉他。家里虽说是卖乐器,自己却不会乐器,她父亲原先就是玩摇滚乐队的,自然没能混出个名堂才开了家乐器店,所以更不会让女儿学乐器了。傅惜月倒是一直想学吉他,但父亲不教,高中没毕业前学业也重,就一直没机会。今天看见程晓羽完美的演奏,就忍不住想学了。想到程晓羽又是富家子,建立点关系,怎么都是有好处的,便留了电话。

        坐上程晓羽的法拉利,王鸥很是大呼小叫了一阵,感叹做富家子真是爽,憧憬着将来自己一定要挣钱买一辆。

        晚上的饭是王鸥请的,王鸥说是拜师宴。程晓羽也没狠心宰王鸥一顿,两人选了家港式餐厅,随便点了三四个菜吃了一顿,吃完走的时候,程晓羽说等下回去在网上选部吉他教材传给他,先自学,有什么不懂的就问他。等放假有空了,就能天天教他了。王鸥点头跟程晓羽告别,自己坐地铁走了。程晓羽倒是说送他回去,王鸥见又不是很顺路,坚持不许。程晓羽也没勉强。

        回到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程晓羽跟在练瑜伽的周姨打了招呼就回房,打算上网找部好点的吉他教程传给王鸥,这时手机又响了。又是哪个自称唐雯倩的女孩。

        “在忙什么呢?”

        “刚到家呢,和基友逛了一天街,好累啊!”程晓羽用着别扭的输入法,寻思着怎么都要搞一台Iphone来。

        “基友?和你是那种关系吗?”唐雯倩,实际上就是许沁柠问到,其实她对同性恋这个神秘的群体非常的好奇,但从来没接触过这样的人,就想深八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程晓羽也不嫌无聊立刻回“哎呀,你想哪里去了,我们只是单纯的朋友,还没展到那一步。但是我想我不会喜欢他的。”

        “哦,那你喜欢怎么样的男人啊?”

        “要强壮、体贴、温柔、有才华,关键还是要长得好看啊。”

        许沁柠开始怀疑自己这些短信是不是错误的,她现在只要一想到程晓羽胖乎乎的猥琐样子就有点头皮麻,耐着性子继续问“那你为什么喜欢男人啊?”

        “为什么?因为我也是女孩子啊,虽然我是男儿身,但是我这颗心是女孩子的心啊。”

        许沁柠感觉自己脸色白有点想吐,但她有点相信程晓羽说不定真是gay,喝了几口水压下胃里翻滚的胃液,许沁柠拿起手机回到“那除了我还有谁知道你喜欢男生这个事情?”

        “就你知道,因为你不是我们学校的我才敢告诉你的,我害怕别人知道后都不理解,其实我这样的真的没什么奇怪的,国外也挺常见的,你千万别跟别人说,说了我也不会承认的。”

        “放心吧,姐妹,我一定帮你保守秘密。你有什么心事都能找我倾诉。”许沁柠冷笑着出这条信息,觉得已经掌握了程晓羽的弱点和把柄,她已经断定程晓羽应该是gay了,要不然感触不会说的如此深刻。

        程晓羽也是一边笑一边这些短信的,还得想点故事,完善下自己的悲剧身世才算的上完美,程晓羽边边想“我相信你,姐妹。虽然我们还没有见面,但是我总觉得我们已经认识很久了一样。”

        “我也有这样的感觉,你是一个人在家吗?或者你还有兄妹没有。”许沁柠想试看看程晓羽是否会说真话。

        “哎,别提了,我是个私生子,我有个漂亮的我都嫉妒的妹妹。估计她不喜欢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不喜欢我。的确,我是长得不好,成绩也不好,钢琴也不如她,但长什么样我自己也不能决定啊,学习、钢琴我都有努力啊。我感觉好孤单,好无助,这个家虽大,却充斥着无情的冷漠。”

        许沁柠看到这条却有点愣住了,程晓羽不光毫无保留的说出了自己的真实状况,更让她感同身受的是程晓羽对家的独白。她经常觉得要不是有苏虞兮经常在她身边抚慰她,自己这样一个人生存在这个家里,估计心理早就崩溃了。

        这个时候她觉得这个胖子有点可怜,她知道苏虞兮对不喜欢的人那种清冷的性格,可能让这个敏感的胖子误会了,但现在又不能以苏虞兮闺蜜的身份跳出来安慰他,带着同病相怜的感情回到“起码你的家庭还算正常的,我爸有多少个女人估计他自己都要看本子才能记清楚,至于我有多少兄弟姐妹,我目前都还没认全,我还不是坚强的活到了现在。情绪这种东西,非得严加控制不可,一味纵容的自卑自怜,便会越来越消沉。”

        程晓羽看到这么长一段回复,觉得这个女孩应该心地不坏,但这个时候告诉别人自己是开玩笑的那更过份吧,只好回到“自小看了无数的名言警句,这些大道理我都懂,可依旧过不好我的人生。”

        许沁柠收到信息,也茫然了一阵,觉得自己不也是这样嘛,了一排的点点点给程晓羽,便躺在床上开始看手边的《巴黎圣母院》,那一排排文字如此清晰的印入眼帘,但精神始终在窗外的天空飘荡。

        她的家是个无比庞大的家族,而她在这个家族又是如此的孤独。她难产而死的母亲没来得及给她一丝母爱,而他的父亲什么都能给她,除了爱和关怀。最让她不能接受的是,她父亲在她母亲过世第三天就又结婚了,对象是她的小姨。

        这个时候许沁柠已经完全丧失了捉弄程晓羽的念头,而且对他产生了怜悯。却不知道程晓羽这个时候正在看王鸥传过来的元旦汇演的照片,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关于她的。程晓羽这个时候正啧啧有声的看着她穿着宝蓝色的晚礼服,胸前露出白腻的一片,钻石项链深深的坠入高高隆起的沟壑里,面容精致,肌肤胜雪。这样的尤物居然是个神经病,真是太可惜了,程晓羽内心不无惋惜。

        如果许沁柠知道程晓羽此刻的感受,估计我们这本小说也要完结撒花了,男主惨被女二折磨致死,也算是奇葩结局吧。但幸好我们这是本正常向的小说,剧情才刚刚展开。(看官老爷们请放心收藏)

        接下来的假期就乏善可陈了,程晓羽上午复习功课,下午开车去复旦大学练琴,期间跟王鸥出去打过篮球,但这具身体实在是缺乏锻炼,打了15分钟以后程晓羽就要坐下来休息。便觉得索然无味,程晓羽有点痛心疾想到考上大学一定要减肥成功,要不估计将来泡妞都是累赘。

        纪芸芸也曾过短信邀请程晓羽一起参加几个朋友组织的户外烧烤。程晓羽拒绝了,他向来对女文青敬谢不敏,在说他也不能对纪老师的侄女下手。假期最后一天纪芸芸又约程晓羽单独出来吃饭,说还钱给他,程晓羽推脱有事,说上学在说,两人也就在也没联系了。

        星期一上学,程晓羽就自己开车去了学校,当然他也不会将车开进学校,轻车熟路的把车开进了复旦大学北门,一早上复旦这边的车位也多,停了一个离保安岗亭最近的位置。程晓羽提起书包从北门出去,穿过巷子就是复旦附中的南门,也不算多远,这样下午他练完琴就能直接开车走,比停在中金大厦要方便不少。

        到了教室,程晓羽坐到座位上,就看见脚下有两个纸袋子。提起来一看,全是那天买给夏纱沫的东西。程晓羽抬头望了望夏纱沫,跟她接的能用三四个月的头也拆了个干净。幸好拉直的效果还在,看上去还算是清秀怡人,不像以前那样乱糟糟的。程晓羽现在也不方便上去跟夏纱沫说什么,毕竟班上这么多人,只能安心上课。

        元旦文艺汇演的余波尚没完全平息,班长李砾伟早自习的时候站在讲台上,宣布愿赌服输,中午午休的时候会去操场裸奔,只是恳请给他体面的留条内裤。班级里爆出无比热烈的掌声,李砾伟这一手马上就挽回了他身为班长的快要失去的尊严。

        程晓羽有点愕然,他早就不曾介意这件事情说道“没必要了,都是同学之间开了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

        李砾伟下这个决定也是经过了一番深思熟虑,据他这一段时间的观察,程晓羽并不是个小心眼的人,他才敢冒这个险,要不然程晓羽非要他裸奔,底裤也不留给他,他也就骑虎难下了,但显然他赌对了。李砾伟笑着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能留条底裤给我,已经不胜感激了,若圈都不跑,枉为班长。”程晓羽见李砾伟决议已定,也不在言语,答应了留条底裤给李砾伟。

        晃眼到了午休,班上所有人都去看李砾伟去操场跑圈,程晓羽递了饭卡给王鸥叫他等下帮忙打饭,等教室里的人都走完了,提着两袋东西朝夏纱沫的座位走去。

        夏纱沫似乎预感到程晓羽会来,铁皮饭盒还没摆到桌子上。

        程晓羽先从纸袋子里拿出塑料袋装好叠的整整齐齐的旗袍问道“这是哪个阿姨送你的,你还要替别人拍照做模特的,你还我干什么?“

        夏纱沫有点愣住了,推了下架在鼻梁上的眼镜低声“哦。”了一句,就伸手把旗袍收起来放到抽屉里。

        程晓羽忍不住盯了夏纱沫几眼,虽说现在的夏纱沫没有那天惊艳,但头拉直,服帖的垂在脸颊两侧,刘海挂在耳侧,就算是土气的黑框眼镜也遮挡不住那无暇的美。

        夏纱沫对程晓羽这样肆无忌惮的注视有点无所适从,带点颤音问道“那还有事吗?”低下头都不敢与程晓羽对视。

        程晓羽瞧见夏纱沫在课桌下绞着的双手,瞧见她低下眉头,长长的睫毛细密的像纱幕,高挺小巧的鼻子白腻的泛起了光,樱唇恰如其分的点缀在一片耀眼的白中间,端的是美不胜收,程晓羽压住内心荡漾的喜欢道“诶,summeR,喝水不忘挖井人啊!现在就打算撇清关系吗?”

        夏纱沫有点惊慌失措,连忙抬头摆手“没这个意思啊?为什么你这么以为?”

        程晓羽把纸袋子提起来放在桌子上道“哦,那不认识的人送你的那么贵重的旗袍你就要,我送的东西你就不要?”

        夏纱沫这种单纯小女生自然不是程晓羽这种无赖老油条的对手,三言两语就被逼的无话可说,只能勉强道“我有时间就把旗袍还过去。”

        程晓羽掏出纸袋子里的隐形眼镜“跟你配的,你还给我,我能用?”掏出包在塑料袋里的白色丝袜在夏纱沫眼前晃了一下,又放进纸袋子里嘿嘿笑道“这个我得留着,放在贴吧拍卖估计都能卖不少钱。”

        夏纱沫脸唰的一下脸就红的通透,伸手抢过了丝袜。

        接着程晓羽又拿出装着JImmychoo水晶鞋的盒子问道“不喜欢吗?”

        夏纱沫摇头又点头。

        程晓羽用悲伤的语调说道“这是我第一次给女孩子送东西,没想到却被这样残忍的拒绝。我知道我不帅,成绩也不好,也没什么特长。你嫌弃我对吗,夏纱沫?觉得收我的东西,丢脸吗?”

        夏纱沫却是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个头只比程晓羽矮一点点,程晓羽看见她眼眶有点红,眼角有点湿,觉得自己是不是演的太过了。夏纱沫第一次放大音量说话“我很喜欢你送的东西啊,但我去看了价格,这么贵重的礼物,叫我怎么还?叫我拿什么还?”

        程晓羽笑了笑说道“我有1o块钱,给了你一块钱,你有一块钱,全部都给了我,你觉得那一份情谊比较重?我以为你跟别人不一样,别用世俗的眼光看待友谊好吗?友谊和金钱有关系吗?我想假如有一天我穷困潦倒,你一定不介意收留我的。”

        夏纱沫用手拭干了脸颊那一些些泪水,从程晓羽手上拿过鞋盒,泪中带笑的说“其实很舍不得还你。”

        “我的眼光当然没得说。我去吃饭了,别我回来你又把东西放我课桌下面了啊?”程晓羽转身要走。

        夏纱沫却拉住了程晓羽的衣袖。从抽屉里拿出一个装满五彩缤纷的小星星和千纸鹤的玻璃瓶,这都是她亲手做的。递给程晓羽。

        程晓羽佯装惊喜的道“这是给我的吗?”接过玻璃瓶。

        夏纱沫点头道“不许嫌弃。新的一年祝你学业进步,考上理想的大学。”对于高三学生来说没有比这更好的祝福了。

        程晓羽内心无比的怜惜这个纤细敏感的女孩子,她倔强的骄傲从来没人感受的到,他对夏纱沫的喜欢,是长辈对后辈的喜欢,是一种善意的保护,希望她不被残酷的现实击倒,希望她能在世俗的世界绽放出华丽的光彩。

        程晓羽将玻璃瓶子放进自己的课桌大声的说“或许十年或许二十年,哪个时候你还认识我的话,这瓶子里要少了一个星星,少了一个千纸鹤。我一定在世贸天阶打最大的广告说,对不起夏纱沫,我辜负了你的信任。而且会站在下面大声的喊一万次对不起。”

        夏纱沫红着眼眶伸出手要和程晓羽拉钩。

        程晓羽也伸出手。

        这些说过的话语,这些做过的事情多么幼稚,程晓羽想到。但又觉得青春真好,许下一些可笑的承诺,努力的朝梦想的方向奔跑,勇敢的去实践那些会让自己遍体鳞伤的事情,从来不曾胆怯。

  http://www.3zm.net/files/article/html/21/21454/1080546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net